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操心之日本群众为什么嫌弃(前)首富孙正义?

几周前,软银集团掌门人、前日本首富孙正义时隔三年再次在推特上发声: “我们愿意为担心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们免费提供简易PCR检查的机会,首先是100万人份,正在准备申请方式。”

网络

太久没在社交网站上露面的孙老师还特意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良苦用心:“好久没发推特了,我很担心病毒的状况。”

没想到,这句补充非但没帮他挽回面子,反而被日本网友们骂上了雅虎头条。

“你在想什么?这种时候博眼球吗?”

“如果不制造话题来支撑股价的话,愿景基金会破产吗?”

“是蓄意造成日本医疗崩溃吗?”

得,100万个试剂盒不妥,我改捐100万只口罩总行了吧?孙老师心想。

网络

“100万只口罩哪来的?”网友们誓不罢休。

“直接向海外工厂采购的。”

“你为什么不在日本建工厂?就因为都依靠进口,日本现在的经济才这么低迷。”

“我们需要的不是口罩,是口罩的生产力。”

同样是捐口罩,声称是孙老师“一辈子的朋友”的马云,却喜提日本网友们的一致好评。“现在局面在发生变化,曾全力帮助过我们的朋友碰上了同样的困难。这100万只口罩,感谢朋友帮忙分送到日本最需要的地方。

很难说孙老师为本国人民捐物资的灵感来源于何方,但他被日本人民嫌弃,倒是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ELLEMEN

乍一看“孙正义”的名字,很多人会心生困惑,“孙”不是中国人常用的姓氏吗?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日本人的名字里?

孙老师小时候不姓孙,而叫安本正义。他的祖父在二战时期从朝鲜南部移民到日本,到了他父亲这一代,才改了姓,但名字终归只是个符号,他的外籍身份一直伴随着他长大,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的行为方式。

网络

在贫民窟度过童年的他跟祖母最亲。因为担心他被人欺负,祖母常年将他带在身边,自己去搜集剩饭剩菜,孙正义就坐在那辆用来拖剩饭的板车上,等着她一起回家。板车因为每天运送残羹冷炙而总是浸满油污,坐在上面的孙正义必须得抓紧扶手才能让自己不掉下来。

这段听起来略显心酸的往事在“屌丝逆袭”的马云身上也能找到共鸣。马云的祖父在抗战时期做过保长,给孙子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他在成长的过程中能表现得乖巧懂事。

但十几岁的马云显然辜负了爷爷的期待。他那时候喜欢打架,数学极差,考了两年也只考到一所普通高中。第一年高考失败的他去酒店应聘服务生,但因长相难看惨遭拒绝,走投无路的他不得不转去做搬运工这种苦力,只因对相貌没什么要求。后来,高考二次落榜,马云便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杭州的大街小巷靠送书为生。

网络

1981年,从加州伯克利学成归来的孙正义回到日本,萌生出创业的念头,但外籍移民的身份再次成为他前进路上的阻碍,在向法务省提交的一项转籍申请中,他在签名栏写下“孙正义”三个字,但被驳回,理由是:日本的姓氏簿里没有“孙”这个姓。

彼时的他已经不是年幼时那个跟着祖母讨生存的小男孩,他让妻子先去法院申请改姓,自己紧随其后,从此,“孙正义”这个名字加入了日本籍。

不仅如此,他还以日籍身份创办了后来为众人所熟知的“日本软件银行”,当年那间四面漏雨的小事务所,十几年后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市值千亿的上市公司。

网络

1981到1991年的十年间,孙正义在本国内持续摸索,却屡屡碰壁,他在回顾这段时间的采访中不断强调,日本媒体和日本商界并未对他提供支持,“我在日本企业家中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形象,我好像从来没有被他们接受过。”

在软银刚刚成立之时,孙正义曾对着当时的员工发表过一段热情洋溢的演讲,鼓励大家奋勇向前,但他的员工们并不怎么买账,将那段讲话的内容全部透露给了媒体,他因此被贴上“傲慢、自大”的标签,一时间,本国的知名媒体纷纷拒绝刊登他的广告,觉得他太张扬,恨不得将那点野心写在自己脸上。

ELLEMEN

1991年,软银跟思科达成合作,孙正义这才缓缓启动了自己的事业,进入上升通道。

和马云一样,早在二十多年前,孙正义的心中就埋藏着一个“互联网情结”。

1994年,首次来到中国的他来参加UT斯达康的董事会,当时,这间生产“小灵通”的公司缺3000万美元开展新业务,仅仅半个小时的演讲后,孙正义就决定投下这笔钱,“看在伯克利校友的情分上”。

1996年,只有十几个员工的雅虎,月收入十万美元,孙正义再次大手一挥,砸下一个亿。

有了前面两次的铺垫,孙正义后来对马云的资助显得“顺理成章”了一些。1999年初,还未创办阿里的马云仍是一副落魄失意的模样,他跟兄弟们在小酒馆里宿醉,也在登上长城体力透支后忍不住嚎啕大哭。

网络

而此时的孙正义已经改头换面,他是众多互联网创业者心中“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因为对雅虎和UT斯达康的投资,他身价暴涨,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尚未破裂前夕,他的身家一度超过比尔·盖茨。

1999年10月,听闻高盛给一间中国的小公司投了钱,孙正义心生好奇,便写信给马云,相约见上一面。

能跟当时的互联网巨头雅虎背后的大股东见面,马云的心情就跟慕神一般,在他后来的回忆里,才聊了6分钟,孙正义就表示要投3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太多了”,马云只要了2000万美元。

很快,千禧年来临,马云登上了《福布斯》封面,“深凹的面颊,扭曲的头发,淘气的露齿笑,一个5英尺高、100磅重的顽童模样。”但在孙正义的解读中,这幅面孔中只有眼睛是最重要的,因为它“闪耀着动物的光芒”

这一来自十多年前的预判显然是成功的。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以243亿美元的筹资额在纽交所挂牌上市,14年前投下的2000万美元,已经涨至580亿,孙正义也因此跃升为当时的日本首富。

网络

与其说是在马云身上看到了所谓的“信仰”,不如说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们来自同一物种,都有点疯狂。”孙正义在日后的采访中表示。

两年后,他通过减持阿里股票,加上套现的100亿美金成立了软银愿景基金,从此,开启了满世界投(撒)资(币)模式。

他声称要将“互联网独角兽”们全都一网打尽,复刻出更多的“阿里”。通过软银这根纽带,他在海外不断投资,中国、美国、韩国的诸多企业,背后都有着愿景基金的影子,在日本,他试图建立一个完整的脉络,将大部分互联网经济的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投资多样化的互联网股票和复制美国的商业模式已经成为他具有标识度的商业模式。

网络

表面上,孙正义急于打造出“下一个阿里”,但“阿里的代言人”马云却表示,“他眼中只有六个字,软银,软银,软银,并不考虑客户和员工。”

私下里,马云将他形容成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总想在蚊子腿上找肉吃”。

和他远征海外形成对比的是,孙对日本国内的创新型产业的扶持力度却非常小,新世纪之后的十年,他查看并决定投资的日本企业寥寥无几。

ELLEMEN

19岁那年,孙正义就给自己的人生标注出了几个关键性节点:50岁实现营业规模一兆亿日元的目标,60岁时将事业交给下一代。

出生于1957年的他眼看着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却离“退休”的人生目标越来越远。

去年11月,Wework最大的股东软银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这是Wework十四年来的首个季度亏损,亏损金额高达65亿美元。“对亚当•纽曼的错判,是我犯的最大错误,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孙正义将纽曼罢免后,不得不从投资者退居为创业者。

2019年下半年,他的投资帝国遭受重创:Uber估值腰斩、WeWork上市失败、Slack股价阴线……接二连三的打击把他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网络

十多年前,他也面临过相似的局面。当年,阿里的成功让他对跟中国沾边的项目都充满信心,只要“十分钟之内找到感觉的都要投”

2008年夏天,陈一舟的人人网花了10分钟拿到近4亿美元的投资。

2011年平安夜,PPTV的陶闯刷新纪录,7分钟拿到2.5亿美元。

后来的故事想必你也听说了,人人网经营不善被卖,PPTV在视频大战中烧光了钱……只有阿里给孙正义争了口气。

2006年时,孙正义已经走过一步险棋,他在手头只有2000亿日元的情况下,花1.75万亿日元并购了电信运营商沃达丰,这笔交易达成后,软银的股价一度下跌了六成,在所有人都替他捏把汗的时候,沃达丰后来翻身成为日本经营业绩最好的运营商。

网络

最近,有消息称,2019年11月时,“贝壳找房”曾完成了24亿美元的D+轮融资,领投方正是孙正义的软银,投资金额达到10亿美元,差不多时间获得投资的还有你我熟悉的长租品牌“自如”。

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孙正义还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当大多数人展现出防御姿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凛冬时,他仍然固执地相信着自己的能力。

即使站在悬崖边上,距离跌落只有咫尺之遥的时候,他也不排除自己能够力挽狂澜的可能性。

相比之下,那个曾经喊话“要让阿里活到102岁、横跨三个世界”的马老师,却已然功成身退。

参考资料:

1.盖饭人物《日本人孙正义的中国撒币往事》;

2.21世纪经济报道《马云戏说孙正义:他眼中只有六个字》;

3.ifeng科技《45分钟融资450亿美元,孙正义的豪赌背后》;

4.界面新闻《孙正义对话马云:我还没有取得任何成就》;

撰文 & 编辑:Maa Lau/资料整理:E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