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如此迷恋女性胴体?

女性胴体和女人裸体,与色情无关。

Gisele Bündchen为《The Face》杂志拍摄的第2000期封面,摄影David LaChapelle,该杂志曾与《i-D》并称为英国前卫双姝,于2004年停刊。

出差前,窝在书房里找资料,在某个书架上找到了这本《The Face》杂志(开篇图那张封面),啊...《The Face》...吉塞尔·邦辰...十四年前在英国读书的朋友送的。倏然间,思绪被拉回奥运会的开幕式,这位巴西超模独自一人径直走完了整个主会场,听上去有点“无聊”的演出,却搏得了所有人的赞誉,从中央电视台到身边朋友圈,好评如潮。

一位女子的身躯,竟能有如此大的能量,怪不得我们如此迷恋女性胴体啊!

image


借此情感,我把一些藏着的杂志和画册和诸位分享一下,当然有些只是放在了家居杂志的下面,主要是怕被我老婆看到,不好。

《Lui》

Lui在法语里是“他”的意思,和ELLE的“她”是一对,法国的《Playboy》,1963年创办,充满法式味道。说到这,我们应该收购这本杂志,有她就要有他,有ELLE就要有Lui啊!收购后,我完全可以自告奋勇来做编辑。在得知吉塞尔·邦辰会出现在奥运会开幕式上,《Lui》便找她拍了最新一期的杂志封面和内页大片。

image

《Lui》的影响力使得他能拍到很多明星与名模。下图为Lara Stone和Kate Moss为《Lui》拍摄的封面。Lara Stone那期集结了12位超模,以裸体来表现女性胴体。

image

Jane Birkin也曾是《Lui》的封面女郎。法国女明星,只要出了道,很少能拒绝《Lui》的邀请。

image

挪威摄影师Sølve Sundsbø为《Lui》拍摄的一组作品,向摄影大师Ralph Gibson致敬。

image

这本杂志除了封面女郎的大片外(不一定裸体),也有和男性生活方式相关的方方面面,看看人家的手表大片是这么拍的。与之相比,我感觉自己弱了。

image
image

《Polanski》

《Polanski》是本小众的独立杂志,创办于纽约,和罗曼·波兰斯基没什么关系,至今出了四期。从巴黎Colette到东京茑屋,我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这本杂志。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一本杂志对于少女的胴体有如此美好的呈现和诠释,那种来自日常视角的迷恋感,是大牌摄影师和大制作拍不出的。和钱没关系的东西,往往更纯粹、更高尚。

image

《Polanski》创刊号封面

image

《Polanski》第四期封面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Ralph Gibson

前段时间Ralph Gibson随Bottega Veneta的活动来北京,摄影收藏界对他的人体摄影作品趋之若鹜。他说第一次用数码相机就是在为Bottega Veneta拍摄形象广告,我问他,你能否和我这个小屁孩谈谈对于当今数码摄影和传统胶片摄影的区别和感想?大师没有任何架子,“我觉得数码摄影非常好,我正在努力学习,以前我把大量时间放在暗房里,现在我能有更多精力放在摄影本身这件事情上。”(关于详细采访,有兴趣的朋友请到ELLEMEN官方公众号查看这篇文章)

image

Ralph Gibson最赋盛名的标签作品。

image
image
image

上文提到的Sølve Sundsbø向Ralph Gibson致敬之作:

image
image

《Interview》

2013年九月刊,美国《Interview》杂志曾出版了一期由十来位超模拍摄的The Model Issue,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如今的顶级超模云集,摄影师是Mert & Marcus。

image

其中Christy Turlington的封面:

image

当然也少不了来自波兰、长期霸占一线品牌广告、经常裸体示人的“八零后”超模Anja Rubik:

image

2013年12至1月合刊,Kate Moss和Naomi Campell的双人封面,和九月刊那个是一起套拍的吧?

image
Picasa

Pirelli倍耐力挂历

当然,说到胴体,必须要有倍耐力一年一度的挂历。

image

50周年纪念时,由Peter Lindbergh和Patrick Demarchelier共同操刀。

image

2015年则由长期为意大利《Vogue》拍摄的Steven Meisel掌镜:

image

女性胴体和女人裸体,与色情无关。我们无法阻挡自己的天性,那种欣赏、追求、贪恋美的欲望。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在喀什看到维吾尔族、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俄罗斯族、达斡尔族的姑娘们时,如此迷醉,简直神魂颠倒,她们面庞的线条,太适合素描和油画了!

在敲打这篇文章时,我桌子前就放着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两张明信片,我把她们裱在画框里,是和画作的底色同一色调。朦胧且动人,充满着对女性胴体的崇拜。

imag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