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建文:潮流艺术离不开年轻一代的支持

the flowery surprise
The Flowery Surprise

长六米的画布上有数十朵由丙烯颜料绘制的花朵,每朵花的花蕊处由一只巨大的眼睛代替,拟人化的花朵呈现出不同的个性,个性十足又童趣盎然。这幅《花样惊喜》(The Flowery Surprise)是香港当代艺术家刘建文(Michael Lau)新作展“花园里”(In the Garden)的焦点作品,其致敬了文艺复兴艺术大师达芬奇的著名画作《最后的晚餐》。

“花园里”共展出了18件“花卉”系列绘画,这是艺术家创作以来第一次集中创作花卉题材的作品。在新冠疫情期间,刘建文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居家隔离。长期生活在封闭的环境中,艺术家对于周遭的环境更加敏感,也有更高的要求,学习插花艺术成为了他舒缓情绪的一种方式。与花朵日夜相对的日子里,他开始思考将花卉作为自己的创作主题。

灿烂明亮的色彩,天马行空的想象,这系列创作于疫情期间的作品却一反大流行期间紧张又充满不确定性的社会氛围,传达着艺术家乐观的生活态度。

“疫情期间,社会环境比较动荡,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好像天空中铺了一层灰色。这反而让我在创作中使用了更多的颜色,让画面更加多彩。在这系列作品中,我希望传递一些简单明了的快乐,不需要观众花很多时间去思考画面的内涵。”

刘建文
刘建文

这并非是作为艺术家的刘建文第一次在作品中对当下的时代作出回应。今年四月,他在北京的展览“COLLECT THEM ALL!包圆儿”中,展示了大量近两年疫情期间创作的最新作品。

在“方法”系列中,刘建文化用了“既来之则安之”和“道不同不相为谋”等中国传统哲学,用更加轻松幽默的方式来讲述严肃沉重的社会话题。

“前人的智慧需要被传承,我希望用轻松的手法来讲一些严肃的话题,把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文化认同融入到创作中,同时去栽培启发年轻一代。”

在《是,我们做到了!》这幅作品中,他描绘了疫情初期香港的社会环境:大家开始疯抢口罩、囤卫生纸;有人猜测病毒是否与蝙蝠有关;大众对于“公主号”邮轮事件的关注等等。到了“自言自语”系列,他关注到了在疫情和隔离的大环境下,越来越多的人像“疯”了一样,开始和自己说话。刘建文希望通过这系列作品表达出近几年里,大众社交心态的变化。

从开始创作至今,刘建文习惯于在自己的作品中展现最当下的生活。“我的创作都是围绕生活,自己的成长和人生阅历的增长在我的作品中也会有体现。”

时代造就了潮流艺术

“花园里”展览的名字取自刘建文在1999年举办的“花园人”(Gardener)个展。

上世纪90年代,初出茅庐的刘建文从香港一所艺术设计学院毕业,从事插画与广告设计方面的工作。由于家庭条件原因,艺术家在幼年并没有太多机会拥有玩具;毕业工作后,收藏玩具就成了他的一大爱好。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刘建文开始在香港的潮流杂志上发表连载漫画,记录下一群喜爱街头文化的朋友们生活中有趣的瞬间。当时街头文化刚刚开始在香港流行起来,本地年轻人逐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街头文化圈子与体系,艺术家本人也被这种新鲜又有趣的文化氛围所吸引。

刘建文过往作品
刘建文过往作品

处于创作低潮期的刘建文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以自己的漫画人物为原型,将风靡港岛的街头文化与玩偶相结合,这就是“花园人”系列潮流玩具的雏形。

“玩具融合了很多创作者的奇思妙想,我也想把自己的喜爱的东西演化成创作的灵感。创作Gardener的时候,就是因为我喜欢人偶,所以想要用一个艺术的形式把它创作出来。很多创作者也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创作的。比如安迪·沃霍尔,他每天都要喝金宝的罐头汤,所以他就画了罐头汤;莫奈有一个花园,他就画了很多花园。”

刚一推出,“花园人”系列就以超出刘建文想象的速度风靡全球,在台北、东京、伦敦和巴黎等城市巡回展出。这一系列的人偶不仅标志着刘建文将“潮流玩具”这一全新概念带到了艺术界,更是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大众收藏潮流玩具的风潮。

在23年后来回望当初的成名之路,刘建文将其总结为“时代的机遇造就了Gardener的成功”。在他看来,和现在相比,千禧年前后的世界更加简单,没有林林总总的社交媒体,更没有奈飞这样的流媒体来分散大众的注意力,“只要你做出了一些好的作品,就很容易获得成功”。

“当时是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代,信息传递的速度变快了,我也受惠于此。可能自己刚刚创作出一件作品,美国那边就很快有人知道了。其实当时没有担心过(受众问题),不管是潮流艺术还是fine art(纯艺术),都需要时代的一份子做将它发扬光大。安迪·沃霍尔最开始做波普艺术的时候,也没有被主流圈接受,但总有人要在历史里做开拓者。”

传统艺术圈不能再漠视潮流艺术

尽管被外界称为“潮玩教父”,但刘建文并不觉得当年的自己“很潮流”。

“我就是一个很传统的画家,在街头文化盛行的时代创作出了一些自己的作品,但是大家觉得我很潮流。我一直秉持着的精神就是要在创作中忠于自我,去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他笑着说。

尽管这次的展览以绘画作品为主,刘建文本人的创作也逐渐向当代艺术转向,但观众仍然很容易在画作中看到刘建文热爱的街头文化与潮流元素。从球鞋到潮流品牌的服饰,再到长着眼睛的花朵,在艺术家看来,玩具与人偶只是艺术表现的一种形式,在绘画中自己同样传递着潮流艺术的精神:真性情、亲切感、属于年轻人的顽皮与青春活力。

“但是一定要有型,不有型就不是潮流艺术了。现在的潮流艺术是时尚、波普艺术、艺术玩具、街头文化甚至是纯艺术的大融合,再过十年可能会有一个更全面的定义。”

从1999年至今,潮流艺术在不断走向主流。在刘建文的观察中,近十年内,潮流艺术在画廊和拍卖行里都得到了垂青,表现也十分强劲。这得益于年轻藏家的崛起,当年受到街头文化和潮流艺术影响的年轻人逐渐长大,成为了有购买力的潮流艺术藏家。

“这证明传统艺术圈不能再漠视潮流艺术了,这其实也是在打开他们的想象力。不过对于艺术的界定有一点没有必要,因为所有的这一切都属于艺术。”

近十年来,村上隆、KAWS、奈良美智等潮流艺术家与各大品牌的跨界联名成为了艺术圈的新风潮,刘建文也曾在2018年与PUMA合作推出“SAMPLE SUEDE”联名系列。与二十年前相比,刘建文认为如今的潮流艺术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和奢侈品化。

“从前大家可能比较原生态一点,穿着也比较随性,但现在会有高端和平民化的潮流文化的交融,比如拍卖行也会开始拍卖球鞋,这其实是世界变得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

在他看来,与商业品牌的合作能为艺术家提供更多的资源与曝光,提高作品的知名度和传播度,“不管是在作品的尺度还是创作的规模上,都是一个人创作很难达到的”。

但他近年来对于品牌合作变得越来越谨慎。“和品牌合作的话,需要达到的效果是1+1=3.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不是为了品牌露出而创作,而是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思考进去。”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