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基金会其实是个艺术馆

巴黎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退休的,另一种是不用上班的。但这两种人都又属于一类人:看展览的人。

image
Iwan Baan

这就是路易威登基金会,位于巴黎布洛涅森林公园北部的游艺园旁。但主要的承重梁以及影响外观视觉的柱子上,有温暖的松木与钢筋相结合。

巴黎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退休的,另一种是不用上班的。但这两种人都又属于一类人:看展览的人。这是我站在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入口处的直观感受。尽管这座全新的展馆于2014年10月27日才向公众开放,但巴黎人爱艺术、爱看展览的热情显然已经涌入此处,早上十点不到(并且是工作日),排队的人已经一长溜了。或许,巴黎人真是以“艺术的子民”自居的。

路易威登基金会是出自加拿大建筑设计大师 Frank Gehry 之手的当代风格建筑,如同一朵玻璃云驾凌在巴黎布洛涅森林公园北部的 Jardind'Acclimatation 游艺园之上,难免让人浮想联翩。布洛涅森林,曾是文人墨客、艺术人士流连忘返之地,印象派画家马奈的著名画作《草地上的午餐》,小仲马笔下《茶花女》幽会偷欢的场所,巴尔扎克小说《交际花衰盛记》的故事发生地,均在这片茂盛葱郁的森林之中。那么,路易威登基金会建于此处,就一定和艺术有关。的确,官方新闻稿上如此描述其宗旨:鼓励和推动当代艺术创作。而有关这座路易威登基金会的三件事情,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是不虚此行了。

温暖的松木和到期的归还

正是与森林相关,Frank Gehry 这个作品的精妙之处若不是漫步其中,是绝对感受不到的。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用玻璃和钢筋构建起的“冷冰冰”的当代建筑。有一处细节,让“这朵云”牢牢地接住了地气,植根在这片土地上。那便是:松木。在主要的承重梁以及影响外观视觉的柱子上,温暖的松木与钢筋相结合,加上新型玻璃材料的保温性,顿时让路易威登基金会“暖”了起来,且更具质感。

image
image
image


这座占地一公顷的建筑,高43米,分隔成11个展馆,并包含一个用于演出和活动的礼堂。从2001年 LVMH 集团总裁 Bernard Arnault 开始计划此事,到2007年委托 Frank Gehry 设计然后动工,漫长的岁月终究要走到2062年。什么意思?由于这块土地属于巴黎市政府,作为合同的一部分,届时这片土地连带路易威登基金会建筑本身,都要归还给巴黎市政府。乍听一下比中国人的七十年产权房还“耸人听闻”。但这并不影响 Bernard Arnault 建造路易威登基金会的决心和愿景。

一流的驻馆展品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单独为看一个建筑或展览出差了,本以为此行主要目的是领略 Frank Gehry 为路易威登设计的这个建筑,却万万没想到,真正震撼我的还是路易威登基金会内收藏的艺术品。这也是为什么早上不到十点、来这参观的人就排成长队的真正原因。

至今印象比较深刻的几件艺术品,都是在出差间歇去当地美术馆看的。其中有苏黎世美术馆的雷诺阿《Irene》、大阪市立美术馆的《万历皇帝致丰臣秀吉招降书》、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中伦勃朗的《夜巡》、纽约 MOMA 的《克里斯蒂娜的世界》、马德里瑞内索菲亚美术馆的毕加索《格尔尼卡》等等,这些作品多少有点年头。而在路易威登基金会驻馆展品中,抛开那些我永远看不懂的装置艺术,Alberto Giacometti 标志性的人形雕塑、Tacita Dean 的摄影绘画《Majesty》、Wolfgang Tillmans 的摄影……都是触动过我的作品。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image

Alberto Giacometti的标志性雕塑作品

image

Tacita Dean的照片绘画《Majesty》

image

Ellsworth Kelly的画作《Concorde Relief》和《Blue Diagonal》

image

Thomas Schutte的雕塑作品《Mann im Matsch》

image

Nam June Paik的装置艺术作品《TV Rodin》

后来问了一下,这些展品都完全属于路易威登基金会所有,而且只是其中一部分。每隔一个时期都会从藏品中找出一些具有相同特征的产品,以某个主题形式呈现。例如2015年春季将推出两大全新主题展品:流行艺术以及与音乐相关的艺术作品。


特展《Keys to a Passion 》

除了驻馆展品,定期轮换的主题特展也是看点,在结束了丹麦艺术家 Olafur Eliasson的个人作品展后,名为《Keys to a Passion》的主题特展从今年4月1日至7月6日期间展出。

这个展览主要集中呈现20世纪上半叶的艺术作品,对艺术有一定了解的人知道,这一时期的艺术创作为当代艺术奠定了基石。而展品中不乏举世瞩目的传世之作,例如爱德华.蒙克的《尖叫》、亨利.马蒂斯年轻时阵痛期的作品《舞蹈》、费尔南.莱热的《三个女人》、以及皮特.蒙德里安的《Composition 10 in Black and White》、《Composition with Lines》和《Compositions in Lozenge》等。《Keys to a Passion》围绕四个序列展开,而这四个序列恰好也正是路易威登基金会美术馆当代艺术收藏的四条“主线”:主观性的表现主义、冥思、波普和音乐。

image

《Keys to a Passion》特展一景,墙上挂着Henri Matisse的画作《La Tristesse du roi》(左)和《La Danse》(右)。

image

毕加索的雕塑作品和画作《Woman with Yellow Hair》。

image

Constantin Brancusi雕塑作品《Endless Column/Version 1》(左)和Mark Rothko画作《No. 46》。

为了将这个主题淋漓尽致地诠释,路易威登基金会向全球十几个博物馆、美术馆和私人机构借用展品,可见其专注与用心。参观完整个建筑及展览后,我顺着公园的小径散步,不远处立着一座中国亭子。在这和煦的春日,想着艺术的主要功能依然是娱乐大众,或者为大众所受用,否则就什么都不是了。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