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于从少年变成男人的刘昊然

刘昊然的笑容非常特殊,有种半透明的质感,采访时几乎全程笑着,微微眯住些许近视的眼睛认真地对待每一个跟他说话的人。

ellemen
ELLEMEN

ellemen
ELLEMEN

黑白西服外套、黑色高翻领针织衫、黑色阔腿西装裤、

Tod's X 刘昊然限量合作运动鞋、

T Bag-T Logo黑色双肩包均为Tod's

采访那天刘昊然早早就来了,刚坐上椅子就主动找话题跟工作人员聊:“你们看新闻了吗?国产新冠疫苗已经投入临床试验了……”一屋子的工作人员被这话题问得有点懵,在意识到冷场后刘昊然不好意思地笑了,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

刘昊然的笑容非常特殊,有种半透明的质感,采访时几乎全程笑着,微微眯住些许近视的眼睛认真地对待每一个跟他说话的人。这种表情的渗透力极强,当你想到“刘昊然”这个名字,眼前很容易浮现他憨笑的模样。

他告诉我们,疫情后他的很多朋友转行去做“让自己开心”的事了。问他是否有些羡慕,他却摇摇头:“我早就在做最让自己开心的事了。”

ellemen
ELLEMEN

白色条纹花边衬衫Louis Vuitton

01

今年春节档全国院线歇业,刘昊然主演的贺岁档大热门《唐人街探案3》只能延期。在告别电影院的180多天里刘昊然却很忙,拿到了中戏的学位证书,成为了金鸡百花电影节的形象大使,参演了4部电影,其中《我和我的家乡》与《一点就到家》将在国庆档打擂。

《我和我的家乡》是刘昊然复工后拍的第二部戏,准确讲拍的是其中一个单元《天上掉下个UFO》,导演是陈思诚,搭戏的是王宝强、黄渤。故事说的是一个位于天眼边上的村子居然发现一个UFO,刘昊然饰演的记者小秦与王宝强饰演的老唐深入调查“走进科学”,结果闹出的一场荒唐喜剧。从人物到剧情,整部剧有着一股浓浓的“唐探”味儿,连拍摄的时候大家都开玩笑管这部小单元剧叫“唐探2.5”,称这两个记者不是来采访的而是来破案的。

拍摄是在5月,大环境依旧严峻,电影院的复工仍然遥遥无期,没有人知道这部电影什么时候能上映,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部电影会成为院线复苏的信号,它会随着电影院一起回归,它出现的时候人们的生活就“都好了”。

后来回忆那段特殊时期的拍摄经历时,留在刘昊然脑海里更多的是温暖与快乐,因为与老朋友们的“劫后重逢”,因为他们还能继续做电影。刘昊然记得片场边总支着一口锅,锅里煮着酸汤鱼或酸汤肥牛,拍戏的人去拍戏,拍完戏的人回来吃饭,这种生气勃勃的集体感总能给他很大的安慰,他人生的起点、心灵的故乡都是这样热热闹闹的地方。

ellemen
ELLEMEN

光晕格纹效果羊毛呢西服外套和长裤均为速写CROQUIS

02

刘昊然最近一次回故乡平顶山是在两年前,他对老家最新印象来自于各地的硬核抗疫事迹,刘昊然在手机里看到时笑得很开心,也是有点自豪的。

11岁时刘昊然便离乡背井去北京读书了,一年只有寒、暑假回家两次,对于故乡的感情渐渐稀薄,甚至因为老家没有熟悉的玩伴,总想着回北京找同学玩,回老家反而寂寞了。直到长大成人,刘昊然再回到这片土地才明确意识到“故乡”的概念,因为它已经变了。平顶山作为一个后进工业城市近年来迅速现代化起来,商场、高楼兴起,建成了标准城市的样子。刘昊然对这片地方熟悉而陌生,熟悉的是地方,陌生的是模样。

有次刘昊然回老家,发现小区里看不见放学后欢快玩耍的孩子了,他们都去哪儿了?他自己的童年是在家属楼里度过的,同龄孩子都在附近上学,放了学之后一群孩子叽叽喳喳从学校一起走回家,事实上他们也不回家,而是在院子里写作业。写完作业也不回家,就在楼下玩。那时候流行什么他们玩什么,电视里放卡牌就玩卡牌,放溜溜球就玩溜溜球,直到家长们扯着嗓子催孩子回家吃饭。甚至有时候晚了也不回家,就在邻居家里睡了,童年的刘昊然生活在结结实实的安全感上。这种安全感在如今刘昊然回望故乡时,成了他最为思念的部分。

ellemen
ELLEMEN

紫色饰彩钻针织衫和黑色长裤均为Loewe

刘昊然国庆档的另一部电影《一点就到家》也跟故乡有关,说的是成年人回乡追梦的热血故事。刘昊然拍喜剧很多,但他说这次拍摄尤其好玩,因为以往与他搭戏的前辈居多,这次同班底的演员、导演却都是年轻人,在拍摄时的状态毫无拘束,刘昊然觉得他们几个像做一件学生作品,每天都在玩一样。

《一点就到家》像一部青春版《三傻大闹宝莱坞》,讲的是一个疯子、一个傻子、一个失败者,三个臭皮匠合伙创业的经历,刘昊然演的是失败者魏晋北。试妆时化妆师给刘昊然画了个耷拉到嘴的黑眼圈,“这是什么?”他问。工作人员跟他解释,这个角色因为终日处在极度的焦虑中整天睡不着,所以眼圈就成这样了。这把刘昊然逗乐了,反问:“那是不是我拍戏时就不用睡了?”

魏晋北是非常典型的“成功焦虑症”,这已成为近年都市人群的高发症状,以“成功”为人生目的,每天都把自己逼得很紧,时刻保持对商机的警惕,却往往掉坑里。刘昊然对此有一针见血的批评:想法太多,却惯于跟风、不懂坚持。“我不追求潮流,”刘昊然会将自己与角色不妥之处做出划分,只有在他特别严肃的时候,才能隐约在他那张半透明的脸上看到一个老灵魂。

ellemen
ELLEMEN

深蓝色西服外套、白色运动衫、深蓝色阔腿长裤、

Cassetta运动鞋和T Bag-T Logo棕色单肩背包 均为Tod's

03

刘昊然有一张天生的少年脸,但少年感也成为他的局限,他很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迫切需要冲出角色安全区,为了让更多导演、电影人看到自己的可能性,近年来他试图从“配角”的位置突围。于是在《我和我的祖国》中,人们可以看到刘昊然展示了那个不再“干净漂亮”的自己,这种可能性为他打开了一扇门。但这是不够的,“对我来说,经历过的爱和痛都还不够,这些事都是需要花时间去经历的,也是一个演员必须去感受、去做的,是情感。”

为了塑造角色,刘昊然做过各种各样的尝试,他管这叫“实验”。有一次他看到约翰·特拉沃尔塔做的采访里谈自己如何诠释“瘾君子”,为了体会某种状态他用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喝了酒后把自己往热水浴里一泡。刘昊然按照他的方法浅浅尝试,“那种感觉就是一遇到温度后,喝了一点酒,你的所有感觉很快会被酒精雾气包裹起来,心脏负荷很大。”说自己的演戏实验时刘昊然很兴奋,这次是他目前为角色体验做过最“疯狂”的尝试,但未来或许不止于此,为了成为一个能从妆化、表演各方面塑造角色的演员,刘昊然愿意“实验不止”。

ellemen
ELLEMEN

白色羊毛绒拼皮外套、棕色运动衫、胡桃色收腿长裤、

T Logo棕色乐福鞋 均为Tod's

整个采访过程中,刘昊然主动提到“不安”这个词九次,起初是因为他回忆起年少时赴京读书。刘昊然来自于小地方,本来他就对自己的舞蹈水平没太多自信,又忽然置身于人才济济的环境里,人生第一次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刘昊然坦言那会儿非常茫然“不知道自己是谁”,是“演员”身份的出现让他摸着了自我的边际。然而那种“湮没人间”的不安却如影随形,时至今天刘昊然在拍一些大戏时仍然会突然就慌起来,就像年少时那样,担心在优秀的同伴身边自己没了存在感。事实上,刘昊然的这份“不安”,恰恰是演员的自律。

10月10日是刘昊然24岁生日,现在的刘昊然处于一个少年与男人的过渡期中,他开玩笑说自己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变成成熟男人了,但过两天又变回去了,成熟好像不是那么绝对的事。

从17岁到24岁,是普通人一生中蜕变最快的几年,青春接力童真并最终把时光交给沉稳,而电影是刘昊然特殊的成长方式,一部部都是他的年轮。最近刘昊然喜欢上了一种“孤独”的游戏:数独,他从最难关往容易关玩,从五分多钟一局玩到两分钟一局,已经玩了四五百局,全程无须跟任何人交流。“独立的对立面应该就是孤独吧,但所幸的是我还挺享受这种孤独的,曝光越多,越需要很多很多时间跟自己对话。”讲到自己享受孤独的时候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承认朋友们都说他像个小老头。

ellemen
ELLEMEN

白色条纹花边衬衫Louis Vuitton

演戏七年,刘昊然完成了20余部影视作品的拍摄,其中几部电影累积票房高达70多亿元,这个成绩放到任何演员身上都是不易。刘昊然是幸运与坚持的天作之合,他像是一颗无意被风吹上山顶的种子,倔强地生根发芽。“不会永远寄希望于被风继续吹下去,未来能够走向哪个方向,我希望是自己决定的。”对于运气与命运,刘昊然其实早有自己的辨认。

我们在刘昊然身上看到多少不确定性他就有多少可能性,对于他的期待最终都会有答案,时间会告诉我们它对他的安排,这是一出漫长的演出,观众还需耐心观看。高效率是演艺圈常态,每一个人都活在同一种紧迫的气氛里,仿佛要是动作慢了,观众的耐心就没了,最后任何没跟上这艘巨轮速度的人,都被无情地卷到螺旋桨里。刘昊然非常年轻时便入行,早已适应这种快节奏,他说自己总在快拍完戏的时候就会开始焦虑,担心下个档期的工作,长期在一行工作的人都会跟自己较劲。

“这也是好事吧,至少能一直逼迫我向前”,他又补充道:“但我会喊停,我没法不停地拍戏,那样的状态是不清醒的。当然也不能休息太久了,否则我怕我一舒服就直接退休了。”说着他就笑了。

摄影 许闯

造型 Sherry

妆发 张哲纶

采访、撰文 天柜

编辑 Fufu

时装编辑 陈胤萱

制片 Joe、媛媛

摄影助理 小绿编辑助理 梦婕、清婷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