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的麦当劳,是「都市难民」的天堂

对一些人来讲,有一个家是件奢侈的事情。当都市住宅楼里的灯光亮起时,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往离自己最近的麦当劳,在这里度过一夜。没有大小箱的行李,点一杯麦当劳里最廉价的咖啡,坐在角落里,几乎没有人打扰。

image
网络

晨光亮起时,新的一天再次到来,生活继续。

这些人被称作“麦当劳难民”(McRefugees)。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和网吧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工资太低,无法负担起房屋租金,只能寄居在24小时快餐店和便利店里。

image
网络

在日本,这种“麦当劳难民”现象尤其集中,因为不稳定的打工生活和恶劣的工资环境,除了麦当劳,也有人寄居各种网吧和根本无法居住的租赁仓库里。

贫困的现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在将近10年前出现的日本社会现象中的“麦当劳难民”们,如今人生步入中年,本来摇摇欲坠勉强维持的日常生活又面临着随时崩溃的恐怖境况。

年收100万日元,生活依然窘困

在今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天气之子》中,就有场景描画了主人公在网吧和麦当劳中过夜的场景,电影中的主人公大多有了很好的结局,但在现实中麦当劳难民却并非如此。

平田正治是一名43岁打工族,他和电影中的主人公原本生活路线很相似。十几岁时,他从一个小城镇的专科学校毕业后,来到东京找工作,但在他面前展开的人生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黑心企业、被诈骗、职场霸凌,还有抑郁症等精神上的病痛……

image
网络

在日本麦当劳里过夜的人们

他将自己从20岁毕业后“东京漂流”的经历编成了一个年表:

《平田正治的漂流年表》

  • 20岁 从专科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公司职员
  • 25岁 第一次换工作
  • 26岁 进入一家“黑心”企业
  • 38岁 因为上司的各种职场霸凌而患上抑郁症
  • 40岁 交不起房租,开始和别人合租房间
  • 42岁 开始了自己的“麦当劳难民”生活

    和平田一样,另一位叫落合健太的44岁男性也是“麦当劳难民”中年大军中的一人。

    一直以来,他都是以打工和派遣员工为生,收入一直不太稳定。3年前,作为派遣员工的工作期限一到,他再也没有钱支付自己的房租。无奈之下,他只能在朋友的住处之间四处辗转,毕竟是他人的住处,一段时间过后,他就开始在麦当劳过夜,正式成为一名“麦当劳难民”。

    麦当劳不欢迎他们,

    但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去处。

    平田和健太以及众多无家可归人士前往麦当劳的原因之一是,从2006年开始,日本麦当劳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24小时店铺,仅仅花了1年时间,日本全国的麦当劳全改成了24小时营业。

    image
    网络

    无家可归的女性只能在麦当劳过夜,因为外面不安全

    和欧美不太一样的是,麦当劳在亚洲做出这样的改变本意是想能将快餐厅适应亚洲人进餐喜欢优雅环境的需求,店铺的装潢也适应亚洲人的风格,让人进餐时更加放松,悠闲进餐。麦当劳由此也受到很多日本人的欢迎,24小时营业的策略不仅扩大了客源,就连一些平时无人问津的高价餐品也取得了很好的售卖效果。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入夜后的麦当劳,慢慢开始挤满了“麦当劳难民”们。

    一名日本麦当劳的店员说:“虽是24小时营业,但不少人可以点一杯咖啡就坐到天亮。

    店铺为了不影响生意,采取的对策是凌晨2点到4点设置为清扫时间,让顾客无法在店中过夜休息睡觉。不过即便如此,每天还是会有十几个人坚持来麦当劳过夜,也有人在凌晨2点离店后,在凌晨4点回到麦当劳休息。

    image
    网络

    日本一家麦当劳贴出的告示,如果发现无家可归者会要求他即刻离开。

    这些“麦当劳难民”们,大多都是从事建筑业和体力劳动的男性,其中也有不少年轻人,曾有高中生多次在店中过夜,店家就因此报警,最终被社会工作人员带走采取了儿童保护措施。

    另外,因为麦当劳24小时店铺和“麦当劳难民”的出现,在原本颇受欢迎的漫画喫茶店过夜的人明显减少,生意也惨淡了不少。

    比麦当劳还要差的出租仓库

    在麦当劳坚持了一段时间后,上文中的健太只能靠打工的微薄收入,搬到了那种不需要付押金的出租仓库里。

    他的“仓库新家”在东京郊区的一处普通公寓2层的出租仓库里,面积大概是2.5平米多一些。从楼下的入口处上到二层,打开门就能看到两排铁门面对面展开,金属门闪着没有生命气息的色泽。这50个仓库中,其中的一间就是健太的“家”。

    image
    网络

    健太的仓库隔间,睡袋旁是他全部的家当

    这种出租仓库本来被用于置放人们日常不需要的物件。在日本,有室内型和室外型两种。室外型一打开门就是郊外的街道,没有窗户,由薄铁板搭建而成,完全禁止人在其中居住。而健太则住在那种室内型的仓库中,这里本来是禁止人生活和居住,但因为大多处于住宅楼底层,租费廉价,最近也成了不少被24小时店铺排斥的人们的选择。

    虽然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但这里的环境其实并没有好出麦当劳多少。因为没有窗户,时间一长就不知道到底外面是黑夜还是白天,只能靠手机上的时间勉强确认。因为灰尘和湿度非常大,发霉的气味无法散去,非常不适合人在其中居住。

    image
    网络

    健太的日用品,都挂在墙上以节省空间

    因为以打工为生,收入不稳定,每月最多1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6000元)的他,实在无法租住那种最廉价的公寓,只能在这个仓库中凑活。

    无法做饭,也不能叫外卖,只能去超市买那种廉价打折现成小菜,然后就着便利店的三明治过活。”时间一长,他总是会估计好大概的时间去便利店“扫货”,因为那些超过“赏味期限”的打折食品稍微不注意就会被别人一扫而空。

    到了夏天,因为没有空调,仓库如蒸笼一般。夏天的时候,健太只能再回到麦当劳度过前半夜,等后半夜凉一些再回到自己的住处。

    image
    网络

    健太的晚餐

    为防中暑,睡觉前,他会在枕边放上一瓶从超市买来的冷冻凉茶,还有一块湿巾用来擦汗,枕头另一边是一个小型手持电风扇,但同时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毕竟是仓库,如果被发现有人居住,健太也会失去最后的落脚地点。

    在黑暗和死寂中生活,也让健太的听觉比常人敏感了不少。

    健太苦笑着说道:“如果其他的仓库隔间里有住人的话,我大概都能觉察到,平时出门感觉大家都像商量好了一样,照面都不会打招呼,或者尽量趁走廊里没人的时候出门。现在光凭脚步声就知道是谁从自己仓库隔间里出来了。”

    同时,这样的生活也是缺乏安全感的,健太自己的家当虽然少,但也经常被人偷走,唯一的电源在走廊里,手机充电时就会被人瞬间拿走。因为是偷偷住在这里,财产丢失之类的事情,也无法告知仓库管理公司,更不可能去报警。有次回家后,他发现自己的仓库门是完全打开的,自己的贵重物品在一片混乱中不翼而飞。

    这种始终处于极限高压状态的出租仓库生活要持续到哪一天,健太自己也不清楚,他说自己已经很努力在打工维持自己的生活,自己不想靠政府的救济金生活,因为有时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坚持一下,可能有一天生活会变好。

    靠“喫茶店邂逅”生活的女性

    健太的境况在女性中也有不少相似的例子,这样的例子更是常在处于贫困状况的年轻女性中出现,她们刚进入社会,缺乏经验,没有正规的企业愿意录用她们。

    日本一家媒体最近曾采访到了一名叫本间爱华的女生,19岁的她只靠着在东京歌舞伎町的喫茶店而过活,因为父母没有钱让她继续上大学,她一个人离家出走来到东京。爱华曾经是一名“麦当劳难民”,但那里的人并没有歌舞伎町的人多。

    image
    网络

    每天早上9点,她就来到歌舞伎町一番街,到喫茶店给自己的手机充电,顺便等待男性来搭讪,带她去吃午饭。

    这些搭讪和约会都是事先在Twitter和Line等社交网络平台上约好的“约会”,只要她发出一条状态,就有男性秒回她约会。因为这种“喫茶店邂逅”,据说有人每天可以获得收入高达3万日元(约人民币2000元),爱华每天最多可以赚约5000日元(约人民币300元),每月收入在5-6万日元左右,她觉得这些钱都足够了。

    image
    网络

    靠约会填饱肚子的爱华

    午饭过后,下午她准备去卡拉OK唱歌,但手机又没电了,让她心情非常不爽,晚饭依然是在网上约人,等吃完晚饭,差不多到夜里10点。

    晚上过夜时,她就用白天赚到的钱去胶囊公寓住一晚,有时,她会去那种24小时开放的桑拿浴室,偶尔遇到喜欢的人,她也会去酒店,“还是酒店的床舒服。”

    虽然她在歌舞伎町的暧昧约会行为,已受到不少店铺的封杀,但没有上过大学的爱华只能在这个自己最熟悉的环境中生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各家餐厅店员搞好关系,以便自己能有更多的容身空间。

    image
    网络

    居无定所:爱华的24小时分配

    她说在不少女性中间,还存在着“只要结婚就会脱贫”的看法,但美好的期待最后只能成为残酷又脆弱的现实,她并不期待自己将来会结婚。

    贫穷,并不是因为自己不努力

    进入本世纪后随着泡沫经济破灭后的经济滑坡,日本的“网吧难民”“麦当劳难民”等社会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根据日本官方的调查,光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地区的24小时店铺的顾客中,有将近25.8%的人“没有固定居所”,其中超过7成人是派遣劳动者、合同工、打工等非正式雇佣劳动者,各种全天商铺是他们经常光临的地点。

    日本的这种“XX难民”现象早已出口至国外。在我国香港,位于佐敦道、荃湾街市街、旺角西洋菜街和尖沙咀金马伦道的麦当劳店铺中,在24小时全天营业开始后,就有露宿者以这里为栖身之所。

    image
    网络

    加上香港房屋短缺问题日渐加重,更多人愿意从狭窄的“棺材屋”,到环境更优的麦当劳里,他们不少人付不起租金,或为了节省交通费,凌晨一到便进入麦当劳借宿一晚,有的甚至相约带笔记本电脑或PSP或NDS等游戏机,在餐厅内通宵玩电子游戏;于是又诞生了新名词:“麦玩家”(McGamers)。

    有人对此表示不解,处于这种贫困的生活中,为什么不去争取社会救助?这一类新闻被报道出来后还引来了网友的口诛笔伐:

    “这些人是活该吧,都是自己的责任”

    “整天靠着纳税人的钱过生活还叫苦连天!”

    ……

    但贫穷的问题并非自身努力和求得他人帮助就能解决。有研究者认为,处于贫困状况的人通常缺少正确的信息来源,他们容易轻信错误的信息,还会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缺乏自信,同时还要肩负生活中的各种责任。在人力市场中,他们多数先天处于各种不利地位,更不用说这种不利可能会随着时间的变化,更加让他们难以脱离贫穷的环境。

    毕竟,很多不幸并不是一个“懒”就能解释的。

    参考来源:

    https://matome.naver.jp/odai/2144411878215192201

    https://nikkan-spa.jp/1601327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