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韩佩泉:克服逆境,披荆斩棘

“我从来没有放弃我的人生”

韩佩泉
ELLEMEN

这次的拍摄主题有歌手、偶像、网红、韩美娟和韩佩泉五个角色,每个角色的状态切换对他本人来说都非常自如。这个2000年生的男孩子身上发生了太多故事,几乎是五个少年经历的叠加。但他没有丝毫抱怨,就像脚趾狠狠抓住脚下那双20cm细到要断掉的高跟鞋一样,克服困境,这是韩佩泉过去二十年最擅长的事情。

韩佩泉
ELLEMEN

YOU MUST BELIEVE YOURSELF, YOU MUST

在参加《创造营2021》前,韩佩泉已经在全网拥有了上千万粉丝,不会有人没听过他所创造出的“韩美娟”一角的那句:“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这个打扮夸张、始终化着大浓妆的女性角色,是时刻关心你的情感生活的东北大姨,不断向你灌输些关于自信的金句。

可韩佩泉本身并没有太多自信:“没有韩美娟的韩佩泉就是一个很怂的人,韩佩泉需要韩美娟帮他建立自信。”

参加《创造营2021》是韩佩泉自己的选择,起初节目组并没认出来男装的韩佩泉便是话题人物韩美娟,韩佩泉的性格和韩美娟差异很大,节目组认可这种差异,觉得他合适“来这个节目走一走”。

可是录制还没开始,韩佩泉自己先慌了,他跟节目组说自己不想参赛了,因为他害怕。

“你害怕什么?”节目组问。

“我怕我不行,我怕你们拿我做黑营销,我怕我一轮游……”韩佩泉很没有安全感。

于是就有了节目组那句上了热搜的承诺:“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他们真的有保护我,他们很想把我好的地方展现给大家。”韩佩泉认真解释,“因为之前没有经历过系统的艺人训练,如果他们不管我的话我可能会伤害更多人。现在我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我想告诉大家永远不要因为第一印象来给一个人下定义。”

韩佩泉
黑色印花卫衣和黑色短裤 均为Givenchy

棕色凉鞋 Ecco

ELLEMEN

上岛前,“韩美娟”是韩佩泉的保护色,每当韩佩泉变装成“韩美娟”,他就成为是世界上最自信的人。而上岛后,失去了“韩美娟”的保护,韩佩泉要学会用自己本身有些怯弱的性格应对这陌生的一切。

第一次公演的失败给了他极大的打击,韩佩泉将所有原因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我队长没做好,我上镜不好看,我很丑。”韩美娟花了两年帮他建立起的自信全部崩塌。

录制当天他哭了四个小时,待机的时候哭,补妆的时候还在哭,把化妆师都给哭蒙了:“那时候是最激发我自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队友们本来可以在这个节目里发光发亮,如果我早点学会做队长,像二创那样会组织大家的话,可能我们就不是那样的结局了,我就特别悔恨我自己。”

一公的失利让韩佩泉“变规矩”了,他开始在舞台上讲些平时韩美娟完全不会讲的场面话,他觉得或许观众喜欢的是这样的“男团成员”。

“你最后还是选择让这个节目来改变你了。”同为选手的俞更寅对他说,“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因为大家喜欢的就是原来的你,不是这样装出来的你。”

俞更寅的这番话点醒了韩佩泉,就这样,韩佩泉又把“韩美娟”变了出来:“我又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就拿出自己原本的态度去做事好了。”

整个创造营随之“娟化”,“不过营里的大家缺少的不是自信,是需要释放压力。‘娟化’之后每个人都变得很开心,很解放天性,那段时间就非常快乐。”

“做偶像就必须要有自律的自觉”

网红韩美娟拥有偶像们没有的自由:“我讲话很大胆,是因为我无所谓,干什么事儿、说什么话我都忠于内心,我想真实的活着,心情好了我就开开心心,心情不好了我就发泄出来,不用管别人怎么想。我觉得人要真实。”

和九十几个小伙子一起关在海花岛上,穿着节目组发的统一制服,每天睡两个小时的觉,练十二小时的舞,二十四小时面对着摄影机,韩佩泉完全丧失了生活的主导权。

韩佩泉

黑色银丝西装套装 Emporio Armani

ELLEMEN

“毕竟直播只是耗脑子,在营里那真的是‘玩命’。”韩佩泉回忆,“一公的时候有一个动作我跳了几十遍就是跳不对,老师说佩泉你什么时候跳好我们什么时候继续往下,大家就一遍遍陪着我这样练,可是我怎么跳就不是不对,感觉腿不受我的控制,我当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大哭大叫,觉得我一个人拖累了全队,搞的他们所有人都过来哄我。”

但如果时光倒流,韩佩泉还是会选择参加《创造营2021》,甚至还想要自己的堂妹来参加明年的比赛,磨练磨练:

“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人这样逼着我去卖命一样的学习唱跳,但是在这个节目里你会碍于面子、碍于各种情况而不得不去完成这些事,几个月下来你就把自己的内心练强大了。我觉得参加完这个节目,就算没有火起来,但是内心也会更加坚定。

“以前当网红有很多人喜欢我,但那种喜欢是很容易丢失的,他们喜欢我是因为我的视频好笑,而不是因为我这个人,他们的喜欢对谁都是一样的,我不会很在意,他们也不会很在意。但是现在,有好多人是专门来喜欢我的,我就有了那种想要自己变的更好的责任感,这个节目就是练你的责任感的。”

除了业务上的“责任感”,还有到个人生活和作风的“责任感”,素人出身的韩佩泉就有着非常能共情粉丝的心态:

“虽然没有规定偶像不能谈恋爱,但是现在的偶像之所以成为偶像,是因为拥有人气。粉丝对你有幻想、对你有期待,结果你转头去谈恋爱,我要是粉丝我也不乐意啊!做偶像就必须要有自律的自觉,我也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

“但我不想成为只有人气的偶像,我希望大家喜欢是因为我的歌好听、舞台好看,我还是想用实力说话,想因为作品被人喜欢。”他补充道。

“九年义务教育那可不是白教育的!”

韩佩泉习惯用右脸面对镜头,下意识藏起他的左半边脸。他的左嘴角有一道并不明显的疤,这已经是他接受了七次唇腭裂手术后才达到的效果。父亲早逝,母亲离家,韩佩泉数次被生活打倒,再从头爬起,一切都归功于奶奶的教育:“家庭教育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在韩佩泉看来,奶奶是个脾气不好、吃不得亏,但却内心强大、非常善良的女性。如果韩美娟是韩佩泉的保护色,奶奶便是韩佩泉的保护伞,为他遮风挡雨,教他向阳生长。

“奶奶曾跟我说,我的未来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想怎么走都行,但是不可以走错路、做坏事,不能违法,要遵守道德底线。其他的,只要是正确的事情,她都会支持我。”

初中时,为了遮掩唇角的伤疤,韩佩泉学会了化妆:“化妆会让我心情愉快,能帮助我建立自信。这份自信能让我的社交变得更容易,也让我能够更加顺手的处理生活里的各种事情。”

因为没钱,他用一块钱的眼线液、九块九的眼影盘和劣质粉底液盖住自己的脸,每天化好妆去上学,奶奶不觉得有什么,但学校并不理解他的做法,同学也霸凌他,最后他被学校开除。

失学后的韩佩泉跑去哈尔滨找了个酒吧卖唱,一晚领一百块的薪水,睡朋友家的地板。有客人会在酒瓶里插上小费,但这钱并不好拿,韩佩泉需要喝光这瓶酒才能拿到钱。那时候他酒量不行,每天都喝得迷迷糊糊。有一天奶奶终于打听到韩佩泉的下落,偷偷来到酒吧,看着台上卖唱台下拼酒的韩佩泉脸色都变了,她扯他下台,要他跟她回家:“我借钱也得供你上学,咱不能不上学!酒吧这都啥人啊,人给你酒你就喝?这是个学生该做的事吗?”

奶奶一边骂、一边哭,可韩佩泉死活不愿意回去。为了把他抓回去上学,奶奶住在路边几十块钱的旅店,每天去酒吧守着他,一直熬着到他愿意和她回家的那天。

韩佩泉

黑色西装套装 Vivienne Westwood

ELLEMEN

韩佩泉非常感谢奶奶当初的坚持:“人这一辈子都不能放弃读书学习,无论在何种环境下,学习是一个人进步的基础。如果我不去读书,我就不会说话;如果我不去上英语课,我就不会说英语;我不去学习历史,不去了解这些基础的话,就不会成为今天的韩佩泉。变成韩美娟并被大家认可也不是睁眼闭眼的事,都是有过程的,而学习是个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读书一方面是在学习知识,一方面是去学习如何理解事物,九年义务教育那可不是白教育的!”

后来奶奶借了几万块钱让韩佩泉到北京学音乐,报名时韩佩泉问老师:“你们学校可以化妆和染头吗?”

老师乐了:“你看看操场上五颜六色的,谁在乎你染不染头啊。你在我们学校完全可以做自己,只要不违反校规就行了!”

在这里,韩佩泉第一次发现自己并不是异类,意识到原来个性是被允许存在的。同学不觉得男生化妆有什么问题,甚至会给他调整妆面的建议,告诉他染什么发色会更趁他的肤色。

韩佩泉读的是演唱系,在学习的过程中他开始了解到更多的音乐文化,他开始学着去做那些在旁人眼中不一样但让他快乐的事儿。最开始录制搞笑视频的时候他没想过要发上网,只在朋友圈里发了发,没想到许多老师和同学给他点赞,鼓励他搞短视频创作,说他一定会火。

于是在他十八岁成年的那天,韩佩泉注册了自己的短视频平台账号,成为韩美娟。

韩佩泉的人生也就此改变。

MAKE IT HAPPEN

每当韩佩泉扮上韩美娟的扮相,他便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女性去看待,也因此更加理解女性生存的不易:“做女生的时候我会被男生开一些不得体的玩笑,我会感到不舒服、被冒犯,我就想有多少真正的的女性会经历这种事情,太难受了。

而且男生开玩笑的时候不会有别人去反驳,所有人都选择了顺从,如果你生气他们反而会觉得你开不起玩笑。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就应该为这些不正常的情况发声,我希望女性能够有更安全的生活环境,能够做自己。”

韩佩泉
黑色丝绸开叉吊带裙Alexander Wang from I.T
ELLEMEN

外貌焦虑也是韩佩泉关注的问题之一:“经常有粉丝给我发私信,问我长得丑怎么办,我很胖怎么办?我就想韩美娟要做的核心点就是建立自信,我们每个人都是最优秀的,不要被别人的言论左右。”

包括当初报名参加《创造营2021》,也是因为想要向大家介绍作为韩佩泉的自己:“我看到Alicia Keys素颜主持格莱美的时候,我想她明明化妆后这么美,为什么不愿意化妆呢?后来我了解到她想做的就是那种感觉,拥抱自己原生的样子,不管是脸,还是心灵。我也想试着用这样的方式做一次自己,卸下韩美娟的浓妆,用韩佩泉原本的模样面对大家,我想去挑战一下自己。”

治愈别人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疗伤,可心灵上的隐形创口却很难愈合。命运不公造成的伤害并不能轻描淡写的过去,韩佩泉不愿也不想与之和解,心底的那股不甘驱使着他像斗士一般前行:

“我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我要把我以前受的苦告诉全世界,这样我才会觉得我的苦没有白受。我希望那些和我一样经历着我们无法选择的人生之痛的人看到我之后能看到希望。校园暴力受害者、先天性唇腭裂患儿……我想告诉他们我从来没有放弃我的人生,我希望他们不要畏惧任何不幸,也不要选择逃避,我都可以,他们也可以。”

韩佩泉

黑色丝绸开叉吊带裙Alexander Wang from I.T

黑色银丝西装套装 Emporio Armani

ELLEMEN

结束《创造营2021》之旅的韩佩泉生活并没有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又开始分饰韩佩泉和韩美娟的生活,只是不再化韩美娟式的大浓妆;他还在直播带货(“不可能放弃赚钱的!”),在做“网红”的同时修习着“偶像”的课程;他依然他向往的高峰攀爬,一路披荆斩棘。

好在,最难走的路已经熬过去。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夏季刊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