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吃什么?20万的鱼子酱和5万一杯的白兰地…...

困扰普通人的三大难题“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其实只要看看预算,差不多就那几个选项,而当一个有钱人的烦恼就是,早已经不需要考虑价格之后,该如何面对浩瀚的美食并从中挑出这三个问题的答案。

image
网络

好在,这些问题最终回到提供食物的供应商手里,只要付钱就好。在导演James Ross的纪录片《亿万富翁的饕餮盛宴》中,这一切有了更详细的描述。

普通人在超市购买食物,百万富翁们通过米其林指南选择餐厅,而亿万富翁们则拥有奢侈食品供应商私人网络。这部纪录片聚焦在伦敦定居的亿万富翁以及费尽心思为这些富翁提供美食的供应商们。

image
网络

伦敦是一个世界富豪聚集地,其中有一半不是英国老钱,他们可能来自俄罗斯、中国或中东,刚刚跨入上流社会,急于证明自己,他们不在乎为了一顿饭而豪掷千金,只要能彰显身份和阶层。为了取悦他们,美食供应商需要付出前所未有的努力,才能在竞争激烈、利润丰厚的新市场中拥有一席之地。对于他们而言,值得入口的美食,有以下几个标准。

食材很贵是入门门槛

贵,是富豪饮食最直观的标准,无论是高级食物还是普通餐点,到了有钱人这里,都得升一个档次、涨一波价格,如果吃得不贵,谁相信你吃得更好?

image
网络

劳拉是英国最大的鱼子酱进口商,把这种物美价高的食物推销给富豪是她的主业,二十多年来,她提供的产品出现在英国最高档的酒店、百货公司里,号称连女王也是她服务的对象之一,从业多年,她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新富阶层在崛起,为了这门昂贵的生意,她必须开拓客户。

image
网络

罗拉选择了原本就是针对奢侈品用户的场地——珠宝剧院举办一场鱼子酱品鉴会。能随手花个8500英镑买钻石,就有能力消费劳拉的鱼子酱。果然,这个活动吸引了一群面孔新鲜的外国新富们,都是伊朗、俄罗斯、黎巴嫩新贵,其中还有一位现居伦敦的伊朗时装设计师,她的消费主张代表了这群人的平均意见:所有的奢侈品都很美妙。

image
网络

鱼子酱就是食物界的奢侈品,和鹅肝酱、黑松露并称世界三大奢华美食,高品质的鱼子酱来自欧鳇鱼、奥西特拉鲟或闪光鲟,产量稀少,色泽乌黑透亮,如黑珍珠一般耀眼。 这种食物的吃法十分朴素:不加任何佐料,为了不破坏鱼子酱的味道,只需取一匙放到手背,送入口中,牙齿碰触到鱼子酱的瞬间,有啵啵的声音,你需要运用整个口腔以及所有感官来仔细品味它。

image
网络

在劳拉供货的顶级餐厅,一罐鱼子酱1.8千克,价格达到24000英镑,约合人民币21万多。 贵是有原因的,鱼子酱产量低,即使饲养一条欧鳇鱼,也要等待12年才能产卵,成本高昂。 在另一场品鉴会上,劳拉见到了来自中国的魏先生,她做了不少功课,打趣说“中国有个谚语,吃鱼子的人学不好数学”,瞬间拉近了谈话距离,接着和客户谈一谈他蒸蒸日上的加密货币事业,随后开始试吃、拍照(或许还会体贴地等客户发完朋友圈)、谈价钱。

image
网络

另一名为富豪服务的供应商丹尼尔·休姆曾经是私厨,他从伦敦日渐多起来的富豪们身上看到了商机,转型成一名私人飞机餐饮供应商。 你想想,买得起价值6千万英镑私人飞机的有钱人,怎么会忍受劣质飞机餐?他们绝对需要在4万英尺的高空上享用米其林级别的优质食物。

image
网络

一位空乘人员的介绍也验证了这个事实,她说她所在的私人飞机上提供的酸奶来自同一群奶牛,每只都有名字和编号。 价格当然不便宜,商业航空公司的一份经济餐大概1到2英镑,即使是头等舱,也不过4到10英镑,而丹尼尔供应的食物价格是每人250英镑到10000英镑。在这里,他们不需要遵循一个良好厨师应该有的价格意识,永远只用最好的材料,无论什么价钱。

image
网络

一位空乘人员的介绍也验证了这个事实,她说她所在的私人飞机上提供的酸奶来自同一群奶牛,每只都有名字和编号。 价格当然不便宜,商业航空公司的一份经济餐大概1到2英镑,即使是头等舱,也不过4到10英镑,而丹尼尔供应的食物价格是每人250英镑到10000英镑。在这里,他们不需要遵循一个良好厨师应该有的价格意识,永远只用最好的材料,无论什么价钱。

image
网络

拿得出别人没有的东西,才是胜利。而为了成功营销,供应商被激发出前所未有的创造力。

image
网络

米拉·考特斯就是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变成了伦敦城里最高端的松露经销商,她的货品抢手,连个联系电话都不容易拿到,需要熟人介绍。100克起订,只送伦敦市中心。

image
网络

在松露上市的那几个月,米拉一个人开着车给全伦敦供货,当然,只要很少的人能付得起一小块松露1000英镑的价格,所以她只对接那部分人,提供个性化的私人上门服务,神秘、特别。 松露原本是意大利穷人果腹的卑微食物,却一路被追捧成富豪们晚宴中的高级食材,也因为它很特别。一年中只有两个月可以采摘,产量低,难买到。

image
网络

开车在路上,社交圈名媛、商界精英的太太打电话来,说要见一见大名远扬的米拉,谈松露。 她们在厨房见面,为一场前菜、主菜、甜品都要用上松露的晚宴商量供货细节,米拉尽力解读着客户的种种需求,从松露的大小到制作方式,“我们会帮你挑选最好的”。

image
网络

拥有私人供应商,是名流生活的一部分。社交名媛告诉米拉,“还有一个人专门为我做鲑鱼,他会一边熏鲑鱼,一边在现场对着鲑鱼演奏爵士乐,让食物风味更好。” 抛开鱼子酱、松露这类天生不凡的食材,再去看看上流社会常去的酒吧,从贵族到亿万富翁偶尔来小酌一杯的地方。为了关照到顾客们的爱好,这里有各类价格不菲的酒水,1805年和1824年的拿破仑酒,1865年的皇家酒(需要特别注意这是林肯遇刺那一年,历史意义不一般),酒架上放置的一瓶毫不起眼的白兰地,产自法国大革命前一年,现在一杯卖5000英镑,高价位挡不住富豪,这瓶也不经喝了,剩下只有6人份,老板卖得更谨慎。

image
网络

一位俄罗斯房地产商看上了一瓶1811年法国窖藏白兰地,但只剩最后一口酒了。

image
网络


他毅然决然付了5000英镑,在下班后喝掉了它,为自己普通且富有的一天增加了一丝丝历史感。

制胜秘诀:讲好食物背后的故事 还记得前面那个熏着鲑鱼演奏爵士乐的小哥吗?能够在富豪菜单中争到一席之地,除了他的稀缺与特别,最打动人的,是他讲好了一个故事。

image
网络

他的名字叫汉森,在伦敦北部的小地下室里熏鲑鱼,带着他的故事:五岁时,我吃到了祖父做的面包上的熏鲑鱼,当正午的太阳在北极冻原升起,我品尝着鲑鱼的滋味,这是我最难以忘怀的经历

image
网络

而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在重温这份回忆。从放盐到熏制,每一步都是故事,这个熏制室是我祖父当年留下的,他认为鲑鱼应该在这样的透风环境中被吹动,如果鲑鱼在风中移动,那么味道就会发生迁移,鱼被注入能量,这非常诗意,是不是?当一切工作完成时,他关起熏制室的木门,在一片血污、碎冰块和尚未腌制的鲑鱼中弹唱。 他的这一切努力,都是在为女主人的晚宴提供了谈资。要讲好故事,要注重体验。供应商们都明白,这么高的价格,客户买的不仅仅是食物本身,“他们想要完整的体验,沉浸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他们想让所有朋友刮目相看。

image
网络

比如乔丽·怀特,她要为一个重要日子筹备宴会:17周年结婚纪念日。她的要求简单粗暴:“我要的是让所有人都震撼的吃的、喝的,酷炫,与众不同,让他们几个月甚至几年后还能想起这顿饭,需要一些感官刺激、一些可以体验的东西。”

image
网络


她选择了一家闻名于名流富豪圈、做分子美食的供应商——泡泡公司。无论是制作方式(分子美食)还是餐饮理念,这家公司都很新潮,他们提供艳惊四座、充满娱乐的食物,不仅精美,而且有完整的体验,预算是10000英镑。 在晚宴之前,他们要商量点子、准备试吃。既然是17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就策划17个煽情时刻,绝对的独家定制。加入乔丽要求的食物后,他们为其中的松露设计了采集体验,松露口味的点心被放入一个木盒中,落叶掩盖其间。

image
网络

这其中还有一些熟人才能秒懂的梗,比如这家的男主人是个知名摄影师,正在筹备一个关于树木、森林的艺术展览。当客人在盒子里寻找小点心时,必须戴上耳机,听到为了帮助客人进入角色而早早录好的小猪哼哼叫的声音,“就像一只猪在森林里找松露吃”。 晚宴八道菜,要符合女主人的想象:视觉冲击,味觉盛宴,惊艳。还有一些有爱的小细节:给每一位客人的纸巾都染上私人订制的香味,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每一个人都会闻到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味道;菜单被缩印在第一道菜上,由女主人带领客人拿出放大镜观看……

image
网络


当晚宴结束后,乔丽在伦敦社交圈的名声又上了一层,只花了区区10000英镑(人民币约10万吧),她表现出有钱人的云淡风轻:啊,真愉快呀~

撰文:kylin

编辑:1ep

资料来自James Ross / John Coffey纪录片《亿万富翁的饕餮盛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