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个展“512小时”

每年夏天,位于伦敦海德公园内的肯辛顿花园的蛇形画廊都是一个美妙去处。今年,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是向右走,走进画廊体验“行为艺术老祖母”的抚触,还是向左走,呆在那个出自智利建筑师Smiljan Radic之手的“大蛋壳”里纳凉。

image
image

“阿布拉莫维奇的手出奇的柔软、温暖、干燥,”在人头攒动的蛇形画廊里,《卫报》记者梅芙·肯尼迪幸运地被艺术家选中,“她拖起我的手,带着我缓慢走过展厅,将我安置在面朝墙壁的一角。她在我耳边轻声细语,温和地抚摸我的后背,然后转身离去。”这是“行为艺术的老祖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伦敦个展“512小时”。展览于6月11日至8月25日在海德公园的蛇形画廊举行。“512小时”是本次展览的时间长度——每周6天,每天8小时,67岁的玛丽娜将像一个上班妇那样定时打开画廊大门,走入空无一物的展厅——她本人是这里唯一的展品。

image

该展览没有门票,亦不接受预约,参观者必须亲自来公园排队,在警卫那里叩一个戳,然后卸除身上所有的装备——包袋、外套、电子设备、相机、手表……当160个置物箱全部装满,指示灯亮起,下一个观众必须等待。参观者在场内的时间没有限制,将进入的三个相连的展厅没有家具,没有装饰,只有艺术家本人,约莫十个助手,以及和他一样的另外159个观众。

在这个艺术家布置起的空无一物的道场里,观展感受因人而异有着天壤之别。有人形容阿布拉莫维奇的空间像是一个图书馆或瑜伽教室,也有人感到无聊、荒谬,刻薄的英国记者甚至嘲讽说玛丽娜最大的贡献是禁止手机进入画廊。

事实上,玛丽娜从四十年前就开始探索和观众的互动关系,当时她的做法要极端得多。上世纪70年代早期的《节奏O》(Rhythem O)中,玛丽娜提供了72件道具,包括一朵玫瑰、一支钢笔、蜂蜜、一根羽毛、一把斧头、一个锯子,一把上膛的手枪,观众可以用这些道具对艺术家做任何事情。“我当时准备好了迎接死亡。”玛丽娜表示。六个小时后,她起身离开,流着泪和血,但依然活着。

2010年在纽约的个展“艺术家在现场”是阿布拉莫维奇艺术生涯的全程回顾。志愿者再现玛丽娜的经典作品,而艺术家本人端坐于展厅,三个月里总共有1545人坐在对面与她四目交汇。他们微笑,或者哭泣,一个女孩子除去了自己的衣衫,被保安架了出去。玛丽娜曾吐槽说西方人无法理解“什么都不做”的意义,而今她的艺术方式已经获得明星般的追逐。好莱坞的艺术青年詹姆斯·弗兰科也来到现场与她相对凝视。曾经的爱人、艺术伙伴乌雷现身时,她打破规矩,他们握住了彼此的手。观众群里爆发出掌声。这段两人重逢的视频点击量惊人。一些人会把“512小时”和纽约的“艺术家在现场”进行比较。按照玛丽娜自己的说法,新展览更加纯粹,因为撤除了最后的一桌二椅,成为真正空无一物的空间。“我心里没有框架、概念,我希望看看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到底有什么会发生。”艺术家如是说。

image

夏亭:用蛋壳碰石头

来自智利的建筑师Smiljan Radic成为继藤本壮介(2013)、艾未未、赫尔佐格和德梅隆(2012)、祖母托(2011)、让·努维尔(2010)等建筑师之后第十四位设计伦敦蛇形画廊夏亭的建筑师。这座临时建筑物将于6月26日到10月19日间在肯辛顿公园等待你的进入。这次的展馆是一个由玻璃纤维组成的环形管状物,坐落在几块大块碎石之上。这个管状的薄壳建筑看上去清脆至极,尤其与下面大石块的对比以及壳上的局部开口,仿佛一个巨大的蛋壳碰在了石头上。“在夜晚的时候,半透明的表皮和内里的灯光一起,会使得整个建筑像一盏吸引飞蛾的灯。” Smiljan Radic说。

本文内容来源于《ELLEMEN》8月刊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