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服装企业的难题如何抽丝剥茧?

如果要整理中国服装产业史,20世纪70年代一定是最值得书写的一个节点。它是中国服装业第一次真正起步之时,并为今天的繁荣埋下伏笔。这基于大背景下思想禁锢的解除,从而调动了大众审美,自单一的绿军装、海魂衫,转到了五彩斑斓的服饰世界。

image

采访程伟雄雅鹿控股董事执行总经理

出生地:浙江

职业经历:美邦服饰副总裁

工作成就:在美邦服饰十三年,历任重庆、成都、广州、西安及天津销售总经理,区域总监。并成功在全国大规模推广了美邦的大店模式。2008年升任美邦副总裁。

如果要整理中国服装产业史,20世纪70年代一定是最值得书写的一个节点。它是中国服装业第一次真正起步之时,并为今天的繁荣埋下伏笔。这基于大背景下思想禁锢的解除,从而调动了大众审美,自单一的绿军装、海魂衫,转到了五彩斑斓的服饰世界。

今时今日的许多大品牌,当时都以其前身——“作坊”或“工厂”的形式默默耕耘。1972年,太仓鹿河一家六名裁缝师挑着裁缝机组建的村办服装作坊,就是今天雅鹿的前身。这几乎是中国服装品牌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主攻衬衫;到迎来改革开放的80至90年代,通过学习国外夹克衫的设计,一炮打响品牌,并收获美誉“夹克衫大王”。在上海南京路上,雅鹿当时一件夹克衫的售价高达60元,依旧千人空巷排队抢购。好景不长,仿制品加剧竞争,迫使雅鹿再次转型,一头栽进尚未勃发的羽绒服市场。当时羽绒服极其单调,清一色都是黑色。雅鹿凭借在夹克衫设计上的丰富经验,把羽绒服也做得丰富多彩。

很幸运,雅鹿在三次转型中都踏准了点。今天,它已成长为中国第二大羽绒服品牌。但依旧难以回避横陈在所有中国服装品牌面前的难题——每家每户都有各自的问题,但综合起来不外乎:产业形态老化,外部竞争加剧。不改革等死,改革求生机。如何改变?——这道棘手的问题,现在交棒予高级职业经理人来剥丝抽茧。

Q:什么理由让你加入雅鹿?

A:中国服装产业的改革迫在眉睫,在羽绒服市场,波司登是第一大,雅鹿是第二大,但第二也有第二的好处,不用保持第一,少了负担。经过与顾振华董事长沟通改革的想法,深感英雄所见略同。因此,十分感谢顾董的知遇之恩。这不仅是羽绒市场的改革,更是中国服装产业的升级换代。中国的产业形态注定与国外不同,我们要兼取众长,以为己善,走出自己的路。

Q:传统服装企业的问题何在?

A:发展至今,传统服装企业的品牌老化、产品老化、消费者老化,唯一自豪的是渠道下沉。但随着品牌商分销模式的优化,多年维护的渠道也因品牌选择面增加而分化。势必加剧竞争,成本上升。要改变,必须从迎合大众的零售思维开始变起。

Q:为何传统服装企业的产品会老化?

A:传统企业深受单款做货思路影响,一味迎合批发商需求,对产品缺乏有效甄别和引导,没有坚持“一盘货”概念。商品企划一定要走在设计之前。因此我请来了外面专业顾问公司,从当季时尚、产品延续性等方面为雅鹿做一个整体规划。

Q:零售渠道将如何升级?

A:产品才是品牌的灵魂,先抓产品,再逐步关掉不符合定位的店,力求做好品牌的精准定位。以前中国服装品牌都有这样的现象——同一个品牌下面,经销商、代理商、直营店都各自为阵,每季大家买货,拿回去各做各的,造成门店层次不齐,品牌形象难以统一。但目前都在进行调控。合理的状态应该是下同一盘棋,以同一个品牌精神、同一个品牌形象来打通所有渠道。

Q:如何看待线上业务的重要性?

A:这是近两年发展的一个重点,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天猫店和品牌网店,而且是我们的电商部门全渠道自主运营天猫店。还有专门的仓储管理,物流基地,规模都不小。目前,电商业务每年能为雅鹿创造几个亿的销售额。

Q:雅鹿未来的战略布局?

A:我们总结了八个字“源于羽绒,超越羽绒”。如果只做羽绒,产品线还是太窄。要跳出来,围绕羽绒做配搭,如从配搭的围巾、鞋子、衬衫等入手。不是简单地做四季化,是围绕羽绒延伸。把产品革新、品牌定位,品牌效应这一块传递到消费者那端。

雅鹿的经营状况

雅鹿——1.服装、2.房地产、3.金融、4.物流港口、5.化纤物料生产——未来发展趋势——贯通服装全产业链。

雅鹿的零售渠道

除了太热的地方像海南没有店,基本遍及全国,包括西藏、新疆。总店数:3000~4000家

关于羽绒的知识

羽绒的来源:

一般根据来源分为鹅绒和鸭绒,根据颜色分为白绒和灰绒。此外也有冰岛绒鸭产的黑绒等。更大、更成熟的禽类,其产出的羽绒也更好。

含绒量:

据中国有关规定,羽绒服中羽绒含量不能低于50%。含绒量越高,羽绒服的保暖性也越好。目前市场主要流行90%和95%的标准。除了绒之外,剩下的则是以羽毛为主的杂质。

金朵绒:

“金朵绒”是雅鹿创新的执行标准。按其标准生产的羽绒服,含绒量达95%。其中来自水禽胸部的“朵绒”,占绒量的90%。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