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凯:享受创作的自由

“在表演里,我太自由了。”表演成为了王凯的快乐源泉,也成为他当下人生阶段所找到的最自由的状态。

王凯
ELLEMEN

演员王凯正处于他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电视剧《清平乐》和《猎狐》同期播出,收视率就像是自己在左右互搏。他换了微博头像,把宋仁宗和夏远的剧照各保留一半,拼在一起。这是王凯饰演的两个角色,又像是两个分身,他们合并后成为一张新的脸,依然是王凯,但呈现出另一层意义,代表着一个38岁男演员在表演事业上的新收获。

王凯
ELLEMEN

淡粉色皮夹克和淡粉色针织衫均为Tom Ford / 和平天使系列吊坠、和平天使系列手链和铂金手镯均为周大福

王凯喜欢谈论这两部剧。他最近接受了很多采访,每次都要把宋仁宗和夏远的人物性格分析得清晰透彻,顺带分享一遍表演时的心路历程。讨论角色是与王凯迅速拉近距离的方法。他会变得健谈而有趣,神情中充满向往和满足。“你喜欢嘛,你喜欢这个东西就会享受它。”

出道十五年,王凯经历过漫长等待,也经历过紧绷时刻;他曾惧怕人群,也曾不知所措,但演戏把他从喧嚣和杂乱之中打捞了出来。心无旁骛、全心全意地投入创作,让他找到了一种藏身于人海的安宁。他说:“在表演里,我太自由了。”表演成为了王凯的快乐源泉,也成为他当下人生阶段所找到的最自由的状态。

缝隙

经过几个小时的平面和视频的拍摄,王凯回到化妆间接受采访。打完招呼后,他随手拿起化妆间里的饼干,略带抱歉地说:“有点饿了,介意我边吃边聊吗?”这是一个完全放松状态下的王凯,不是正襟危坐的宋仁宗赵祯,不是果敢睿智的经侦警察夏远,与那个摄影灯下身形挺拔、轮廓分明的形象也有所不同。

其实,和一年前的他也不太一样。《ELLEMEN睿士》2019年初的拍摄犹在眼前。那时《清平乐》即将开拍,王凯面对一个全新的角色,有期待亦有挑战。他的脑海被一个棘手的问题占据——如何处理大量的古文台词。虽然导演张开宙一直劝大家要放松,但对台词的高要求,不得不让王凯紧张起来。所以,他当时的状态,带有某种不确定的焦虑。

王凯
ELLEMEN

黑色镂空毛衣Bottega Veneta / Naughty系列戒指和Universe系列吊坠均为Juvil

台词所带来的挑战贯穿始终,“一整部戏都在跟台词打仗”,他放下手里的饼干,叹了口气。征服台词的过程记忆犹新。他面对不同于口语的文言文和晦涩语句,只能将难度进行拆解。先把文言文翻译成现代的白话,大概明白这场戏的逻辑和意思,从而找到断句的方式,慢慢捋顺,再重新去给台词找气口,以一种能被观众听懂的节奏说出来。

他在组里随身带着剧本,有时间就拿出来背诵和揣摩,“中学语文背课文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过。”以至于杀青之后的某一天,他依然跟助理说:剧本给我一下!才恍然大悟,这个戏拍完了,他不用再背台词了。

《清平乐》如期播出,观众对他的台词给予好评,自然、浑厚、流畅、充满韵律之美。努力没有白费,他如释重负。《大江大河2》也于4月底杀青,他刚好处于一段空档期,不再绷着那股劲儿,状态轻松了许多。

回京隔离期,刚好是他的休息时间,独自在家听音乐、喝咖啡,摆弄些花花草草,整个人变得柔和。他甚至发掘出做饭的天赋,给妈妈打电话研究菜谱,带着烟火气,脸庞也圆润了些。

王凯
ELLEMEN

棕色格纹风衣、棕色格纹长裤、白T恤和棕色渐变皮鞋均为Tod's

他终于再次找到了生活和工作中间的缝隙。

五年前,这条缝隙差点没有了。2015年底,《ELLEMEN睿士》第一次与王凯合作。那天的细节是:通告被一直排到晚上十点以后,21点的时候,他跟工作人员要了一杯咖啡。他比电视上面消瘦很多,眼睛也熬出了红血丝,需要外力提神来应对这满满当当的一切。

《伪装者》和《琅琊榜》的播出,像是一个分水岭,将王凯从默默无闻推向人群中央。他在公众场合被人群簇拥,一举一动开始被放大。那一年,王凯33岁,经过十年的积累,演技已经在业内有了一定的口碑。理论上,他所走的路应该更为平缓,按部就班地继续埋头拍戏,争取成为一名被认可的好演员。但人气却来得比预想的要快,他一时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关注度,有点懵。

回过神来,他意识到置身于市井的生活,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流量将王凯裹挟起来,寸步难行,他失去了普通人的自由。他有些沮丧,连微博上分享生活琐事也变成不可能。有采访问他对于成名的感受,他说:不适应。

这一次,我们重新问他:“你还向往这种自由吗?”

王凯的回答是:“习惯了。”

“五年前我说过不适应,那是当年的我一个比较真实的心态,因为没有经历过。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说白了,你也了解了,你也知道了,你也亲身经历过了,你也知道没有退路了,没必要再去苦苦纠结这件事情。所以今天,我比较释怀,实际上就是一种习惯。”

他想得很明白:“既然你现在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你就得去承受一些东西嘛。”承受与生活的割裂,习惯不再随心所欲。他说自己一向是个擅长自我调解的人,当很多事情已成定局,接受就好,在现有的基础上找到那个舒服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他的逻辑自洽。

王凯
ELLEMEN

黑色镂空毛衣Bottega Veneta / Naughty系列戒指和Universe系列吊坠均为Juvil

当一种自由关上门,总有另一种自由打开窗,王凯把这扇窗称为“创作的自由”。

“每天到现场的时候,没有那么多事情可想,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拿到剧本就是人物跟故事,所以一门心思在这个剧情当中的时候,就是很享受的。”他能为人物赋予意义和灵魂,也能通过表演将虚化的东西变得立体和丰满。

他试图更准确地描述自己在表演中所经历的创作的心境,却总觉得不够精准,“是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但作品是最好的例子,能让观众和演员的创作产生通感,《清平乐》中饰演宋仁宗即是如此。

王凯对宋仁宗寄托了很多的情感。与《琅琊榜》中的靖王不同,宋仁宗赵祯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他成就了“仁宗盛治”,却在以往的作品中存在感不强。《清平乐》中,宋仁宗第一次以主角的形象示人,没有参照,只能塑造。

“我们要为这个全新的人物找到基调。”王凯说。他的语气明显地兴奋起来,对于这种“业务探讨”类的问题更有兴趣。

王凯
ELLEMEN

黑色廓形夹克、黑色衬衫和黑色长裤均为Bottega Veneta

“基调可以给这个人物定一个点,由点成线,由线成面。我一直在跟编剧和导演聊,他们会跟我说一些历史上真实的事件,通过行为来看人物性格。这也是我们创造历史真实存在人物的一种方式。”

历史的痕迹是碎片化的,在不违背历史的前提下,如何把碎片与碎片串联起来,正是导演和编剧的创作空间,也是演员的想象空间。王凯需要将碎片之间的过渡合理化,从而弄清楚宋仁宗的行为动机,才能呈现他是怎么样的人。

王凯把宋仁宗总结为三个字:“第一个是仁宗的‘仁’,第二个是忍耐‘忍’,第三个是‘人’。”他从表演上设计了很多细节来展现人物身上的复杂性。比如说,通过坐姿的变化,来表达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所拥有的“人”的一面。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宋仁宗在上朝时是正襟危坐的,但私下里则是半斜着或是靠着的,有张有弛的状态对比,正是在说明这是一个立体又多面的人物。

在王凯看来,成为仁君,是赵祯的一种自我选择,所以他才会“忍”,才会将国家责任置于一切私情之上。“有人就有欲望,七情六欲什么都有,而且人都是自私的,天下之大哪里有真正无私之人?但是皇帝在这个位置上,管着天下万民,你又是万民的君主,所以你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你不能为所欲为,就得有取舍。”

王凯
ELLEMEN

棕色印花西装和棉质衬衫均为Gucci

自身的经历也为角色增加灵感,“作为演员也好,工作人员也好,你不能像平时那样信口开河,你得谨言慎行,作为公众人物,你就是有这个责任。”这是王凯通过创作,给宋仁宗赋予的附加值。

《猎狐》同样让王凯体会到了创作的快感。夏远与师傅杨建群(胡军 饰)对峙的那场戏中,王凯的表演一气呵成,充满着对师傅的心痛与惋惜,将内心的矛盾与纠结展现得淋漓尽致。

提起这场戏,王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突然反问道:“你觉得看得爽不爽?过不过瘾?”
“当然爽啊!”

“这就足够了。” 继而,他才透露:“那段台词是我跟导演在现场改过的,基本上是在现场攒出来的一场戏。”在《猎狐》剧组中,王凯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和导演以及其他演员一起聊戏。他与胡军的“名场面”,正是这样碰撞出来的火花。

王凯说,整个剧组创作氛围非常好,拍戏的节奏跟观众想象的不太一样,不是在NG,而是尽量保证拍摄效率一条就过。“每天的进展就是聊剧本,肯定是要聊两小时,拍可能就是半小时、二十分钟就拍完了。但是我觉得戏就是这样,不着急拍。因为大家都是比较成熟的演员了,只要聊懂了、聊透了的话,上手的话八九不离十都是准确的。”

付出心力,享受其中,得到认可,这是演员在创作中的良性循环,也是王凯心中真正的自由。“你每天在拍戏,无暇顾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门心思地在创作当中,你当然会很自由。对吧?”

王凯
ELLEMEN

褶皱西装外套和棉质衬衫均为Ermengildo Zegna / 和平天使系列胸针 周大福

向上走

王凯拥有一张正剧男主脸。浓眉大眼、相貌端正、正义凛然。大学时,中戏的老师就已经这样说:王凯长得太正了,以后不是演警察就是演厂长。

也许,年轻的时候,过于正气脸会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却是男演员一个极大的优势,会给观众一种信赖感。影视剧中的主角大多带着光环,而王凯的面孔则刚好与光环相匹配,使角色令人信服。

事实证明,老师的判断没错,王凯演了不同的警察:《如果蜗牛有爱情》中的神探队长季白,《他来了,请闭眼》中的铁血刑警李熏然,《猎狐》中的经侦警察夏远。到了《大江大河2》,他饰演的宋运辉则是个名副其实的厂长。除此之外,专业或是正面的角色都喜欢他,比如《欢乐颂》里面的医生赵启平,或是《黄克功案件》中立下赫赫战功的黄克功。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凯的性格日趋成熟,对于事物的领悟和共情能力都在提高,经验更加丰富,让他有能力完成更复杂的人物,从而越来越受正剧的欢迎。

在接受央视《面对面》采访的时候,王凯说:“男演员在30岁以前,基本上演不了什么太深的一些角色。”他也是在30岁以后才慢慢开窍的,那之前的他还称不上什么“创作”,更像是“完成角色”。

《北平无战事》是王凯演技提升很重要的一部剧。方孟韦(王凯 饰)给何其沧(焦晃 饰)送面粉的那场戏,情节看似简单却并不容易。焦晃问他:你是从多远的地方跑来的?面粉有多重?王凯才恍然大悟,原来只是背面粉,也有它的逻辑,要提前就设计好背了多少斤,从多远的距离跑来,才能知道对应哪种呼吸状态。那时他31岁,对主动琢磨细节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理解。

他越来越喜欢研究这些事情。《伪装者》和《琅琊榜》中都能明显地看出王凯在演技上的变化。明诚是具有双重身份的地下党,既有冲动又有坚定,王凯演出了不同身份下的微妙变化;靖王低调、隐忍,却又重情重义,王凯演出了人物的孤愤和意难平。

2018年,《大江大河》王凯饰演改革大潮中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宋运辉,表演更是脱胎换骨。他先是通过减肥让身形更加瘦弱,又为角色设计了挤鼻子推眼镜的小动作,剧集开播后,王凯本人的形象几乎不见了,他与那个农村青年融为一体。

王凯
ELLEMEN

棕色格纹风衣、棕色格纹长裤、白T恤和棕色渐变皮鞋 均为Tod's

可以看出,王凯一直是向上走的。他今年38岁,正是最好的时光。人们评价男演员,素有“黄金十年”的说法。年龄处于35岁到45岁之间,体力和精力都有保证,艺术创作力也在持续迸发。王凯承认,如果是十年前的他来演《猎狐》中和胡军的那场戏,虽然可以完成,但是能完成多少分,他没有把握。现在,他有这样的认知,能有机会合作优秀的团队,也敢于提出自己的想法并将其实践,从而碰撞出更激烈的火花。

更可贵的是,时间没有让王凯变得油腻,而是一直保持着对表演的热情,只要提起感兴趣的角色,眼睛里总会闪烁着光芒。他也在期待着一些变化,想尝试接地气的小人物,或是复杂的反派。虽然大学老师当年还说了一句“没有人会找你演反派”,但他却越来越心生向往。“比如说《猎狐》里面的王柏林,或者是军哥那个角色,亦正亦邪的,各有各吸引眼球的地方。”他的头微微抬起,思考了一下,接着说:“可是让我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反派,又想不出来,如果看到的时候,会有一个判断。”

他甚至感谢年龄给了他驾驭更多类型的底气,而不是虚情假意的怀念青春,“因为不同的年龄段不管是对善的理解,还是对恶的理解,也都不是一样的。”

王凯正在感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当理解能力,或者说看待世界或人的深度和维度不一样了,你就会发现比以前轻松很多。这个时候就会觉得如鱼得水一样,那就是叫自由了嘛。

王凯
ELLEMEN

黑色廓形夹克、黑色衬衫和黑色长裤均为Bottega Veneta

摄影 黎晓亮(ASTUDIO) / 造型 SHERRY / 采访、撰文 李肖 / 编辑 FUFU / 妆发 司君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