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houinard:赤裸即为美

以神秘大胆的舞蹈风格著称的前卫舞蹈家 Marie Chouinard 带着自己的舞团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

image


Marie Chouinard

Marie Chouinard 的舞蹈蔑视禁忌和性别界限,舞者经常以裸露姿态出现,当然这一点在中国的表演中有所改变,但从他们的作品中,你仍然能感受到舞蹈这一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所焕发出的原始生命力。来到上海之前,跟随 Marie Chouinard 二十多年的资深舞者 Carol Prieur 接受了ELLEMEN的专访。

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的著名舞蹈家 Marie Chouinard 已经在世界舞坛上活跃了将近四十年,她的作品即便以今天的目光检视,仍然让人感到惊世骇俗。

Marie Chouinard 在1978年创作出了自己的第一个艺术作品《结晶》(Crystallization),她将生鸡蛋夹在两腿之间,鸡蛋滑落、摔碎,黄色粘稠的蛋液在舞台上四处横流,舞蹈家就在蛋液中不停地打滚、跳动。在此后的数十年里,Marie Chouinard 将这种滑稽又性感的表演风格发挥到顶点,她带领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玛丽舒娜舞团(Compagnie Marie Chouinard)专注于探索人类肢体动作的可能,身体和围绕着身体而展开的各种想象也成了她们的标志。

image

春之祭

如果说现代舞诞生的一个世纪以来,解放身体成了后来者孜孜追求的目标,Marie Chouinard 可能是其中最极致的一个。比如《春之祭》,这部由斯特拉文斯基作曲、尼金斯基编舞的伟大作品,自其诞生以来吸引了无数舞蹈家进行改编。

Marie Chouinard 版本的《春之祭》剔除了原作中俄罗斯民间传说的影子,舞者全身布满尖角、性征模糊,以肢体力量呼喊原始精神,灵性和欲望喷涌而出。在各种网络平台上流传甚广的《身体重组\哥德堡变奏》更是不再满足于人类身体的框架,充满了以舞蹈超越生命局限的企图心。

image

《肖邦•二十四首前奏曲》

image

《身体重组\哥德堡变奏》

Q:第一次到中国表演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A:身体是Marie所有舞蹈的重要表达元素,而服装则是其中不可分割的视觉组成部分。能够同中国的观众分享我们的作品令人很兴奋,但有点遗憾的是,因为中国的特殊国情,观众们不能完完全全地看到玛丽舒娜舞团的服装特色。

Q:在玛丽舒娜舞团的作品中,为什么舞者们常常处于赤裸的状态?

A:Marie非常热爱、崇拜和赞美舞者的身体,她希望能在表演中清晰地看到肌肉和骨骼的律动,甚至肉体的每一寸纹路。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交流方式,在Marie眼中,赤裸的身体即是美。

Q:除了最大限度调动舞者的身体,在诸如《身体重组\哥德堡变奏》这些作品中还使用了大量构造特别的表演装置,它们在舞蹈中的作用是什么?

A:这些装置是身体的延展,身体和装置的相互作用模糊掉了现实和进化的困境之间的界限,借由装置,对人类身体的想象可以幻化出无数可能。

Q:《身体重组\哥德堡变奏》在网络上的传播非常广,也是玛丽舒娜舞团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A:《身体重组》拓展的身体的边界,让人们看到了超越自身限制,挖掘其他可能性的机会。

Q:说到这里,玛丽舒娜舞团对身体的认识建立在什么样的文化土壤里?

A:身体本来就是不断运动着的,我们通过身体的技能变成可以互相交流的媒介,有意无意地传递着事物的状态,情感。人类身体本身就是社会的镜子。

Q:《春之祭》已经拥有了很多堪称经典的改编,玛丽舒娜舞团的版本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A:独一无二的舞动风格是Marie的标志,舞者们对呼吸的运用、跟音乐之间的密切联系和到达极限的身体力量都很与众不同。

Q:玛丽舒娜舞团的作品虽然看上去很性感,却充满痛苦和挣扎。

A:不同的人对舞蹈可能会产生不同的解释,比如你说的这种感觉也可以是另一种美感。感受舞蹈不是只有一种方式,有人看到了痛苦,有人看到了变换,甚至有人觉察到了未知的震颤,每个人的理解其实都是建立在个人的经验之上,这些都包含在舞蹈之中,而舞蹈本就是为了表达我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的各种样貌。

image

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 & 肖邦《二十四首前奏曲》

地址:上海大宁剧院

日期:2016 / 09 / 02 (周五)19:30,2016 / 09 / 03 (周六)19:30

撰文、编辑:费斯基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