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一个争论:冰岛和格陵兰岛到底有没有搞错名字?

为什么冰岛(Iceland)铺满了一片绿色,而格陵兰岛(Greenland)却遍地是冰川?

image

事情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当一张充满绿意的冰岛风景照与一张冰天雪地的格陵兰岛风景照被摆在一起时,人们恍然大惑:为什么冰岛(Iceland)铺满了一片绿色,而格陵兰岛(Greenland)却遍地是冰川?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坑的国家命名吗?

并不是你一个人这么觉得,热心的网友早已用娴熟的PS技术发出了心底的呐喊:

image

懒得钻牛角尖的人会告诉你这是冰岛那些维京原住民们的刻意为之:他们把自己的岛屿称作“冰岛”,是希望这个听起来没有任何活力的名字能让外界对此地不报希望,从而减少移民量,这样,在那个信息封闭的年代,他们就能尽可能将这个宝岛占为己有。而他们才不关心有没有人想去“格陵兰岛”定居呢,最好是这个听起来美如画的名字能把正在寻找新家的人都骗过去,这样,就没有人和他们争夺冰岛的资源了。

但事实远比这个微小的版本复杂,这两个国家的名字不仅与北欧习俗相关,还与这颗星球的气候变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地理/历史学渣可以提前退场了,拜拜。

image

格陵兰岛最南端的纬度其实比冰岛更低,但感谢北大西洋暖流,纬度更高的冰岛反而比格陵兰岛最南端更加暖和。这里的海水温度比格陵兰岛平均高出6摄氏度,到了夏天,近90%的土地都能被绿色植被覆盖,仅有11%的土地仍被欧洲最大的冰川 Vatnajökull 占领——它的面积比波多黎各整个国家还大。

冰岛的传奇从名为 Naddador 的探险者开始,他是第一个踏足此地的人,并将这片岛屿命名为“Snæland”,也就是“雪原(snowland)”的意思。这是这块奇岛的第一个名字。

image

紧接着,瑞典海盗 Garðar Svavarosson 追随前人步伐到冰岛定居,作为可以只手遮天的“大独裁者”,他把岛名改为了“Garðarshólmur*”,就好像十年前的博客时代,到处都是“XX的部落格”那样。

* Garðarshólmur 意为“Garðar的私人小岛”。

糟糕的是,“Garðar的私人小岛”显然对它的下一个到访者不大友好。当另一位维京人 Flóki Vilgerðarson 拖家带口前往冰岛时,似乎没有尽头的寒冬杀死了他的所有家畜,更惨的是,就连他的女儿也在这段旅程的途中溺水而亡。根据史料,这位几乎家破人亡的维京人好不容易登岛之后,心碎地爬上了一处山顶,却只看见无尽的、令人绝望的冰川——也正因如此,这里最终被称为“冰岛(Iceland)”。

image

拖家带口而来的 Flóki Vilgerðarson

在 Flóki Vilgerðarson 回到挪威之后,“Iceland”这个名字立刻在维京人社群中传播开来。Flóki Vilgerðarson 恨透了那个令他伤心的地方,但他的一位随从 Thorólf 却不这么认为——他四处散播谣言,称“Iceland”是一片“富到流油”的地方,“就连路边的杂草都能挤出牛油!”他大言不惭地胡说八道,却因此给冰岛带去了新一批重要的永久居民。

在冰岛被称为冰岛一整个世纪之后的公元982年,这里已经是一个民主意识生根发芽的地方,也是红胡子埃里克(Erik the Red)的故乡——这位探险家因为世仇纷争在冰岛杀了三个人,于是遭到驱逐,却因此成为了发现格陵兰岛的第一人。他之所以叫自己的新家“Greenland”,是希望这个充满诱惑的名字能吸引更多人到这里定居。

image

格陵兰岛上的红胡子船长塑像如今成了著名的到此一游景点

所以,“冰岛”的名字其实来自一个伤心的维京人,而“格陵兰岛”的名字,则是中世纪市场推广策略的产物,也许也算得上被氛围经典的案例了吧:)

“虽然当时的冰岛人仍旧觉得自己是北欧地区的一员,但他们同样希望保持独立的身份认同。”冰岛历史学教授 Guðni Thorlacius Jóhannesson 最近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如此说到——和许多身兼数职的冰岛人一样,他也是冰岛刚刚当选不久的新总统: “最终,选择留在这里生活的定居者称自己为’a man from Iceland in the court of Norway’,一个国家总得有个名字,所以他们就叫这里’Iceland’。”

“但’格陵兰岛’这个名字的运气并没有那么好,”总统先生继续说:“当地岛民们称自己的国家为’Kalaallit Nunaat’,在因纽特语里,它就是’人民大陆’的意思。”

有意思的是,这个“最能应对严寒气候之国”如今却面对着全球气候变暖的尴尬。正在急速融化的冰原导致北冰洋的海水温度下降,这将严重影响大西洋暖流的威力,如果情况继续恶化,那么冰岛就可能成为躺枪的那一个:当大西洋暖流放慢速度后,冰岛将变成名副其实的“冰岛”;而格陵兰岛却会在气候变暖的过程中越来越“绿”。

也许一两个世纪之后,就不会再有人觉得这两个岛的名字有什么问题了。然而读到这里的你可能会问:请问一两个世纪之后的事到底管我什么事?

那好吧,就让我们立刻停止这个无聊的讨论。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