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华人的硅谷,依旧是华人程序员的梦乡

上周,又一个华裔员工被Facebook开除了。这位名字叫做Yi Yin的华人工程师,疑似因为参与Facebook公司门口的抗议而被公司裁员,而这场抗议的起始,则是另一位华人工程师的死亡。

image
网络

9月19日,一名38岁华人员工从Facebook硅谷总部园区4楼跳下身亡,而其后进一步曝出消息称,这位去年刚刚入职Facebook的工程师,是浙大99级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本科毕业生。据后续的泄露信息显示,来到新公司工作仍然努力,却遭遇了一定程度上的上级对待不公甚至霸凌,加上人到中年有家庭压力,可能是他最终不堪压力走上绝路的原因。


这显然是一场与职场直接相关的人生惨剧——但发生后雇主Facebook却只给出了诚意不足的程式化回复,于是Yi Yin及其他的中国雇员来到公司园区正门口喊口号,表达他们的诉求:诉求很简单,一是要求Facebook公开Qin Chen之死的真相;二是给勤奋工作的工程师更健康公平的职场环境。

image
网络

而Facebook的回应却有些简单粗暴:带头的Yi Yin不仅被裁员,还收到了一封警告意味眼中的劝退信;同时,FB的公关显然也在行动,抗议现场的一位匿名男士表示,在事情发生的一周内,美国当地媒体几乎没有报道,在Facebook也几乎找不到相关信息,他合理地认为Facebook正在“控制媒体”,有意封锁相关消息。仍然坚持的只有当地的华人群体,他们所打出的口号是“Chinese Lives Matter(中国人的命也是命)”,相较于加州超过30%的华裔人种比例,这个口号显然有点讽刺,流传于硅谷科技公司的“华人被歧视论”,难道真的是事实吗?

image
ELLEMEN

我本科和研究生都在东海岸读的,毕业后算是非常幸运地上了岸来到加州,一家几乎是所有毕业生都想来的公司做产品,今年是第三年,怎么讲,这三年我不仅完成了从学校人到社会人的转变,也完成了对所谓多元文化幻想破灭的过程

我入职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绝对不删除任何一封邮件,never。我是男生,以前不看宫斗剧,但我感觉这里的办公室斗争用宫斗来形容绝对不夸张,我司没有固定招聘计划,所以每个team都有自己的hr,有了空缺才会在数据库找候选人,或者就是内推。这个内推就挺有意思的。其实你说一个圈子里能互相认识,那这些候选人简历的程度其实也都差不多,最后挑谁进,进来后怎么安排,大家心里谁不门清?同时我司的内部文化和对外展示的不一样,是非常鼓励竞争的,领导极其喜欢下面的人去争去抢,哪怕是显得有攻击性。会议上直接点到个人进行攻击简直是常事,这就绕回到最开头了,你得随时留好邮件,别人撕你有所准备。

我觉得这两点作用下,尽管华人在我司比例越来越高,中国市场也越来越重要,但华人群体在大本营没有办法掌握话语权是正常的。首先大多数我国人民不太习惯当面表示出攻击性,哪怕大多数人和我一样,从成年后就一直呆在美国,还是学不会美国人那套嘴上大道理不断细想狗屁不算的嘴皮子功夫;其次,华人抱团能力在少数族裔里绝对是靠后的,尽管这些年大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怎么以群体姿态谋求更好利益的方式,都还没搞清楚。

我未来几年还会在公司,但已经在考虑transfer回国了,一方面是父母家庭原因,一方面是我性格内向,强龙不压地头蛇,回自己地盘,还是舒服一点。

image
ELLEMEN

我在某家国内无分部的美国大厂上班,刚工作一年,我的组还好,但我厂有一个组的leader在我们一些华人同事里也算是闻名遐迩了,这位大哥的组常年招人,有一些急需要上岸的同胞可能就会过去,结果可能就掉坑儿了里了,这位白人大哥嘴上十分nice,但做出的事情谁看都是歧视华人。

他曾经把组里所有华裔(人家偏偏就除开了所有印度人哦)都放进了devList,进了这个list就是裁员预备役了,给的理由统统是communication(沟通)有问题,你说里面如果真的都是因为语言沟通不畅的华人也就算了,上名单的还有abc,人家除了外表就是美国人,简直是神一样的沟通问题;然后他表面上还特别nice,任何人入职都会发消息鼓励你到了时间要记得为自己提一下升职或者加薪,可是行动胜于一切,他在的五年时间,没有任何华裔同事升过职,与此同时,他招进来的白人同事头衔倒是越来越高,他给的理由是写代码是最基本的事,他需要的是技术以外更多的技能;而最过分的其实就是身份问题,对大多数同胞来说,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解决身份问题,他曾经多次因为个人好恶问题,拖延组里下属身份申请资料提交,无数次邮件催促只当没看见。但与此同时这位大哥也很会避开坑,他一直都在持续招华裔人群进自己的组,毕竟呆不下去是你的事情,我给了你们机会,你就不能说我歧视了吧?

哎,反正在外漂着,遇到怎么样的老板真的是运气,有遇到好的一步步身份办下来慢慢就站稳脚跟了,但遇到这样的,你真的就只能自认倒霉。

image
ELLEMEN

跳楼那个大哥的事情对我触动非常非常大,因为最近我老婆怀孕了。而那个大哥也有了家庭,而且新闻里写全家人的收入和身份都靠他一个人,他工作没了,所有人的期待就都会落空,这得是多痛苦的一件事,我不知道我自己到那一步的话,会不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其实说句老实话,能在硅谷生存下来,并且有勇气结婚生子的我觉得在能力上绝对都不差。那位大哥是浙大毕业的,而前几天被开除的那位朋友也是清华本科,而且谁不努力啊,国内说996,那位大哥进pip后(绩效改进计划)后听说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人到中年,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谁不是把工作当命啊。

但我最近在思考,是不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硅谷的华人群体内部攀比真的非常严重,房子,车子,谁拿到包裹更大,国内有顺义妈妈,加州的硅谷妈妈内部的歧视链也相当严重。国人的传统思维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加州,这些是奋斗的目标,却也是我们奋斗的负累。

如果你换个角度看,这些负累,其实正是别人拿准你的软肋,你要身份,就得在这里呆着,哪怕我给你小鞋穿呢?甚至一些人会为了自己的待遇,捅自己人刀子,比如听说那个抗议的朋友,就有华人同胞给公司通风报信,虽然这个人听说已经被大多数人拉黑了,但是也反映了一部分现实,就是很多同胞可能把自己小家的当前利益放在最先,但其实群体没有站在一起的话,你怎么能指望另一个群体把你的利益最大化呢?实在太天真了。

我是个挺内向的人,做的也是技术方面的工作,暂时不想回国的原因是我已经到了拼不动的年纪,国外至少有超过50岁的码农,国内我真没觉得自己有多少竞争力。但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在当年毫不犹豫来到美国的时候,稍微犹豫那么一小会儿吧。

编辑:yang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