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立志

对孩子而言,“ 游戏”意味 着对世界的建构,“ 游戏 世界”总是与“ 真实世界” 极为相似。假如我们对自 己诚实的话,我们一定在 白日幻想的游戏中, 虚掷了不少光阴。

image

我知道,这听上去也许有点滑稽——一个大男人坐在地板上玩玩具汽车,或者捏着嗓子给塑料手办配音。但是,专家认为游戏是个人成长中最要紧的一件事,也是释放压力、治愈创伤的有效途径。无论如何,柏拉图说过:“……跟一个人玩耍一小时,你会比跟他聊上一年更了解他。”

几年前,我的女儿五岁时, 我就知道玩有多重要了。 那天我和女儿正开车回纽约,路上撞见一起严重的车祸,有人受了重伤。我们回到家,她走进房间,关紧房门,马上开始玩。过了一 会儿,我走进去给她端了杯饮料和一些吃的。我看见她把一辆玩具车底朝天摆着, 旁边围着一圈娃娃,个个仰面朝天躺着。 她用玩具重现了车祸现场,通过玩耍,她在探索可怕的新经历,并且试图控制局面。

她问我想不想玩,这是一种充满信任和同情的姿态。她允许我跟她一起用玩具重现场景—她和所有的孩子一样, 在无人监督地自由玩耍中,心情感到放松,她觉得我也会这样。

美国研究精神压力的最顶尖心理学家之一,杰罗姆·辛格博士认为玩耍与孩子认识世界的尝试密不可分。

既然玩耍对孩子如此重要,成年人为什么不试试呢?事实上,我们常常这样做,因为这对我们的精神健康至关重要—虽然人们固执地认为这是“玩物丧志”。加州国家游戏研究所创始人斯图亚特·布朗博士认为游戏的对立面不是工作,而是—沮丧。该研究所概括出几种不同类型的游戏,比如“社交游戏”、 “玩物”、“叙事游戏(讲故事)”等等。

著名奥地利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 伊德认为成年人通过白日梦进行游戏。他认为这是童年游戏的延续以及代替。弗洛伊德认为,我们从来不会真的放弃任何有乐趣的事情—我们只是用它们来换取其他东西。他还说,对孩子而言,“游戏”意味着对世界的建构,“游戏世界” 总是与“真实世界”极为相似。但是,在这个例子中事情可以重新安排,以适应孩子的情感或想法。弗洛伊德显然认为孩子们是很认真地在玩耍,但“游戏”的 反面并不是“严肃的工作”,而是现实本身。虽然,孩子们从现实中借用各种元素和客体,使他们的世界看起来更真实—但他们很清楚现实和幻想的区别。

关于游戏对人类的重要性,也许临床心理学家伊米莉亚·佩罗尼的话最掷地有声:

“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曾经举办过一个展览,展出大屠杀期间孩子们的游戏,叫做‘那里没有天真的游戏’。原本只计划短暂地展出,后来变成了永久的展览。这代表人们认可游戏的治疗价值,是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

当时的想法是革命性的,不仅因为展品是犹太人隔离区和纳粹集中营的孩子制作的玩具和游戏,它的意义深远得多。 玩具娃娃穿着条纹囚衣(布料是集中营里使用的),泰迪熊是许多孩子流离失所时的安慰,还有犹太人在修道院里躲藏时手绘的扑克牌,还有一种大富翁游戏, 街道的名称都是特莱西恩施塔特集中营的地名。

所有物品对度过那个年代的人们来说都是如此重要,它们甚至从另一个角度 描绘出犹太人隔离区和集中营的情况。人们需要精神上的支撑,游戏具有精神治 疗和康复的作用。

通过这些展品,参观者可以感受到创造它们的孩子们的力量。有些游戏只是幻想,然而,它们显示出游戏,哪怕是集中营里的游戏,也是充满英雄气概的, 它们表达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以及对一个更好的世界的信念从未熄灭。

” 假如我们对自己诚实的话,我们一定在白日幻想的游戏中,虚掷了不少光阴。 很少有人谈论这个问题,出于某些原因, 许多人不愿意谈论自己的幻想—有些人干脆压根不承认。

image

根据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白日梦通常的主角是“征服世界的英雄”或“殉难的圣人”。

专家称,成年人醒着的一半时间是在做白日梦,每一段幻想大约持续14秒。假如“英雄幻想”很普遍—那么性幻想也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有切实的证据表明, 人们越是被容许进行充满想象力的自由游戏,他们在跟别人进行社会交往时,越少具有攻击性。这就是为什么爱玩的人更有性吸引力。大约二十年前,加里·奇克发现“……男人喜欢寻找爱玩的女人作为长期伴侣,因为爱玩意味着年轻、健康,因此有较强的生育能力。另一方面,女人喜欢找爱玩的男人,因为爱玩意味着没有攻击性……”

那么,我们能从中学到些什么?我们如何再次学会玩耍?也许首先应该做的事情是放松,不要为陷入幻想、在精神领域中游戏—甚至渴望身体的游戏—而感到内疚或羞愧。舞蹈是体验自由游戏的极好方式,因为舞蹈能与他人协作,为即兴创作留出空间。其他人或培养兴趣爱好,或沉溺于成人版的孩童游戏,比如说,攀岩就是爬树的替代品。那些在工作中“玩耍”的人,能从工作中找到更多的乐趣。例如,花几个小时搭飞机或火箭模型的孩子,长大后时常能成为才华横溢的工程师,而喜欢给娃娃做衣服的孩子,也许长大能成为时装设计师。

性角色扮演是成年人获得极大乐趣的另一领域,向别人承认自己的幻想需要付出极大的信任,却能迅速提高彼此的亲密程度。在美国大部分地区,人们认为自己“道德保守”,反对除了最基本的性活动之外的其他一切—而生活在纽约和旧金山这样城市的美国人,对表达他们的性取向和性渴望会更自由,这一点显而易见,因为有那么多售卖各种橡胶内衣和自慰工具的商店。而生活在郊区的美国人,就连商场里像“维多利亚的秘密”这样“有伤风化”的内衣店都唯恐避之不及。

令人悲哀的真相是,我们大多数人都觉得应该藏起想跟别人玩的渴望,害怕被人称作孩子气、懒惰、古怪或乖僻。但事实上,我们越爱玩,就会越年轻、越快乐,也越有创造力。

当我回想起童年时代,跟父母在一起最快乐的事情,就是他们跟我和弟弟一起玩。那时他们笑得最多,仿佛忘却了他们所有的担忧和害怕。想象一下—这些时光在我的童年记忆中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

生活需要进步,但要牢记不是只有一本正经和努力工作,才是通向成功的途径—你还需要灵活变通,富有创造力,发挥天性,并且同情他人—这些都可以从游戏中习得。

imag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