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说花钱太难了!

前不久,比尔·盖茨在白岩松对他的专访中一语惊人。白岩松问他,“挣钱更难还是花钱更难?”他回答,“花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不是顶级富豪的撒娇,因为在这句话前,他还加上了一个前提“如果你对自己会带来的影响有很高的标准”。

image
网络

为什么对于世界首富而言花钱这么难?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也许我们得先了解:

image
ELLEMEN

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是:如果比尔·盖茨掉了100美元在地上,他是不会弯腰去捡的,因为在他弯腰的这一秒,他创造的价值已经超过了100美元。

这个段子是有理论依据支撑的。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计算数据,比尔·盖茨每秒赚取约380美元。

谈到他,财富是绕不过去的两个字。

image
网络

1995年,盖茨第一次登上《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榜首,时年39岁,当时他的个人财富为129亿美元。

从1995年到2007年,盖茨连续13年成为《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富。九十年代初,Windows几乎垄断了九成以上市场。如今,微软的Windows 10系统仍然占据全球操作系统市场近50%的市场份额。

之后,比尔·盖茨又分别于2009年、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数度登顶《福布斯》全球富豪榜。而在没有位居榜首的那几年里,盖茨也从未掉出前三的位置。

image
网络

最近,他以110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反超前世界首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重回世界首富的位置。

“这说明我捐钱的速度还不够快。”对此盖茨似乎有些无奈,“我已经捐出了500多亿美元了,但是股市和我的投资收益都不错,这是个好消息,因为我可以有更多的钱捐给基金会。我希望其他人也能踊跃捐赠,跟我竞争谁的名次下降得更快。”

image
网络
image
ELLEMEN

在大众的想象中,亿万富翁是与奢侈品、游艇等捆绑在一起的。但是对于比尔·盖茨来说,他过着与亿万富翁的身份不太相称的朴素生活。

他最喜欢的食物是汉堡,生活中也非常节约:没有私人司机,公务旅行不坐头等舱而坐经济舱;对打折商品有浓厚的兴趣;不愿为泊车多花几美元。

image
网络

比尔·盖茨在西雅图当地一家汉堡店排队买汉堡

此前他还在Reddit论坛的“什么都能问(ask me anything)”的活动中,明确回应了“不捡100美元”的段子,表示:捡!并且他会把这100美元放进基金会,可以派上很大的用途。

盖茨的这个回答从侧面解答了“他的钱都去哪儿了”这个问题。

在他卸任微软CEO后,慈善成了他全力以赴的第二份事业。

2000年1月,盖茨夫妇成立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以下简称“盖茨基金会”)。

image
网络

2008年,从微软正式退休后,比尔·盖茨宣布把自己的580亿美元财产全数捐给名下基金会。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曾说,“退休以后20%时间给微软,80%时间做慈善。”

每年,盖茨都会捐赠出自己全部财产的5%用于基金会的慈善项目。

盖茨基金会关注的议题包括:农业发展、为穷人提供金融服务、水源卫生情况等。他们每年为公共教育,妇女和生育安全问题投资近50亿美元,每年盖茨基金会举办两轮“探索大挑战”,就避孕征集创新技术方案。

image
网络

根据基金会统计,在美国只有约三分之一的学生从高中毕业后就读大学,并且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受阻于高昂的学费。因此,他们向贫困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完成他们的求学梦想,甚至还提供研究生奖学金申请。

2000年,盖茨基金会授予奖学金信托基金2.1亿美元,如今每年大约有1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杰出研究生获得这笔资助得以在剑桥大学学习。

就如盖茨当初所说的,他希望自己对世界、对社会有“正面的贡献”。

盖茨夫妇几乎把钱都花在了基金会和公益慈善上,并且还亲身参与其中。不止如此,盖茨还随时鼓励更多的世界富豪捐出他们的个人资产,投身于慈善事业。

image
网络

盖茨夫妇和巴菲特发起了The Giving Pledge捐赠誓言

比尔·盖茨是一个“科技狂人”,他相信技术创新可以解决人类困境。他在做的,看起来也是于各方都非常有益的好事。

然而实际过程中的困难,却远远超出了这位世界首富的预料。他的慈善事业接连遭遇阻力,推进不前——花钱真的成为了一件很难的事。

最近的一部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就揭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image
ELLEMEN

“喝粪水”一事发生在2015年,但是一切的源头要倒回1997年。

1997年1月,《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Nicholas Kritof 发表了一篇题为《在第三世界,水依旧是致命的》的报道,指出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正饱受水污染的困扰,数以百万计的孩子因感染痢疾等疾病死去。

image
网络

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读到了这一篇报道。彼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为人父母后,他们更加能理解孩子因本可以避免的疾病而死去的那种心痛。

这篇文章也让他开始思考全球健康问题,“这个世界是否正在尽全力来消除这些死亡?”

要解决非洲贫困地区的水源污染问题,不是送水,也不是建设污水处理厂——那些在发达国家适用的解决方案,并不适合第三世界国家。比尔·盖茨想从底层百姓的厕所,以及与之相关的污水处理系统入手来解决问题。

2011年,盖茨基金会发起了“厕所创新大赛”,试图研发可以独立使用、不用外接水管、下水道或电源,就可以把人体排泄物转变成能源、洁净水或养分的马桶。优胜者将获得近700万美元资金支持。在过去7年间,他们为这个项目已投入了超过2亿美元。

image
网络

在进行了众多的厕所设计脑力风暴后,盖茨得到了解决方案。但新型厕所的成本是5万美元,而可被量产的成本预算只有每只马桶500美元,差距有一百倍。

另一边,盖茨寻找到的工程师彼得·贾尼基的团队也建造出了一个独立的污水处理器,名为欧姆尼(Omni)处理器。粪便经由这个处理系统过滤后产出的第一杯纯净水,就由比尔·盖茨亲自喝下了。

image
网络

2015年1月5日,比尔·盖茨公布了一段视频,并在视频中喝下一杯经过处理的“粪水”

经过基金会的层层努力,这种先进的污水处理装置已经在世界范围内逐步得到使用。在达喀尔,欧姆尼处理器已经能够处理城市三分之一的粪便污水,并为人们提供干净的饮用水。

image
网络

2018年,在中国举办的新世代厕所博览大会上,比尔·盖茨拿着一罐密封的粪便出现在演讲台上。他希望在中国找到产品合作商,以降低新型厕所的生产成本。

image
网络

同年11月,世界最大的制造商之一骊住集团宣布将开始制造比尔·盖茨研发的其中一种新型马桶——中国厂商的加入,让比尔设想的规模化推广变成可能。500美元的马桶,似乎也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image
ELLEMEN

在非洲,因为疫苗接种率低,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仍然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疾病。

image
网络

比尔·盖茨希望通过让更多人接种疫苗,来彻底消灭这种疾病。

为消灭脊髓灰质炎,盖茨基金会已投入几十亿美元。在基金会的预算会议上,脊灰工作组向比尔申请了两亿美元的项目基金,比尔最后给了他们四亿美元,以求提高这个项目的成功率。

基金会团队利用高解析度卫星图像和算法,绘画出了尼日利亚脊髓灰质炎分布的真实图景,找到了接种疫苗的“漏网之鱼”地区。

但消除脊髓灰质炎的工作并不顺利。尼日利亚当地的宗教领袖们传播谣言说疫苗是西方国家的阴谋,会使儿童绝育,而支持消灭脊髓灰质炎的人更是当代希特勒。

接种工作因此一度陷入停滞。

为此比尔盖·茨亲自来到当地和各地区领袖坐在一起,倾听他们的想法,回答他们的问题。几个小时后,当地领袖终于同意协助基金会的工作。

image
网络

这些努力确实见到了成效。在尼日利亚,罹患脊髓灰质炎的儿童人数直线下降,由2008年的798例,到2009年的388例,再到2010年的21例。

盖茨基金会几乎快要在尼日利亚消灭了小儿麻痹症。

但是同年9月,50名恐怖分子袭击了尼日利亚北部的监狱,放出近150名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成员。他们控制了村庄和公路,限制人员进入与信息流通。新一轮恐怖主义浪潮席卷尼日利亚,也为疫苗工作带来了障碍:路边的炸弹炸死了疫苗接种工作者,保护工作者的警官中枪身亡,两名恐怖分子用一名4岁儿童做诱饵杀害了志愿者……

image
网络

2012年,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塔利班也威胁着脊灰团队的疫苗接种工作

消除脊髓灰质炎的行动再度陷入困境。尽管比尔安排了各种应对措施,脊髓灰质炎仍时而爆发。

2013年,盖茨基金会发起“终局战略计划”,宣布将与机构联合体一起投入近60亿美元,在六年内根除脊髓灰质炎病毒。去年,世界上骨髓灰质炎每年的新增病例已经锐减到两位数,但是今年的病例又增加了。

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比尔似乎还需要费些时日。

image
ELLEMEN


比尔·盖茨关注的公益面向很广,也试图通过基金会去解决诸多世界性难题。不过尽管盖茨拥有世界首富等级的财富,以及无数顶尖人才的资源,在做公益上也并不总是顺遂或受到赞扬,比如他们曾发起公益项目,向非洲南部提供电脑,但效果不佳。

除了外部压力,比尔面临的另一层压力来自身边的朋友。

比尔·盖茨的个人资金不是盖茨基金会的唯一资金来源,好友沃伦·巴菲特的投资也是其中一部分。

image
网络

2006年6月25日,巴菲特给基金会提供大约1000万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类股票。2018年7月,巴菲特宣布再次向盖茨基金会捐赠其公司的B类股票,价值20亿美元。巴菲特承诺把自己一大半财富310亿美元捐给盖茨基金会。

比尔·盖茨和巴菲特能够成为富豪绝不是因为他们都是富豪,而是他们能够真正懂得彼此的追求。

和巴菲特的第一次见面,比尔本来只预留了90分钟,之后他要赶回家继续写代码。可是那次见面,一见如故的两个人聊了几个小时。

image
网络

如今,盖茨64岁,巴菲特快90岁了,他们还会一起去桥牌俱乐部打牌,眼神一抬,合作默契;又或者一起在街边快餐店吃高盐高热量的汉堡。

盖茨坦言,接受巴菲特的馈赠让自己很有压力,要把这笔钱花好并不容易。

“从某些方面来讲,花自己的钱,我还不怎么有负罪感,如果拿着沃伦的钱乱花就不一样了。”他说。

当然他确实做到了认真对待基金会中的每一分钱,并且做成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

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发展中经济体有近20亿人口没有银行账户,他们错失了基本金融机构所提供的好处和安全性金融服务。因此盖茨基金会使用区块链新创公司Ripple的技术,为没有银行帐户的人开发出一套开源软体 Mojaloop,为没有银行帐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

盖茨基金会在2000年投入7.5亿美元成立GAVI——全球疫苗免疫联盟。截至2018年,基金会共为受援国总计5.8亿婴幼儿提供免疫接种支持,拯救了800万儿童的生命。

此外,基金会也十分关注农业公益项目。

2016年,盖茨向非洲捐助了10万只鸡,用于改善当地居民生活。他认为,养鸡简单且成本低,而养鸡的收益可以用于再投资,有助于帮助居民们脱离贫困线。同时,富含营养的鸡肉和鸡蛋也可以改善当地孩子的健康状况。

今年,盖茨基金会农业发展项目主任尼克·奥斯汀向媒体表示,盖茨基金会愿意帮助中国向非洲推广农业技术和发展经验,从而实现非洲粮食的自给自足。

“我们的目的是帮助非洲利用自己的禀赋提高产量,包括人口、土地和水资源。”奥斯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我们认为,非洲在农业改善方面拥有大量的机会。”

image
ELLEMEN

盖茨总是对复杂的问题感兴趣。不再执掌微软后,他没有放慢脚步,反而是加速了。

他从小就比同龄人聪明,甚至还优于比他年纪大的孩子。

学校里的数学加减法,盖茨总是其他同学更快写出答案。八年级时,盖茨参加数学比赛,成绩是全州最佳,而和他同时参赛的选手不乏九年级、十年级甚至是十二年级的学生。

image
网络

幼年比尔·盖茨

盖茨还有超强的阅读理解能力,对知识的吸收获取能力,以及记忆力。

“他很乐于学习,”微软前市场总监Mike Slade说,“我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人。对于一个话题,他不是读一本书,而是会读五本。大多数书籍都很深奥,一般人都读不懂。”

在和别人谈论某一话题时,比尔也总是比别人懂得更多。

盖茨的朋友Bernie Noe也说他“一小时能读150页,并能记住90%内容”。

比尔每周都会更新书单,每份书单都有15本书左右。从三十多年前开始,他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思考周,他称之为“CPU时间”:独自一人前往胡德运河过一周,吸收大量书籍和科技论文,思考阅读,把问题写下来。

image
网络

比尔·盖茨在胡德运河的“思考周”

比尔·盖茨能成为今天的他,和他的成长环境也有很大的关系。

他的父亲是个出色的律师,他的母亲曾任华盛顿州立大学校董事,还是美国联合劝募协会执行理事会的首名女性主席。

小时候的比尔内向,甚至还有点儿古怪。因此,父母会强行带比尔外出社交,参加宴会。这也早早让他有了社交宣传的能力。母亲也一直鼓励激发比尔的兴趣,并且在比尔创立微软初期就让他意识到要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image
网络

比尔·盖茨与母亲

比尔说自己喜欢狂热。写软件时,他就会不分昼夜,完全专注于如何写出好的软件,“如果你在写一个程序就一定要写完,别考虑睡觉”。

在慈善事业上,他也没打算放弃。厕所革命,有希望,但成本很高,无法确定能否落地实现;消除小儿麻痹症,花费上百亿美元,但今年的病例又增加了。

面对如此多困难,比尔·盖茨却总是说“我需要更加努力。”

“如果她(你母亲)能活到今天,她会替你感到骄傲吗?”

“我觉得会吧。”比尔·盖茨在纪录片里回答道。

参考资料

1.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

2.The Forbes:The Real Reason The World Will Remeber Bill Gates(Hint:It's not Windows 8)

3.The Guardian:What is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4.The Forbes:Gates Foundation's Mojaloop finance code gains in Africa and Asia

5.环球网:比尔·盖茨向非洲捐助10万只鸡,改善当地生活

撰文:E/编辑:醺子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