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桌上的人性

麻将桌是显人本性的地方。作家柏杨曾经写过到了牌桌上,“平常用钱不分彼此的,为了一块钱都会面红耳赤;平常推心置腹的,届时便是欺之诈之,你投我的机,我骗你的牌;平常动则大笔款项来往,一赌起来,便是一个铜板都如临大敌。再深厚的感情,终有一天藉然无光。”

Games, Indoor games and sports, Mahjong, Recreation, Tabletop game, Dominoes, Play,
网络

麻将大概是过年最普遍的娱乐活动了,当然,麻将本身的乐趣也有很多,每张牌桌都是一个小型战场。

电影《色,戒》里,有四场登峰造极的麻将戏,不仅通过几位太太的嘴勾勒出了时局,还用牌桌上的招式表现出了复杂暧昧的人物关系,比如老谋深算的易先生赤裸裸勾引王佳芝,采取的手段就是明目张胆地喂牌。大作家老舍先生曾经打麻将打到昏迷不醒,更别说口口声声痛斥麻将害人,但又忍不住搓上几局的胡适先生了,麻将到底为什么那么迷人?

Youth, Conversation, Learning, Table, Child, Student, Recreation, Event, Leisure, Games,
网络

◼︎ 电影《色,戒》

任何带赌的行为都是一个人与自己的战争,赢了是你的优点战胜了你的缺点,输了则很容易把自己想象得一无是处,上天全不予我眷顾。比起一般的自我斗争,麻将这门典型的中国艺术还不只是一个人与自己的战争,而是四个人坐在一起“各自为战”。表面上输赢的好像是钱,实际上输赢的大概是做人的自信与志气——三个人都赢不了何以赢天下?

不像那些拉斯维加斯职业赌徒总是一脸严肃跟陌生人打,废话不多说几句,我们中国人喜欢跟亲朋好友一起打麻将,尤其逢年过节的时候,很像是自信与志气汇报工作的活动,打的除了麻将,主要是面子。

Games, Indoor games and sports, Mahjong, Recreation, Tabletop game, Dominoes, Play,
网络

打麻将也绝对不能忘了热闹,一边看牌算牌一边故作镇定地管理表情一边还要嘘寒问暖拉拉家常,有时候生意在麻将桌上谈了,有的时候感情也在麻将桌上谈了,多维度同时进行的脑力运动是我们中国的特色,每句话里真正有效的信息不是在故意放牌给别人吃不了兜着走,就是想把别人的牌吃碰到自己碗里,一切皆相对而言。

麻将桌是显人本性的地方。作家柏杨曾经写过到了牌桌上,“平常用钱不分彼此的,为了一块钱都会面红耳赤;平常推心置腹的,届时便是欺之诈之,你投我的机,我骗你的牌;平常动则大笔款项来往,一赌起来,便是一个铜板都如临大敌。再深厚的感情,终有一天藉然无光。”

柏杨好像属于在牌桌看人性的那类,又说“一个人个性和品格的观察,仅从表面上判断,不容易得到结论,但若请他打个小牌,便很容易看得明明白白。有些人一夜不和牌都不动声色,有些人两圈不和牌,就像‘光隆轮’一样,浑身冒起烟来,爆炸一次又一次。”

文人大多爱打麻将,主要是因为看人和评头论足的乐趣。柏杨这类对人性深刻的观察毫无疑问对胡牌和赢钱乃至于人生赢家的幻想都是没有用的。麻将桌上没有绝对的聪明和愚蠢。

Market, Marketplace, Bazaar, Public space, Human settlement, City, Greengrocer, Flea market, Street, Building,
网络

◼︎ 没有不能搓麻将的地方

喜欢做大牌且非自摸不胡牌看似是犯了好高骛远的毛病,但有如此强硬心理素质的麻将选手原来就耐得住性子,并不着一时之急,对小胜利也无甚挂念,能阻碍他们成功的唯有时间与倦意。

两圈不胡就要去厕所里狠狠洗手的那些迷信型选手看似神神叨叨无视科学价值观,但有这样好胜心的人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胡牌的机会的,一旦相信输了钱连呼吸都是错的,那显然呼吸也要全神贯注,浑身冒起烟来不过是赢的前奏。

还有些牌还没摸过一半就开始建起防线立志不胡不放炮给人添堵类型的选手,好像格局不大,却实在机智得很,谁都知道开源很多时候还不如节流。就连那些最讨厌的总喜欢复盘、指指点点批评别人牌打得不好或者赢钱全靠手气的麻将桌大数据分析员,理论上只要样本足够了,必然能开天眼。

Monochrome, Fun, Black-and-white, Photography, Crew, Team, Style,
网络

◼︎ 麻将早就流传到了国外,图为二十年代在海滩摆拍打麻将的时髦女青年

麻将是中国世俗生活的某种复刻,人不分高下,每种性格均有其用武之地,唯有满不在乎,那是不行的。到了麻将桌上还东张西望研究人性,那免不了要被低看一道。中国人上到八十下到十八,平时再懒散的,上了牌桌都精神抖擞。麻将桌上无绅士,但斗士、道士、传教士、巫师、法师、魔术师都可以有。

有一年我在乡下采访,看到面对面开着两家小超市的村口,最繁华的马路口一桌麻将旁边围着一圈看客。搓的是几毛钱的小麻将,其中一位每打一张牌都要大吼一声,拍下去的那一瞬间小塑料折叠桌子还必然要抖一抖,气势上深深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看了一会我发现有这麻将局的超市生意远比对面那家要好。我不知道这位嚎叫派玩家是不是超市老板本人,如果是,那他可一边打着麻将一边把生意做了,还真真实实给对面超市的老板下了一道,足以写进什么管理学院的课本。

气势——不管虚张还是明张,在麻将桌上和现实生活里,基本没有坏处。另一种形态不同但本质更为浮夸的气势是一言不发,与其说他们是麻将高手,不如说是厚黑表情管理高手,输了轻轻摇头,赢了微微一笑,让其他玩家汗毛直竖,情不自禁尊敬起来,认为他懂得什么普通人的智慧遥不可及的大道理。麻将牌桌上,真理还是假理,能把对手吓退三分,逼到不敢听牌的就是好理。

Dress, Room, Kimono, Costume, Formal wear, Tradition, Screenshot,
网络

◼︎ 电影《花样年华》

把麻将桌上的胜负引申到现实生活当中实在太容易了,它们字面意义上一样无穷无尽,这游戏让人沉迷大概也是这个道理。老舍把自己打麻将打到昏迷不醒,梁启超把打牌跟读书直接画了等号,说“只有读书能忘记打牌,只有打麻将能忘记读书”。人总想在牌桌上找到自己,战胜自己,既能看得清局势,又能分得出轻重,再得点上天的宠幸,且最好还在今天晚上就做到,明天就能把这种新力量用到生活里去。

傅斯年写过篇文章大谈麻将哲学,最后的结论是打麻将要赢,关键要手气好,运气好,推导出去“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也是这样,更需运气好、机会巧,一路顺风,就可以由书记而主席,由马弁而督办,倘若彩券能中头彩,那么不但名流闻人,可以唾手而得,并且要做什么长或主任之类,也是易事。所以我们中国人最注意的是天命。”

这话说得轻巧,能听得进去可不容易,能做到则与成仙无异。我认识的人里麻将技艺最为高超的人无疑是本刊一位女编辑,我们的这位每打麻将必杠开自摸的女神是少数能把麻将打得比喝口水还优哉游哉不费吹灰之力的人。你最后不得不承认,真正娴熟的技艺,看起来,就好像是听天命。

撰文:俞冰夏

图片来源于网络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