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造梦者——音乐剧演员们的多重宇宙

舞台上,他们星光璀璨,是穿着不同的戏服,尝试着不同的角色,为观众造梦的音乐剧演员。舞台下,他们也尝试着人生中的不同身份。有人影视歌多栖发展,有人做起“斜杠青年”,探索人生的无限可能。一代代音乐剧演员,在舞台上成长,也见证着中国音乐剧行业的发展。

ellemen
音乐剧演员杨皓晨
ELLEMEN

“还有谁读过那个卡拉马,什么牛马兄弟的!”

这是杨皓晨饰演的Stevie在《桑塔露琪亚》中的一句台词,每次在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台下的观众都会笑出声。当时的他还不知道,音乐剧《卡拉马佐夫兄弟》即将引进中文版,而自己也会出演主角之一“阿辽沙”。

2018年,俄国文学大师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这部夹杂着人性、道德、善恶与信仰的巨著被搬上韩国的音乐剧舞台,在首演之时就收获了广泛好评。小到四兄弟风格迥异的服装造型,大到音乐剧讨论的深刻主题,都成为观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去年11月11日,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200周年,音乐剧《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文版引进的项目确定后,剧组的选角工作也安排在年末。参与了选角的剧方工作人员Bonnie记得,那一天,钟嘉诚带着妆,穿了一件长大衣,“他进来的第一眼,韩方导演似乎就相中他了”。最后,钟嘉诚获得了“阿辽沙”这个角色。

ellemen
音乐剧演员钟嘉诚
ELLEMEN

张泽选择角色时,在“伊万”和“斯乜尔佳科夫”两个角色间纠结了好久。但最终,“斯乜尔佳科夫”人物本身的两面性——面对外界的唯唯诺诺和内心的隐忍偏执更吸引他去尝试。

另外两位演员刘令飞和钟舜傲,成为了剧中“伊万”一角的扮演者。

陀思妥耶夫斯基原著中的宏大叙事,人物间价值观的碰撞矛盾与冲突,如何体现角色的挣扎、自我审视,都成为演员们出演该剧的挑战。

ellemen
音乐剧演员张泽
ELLEMEN

但由于上海疫情,原定于6月中旬上演的音乐剧《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文版,不得不被迫停摆。在无法线下排练的日子里,主办方组织了线上读书会,演员一边直播为大家朗读原著中的内容,一边也可以对角色有更深刻的理解。

在推迟了近五个月后,音乐剧《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文版将于2022年10月28日在上海大剧院重启,疫情后的演出机会尤为可贵,演员们也更加珍惜舞台。

厚积薄发,新生代音乐剧演员

2018年,湖南卫视的一档热门综艺《声入人心》,捧红了国内一批音乐剧演员,也让原本“小众”的音乐剧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大量观众涌进了音乐剧剧场,一时间,国内的音乐剧市场前所未有地繁荣起来。《2021中国音乐剧指南》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共演出2655场音乐剧,同比增长5.4%,观众数量达到213万人次,同比增加29.5%,票房收入首次突破六亿元,同比增长37.1%。

越来越多的新生代音乐剧演员被大众熟知,帅气、自信、多才多艺,是他们给人的第一印象。

ellemen
音乐剧演员杨皓晨
ELLEMEN

三年前,杨皓晨抱着向前辈们学习的心态参加了《声入人心》第二季的录制,他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多观众也由此知道了他。参加完节目,杨皓晨小“火”了一把,但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有很长的路要走,要让自己沉淀下来,才能厚积薄发。

而在出演音乐剧之前,张泽和钟嘉诚则为自己规划了朝影视剧发展的路线。大学期间,钟嘉诚出演了网剧《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他认为,影视剧表演更细腻,舞台剧表演需要更强的爆发力,两种不同的表演形式相辅相成。

ellemen
音乐剧演员钟嘉诚
ELLEMEN

张泽在毕业几年后也在影视剧行业发展。直到2019年,他重返音乐剧的舞台,出演了《吉屋出租》,那时正值音乐剧蓬勃发展的阶段,首次重返舞台令他有些紧张,但压力也转化为动力,《吉屋出租》首演便收获广泛好评,也让他建立起舞台上的自信。

对于张泽而言,在影视剧中表演,自己更像一滴水,在影视剧的大江大海中摸索。但音乐剧是他的专业,演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也更能让他沉淀下来,专注研究表演的艺术,通过观众的反馈,进而精进自己的演技。

ellemen
音乐剧演员张泽
ELLEMEN

初代音乐剧演员,探索中前行

在新生代音乐剧演员们的心里,音乐剧领域的前辈,有足够的实力,业务能力强。但如今万众瞩目的音乐剧演员,也是见证过国内音乐剧市场沉浮、经历过低谷的一批演员。

钟舜傲记得,2012年刚从音乐剧专业毕业时,国内的剧目很少,自己只能一个个剧组去面试,“走一步看一步”,大多数时候也是剧本挑他。当时班级里的21名音乐剧专业毕业生,有人当了老师,有人去做生意。毕业后继续从事音乐剧表演工作的,可能不超过六个人。

那段时间,排完一部戏,就一直不停地演下去。钟舜傲记得自己的第一部音乐剧《寻找初恋》,从2013年演员招募完成,开始排练,展演,一直快演到2015年的春节。

ellemen
音乐剧演员钟舜傲
ELLEMEN

钟舜傲坦陈,生活中的他是很不自信的人,但在家人面前就越想表现得有自信,很多事情他都说自己“肯定没问题”,然而心里还是会担心。但出演音乐剧时不一样,当他穿上戏服,进入角色,灯光打在身上,和观众产生近距离的观影互动,舞台上的他,自信油然而生。

但在十年前,国内音乐剧还不为人熟知,即使谈到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他也丢失了一些底气。刚毕业的时候,钟舜傲被亲戚朋友问到做的是什么工作,“音乐剧演员”这五个字他都不太能说得出口。而且,他还要反复和家人朋友解释音乐剧演员和话剧演员、歌剧演员的不同。

对很多音乐剧演员来说,不用为“红不红”而担心是一种奢侈。钟舜傲在大学期间有过很多想法,想红,想过转行,也曾为剧评观众反馈而焦虑。但现在,也许是跟年纪和经历有关,“佛系”如他,不像以前那么容易钻牛角尖,也不像以前那么浮躁。他还给自己写了一个座右铭:上台入戏,下台佛系。

ellemen
音乐剧演员钟舜傲
ELLEMEN

钟舜傲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他不排斥参演影视剧或综艺的机会,但也不会因为机会到来,而放弃自己最热爱的事业。“经历得更多之后,反而想踏实一点。”

回想自己刚入行的时候,钟舜傲的目标只有一个,他希望能够靠音乐剧演员这份职业养活自己。如今,自己当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他也会继续坚守在自己热爱的这个领域。他觉得自己最有成就感的演出,永远都在“下一场”。

音乐剧演员的斜杠人生

多数音乐剧演员都有多重身份,比如出演影视剧、当歌手,但没有比刘令飞更适合被称作“斜杠青年”的音乐剧演员了。他是音乐剧演员,是歌手,是导演,也是服装品牌设计师。作为国内最早一批音乐剧演员之一,他并不是为了成为音乐剧演员而选择音乐剧专业,初衷纯粹是因为喜欢音乐,摇滚、爵士、流行他都爱听。

刘令飞入读音乐剧专业的时间要比钟舜傲还早五年,当时国内上演的音乐剧更少,虽然学的是音乐剧专业,但刘令飞刚入学的时候完全不知道音乐剧是什么。直到2007年,他去了纽约才正儿八经看到他人生中的第一部音乐剧《春之觉醒》。

2008年刚毕业的时候,刘令飞就接到了第一份作为音乐剧演员的工作。那个时候剧目很少,当一部戏的演出结束之后,往往很久都没有办法接到新的工作。

ellemen
音乐剧演员刘令飞
ELLEMEN

但刘令飞很少为这种状态而感到焦虑。他兴趣很多,没有剧可排的时候,他就去做钢琴、声乐老师,还拍平面广告、玩乐队。

说起从十年前到现在的经历,刘令飞不喜欢用“坚持”这个词来描述自己的音乐剧生涯,因为这个词给人一种很痛苦的感觉。但他喜欢穿各种各样的戏服演绎不同角色的人生,这对他而言是很棒的体验。

刘令飞也不会明确地区分自己的“主业”或“副业”,他认为,一切能证明自身价值并带来收入的工作,都可以成为主业。他不愿给自己的人生设限,“规划好的东西是无趣的”,只有充满意外的生活才足够令人惊喜。

充满无限可能的中国音乐剧市场

相比十年前,如今的音乐剧市场已经繁荣很多了,但和其他已经流传了几十年甚至百年的艺术门类相比,音乐剧在国内,还只算一个“新人”,仍然是偏小众的艺术形式。

最开始吸引国内观众的,大多是从国外引进的百老汇经典剧目。这些引进的音乐剧看似简单,但其中的设计都是经过无数次打磨过的,留给演员们二次创作的空间很小。即使有时演员们想尝试另一种演绎方式,却会发现还是经过试验过的版本最好。

一部好的电影作品在短期就可以吸引大量观众,被奉为经典的电影更是能维持几十年的热度。而音乐剧作品则更像在用时间换空间,从演员的舞蹈、演唱、表演,到现场的音乐、灯光,都需要主创团队反复打磨,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但作为回报,口碑好的音乐剧能够流传的时间也并不亚于电影作品。

这在近两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国内本土原创音乐剧上体现得更加明显。刘令飞主演了国内本土原创音乐剧《白夜行》和《人间失格》,相比引进的剧目,原创剧目能给演员更多想象的空间和自由度。他会更多地站在主创的视角,对角色做二次创作,让自己作为演员的想象力充分融进角色,他很享受自己创作的过程。

ellemen
音乐剧演员刘令飞
ELLEMEN

同时,音乐剧变得越来越大众的一个表现,是吸引了更多的人投身音乐剧行业。除演员外,主创团队也是一部音乐剧最重要的一环,需要更多的音乐创作人、导演和制片人加入幕后创作。

而如今,很多音乐剧演员也正在退居幕后。钟舜傲就想过要做导演,但他觉得自己还“不太够”。他觉得演员就像一名战士,有足够的沙场经验,但如果要自己排兵布阵,还是要重新琢磨、学习。灯光、舞美、和其他演职人员的磨合,都是位置转换后要去学习思考的。

虽然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一代的演员投身音乐剧专业,但如今的市场上,音乐剧演员还远远不够。刘令飞在2020年导演《谋杀歌谣》的中文版时就对此深有体会。这部剧原本定位是中年人的情感故事,需要演员的年龄在35-45岁,但刘令飞发现自己很难找到理想中符合该年龄段的演员。最后,他调整了剧本的基调,按照演员自身的状态重新进行创作,好让观众看起来不那么“出戏”。

采访中,多位音乐剧演员都表示,国内的音乐剧市场还有很大的潜力,随着优秀的创作者源源不断地加入这个行业,势必会有更多好看的音乐剧,也就自然会吸引更多的国内观众走进剧场去体验。

近两年,在疫情之下,很多事情的节奏都放慢了。国内音乐剧市场刚经历井喷式的繁荣,又很快面临着疫情带来的冲击。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原本密集的演出频次下,从业者们也很难有时间慢下来,疫情也许恰巧会成为一个契机,让大家更认真地思考中国音乐剧行业未来更多发展的可能。

Q&A

Q:你在音乐剧《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文版中饰演的角色最精彩的部分是?

A:刘令飞:伊万这个角色很像生活中的普通人,但又很两极化。他自我审判的部分很有质感。

钟舜傲:伊万的痛苦和纠结,自我挣扎的部分。

张泽:斯乜尔佳科夫有两面性,面对外人的唯唯诺诺和内心的隐忍偏执,人物情绪很有张力。

钟嘉诚:阿辽沙在最后被唤醒、重新认识自我的那一刻是这个人物最高光的时刻。

杨皓晨:阿辽沙对自身的探索,他如何面对自己、面对这个世界是最吸引人的。

Q:你的音乐剧启蒙之作是哪一部?

A:刘令飞:《春之觉醒》

钟舜傲:《雪狼湖》

张泽:《音乐之声》

钟嘉诚:《歌剧魅影》

杨皓晨:《美女与野兽》

Q:最喜欢的音乐剧演员是谁?

A:刘令飞:Billy Porter

钟舜傲:Eva Noblezada、朴恩泰等等。

张泽:Aaron Tveit

钟嘉诚:Ramin Karimloo

杨皓晨:朴孝信、洪光浩、Jeremy Jordan、Aaron Tveit等等。

Q:出演过的音乐剧中,最喜欢的是哪个?

A:刘令飞:《人间失格》

钟舜傲:《桑塔露琪亚》

张泽:都很喜欢。

钟嘉诚:《马不停蹄的忧伤》

杨皓晨:都很喜欢。

Q:未来很想尝试的音乐剧或角色类型是?

A:刘令飞:我还挺想演北野武的电影的。

钟舜傲:《粉丝来信》

张泽:《长靴皇后》

钟嘉诚:《春之觉醒》

杨皓晨:《死亡笔记》《笑面人》

Q:音乐剧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A:刘令飞:很享受的一份工作。

钟舜傲:自信的源泉。

张泽:一辈子的事业。

钟嘉诚:命中注定吧。

杨皓晨:意味着生活,我热爱它,并愿意为其倾尽所有。


摄影 三水HIR

造型 STEVEN

采访/撰文 李之由

编辑 谭浩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