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输掉朋友圈摄影大赛?这里有20条来自大摄影师的建议

我们压缩了康斯坦丁·玛诺斯(Constantine Manos)50多年的玛格南图片社经验,为你提供20条接头摄影大师速成技巧。

image
image

康斯坦丁·马诺斯 American Color 2 系列

我们从街拍大师、具有超过 50 年玛格南图片社经验的康斯坦丁·马诺斯(Constantine Manos) 那儿偷偷取经,为你整理了 20 条拍出惊艳街头摄影的指导建议。无论你手中是一部 iPhone 或者徕卡,立刻学起来吧。

小心构图,别乱裁剪

image

街头摄影,尤其是中国人的游客照,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找到一个足够让人过目不忘的主体,粗暴地放在画面正中心,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人会注意到背景里乱糟糟的环境,日系小清新中一棵歪脖子树就足以让人出戏。如果你抓到了欧洲街头中世纪小丑扮相的默声艺术家,请确保他身后没有扎眼的白色汽车,或者敞口的绿色垃圾桶。而且,别让你的镜头太残忍,随随便便就切断人的手指或者四肢,这就需要你在按下快门之前,前后左右挪动几步。

好的摄影师可不会干站在一处,也不调整角度,净想着“干嘛费那劲,反正我回去剪一下也一样”。这正是康斯坦丁对新人最失望的地方,他只允许在镜头测距不准的时候,稍稍做1-3%的剪切。

遇到高产好景,请拍到吐血

image

康斯坦丁并不是遇到什么拍什么,而是专挑能出片的好景拍,他每天大概只找 6 处场景,单在一处就能拍几十张。

很多大摄影师也是这种工作方法,他们取了个形象的名字,“怀孕时刻”,来形容这些高产的场景。所以说,在一个地方拍 50 张照片的行为是可取的,但此条不适用于前置摄像头自拍模式。

照片如诗,注意标点

image

在康斯坦丁眼中,每一张照片都是诗,你能发现它身上独有的生命力。他每次拍照的时候,都有一种写诗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就提出不能随意裁剪照片,因为没有人轻易删掉诗行间的逗号,而正是这些小细节成就了诗和照片,(比如上边这张图,康斯坦丁专门在照片最边上偷偷拍了一只脚,对,它就属于白背心男子身后街角的那个红衣路人)。在很多大摄影师眼里,文学和摄影都是相通的。David Alan Harvey 曾说,他在去一个地方拍照前,总会先看看当地的文学作品,好从中汲取灵感。

只提问题,别做回答

image

如果我们不把照片比作诗,而是小说的话,那它的结局应该是开放式的。用康斯坦丁的话解释,就是一张照片中,除了提供必要的时间、地点信息外,不要多做解释,这样只会破坏照片的独立性和观众自己的理解。好的摄影师更愿意提出疑问,而不是作出回答。比如在这张照片中,康斯坦丁只呈现了一个躺在一群十字架边上的小男孩,这个孩子是谁?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康斯坦丁留给你的问题。

拍物简单,拍人才难

image

作为公认的街头摄影大师,康斯坦丁其实更认同把“街头”两个字换成“以人为中心”,如果我们认真研究他的作品,就会发现几乎见不到纯景色、花草、动物的影片,活生生的人和他们最真实的生活才是康斯坦丁的焦点。他曾经说过,“人物摄影更美,但也更难。”这句话与摄影界一条内部哲学是相通的:要拍出好的街头照片最难,而最难拍的作品也是最少人复制的。

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复制”就是现在很多朋友圈摄影的中心词,有了滤镜的加持,香港的重庆森林和K11大楼也没什么不同,如果有人质疑的话,都调成黑白色给他们看看。所以,在“复制”摄影法则当道的时代,我们要尽可能地拍人物,但也要有新意,如果你专注人的后脑勺拍,那很遗憾,无数个前代的摄影大师,和我现在的微信好友,都干过了。

高难度摄影 = 物理复杂 + 心理深刻

image

接着上一条讲,如何拍出高难度高水平难模仿的照片呢?

从硬件角度解释,就是你要尽可能把所有对象和素材塞进镜头里,街上的人和他们的猫猫狗狗等,全拍进去,但是还能通过前景、中景和后景体现出一种清晰的层次。而心理层面的复杂和深刻,则要通过人和人的关系、或者人和环境的关系描述。

比如看到上边这张照片,你会下意识地产生疑问,“这些人在干嘛啊?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们的肢体在讲什么?”

谨慎偷拍 or 亮出身份

image

街头摄影师和拍摄对象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如果事先和他打好招呼,“被拍摄”的不自然感会大大破坏照片真实的美感,如果想不动声色地记录当下的某个状态,被发现的时候就太尴尬了。而像康斯坦丁或者布列松这么腼腆的摄影师,一般更倾向于后者。

康斯坦丁还列出了三个“偷拍” Tips:

不要突然快速移动

不要和拍摄对象有眼神接触

假装你是在拍他们身后的东西

如果不小心被人发现,也请像康斯坦丁一样诚实作答,“我是个摄影师,就是来采采光”,必要时刻,还可以加一两句“你比风景还好看”的赞美。当然,有些时候康斯坦丁也会直接走上前问,“可以给你拍张照片吗?”如果能得到友善的肯定回答,他还会补充说,“就假装我不在这儿哦!”

别看镜头(因人而异)

image

“假装摄影师不在”,按照康斯坦丁在一次工作坊中的解释,“永远别拍人直视镜头的照片,只要一盯着镜头看,片子就毁掉了。摄影师应该是观察者,而不是被观察者。”仔细翻看康斯坦丁的摄影集,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人直视镜头的照片,反而你会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双审视的眼睛,在人群中扫来扫去。

但也有摄影师不同意康斯坦丁的看法,“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些情况下,镜头和拍摄对象之间的眼神交流会产生一种强大的情感联系(比如大众最熟悉的中国希望工程宣传照)。

冲印照片更有感觉

image

即使我们早就进入了数码照片的时代,但康斯坦丁还是坚持认为,“如果不把照片洗出来,就感觉它并不存在一样”。我记得小时候,一家人出去旅行还是用傻瓜相机拍照,回来之后就洗成六寸照片,捏在手里就有一种厚重的真实感。但现在,我们普遍用数码相机拍照,不再冲印照片,不再熟悉照片纸的手感,我们和照片之间的情感联系,可能也正随着这种触感的消失而淡去。虽然康斯坦丁也在用数码相机(一部徕卡 M 和一部索尼 a7 ),但他仍然坚持冲洗照片。

其实,如果我们能像很多外国人一样,专门空出一片照片墙,把印出来的六寸照片用胶带纸或者大头钉固定在墙上,越看越喜欢的就继续挂着,看着看着失去热情的就摘下来保存好,可能就会感受到更具象的时间流逝吧。

重复回到特定的场景和时间

image

我们刚刚讲到,康斯坦丁对于场景的选择向来是挑剔的,他会一次次回到曾经拍摄过的场景中,尝试不同的元素,直到将这个场景的所有感觉用尽,拍出他最满意的画面。他曾经形容自己就像小狗一样,每次都要回到自己的地盘撒尿。其实他对拍摄光线也有很强的把控。早上光太弱,街上行人也少,所以他会选择下午三点到六点的时间段,集中进行工作。他在给别人讲课的时候曾经总结说,“记着你去过哪些地方,记着你都是什么时候去的,不断地回到那个场景里。”

别用烂场景刁难自己

别以为这只是把上句话重复了一遍,这个道理人人都懂,但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和烂场景死磕的时刻。康斯坦丁曾经评价过一个学生的作品,“这个场景根本就不适合拍照,你何必这样子白费力气蒸腾自己呢。当老天爷都没办法帮你的时候,就别试了,还是换更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吧。”继续拿光线说事,正午的阳光太晃眼,片子里的光线就太强,这时候基本上没可能拍出好片。如果你在日出日落的时候再去同一个场景,情况就不一样了。

“一个镜头,一台相机”

尽可能地精简拍摄设备,是康斯坦丁的哲学。他提倡摄影就应该简简单单,只用“一个镜头,一台相机”就好,35mm摄像头是他心目中最适合街拍的,28mm的太宽,50mm的又太窄。而现在的朋友圈恰恰在这一项上分裂成了两个阵营,一党是“玩相机穷三代”,另一个则是“摄影我只用iPhone”。

想拍就拍,想歇就歇

“摄影,永远都应该是搜寻美好的快乐过程。” 这是康斯坦丁对摄影的理解。他一直担心,有些摄影师在身心疲惫的状态下,还要硬撑着工作,这时候他们从摄影中根本感觉不到快乐,反而只能感受到压力和负担,其实是背离了摄影的初衷。这句话同样送给不拍照就不能吃饭的朋友们,别等了,菜都凉了,赶紧动筷吧。

别被异域风情绕花眼

在旅行途中,我们尤其容易被一拥而上的异域风情搞晕了头,比如我们到了印度,看到什么都是新奇有趣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国家地理》式的照片,结果最后拍出来的片子也仅仅是花花绿绿的一片。这就是康斯坦丁需要我们小心的另一个情境,我们单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就觉得它足够有趣,往往忽略了构图。 所以,不要想当然地以为,在印度一定能拍出好片子,其实如果你能把家里楼前的小花园拍的有趣,才见真功夫。

照片 = 思想

“思想永远是一张照片最重要的主题。就像文章和故事,都是思想的表现形式一样,照片就是思想的视觉表现。如果你发现什么好玩的人或事,就通过照片表现出来,也不需要过多的注解,好照片自己就会说话。”

品味先行

image

再一次关于艺术评论的讲座中,康斯坦丁指出,当代摄影最大的问题,出在没有品位的摄影师身上。“现在糟糕的照片和艺术都太多了。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刻薄,但确实95%的大众根本没有品位。这就是事实呀。但品位和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息息相关,从食物到酒、摄影、艺术,但你看现在,垃圾太多了。”

所以,如何才能提升自己的品位呢?很简单,朝大师看,朝好作品看。如果你想煮好咖啡,那你一定不能去学星巴克,还是得去地道的咖啡馆学艺;如果你想当美食家,麦当劳和小杨生煎都不能吃,得去高级餐馆或者私人小厨;同样的道理,你最好买来大师的影集,学学他们的构图和色彩,看多了以后,自然就不屑与朋友圈摄影师为伍了。

但别过分分散自己的精力

这句话是接着上面一段讲的。好的摄影师和好的相机一样,我们承认各个拿出来都是数一数二的精品,但你如果每个人的风格都想学、每个新设备都想用,是不现实的。多而糙,不如少而精。你可以只看几位大师的作品,但把他们全部的影集都买来仔细研究。相机和镜头也是一样,找到一个你喜欢的,把它里里外外都摸个透。

景深和快门速度同样重要

景深是摄影技术中的术语。我们看到像花的特写中,模糊处理的背景就是小景深,而拍风景时背景和拍摄对象同样清晰就是大景深。康斯坦丁就是大景深的狂热爱好者(通常在f8-f16之间)。同时他也喜欢将快门速度调快,一般是1/250或者更快。

专注于一个拍摄对象就够了

image

康斯坦丁经常教导他的学生们,“不要把需要分开拍两张片子的景,挤在同一张片子里。一张照片只要专注于一个景就够了。”

要拍值得保留的照片

image

越好的照片越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人们看到它的次数越多,越印象深刻,产生念念不忘的化学效果。“你的照片值得保留多久?能到50年吗?”这是康斯坦丁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个问题。

#bonus

康斯坦丁还说,“如果你在一堆数码照片中,不知道挑哪些印出来的话,那就都扔掉吧。”这句话送给不知道应该挑哪九张照片发朋友圈的你。

image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里的图片,它们都来自康斯坦丁·马诺斯的《AMERICAN COLOR 2》,值得买一本摆上书架。

编辑:王小西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