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檀健次:光的勋章

檀健次:光的勋章
ELLEMEN 新青年


演员檀健次已经有了一定积累,歌手檀健次正在重启。这个冬天,大众从檀健次身上重新看到了所谓初代男团的印记。在机会与运气缺一不可的当下,他没有变成一个平庸的人。


檀健次
黑色外套、紫色衬衫、米色阔腿裤和皮靴

均为Bottega Veneta

ELLEMEN 新青年


01、台前,台后:

檀健次坐在镜子旁做拍摄前的妆发准备。屋里有些冷,他脚边摆了一个小小的电暖炉,身上穿一件毛绒外套,双手环抱着。节目录制、排练、杂志拍摄、采访……最近檀健次一直处在每天被通告塞满的状态中,能从他脸上看出些许疲惫。


往年檀健次基本以拍戏为主,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剧组里。今年,新戏杀青后,就立即进入《追光吧!哥哥》的录制,还没能立即适应突然转换的另一种工作节奏。他希望是能够劳逸结合的,但是因为工作原因,好多朋友约他吃饭也约不到。

檀健次
克里顿系列Baumatic cosc

天文台机械腕表Baume & Mercier

黑色皮衣驼色短袖套头衫和深棕色皮裤

均为Fendi

ELLEMEN 新青年


《追光吧!哥哥》仍在录制,采访前一晚正好第三次公演《无名之辈》播出。这场对檀健次而言很特别,他差点在舞台上流泪,无关乎输赢,只是前前后后都太难。


先是选人。檀健次承认,起初参加《追光吧!哥哥》就是想找回自己丢失的舞台,要享受舞台,“炸翻”舞台,现在想法则有了改变。“看到哥哥们那么拼真的很激励我,宣传‘帅’好像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一个男人的蜕变、奔跑的样子我觉得才是追光的本意。”


组队时檀健次选了明道、印小天、苏醒、汪东城和符龙飞,管这支队伍叫“大辈儿”。这次的“大哥团”组队,檀健次的选择是让人担心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会尽全力去帮助哥哥们,这是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檀健次不后悔。


檀健次
牛仔外套 Dunhill

白色牛仔裤 Sandro

ELLEMEN 新青年


排练过程也远不如想象的顺利。哥哥们在不同的城市,有各自的行程,几乎没时间聚在一起。始终感觉有心无力,人凑不齐排练是团秀的硬伤。“过程中真的有点累,想帮都不知道怎么帮。”但他还是把自己从放弃边缘拉了回来,拜托大家挤出时间提前到“追光学院”一起排练。明道哥第一个了站出来,表示可以提前三天到,后来大家陆续赶来。


明道对檀健次说,自己参加这个节目从来没赢过,檀健次很难受,努力却得到不到回报的滋味他不是没尝过,所以才拼尽全力想帮上忙。他向明道哥承诺:“你信不信我,我要让你在这个舞台上赢。”当时小考他们拿到第一。两个哥哥“不矫情”地拥抱了一下。


虽然最后的公演“大辈儿”没能再夺冠,但演出结束后的那种酣畅淋漓对檀健次来说已经足够,每一位哥哥都记着他这些天的操心和努力。那一刻檀健次在台上差点绷不住,强忍着泪水没哭。


是不是有话题性,檀健次其实不那么在意,当下他想的是,自己付出的一切好像都值得。想做的完成了,拼也拼了,能从中得到一些赞同或者认可,甚至是机会,那就是意外的收获。


檀健次
针织背心 Boss

白色牛仔裤 Sandro

ELLEMEN 新青年


02、离海,靠岸:

檀健次出生在北海,一个广西南边的沿海城市。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个和喧闹没什么关系的地方,每天起床喝早茶,到处转一转,去侨港夜市吃冰品、喝糖水,一天就过去了,生活很慢。


十二岁到北京上学之后檀健次就很少再回北海,北京就成了他的第二个家。但是,如果没有告别那个海边小城,或许也不会有现在的檀健次。


记得有一次他和母亲在北京逛街,有个自称星探的人过来搭讪,说檀健次特别适合当艺人,还递了名片要了联系方式,让他等消息来公司面试。“我妈还挺高兴,因为那时候明星这个职业离大众是很远的,感觉突然有了机会,当时特别相信。”但这个电话檀健次自始至终也没等到。再看到名片上的人时,是在电视里的法制节目上,“他就是个骗子,骗人去面试交钱的。”


但冥冥之中,另一扇门为檀健次打开了。上大学时,太合麦田正在全国招募练习生,有一天来到檀健次的学校。他们原本的目标是歌舞班那些容貌姣好能唱会跳的学生,后来听老师说结果并不太理想。唱片公司的人正要打道回府时,负责接待的老师突然想到了一个常常在楼道里唱歌的男孩——很快,在上英语课的檀健次被叫了出来。


檀健次
克里顿系列Baumatic星期日期

及月相显示腕表 Baume & Mercier

灰色扎染外套和灰色长裤

均为Giorgio Armani

荧光绿衬衫 Boss

ELLEMEN 新青年


“就来一首总听你在楼道唱的《如果爱》吧。”老师说。于是,国标班的檀健次云里雾里地唱了首歌,跳了支舞。“终于选到了。”檀健次听见负责人说。当时他没放在心上,毕竟被骗子忽悠过,也不认为自己能竞争得过三万人。但这次,他真的等到了那通电话。


边上学边训练,做练习生,从零开始培训,意味着要放弃舞蹈生涯,忘掉自己原来的“范儿”。这个决定困扰了檀健次很久。那时他的成绩非常好,拿了不少比赛的奖项,甚至刚得到了北京体育大学舞蹈系的保送名额,学业正处在上升期。


“当时的困扰是很强烈的。我七八岁开始跳舞,觉得长大就应该当老师,然后去比赛、拿奖,突然让我放弃一件干了十几年的事,真的很不容易。”


檀健次
西装外套、POLO衫、短裤和长袜均为Gucci帆布鞋 Converse
ELLEMEN 新青年


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檀健次就已经能靠跳舞把下一学期的学费挣出来,但做练习生,能预见的是会艰难地维持自己的生活,未来等于未知。而将来要面对的人、生活的圈子,也都会是另外一回事。两种选择的差别,檀健次很清楚。


他终究还是走向了另一种人生。“现在这个时代有很多机会,素人也可以通过节目被认识,但在我们那个时代,要等待一个机会让别人发现你。我想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


练习生时期,“小甜甜”布兰妮的御用编舞老师JESSE曾给他们授课。他很欣赏舞蹈风格特别的檀健次,走的时候送了他一件T恤,至今檀健次还保存着。这件衣服是一份至高荣誉,穿着跳舞好像都能比别人跳得好。它是檀健次的一枚勋章。


03、会发光的:

2020年,檀健次开始更多地展露自己在舞台上的一面。《天赐的声音》算是他拍戏多年再次以歌手的身份回归到大家视野里迈出的一大步。那会儿他特别紧张,特别忐忑,毕竟《处处吻》的设定是唱跳舞台,他希望自己的搭档最好是会跳舞的。“所以当时知道是王霏霏后我特别高兴。”


后来他接受了《追光吧!哥哥》的邀约。初舞台筹备期间他还在剧组拍戏,几乎没有时间准备歌曲,好哥儿们赵泳鑫给了很多建议。“他比较了解我,知道我适合什么,帮我挑了几首歌,然后我就选了《猴笼》。”


第一版编曲比较常规,檀健次则希望风格能更鲜明,后来又加入了复古的音色和迈克尔·杰克逊的元素,向偶像致敬。“整个制作过程还挺有意义的,我们全程视频沟通,录音也是在当地的小县城里找到的唯一一个棚。”编舞也花了不少心思,找了老师,又见缝插针地练,正式表演时好几处是他临场发挥的创意。


第一期播出后,“檀健次初代男团的水准”让大众似乎在他身上忽然寻回了某种记忆,甚至是某种程度上时代的投射。檀健次一是有些受宠若惊,另一方面又觉得其实自己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初代男团:“志朋哥他们,小虎队才应该是。”


檀健次
亚麻外套Dunhill

白色尼龙运动上衣和白色运动长裤

均为Givenchy

ELLEMEN 新青年


2014年在北京举行的一场音乐颁奖盛典,檀健次所在的MIC男团获得内地最佳组合奖。那几年,是国内音乐市场被韩流席卷的时期,用檀健次的话说,他们这代男团,是最“孤立无援”的一代。他们获得过一些机会,但始终没有到达曾经期望的位置。


“那种无助感你知道吗?我们的作品也不差,而且很多都是原创,但大家还是关注不到。”初舞台演完,他像是把过去到现在一直憋着那股“气”释放出来,“我不能说我的表现是我们这代男团的水准,但我很荣幸也很高兴能作为其中一个代表,为被‘忽略’的这代男团‘证明’。”


疫情期间他和哥哥曾经有过一次对理想和人生的“探讨”,当时哥哥的工作也正面临转折。“他是一名空少,因为疫情航班都停飞了,对他的工作影响非常大。”四十岁的哥哥开始每天看书学习,准备考研,另谋出路,这件事对檀健次触动不小。


从歌手转型到演员。檀健次并没有把歌手这条路“一棒子打死”,相信自己在把演员做好的同时,偶尔还能回归舞台。


问檀健次,相信“是金子就会发光”这句话吗?“机会和运气缺一不可,因为不是你选择这个时代,是这个时代选择你,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时刻准备着,否则机会来的时候也没能力抓住,只能变成一个平庸的人。”他答道。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春季刊


摄影 Rain Chiang

造型 Z.Y

编辑 瑶瑶

化妆 Vorye

撰文 莫兰

助理 晶晶


品牌鸣谢:

Baume & Mercier|Bottega Veneta

Boss |Converse |Dunhill

Fendi |Giorgio Armani

Givenchy|Gucci |Sandro


ELLEMEN 新青年福利时间:

关注ELLEMEN新青年(微信公众号:newellemen)评论说出你对檀健次的第一印象点赞数最高的将有机会获得亲笔签名拍立得一张!


檀健次签名照
ELLEMEN 新青年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