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企业界偶像到全民公敌,他只用了一个晚上

本周,日本发生的一件事,让喜气洋洋准备迎接2020年的日本人着实吃了一惊。因为违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而被警方逮捕的日产汽车前CEO卡洛斯·戈恩,突然在12月31日清晨被爆出已潜逃出境,成功返回自己老家黎巴嫩,舒服地过上了2020年的新年。

image
网络
image
ELLEMEN

31日中午,戈恩发表声明,说自己人在黎巴嫩,之所以离开日本,是为了躲避日本的司法迫害。

消息一爆出,过去一年里对戈恩的新闻见怪不怪的日本普通人突然发现:这么重大的涉贪罪犯在保释限制出行期间,居然能轻而易举逃出日本,日本的海关和边检都是用纸糊的吗?

image
网络

事实上,不少日本官方人士也是看到新闻后,甚至是接到媒体采访时才知道戈恩就这么轻易逃脱了,面对镜头很多人都一脸懵逼。

据说31日当晚日本人都被这则新闻气到不行,一年一度的红白歌会也创下了开播历史上最低收视率,连第三次主持的绫濑遥也无精打采,口误连连,而普通人则在推特上吐槽,这个时候根本不是听歌的时候,感觉元旦大清早都能听到从中东黎巴嫩传来的大笑声……

image
ELLEMEN

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戈恩是谁。在日本,他曾被看做是大神级别的人物。

戈恩是出生在巴西的第三代黎巴嫩移民,小时候经历非常坎坷,1岁时喝生水生病发烧,后来又举家搬到里约,之后又跟着母亲回到祖国黎巴嫩居住,在黎巴嫩念法语学校,后来因为学习特别用功,又前往巴黎上高中,最后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毕业,童年和青春整整跨越半个地球。

image
网络

小时候的戈恩

毕业后,他进入了米其林轮胎公司,在这家公司他工作了18年,1985年,因为业绩优秀,他被指派回巴西,直接负责价值3000万美金的米其林南美事业部。那时他才31岁,在当地饱受通货膨胀之苦,利润下降的情况下,在几年时间里,戈恩就将分公司扭亏为盈。

这样神仙级扭亏为盈的业绩,让戈恩有了一定名声,后来,法国雷诺汽车将他从米其林挖过来,空降成高级副总裁,3年后,雷诺和日产结盟,1999年,雷诺以54亿美元收购日产36.8%的股权,成为日产公司的最大股东,2000年,戈恩成为日产汽车社长,之后又兼任CEO。

image
网络

日产作为日本的民族汽车品牌,一直是日本人心中的骄傲。它的历史比现在人们熟知的丰田还长,还出现过很多名车,数次中东石油危机之后,日产的低油耗车也让这家公司业绩更加出色,一跃成为日本第一乃至世界第一。

20世纪80年代,正值日本经济泡沫高峰期,成为世界第一的日产,一直坚持如何要保持住自己的位置,设定各种计划想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稳定自己的地位,各种高级车型不断出现,但好景不长,随着90年代的日本泡沫经济崩溃,日产陷入连续7年赤字,遭遇财务危机,几近破产。

image
网络

日产和雷诺结盟后,戈恩带着在雷诺的履历,来到日产。他此前就有“成本杀手”的外号,被人们称作“问题解决先生”,他只用了两年,裁了日产3万员工,又一次创造奇迹,将濒临破产边缘的日产给拉了回来,将原先拥有2兆日元负债的公司,用5年时间就全数还清了债务,摆脱负债的那年,日产还在日本国内的市场占有率从12%升到了近20%。

在日本人眼中,能实现这样的业绩,靠日本人本身实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在日本式的企业经营中,高层出现失误并给公司造成损失时,通常采取的态度是:这次尝试失败,太遗憾了,下次再努力吧。最优先的事务是保证大家都有工作,集体保持一致。

戈恩上任日产后,对这种陈旧的日式经营方式做了改进:设定目标没有完成,负责人就下台,要不就调离岗位。日本记者安井孝之认为,这样的企业经营方式对日本人来说,简直前所未有,太过严苛。

image
网络

当时,有人认为戈恩手底下日产之所以起死回生,是建立在千万个被裁员后破碎家庭的废墟之上的,但也有不少人支持他的做法,因为日本人太习惯他们固守的“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制度,戈恩被称作砸碎日本式企业经营的“黑船”。

image
网络

由此,在目睹了戈恩力挽狂澜的企业治理手腕后,日本社会对戈恩的崇拜到达了最高潮。他不仅登上杂志封面,还有专门以他为主人公的漫画书,讲述他一生的经历。在经济低迷的日本社会,戈恩成了希望的象征,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给他颁奖,明仁天皇还向他授予一枚勋章。

image
网络

戈恩主题的漫画书,目前在中古市场上价值已经高达1万日元

创造出如此奇迹的戈恩,他的年收入也达到了10亿3500万日元,相比之下后来给丰田带来相似奇迹的丰田章男年收入只有他的四分之一。2017年时,他的总资产更是达到了21.5亿人民币。

2016年,日产又收购了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戈恩也成为了三家汽车巨头的共主。
但处于事业顶峰的戈恩的地位却开始出现问题,在日产经营层,有人担心三家汽车公司继续下去,会影响到日产自身的地位和利益。

2018年11月19日,正当他从国外回到日本时,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就在机场等待他,正式将他逮捕。随后日产内部的调查中显示,戈恩披露的个人收入低于实际收入,还涉嫌篡改金融文件,少申报了有50亿日元。

image
网络

东京地检亲自上飞机逮捕戈恩,媒体拍下的当时画面

之后,戈恩再次遭到逮捕,原因是涉嫌挪用日产资金来弥补自己在私人投资中的损失。这些指控也让不少日产基层员工气愤不已,纷纷抱怨自己拿着最低的薪水,却支撑着一个薪水比自己多202倍的老板,在世界各地购房投资,这完全不符合日本企业一贯的风格。

image
ELLEMEN

戈恩逃亡后,他发布声明说都是他一个人策划了逃离日本的计划,和家人以及其他人无关,但就目前媒体曝光的事实来讲,并非如此。

image
网络

戈恩被在东京拘留所的单间,后来他声称睡地板太难受,换到了有床的房间

去年3月和4月,戈恩在被关押了100多天后,先后缴纳了总共15亿日元(折合人民币9658万元)的保释金获得保释。

image
网络

但保释条件比较苛刻。他被限制和自己的妻子会面,必须出门去律师的办公室才能上网,收发邮件。他所持有的法国、巴西、黎巴嫩的三国护照必须由律师保管,防止戈恩拿到护照后潜逃出国。其中法国政府为了给本国商务人士方便,给他发了两本法国护照。

此时问题出现了,戈恩在被捕后,在日产和三菱的职务都被解除,失去了在日本国内工作签证证明,根据日本法律规定,保释后出外就得和一般外国人一样,必须携带护照。

image
网络

于是,律师和法院商议后,将戈恩的一本法国护照放在一个透明盒子里,准许他随身携带,并用密码锁将盒子密封,防止本人随意使用。

据戈恩的友人称,他在之后开始考虑利用这个随身携带的护照,从出逃三个月前就开始谋划出逃计划。

戈恩在东京的住处位于一处外国人集中的高级公寓内,在出入口有法院设置的摄像头,日产公司为了监视他的行动,收集证据,也在附近配备了私人侦探跟踪,戈恩几乎处于软禁状态。

image
网络

戈恩家门对面设置的摄像头

但在保释期间,戈恩秘密雇佣了来自美国和黎巴嫩的保安公司,据称这家保安公司中对戈恩的秘密出逃计划的知情者只有2人。其中一位是一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另外一名是黎巴嫩一家保安公司的职员。

而据媒体报道,就在出逃前10天的12月20日,日本外务副大臣铃木馨佑和黎巴嫩总统奥恩会谈,在会谈结束后,黎巴嫩政府的一名官员突然上前跟铃木搭话,请求日本政府将戈恩送还给黎巴嫩。铃木当时觉得非常意外,用外交话术回应后即回国,但并未对此有任何进一步的怀疑。有人就怀疑,这可能是黎政府配合戈恩的策略之举。

为将出逃风险进一步降低,软禁中的戈恩故意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抗议,认为在软禁中,日产公司秘密安排的私家侦探跟踪自己,“侵害了自己的人权”,要求法院下令驱逐这些私人侦探。

image
网络

一周后,日本元旦假期开始,在知晓戈恩威胁要将日产派出的私人侦探告上法庭后,日产公司于12月29日白天暂停了私人侦探和周围摄像头的运作。也有人称仅仅是因为私家侦探想回家过年,而关闭了监控。

当天,并没有媒体声称的什么乐团进入戈恩住处。从其他监控摄像头中,警察发现戈恩当天离开公寓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公寓。怀疑戈恩前往一处秘密地点后,和参与逃跑计划的保安公司人员接头。

而当天戈恩住处附近的一个日本小女孩则说,在相同时间看到了类似戈恩的人在附近走动。

此前,媒体曾报道称身高1米7的戈恩是钻进了一个推测为190厘米高的低音提琴琴箱中,被运出家门。

image
网络

日本网友绘制的想象图

但根据《华尔街时报》昨天的报道,戈恩藏身的箱子可能是一个用来搬运音响设备的黑色箱子。

image
网络

为了避人耳目,戈恩并没有选择繁忙的东京成田或羽田机场,而是选择了旅客人数更少的关西国际机场,接头后他们驱车500多公里前往关西机场后,逃跑的关键的时刻终于到来。

有日本媒体经过采访后发现,戈恩的妻子此前从阿联酋一家公司借到了两架私人飞机,其中一架当天就在关西机场迎接戈恩到来。戈恩等人在到达关西机场后,需要通过特别通道登机,跟普通乘客相同,海关、边检、检疫一个都不能少。

image
网络

日本媒体推测的戈恩安检时的VIP通道

然而,因为要前往专用的私人飞机停机坪,需要通过专用通道,安检措施比普通情况要松,遇到大型设备时,漏检或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非常多,私人物品上私人飞机,一般都认为进行严格检查的必要性不大。

随后,戈恩被运往私人飞机的停机坪,也有媒体报道,他被送往停放飞机的机库,他藏身的黑箱子就被单独放在飞机后方。

image
网络

在经过了12个小时的飞行后,戈恩抵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和妻子会合,然后乘坐另外一家私人飞机,前往黎巴嫩贝鲁特,而据NHK报道,黎巴嫩官方还亲自派官员在机场迎接他。

image
网络

去年12月29日晚从关西机场起飞的私人飞机,戈恩可能在机上

image
网络

某航线实时跟踪app显示的戈恩专机路线

不久后,法国媒体爆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戈恩和妻子坐在饭桌前,满脸轻松地享受着晚餐。

image
网络

有媒体推测,他之所以选择黎巴嫩,一来是因为这里是他的故乡,他在这里被看做拯救世界的民族英雄,二来黎巴嫩和日本没有签订引渡协议,他返回日本接受审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image
ELLEMEN

戈恩潜逃后,给日本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最喜欢循规蹈矩、按章办事的日本人发现,眼前出现的情况,完全在自己的预料之外,准备在高尔夫球场跨年的首相安倍,紧急改成在街头散步跨年,接到消息的司法部门官员纷纷放下度假计划,开始从监控镜头和海关那里寻找戈恩的蛛丝马迹。

image
网络

负责抓捕戈恩的东京地方检察官们,则第一时间甩锅:“我们当时就很反对保释的决定,这次可是真的跑了”,但最后也默默地没收了戈恩缴纳的15亿日元保释金。

更惨的是,戈恩在日本雇佣的律师弘中淳一郎,这位在日本享有很高的声望的律师,被称为“脱罪承包商”,被戈恩放了鸽子。在接到自己客户已经逃跑的消息后,他满脸惊讶,说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熟睡时,耳朵被人灌了水一样的震惊”。网友说,他“脱罪律师”的名声今后会更响亮,因为这次的客户“真的脱罪逃跑了”,而为戈恩辩护的费用不知道是否还能收到,整个律师团成员现在依然没有缓过神来。

image
网络

与此同时,戈恩正在谋划一盘更大的棋,有消息称,他下一步真的要拍一部电影了,他要用这部电影来对日本复仇。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戈恩在逃出日本之前,曾在自己的家中和和参与过电影《鸟人》的好莱坞制作人会面,计划制作一部“揭露日本司法不公正”的电影,之后又有法国媒体称,戈恩已经和美国流媒体公司Netflix达成协议,要拍摄一部记录他在日本遭遇的纪录片,虽然事后该消息被证实是假新闻,但今后成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几天后,戈恩将在黎巴嫩贝鲁特召开记者发布会,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记者和世人。

编辑:Sebastian/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