外卖男公关:总有一款适合你

满足人们欲望的娱乐消费,最初基本上都是男性的专属之物。在日本东京歌舞伎町夜晚灯红酒绿中的客人里,满眼放光的都是男性居多,而女客人却大多低调,她们的面孔经常隐藏在口罩下。

image
网络

提供给女性的“消费男性经济”

一位叫铃木圣子的女性生活资讯专家最近出版了一本叫《试着买了男人:治愈的方法》的书。她曾花了7年时间接触了5000名女性,这些女性私下里接受来自男性的服务,作者说自己亲自体验后,发现很多时候这类消费,并不总是关于性的欢愉。

01 外卖里也有“男公关”了?

关于牛郎店和男公关,应该很多人有所耳闻,这些店铺如今也有了上门服务,再加上网络的助推,为更多女性实现了手机预约上门的服务。

而花钱使用这些服务的人,有整天操持家务的家庭主妇也有刚刚离异的大龄女性。一位叫美树的42岁家庭主妇就是这类服务的常客。

美树虽然是家庭主妇,但她并非是婚内出轨。几年前,她和丈夫离婚,原因是丈夫的外遇。离婚后,她从前夫那里拿到大约为32万人民币的精神抚慰金,加上离婚财产分割后到手的金额,加起来她有了相当于人民币62万的资产,另外,从丈夫那里拿到的抚养费每月能拿到约人民币1.5万元,所以日常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方便。

image
telling.asahi.com

离婚后还能在物价昂贵的东京轻松生活,这在很多普通日本人眼中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但在婚前,美树被前夫屡次形容为让人提不起“性趣”的女人,让她离婚后信心受挫。虽然儿子早已经高中毕业,也“批准”母亲快找个男朋友陪伴。但美树每天着迷的是那些可以上门的“男公关”们。

“前夫总是用自己的价值观衡量别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日常的普通聊天会很累人。但在我的那些“男朋友”那里,并没有这样的压力。”

美树去找男公关们的原因很直接,她不想去那种中年人相亲市场,将自己置入另一条通向婚姻的“高速公路”。

每次,她从网站上挑选自己心仪的男公关来约会,一方面解决自己的孤单问题,另一方面还能抛弃自己不善社交的自卑和焦虑感。因为花了钱,她认为男公关们就得忍受无聊的自己。

和上门的男公关约会大概需要3-4个小时,花费在2-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具体是谁来上门,她每次都会根据网站上的照片和“写真日记”来挑选,不一定每次都是同一个人。

image
网络

摄影:Rob Gilhooly

在预约页面上,每一位男性都上传了自己的照片,还配有兴趣爱好,明码标价,以及上门范围及联系方式,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大多数人都练就了自己的“绝技”:可以为女客人写歌或者写诗。对很多女性来讲,这些看似老套的技能可以锁定不少日常生活中备受异性冷落的人。喝过酒的女客人是最难缠的,有男公关曾在YouTube上吐糟他们最讨厌的女客人,其中“喝过酒的女客人”位列第一。

有一位曾这样讲述自己的尴尬经历:第一次上门服务一位女客人,男公关递上名片后,醉酒恍惚中的女客人连名片看都没有看,便撕成碎片,说了一句“这个不需要”,然后将他拉进房内一起喝酒聊天。

image
网络

图片来源:NHK纪录片《贩卖爱情的男人们》

在上门服务的男公关世界里,和客人在他们身上的投入相比,他们在自己身上的投资更不少。每个月光在头发上的花费就达到了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在形象上的花费超过100万日元的不在少数。

02 90分钟内和9名公关聊天, 总有一款适合你。

很多人有一个疑问,这些男公关们的颜值真的高吗?看起来其貌不扬,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喜欢长得不好看男性的人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B专”,B来自日语“不细工”(不够精致)的首字母,专指喜欢那些长得不好看的人。

image
网络

图片来源:kiri-san.com

但并不是因为“丑”就有可以上场营业的理由,对那些男公关们,颜值固然重要,但要赢得女客人的技巧,贴心的话术可能比高颜值重要的多

有不少女性在新宿歌舞伎町的店铺中拿到“菜单”后,总是对那些颜值高的男公关犹豫不决,在犹豫之后吸引她们眼球的,往往是在几秒钟就可以抓住她们内心的人。

所以,一些店里有这样的套餐,90分钟会每10分钟上一名男公关,聊的不开心可以立即换人,直到满意。NHK的一档纪录片记录下了店铺内针对新人一次内部培训会。专业的讲师总是向员工强调,接客的第一步就是从细节观察和推导客人的需求,颜值重要,但举止、礼仪绝对不能输给白天工作的人,“因为这是这个行业持续能够赚钱的根本。”

经过长期的接客训练,男公关们都形成了固定的行动规范。

比如在客人身边调酒的时候,顺时针搅拌会显得时间过得比较快,会给客人留下“时间过的好慢,太无聊”的暗示,因此,需要逆时针慢慢搅拌,传递出“我想和你一直喝酒”的意思。

image
网络

另外,“第一次”永远是从业者最吸引人的魅力所在,“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啊,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人生的第一份兼职”之类的话,能让女客人两眼放光,那种渴望被操弄和控制,而又恰到好处的稚嫩感,可能比高颜值要管用很多倍。

针对熟客他们更是贴心,在谈话中掌握客人的生活习惯,了解她们什么时候上下班,哪怕是深夜或是清早,男公关们也要定好闹钟,打开Line然后发出提前写好的一句问候,在孤独的都市女性眼中,一句劳累时的安慰最为受用。

image
网络

各种看似无心的小动作,比如“摸头杀”也是必备技能,听女客人工作上的烦心事,在受到委屈时,手放在女客人头上轻轻拍一下,紧跟着说一句:“感觉心里不好受就告诉我吧。”然后缓缓地从头顶抚摸头发,耳边说一句:“没关系,有我在”。

以至于不少女客人在与牛郎店相遇之前,认为自己的人生处于迷茫的状态,男友对自己的日常烦恼根本不会倾注注意力去了解。寻找性的欢愉也不在她们的首要需求里,直到遇到这些男公关,大把的花钱不算什么,只为了有一个可以倾吐内心心声的对象。

03 女性专用的性感马杀鸡

除了精神上的需求,很多女性需要给欲望找了一个归属。在男公关之外,还诞生了女性专用的性感按摩服务。

不少女性其实对这一类服务有些抗拒,铃木在接触中发现不少人认为这一类服务因为身体的接触,会在之后给内心带来不快感,甚至受伤。“但是处于痛苦和悲伤,陷入难以摆脱的孤独时,人们希望得到治愈,这是很多女性的复杂心境”很多享受这类按摩的女性将提供服务的男性亲密地称作自己的“男友”。

铃木说在大约3年前,网络上搜索女性专用性感按摩之类的关键词,完全找不到相关的服务。但2019年成了这类服务的元年,不知不觉中,享受这类服务的女性越来也多。

image
网络

图片来源:safro.org


同外卖版的男公关一样,这一类服务也有专门网站进行预约。一看照片,虽然是按摩师,但照片上都是清一色杰尼斯系长相,从20岁的花美男到40岁的成熟大叔应有尽有。
虽然这一类服务被归入“风俗业”中,但因为日本有法律禁止真正行为发生,所以这些实际上都是按摩服务。

当选中喜欢的按摩师后,他会用精油进行全身按摩,或者使用成人器具进行“性感按摩”。
铃木说,几乎每一位按摩师都相当于一个心理咨询师,即便是偏肉体向的服务,按摩师也会认真听顾客聊自己的私事,比如失恋后的烦恼、在职场上受到的委屈、内心的疲惫等等。

甚至有人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按摩师来聊天,期待自己能被他人夸赞或安慰,恢复自己在职场和家庭中的自尊心。而90分钟1万日元的价格,并没有将很多顾客挡在门外。

04 女性眼中的“消费男性经济”

其实,消费男性这一市场的发展和崛起,无一不与“共情”的话题有关。大多数时候和性无关。

上世纪90年代,木村拓哉代言了一款口红,就产生了教科书级别的营销效果。当时的广告轰动日本,口红在两个月内就卖出约300万支,连木村拓哉贴在街头上的海报也纷纷失窃,商家不得不雇人看护那些海报。

男明星的魅力加持女性产品,已经成为一种营销手段。男性代言女性美妆,不但没产生怪异的观感,还让人惊异于男色表达的巨大空间。女性在这些广告中看到的,是来自男性的审美认同和鼓动,充满同理心的理解和期许。

image
网络

消费代言,让男人和女人在达成了情感上的共识,男性不再扮演妄自尊大的角色,而是呵护者、温柔男友这样的角色,给女性在这个男性主导的世界中提供温暖。

消费能力提升、性话题不再是禁忌,女性对性不再感到难以启齿,女性开始从被动变成主动的消费者,大方地花钱“消费男性”。除了日本,在欧美目前也有服务为女性提供“把女人像女王一样对待的绅士”,你可以在上面预定一位男仆,陪聊,逛街,帮拎包(除了色情服务),服务价格也不菲,服务一小时的费用大约是125美元。

当然还有不可忽略的情感需求。比如日本的一项“哭泣美男”的服务,那些擦泪美男来自各行各业,你可以在网上预订服务,就花钱请高颜值的男生为你擦干眼泪,他们会引导女性哭泣,让她们哭一场舒缓压力,倾听她们的倾述。一些女性顾客更表示愿意和他们聊天,胜于和现实中那些糟糕的男性发生联系。

image
网络

女性对男性的审美也在发生改变,特别是在东亚社会,“小奶狗”和“草食男”的审美流行,一种没有攻击性的,气质柔和的男性审美,成为众多女性消费者的偏好。男色审美在某种程度上,也凝结了大众潜意识中的“双性同体”情结,而双性的优势,又最能联结起共情能力。

男色消费,也隐含着女性对爱情的和性的危机——不再相信爱情的现代人,向往没有婚恋权衡和利益目的的恋爱。这种消费中,一部分包含着证明自我价值的目的,一部分也包含着对这种恋爱的渴求。

有研究表明,女性在男色消费中得到的共情,可能源于女性在自身性别中,极度缺乏安全感——通过一个虚构的、充满迎合的男性世界,来抹除现实中的不平等关系。

所以,男色消费,也需要换一个性别来思考问题。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