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源:成为那道光

2018年岁末,王源经历了刚成年后的第一个冬天,在新发表的专栏文章里,他开启了对人生命题的总结和思索,记录了自己身处喧嚣时被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作品集《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击中心灵的瞬间。然后,他在文中写道:“满天繁星,有我想成为的那道光。”

Yellow, Sitting, Leg, Knee,
ELLEMEN

2018年岁末,王源经历了刚成年后的第一个冬天,在新发表的专栏文章里,他开启了对人生命题的总结和思索,记录了自己身处喧嚣时被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作品集《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击中心灵的瞬间。然后,他在文中写道:“满天繁星,有我想成为的那道光。”

人的一生是悬于两道永恒黑暗间的一隙微光,唯当人内生的自我开始觉醒时,这道光芒才会璀璨闪现,在即逝的瞬间穿透黑夜,为更多双眼所看到。王源找到了那道应属于自己的光,而接下来,他要成为那道光。

Cool, Beauty, Hairstyle, Jacket, Leather jacket, Leather, Forehead, Photography, Photo shoot, Black hair,
ELLEMEN

黑色皮衬衫 AMI Alexandre Mattiussi

坐在采访桌前,王源轻轻呼了口气,已经是晚上11点,杂志封面的拍摄刚刚结束,他还需要完成专访。白天是他的个人纪录短片《没有哪个夏天像今年一样》的线下分享会,算起来,他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

“我得想想怎么说。”垂下眼,盯着自己交握在桌上的双手,王源停顿了下来。采访者提出的问题在过去大半年里,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他面前,记者们总是反复问他:是否意识到去异国学习音乐这一决定背后潜藏的风险和损失?他们总像是不能轻易接受他面上表现出来的坦然。

这次得换种说法,王源抽出手比划起来:“打个比方,今天在您面前摆了一个最新款的包,买吗?”

对方愣住了。

“买不买?”王源继续追问道。

“买吧。”

“好,买!它有啥用?有性价比吗?没有,喜欢就完事了。”

“前提还得要有钱……”回过神的采访者逗起他来。

“不是,那您都说买了。”王源有点着急,身体前倾抢过话头,但言语依旧礼貌。他拊掌强调着:“喜欢就完事了,喜欢就完事了,对不对?”

话音刚落,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为这孩子气的举动笑了起来,王源面上透出些不好意思,抓抓后脑勺补充道:“有些决定就是脑子一热,喜欢,而且我现在年纪其实也小,还有机会去试错,但如果现在错过了喜欢的事情,其实是会后悔的,我挺怕自己后悔。”

双手叠放回桌面,王源又恢复了乖巧标准的坐姿,他套着件白色的粗棒针毛衣,肩头瘦削,还带着少年人的脆弱美感,但微抬的脸上,轮廓线条已经立体起来,下颌转折处也有了凛冽的角度——这是19岁的王源,一个能与自己对话,并始终坚持自我选择的成年人。

Sitting,
ELLEMEN

白色几何毛衣、橙色运动短裤、灰白拼接运动袜和黄色厚底运动鞋 均为Onitsuka Tiger


大一新生王源

“大家好,我叫王源,来自中国,见到你们很高兴。”

——王源/2019年9月/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


2020农历新年过后,王源恢复到了“学校——公寓”两点一线的异国求学生活。他曾突发奇想把自己的生活划分成旧磁带的两面,A面是规律的学校生活,B面则代表着忙碌的工作。回到学校,身体就按下了跳转A面的播放键,开始了“吹不出褶”的平静日子。

娱乐圈的喧嚣消失了,没有跑不见头的通告,也没了簇拥在左右的鲜花掌声和火热的眼神。在这里,王源能把头发简单地推成板寸,不需要每天出门前花费许久收拾造型,也不用时时戴着口罩。他能够自由地去逛超市,甚至大大方方地扛着一袋大米游荡街头。

“除了华人之外,国外的人其实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会告诉他们。”大一新生王源褪去了自己身上环绕许久的明星光环,快速融入了简单的求学生活。他和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届学生一样,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头疼,还得提前很多天为排练作业订排练室,要不“就抢不到了”。新结识的外国朋友们也不曾发觉这个中国少年有何特别之处,除了一开始总会好奇地问他为什么总穿名牌。

“他们老说我。”聊到这个,王源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这几年没怎么买过衣服,带去美国的大部分都是品牌送的,上面都有logo。”

被身边同学反复问过几次后,王源趁着波士顿大降温的机会,私下买了些寻常服装,替换掉了那些扎眼的名牌,不过他最后还是没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