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这样一点点失去朋友圈的

麻木点开冒着红点的朋友圈,你其实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image
image
image

开始玩朋友圈是在三年或四年之前,那时候你恨不得每天发上 20 条,热点新闻传阅、劲歌金曲分享、餐前必拍 #foodporn 、肆无忌惮的电梯间/洗手间/健身房对镜自拍等等。

每到出门旅行更不得了,登机牌和护照,休息室风光,商务舱香槟,机舱外云海……还没有落地目的地,刷屏模式就已经开启。随后而来的是酒店泳池与酒廊摆拍,蓝天白云与地标建筑(那时候尤其流行逃离雾霾),街头美食与风土人情……总之,你觉得自己出门长见识,时髦到不行。

好景不长,很快,晒吃和自拍就成了第一批遭到批判的朋友圈行为,“深夜发吃”刚流行到城乡结合部的时候,聪慧的你就已经意识到不能再这么玩,自拍更不用说,每天一张相同的大脸,谁见多了不烦?你开始像嫌弃晒娃的妈妈们那样嫌弃九宫格菜谱和自拍每日打卡。

随后病毒式爆发的以冰桶为首的各种挑战以及乱七八糟的抽签也没能在朋友圈成为永恒,前者尽管穿着公益外衣依然因为太过做作而退出历史舞台,后者的弱智程度连掌权者也看不下去,干脆一封了之。命运相似的还有星座运势、性格分析、人生关键词之类云云,以至于迫不得已的你只好花大价钱分析自己的 DNA 才敢发朋友圈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紧接着该死的阅读量出现了,身边的朋友也纷纷写起了自己的公众账号,导致转发公司行为与个人散文成为了朋友圈里的又一种俗气,更重要的是,你开始意识到转发这些内容与发布小广告无异,结果只有两三人问津,和贴在大学校园电信杆上的社团招募下场一样。

另一方面,十万加热文应运而生,除了养活自媒体人之外,也带来了朋友圈里的无尽纷争——毕竟转什么样的文章你就是什么样的人,因此观念不同的朋友纷纷用起屏蔽功能,更有甚者大吵一架接着互相拉黑。问题随之而来,下一次再发生柴静调研雾霾、赵薇控制日出、柯震东嗑药、王宝强离婚等热议话题时,你转什么?怎么转?是不是都得想想爸妈、老板、客户看到后的感受和理解?你想来想去,干脆乖乖闭嘴,啥也别转。

当然,朋友圈的产品经理早就考虑到了你的社交需求,在这里,你可以大胆屏蔽不想看的人,也可以通过分组功能把一些人排除在观众列表以外。但谁说高额的管理时间投入不令人头疼与分裂?何况还可能随时背上“分组婊”的骂名,真实的心灰意冷。

往回想想满屏王健林的小目标截图、给祖国母亲庆生的不同版本演绎以及开口必是“宝宝心里苦”的加班心情,你已经彻底迷失在右手拇指机械般向下滑动的呆滞里,企图从茫茫无效信息的海洋中找到一点点趣味,却一连刷出二十个相同演唱会现场的小视频,我懂你的心情。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长假,你早已不敢发机舱外的日落和酒店房间里备好的欢迎水果,不然分分钟被扣上“酒店精”或者“商务精英”的大帽子;地标风景前的留影等九张组照更是大忌,除非你甘愿承认自己“初级旅者”的身份。很大程度上,朋友圈让旅游成为了炫富的新办法,于是你那些并无它意的状态更新在他人眼里却可能与五年前奔驰车方向盘加一杯星冰乐一样,收到一批挑剔的白眼。

终于,你在发朋友圈这件事上变得小心翼翼,从前的大胆与坦率在一次次“我扫你吧”社交活动中日渐消失,而一轮轮飞快的潮流迭代之后,似乎只有分享冷门的外文歌曲和国际大刊的优秀报道才能不被认为 “LOW” ,但事实是,这些你认为值得一读的分享根本无人点赞,多半还会被认为“看,他又在装逼”。

于是你真实地感到累了,打开手中刚刚置入的 iPhone 7 Plus 的相册,双镜头加持下,你的任何一张手机摄影作品都大胜从前,但翻来覆去之后,竟挑不出任何一张可以发到朋友圈。这时候你终于知道,你已经失去了朋友圈。

撰文:FAN XIAOBING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