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大剧院:融自然于建筑

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往往因记录着一个城市在特殊历史时刻的内在悸动而被写入历史。

image

在耀眼的地标建筑不断诞生的中国,偏居北国的哈尔滨大剧院几乎是一夜之间获得了名声,成为了建筑界的网红,在项目落成后迅速登上世界各大设计网站和杂志的封面,激发了这座城市对它的狂喜。

image

这座地标是由MAD设计的,坐落于哈尔滨文化岛,总建筑面积达7.9万平方米,包含1600座的大剧场以及400座的小剧场。马岩松是这家事务所的创始人,今年40岁的他已经是中国最知名的建筑师之一。他的设计擅用曲线,形式自由,具有未来主义风格,常常被人与他的老师扎哈·哈迪德的作品做类比。换言之,如果把外形当作创新的标准,马岩松无疑是中国建筑师中最敢去尝试的人。

地标

image

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往往因记录着一个城市在特殊历史时刻的内在悸动而被写入历史。这些大建筑不仅超越了传统的建筑美学,更是涉及了许多经济、社会思想等俗语版的乌托邦的希望,清晰地展示出城市性质的改变和城市升级的抱负。

对哈尔滨市政府来说,他们冀望这张好看的门面能改变城市的地位与面貌,成为哈尔滨的新一代城市名片。“这座地标建筑很好地展示了哈尔滨自身的城市特点以及粗犷、雄壮而富有活力的北方艺术特征。”松北区建设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刘振波说,“同时,这座建筑与周边优美的自然 环境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成为了展示哈尔 滨独有城市景观的有机实体。”

但在马岩松看来,“地标”并不等同于 “超级建筑”。马岩松说,“地标这个词在这今天看来有点贬义的意思,在做设计时,我 也不希望去做很多城市里那种像壁纸似的东西,让你去照个相,我希望让人想接近它、 想进入它,甚至有想攀爬它的这种冲动。”

曲线

image

哈尔滨大剧院坐落于松花江北岸江畔,由一座桥梁与哈尔滨的文化岛相连。建筑的外部参考了周边地区蜿蜒的景观,从大桥到哈尔滨文化岛,起伏的建筑体量包裹一个大型的公共广场,在冬季与雪景相协调。按照马岩松的说法,他的灵感来自于拥有千百年历史的松花江,他认为这个不断变化的水位线在河床上刻出一个奇怪的曲线,就像一个特别大的艺术品,而哈尔滨歌剧院就应该去回应这种自然地貌,“像连续的丝带那样,从地面慢慢升起后变成一个起伏的、像雪山一样的造型”。

但这样一个与市面上充斥的参数化形态一致的建筑物与自然又有什么联系?这个问题的解决关键就在其特有的人行观光环廊,也就是屋面之上的坡道。“大剧院的外墙有一个坡道,人们可以从地面缓缓地走上去,所以你不需要去看歌剧,你也可以去跟这个建筑有个互动。”马岩松说。

哈尔滨大剧院曲线型的外观采用的是光滑的白色铝面板,当走近这座建筑时,表皮还有一些起伏的像小包包这样的设计,“当看到这些排列在建筑上的表皮时,会有一种看到皮肤的感觉,而这也赋予了这座金属建筑一点呼吸的感觉”。在进入大厅时,参观者会看到主剧场,这是个完全用有机形状的木头做成的物体,这些水曲柳材质温柔地包裹了主舞台和剧院的座位,让观众进入这个大空间后有种触摸感。

image

对专业的大剧院而言,核心就是声音。“每一个观众席都是凹进去的,像一个山洞的感觉,它提供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声音反射的条件。”马岩松说,“整体的感觉就是我想制造一个大的乐器,就像一个被剖开的箫一样的感觉,里面全是声音流动的感觉。”

imag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