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头偶遇一个“神经病” | 乌镇戏剧节特别报道

“乌镇很像迪士尼,街头的每一个表演都是游乐场。”

image


“乌镇很像迪士尼,街头的每一个表演都是游乐场。”这句话来自台湾的资深剧场制作人张佶米(Jimmy),Jimmy 老师这是第一次来乌镇,带来了他创立的剧团“梗剧场”,他们在戏剧节的“古镇嘉年华”板块表演了两个节目。

image

所谓“古镇嘉年华”,指的是乌镇戏剧节期间在西栅景区内各个公共空间里发生的开放性戏剧表演,参与表演的艺术家由世界各地报名而来,自选场地,连续多天进行免费的公开表演。这一板块自2013年第一届乌镇便开始尝试,至今已举办四届。据项目的负责人臧宁贝介绍,今年,整个戏剧节期间一共安排了 1900 多场嘉年华表演,参与的演出团体超过 150 个,大多是类似“梗剧场”这样的民间剧团。

image

每天清早,从西栅入口乘船而来的游客都可以在渡口的黑板上查看当天的演出安排,不过对大多人来说,看嘉年华表演的乐趣在于不期而遇。

我们认识“梗剧场”的过程便是个偶然——午饭时分,他们的两位演员刚好在饭桌旁的街口表演《疯狂拍卖会》。这是个即兴剧,“拍卖官”庭旭和他的伙伴 Jason 须要临场从观众手中借来拍品,比如一支马克笔,一枚硬币,甚至一团空气,当场编“梗”拍卖。看到兴起,同桌有人提议,“刚好还剩半杯酒,不如拿去给他们卖掉吧。”在庭旭的舌灿莲花之下,这半杯被人喝过的气泡酒2元起价,最终被拍到了4元人民币。

image

疯狂拍卖会(表演者:庭旭、Jason/梗剧场)

“我们这个表演的关键之处在于,如何把观众‘包进来’,让观众成为焦点,这样他们就会乐意喊价,帮你把这出戏演下去。他们买的不是这个东西,而是我的表演。”庭旭在表演后如此解释。

“把观众包进来”,这是我们遇到的很多嘉年华表演者在谈起演出体验时的共识。

为了这次的嘉年华演出,来自重庆的“303剧场”特意将新作《北辰》重新改编,包括念白的方式也重新设计,以适应街头表演的形式。“开放式表演很有挑战性,要在雨天吸引观众驻足,你的戏剧质量要有保证,否则他们随时会走人。”

image

《北辰》/303剧场

这种演出形式很容易让人想起爱丁堡的“边缘艺术节”,虽然组织形式不同,但乌镇与它们的相通之处在于,全开放的表演空间,以及与观众的零距离交流。3 年前策划这一板块时,臧宁贝的初衷便是邀请戏剧人共同做一个户外艺术节,“鼓励他们利用空间的形式,利用空间的环境,来进行现场的创作”。

从现场的效果来看,这种形式的确充分发挥了乌镇独特的水乡地缘。很多表演先锋话剧或是传统戏剧的剧社都选择了人来人往的渡口和桥头进行表演;西栅大街边几条一米宽的窄巷也常常被行为艺术家占据,巷口被好奇的观众团团一围,便是一个天然的封闭舞台。

image

雨读桥西侧上演的话剧《戏剧性谋杀》/歪样工作室

image

码头前的先锋戏剧《狂徒》/月亮化石剧团

image

大受好评的默剧表演团体“拿大顶剧社”

image

来自安徽池州的传统傩戏

很多来自国外的表演团体则选择了在大街小巷中“流窜作案”,比如大出风头的“SAURUS 恐龙部队”和“I-PUPPETS 大眼睛”,形式上很像是主题乐园中的“花车巡游”。他们大多是国际艺术社群“候鸟联盟”的成员,从欧洲和北美而来,每年都会收到主办方邀请,在乌镇街头流动表演。

image

SAURUS 恐龙部队

image

意大利嘎里罗-嘭嚓一人乐队

但说到流动空间,毕竟是水乡,在乌镇这样的地方,最有趣的事情永远发生在水里。我们说的并不是真的跳到水里演戏,虽然听说在一部名叫《赵氏孤儿》的话剧里,有位演员真的在表演投河时一头扎进了水里。不过,如果你想充分利用好水流的空间,“船”才是最好的舞台。来自广州的“八十年代剧团”便特意排了一出《罗密欧与朱丽叶》,在游船上上演。

image

《罗密欧与朱丽叶》/图片由“八十年代剧团”提供

很遗憾,西栅太大,我错过了这场天时地利的莎剧新编,直到第二天,偶然在另一条船上认识了剧团中扮演“罗密欧”的演员阿鹭,才听说了他们玩的这出好戏。好笑的是,我碰见他时,这位罗密欧先生正在对着手机软件做直播,而他所直播的表演居然是:拖着 3 个直径一米的 emoji 大气球,捆到木心美术馆门口去。这几个做工粗糙的气球被他命名为“笨蛋”、“丑逼”和“白化病”,“我就是要把他们摆到乌镇‘最艺术’的建筑前面去,让大家不能文艺地拍照。”

image

这并不是阿鹭在“古镇嘉年华”干过的最无厘头的一件事,两天前,这个年轻男生从农家借了几头鹅,贡献了一场长达一个小时的名为“赶鹅”的表演;前一天,他还在路边端了盆水,当街表演“洗头”。是的,就只是洗头而已。每场表演都通过手机软件直播,观看人数一两百人不等。

相比偶遇黄磊或是赖声川,在乌镇,认识一个像阿鹭这样的“神经病”也许才是最有趣的事情。在这个方圆不过 8 公里的空间里,疯狂、创意和自由思考都被允许和接纳,戏剧和真实的界限被不谋而合地消弭,表演者与观众在其间共同打造了一个艺术的乌托邦,赏味期限为十天。Jimmy 说得没错,这里确实是一个迪士尼。

撰文、摄影:梁珂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