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肌肉的大文学家:三岛由纪夫

你只要在雅虎日本的搜索引擎中搜索三岛的名字,十张照片里面有五张都是他的举铁照片。二战后的日本,没有网络、社交媒体和朋友圈,但三岛疯狂的热爱拍照和摄影,那些奇葩的pose和堪称行为艺术的举动,让他成为一名艺术家,吸引了众多世人目光。可以说,三岛由纪夫是当时日本健身界小说写的最好的人,也是文学界肌肉练得最棒的人了。

网络

筋肉文豪——三岛由纪夫

作家三岛由纪夫很多人都不陌生,不过今天要聊的是他的另一个“作品”:肌肉。

在日本文学和作家的圈子里,如此痴迷于肌肉的,恐怕只有三岛一个人了。那些和他处于同个时代的作家们,非瘦即弱,也有因为长时间久坐而肥胖的人士。瘦骨嶙峋的有川端康成,精神贫弱的有太宰治,几乎很难将他们和健康联系在一起。

唯一的例外就是三岛由纪夫了,他对不少同时代作家的不满也源于对他们身材和体格的轻视。他曾评价作家堀辰雄:“先生自然是非常优秀的文学家,但他一生都处在一种低烧状态。所以他的文体也像在微微地发着烧。有种柔弱的优雅感。他要是去写摔跤题材,应该也写不出来。”

谈到自己最讨厌的《人间失格》作者太宰治,他说:“太宰治性格上的缺陷,至少有半数是可以通过冷水擦澡、器械体操与规律的作息而得到治愈。应该籍由生活方式解决的问题,就不该到艺术领域里寻求答案。若采用悖论的逻辑稍作解释,也就是一个不想被治愈的病人,称不上是真正的病人。”

三岛由纪夫确实很看重身体的重要性,他的名字可以列入日本男人近代以来健身的历史(如果日本有健身史的话)。

网络

昭和时代的宝藏男孩:高学历、爱举铁、迷剑道......

三岛开始健身是在自己30岁的时候,在此之前,他是一个体质差、身材纤细的羸弱男子。

网络

三岛学生时代的照片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时,年轻的三岛曾收到了陆军发来的服役通知。虽然当时他对日本发动的这场战争并不感兴趣,但在父亲的提示下,他选择回原籍接受征兵检查。三岛认为原籍地都是健壮的年轻人,像自己这样身体瘦弱的人,应该不会检查合格,最终也不会上战场白白送死。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身体检查给他带来的是精神上的羞辱和开始健身的契机。

网络

在体检现场,按照规定所有人需要浑身赤裸接受军医检查,在包括性病等检查项目通过后,最后一项是检查应征人员是否能够蹲下举起一个40公斤的麻袋。

轮到三岛的时候,三岛十分费劲地才把麻袋举到离地不到10厘米的位置。虽然是为了避开兵役来体检的,但性格好强的他,还是拼出全身力气,浑身因为用力涨到通红,努力了半天还是没有举过腰。

网络

在周围人的嬉笑中,三岛第一次尝到了被羞辱的感觉,然而这份羞辱还没有结束。

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面临军力不足问题,考上东京大学法学专业的三岛又一次接到了征召命令。不过正巧当时三岛得了感冒,结果在身体检查中他又一次不幸地被军医误诊为肺炎,被要求立即回乡休养。几个月后,他又被动员去了一座海军工厂当工人,但因为身体太弱,最终被分配做了办公室的文书工作,此后就一直在那里迎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

两次体检对三岛由纪夫的内心影响巨大,始终对羸弱身体抱有耻辱感的三岛,在国外旅行中偶然看到西方电影和杂志里的肌肉男子,才发现原来男人的身体可以这么美,这么健壮。

网络

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他说自己看到西方人的身体,才知道有健身这回事。他通过朋友找到杂志上报道健身的记者,接着联系到健身教练家里,主动要求教练教他如何锻炼肌肉。三岛那时已经是很有名的年轻作家,教练很爽快答应定期前往三岛私人住处进行增肌训练。

在没有健身房的时代,三岛由纪夫就有了自己的“私教”。

网络

三岛对举铁充满了极大的热情。教练后来回忆说每次他到三岛家中时,他就已经换好了宽松上衣和泳裤等待。第一次见到三岛赤裸的上身时,教练就被他纤细的身材吓到了,1米63的身高让这个纤细的身体显得弱小和无助。教练给三岛列了详细的训练计划,每周周二和周四上课。

过了半年,等三岛有了一些肌肉之后,三岛决定去私教老师所在的学校训练室继续进行专业训练。

网络

刚刚开始肌肉训练的三岛,头大身子小比例明显

这段时间里,三岛对健身越来越着迷,在银座遇到当时健身界名人时,他曾恳求一位老师告诉他快速增肌诀窍,他才知道健身拉伸的重要性,开始练各种拉伸操。

网络

三岛(上)在教练辅助下练拉伸操

1955年9月,三十一岁的三岛开始健身时,他详细记录了自己的身体参数:9月20日,他测自己胸围是79厘米、体重48.4kg,练了3个月之后,胸围就达到了82.5厘米 ,体重也增加到了51.8kg。

网络

三岛健身前vs 健身后

一年后,三岛接受一家名叫《健身哲学》的杂志专访时这样说道:

健身开始到今年9月整整一年了,除了感冒休息了三周外,一直没有停止努力坚持到现在。原本是想克服自己对肉体的那种劣等感才试着运动的,现在,这种劣等感就像一层薄纸一样,从我的身体被剥除。我已经接近痊愈。”

当时采访的杂志记者后来说三岛当时块头并没有那么大,但他本人感觉良好,心态非常积极。

网络

作为文字工作者,三岛对健身增肌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不管怎么样,人的知性还是要配合一定的肌肉才能达到平衡。可以把知性当做精神,精神和肉体也要像男人和女人一样,美好的相融合才是正道。”

对健身的痴迷有时候让三岛沉迷在健身房中久久不能自拔。一次,国外好友唐纳德·基恩来东京拜访,本来三岛说好要去机场亲自迎接,但因为太想举铁,最后拜托编辑前去。

自此,三岛由纪夫跳出了作家圈子,一跃成为日本的健身界的KOL。1963年,日本出版社小学馆要编一本百科全书,想把三岛由纪夫的照片放在“健美”这一词条旁边,但因为三岛过度锻炼上半身,身体上下比例不协调,最后照片只有上半身出镜。

网络

三岛并没有满足于健身房举铁,他觉得健身是让他从一个体育弱智向肌肉男和运动健将过渡的工具而已。他很早就开始学游泳,虽然没有什么运动基因,四肢不协调,但要强的性格让他逼自己学会了最简单的入门级泳姿——蛙泳,他始终不满足,觉得一定要比他人更好才行。

网络

有一次和作家北杜夫在酒店游泳时,三岛先以蛙泳下水,而北杜夫则以自由泳最后赶超,在终点等待三岛。三岛对此感到非常不悦,出了游泳池就去了酒吧。

除了健身之外,三岛还练了空手道、剑道,最终还成了剑道四段。

他还练拳击,好友兼拳击教练曾说他打的虽然一般般,经常被对手打到趴下,但三岛自己很喜欢这项运动,说它和健身一动一静,互为补充,让他能够进一步的了解自己的身体。

每次练习前,他恳求教练不要打他的头:“因为作家最终还是要用脑子写东西的,头还是不要打”。

网络

在剑道场一边摆pose的三岛

除了写稿就是健身的三岛,对自己的饮食也格外的控制。

每天中午才起床的他,一般中午2点吃早饭,一片吐司和一片煎蛋,然后吃一点水果,喝一杯咖啡。傍晚7点再吃午餐,每周有大概三天,他会在午餐中加一顿牛排,配菜是土豆泥、红薯、蔬菜沙拉,写稿到夜里后才会吃一顿简易的晚餐,量也是少的惊人:半碗茶泡饭。

没有手机的时代,他是健身自拍狂人

好不容易练出了肌肉,每日辛勤的举铁流汗,如果不拍下来记录,健身就没有了意义。不自拍的肌肉男,称不上举铁达人。

当年,三岛由纪夫也不能免俗,不过,他做到了极致。

在没有手机,镜子也不大的年代,三岛由纪夫结识了当时日本著名的几位摄影师。1961年,他为了给自己的作品拍肖像照,请来了摄影师细江英公。细江英公在上门时,刚好看到三岛由纪夫本人晒日光浴的场景,三岛当下想赶紧穿衣服,没想到细江找来一套橡胶管,成了拍摄道具,于是一套著名的摄影集《蔷薇刑》诞生了。

网络

这种今天看起来非常禁欲系的肌肉照片,当时给三岛带来的心理震撼是冲击性的。一开始面对镜头,他很害羞,觉得虽然摄影师是圈内的专业人士,但自己内心还是有很大的抗拒感。他说自己好像“身处异处”“像是在给黄色杂志拍情色照片”,内心羞耻感非常强。

像肌肉男看到自己的肌肉照最终在朋友圈收获众人点赞后的惊喜和喜悦一样,三岛在看到照片,以及收到舆论的称赞后,也开始默默欣赏自己。陷入了肌肉越看越美,越看越喜欢的情绪怪圈。

为了拍出好看的照片,追求完美的三岛特意将妻子和女儿送往娘家,去除一切外部干扰,不过这也免不了遭到家人的反对。一次,细江英公和三岛两人在家中拍照时,窗外正在割草的三岛父亲正巧看到,破口大骂:

“你这样做让别人家怎么看你的孩子?”“这种小孩子玩的东西,喜欢也得有个限度吧!”“完事之后,别叫保姆来收拾房间,你们自己收拾!”

网络

仿照基督教宗教画中的姿势/摄影师筱山纪信镜头下三岛由纪夫

但三岛对此依然无动于衷,细江英公也被他的专业精神感动,说他拍照时有时眼睛可以一分钟都不眨,将三岛称为当时日本数一数二的男模特。

而三岛也越拍越起劲,他和摄影师花了将近半年时间在这本写真集上,当时限售1500本,定价为3500日元的书,现在的价值已经高达数十万日元。

这些“肌肉照”在三岛眼里也是存在感非常强的“艺术品”。他曾说:“我自己虽然不写诗,但这些照片是我和摄影师一起创作的诗。”

显然三岛对这种新艺术形式充满了兴趣。就在《蔷薇刑》拍摄后不久,他还专门找到日本男性裸体摄影的鼻祖摄影师矢头保一起合作,拍摄了很多只穿着日式兜裆裤的照片,还为摄影师的摄影集写了序言。据说,这些私底下的拍摄,都是三岛主动请摄影师来为他拍摄的,很多姿势也出自他的想法。

1970年,三岛又邀请摄影师筱山纪信拍了摄影集《男人之死》,这个书名也是三岛自己起的,他配合摄影师前后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来拍摄各种男人的死亡主题,但最终没有等到出版,三岛就于当年年底闯入日本自卫队营地,剖腹自杀,终年45岁。

参考来源:
腾讯大家:三岛由纪夫的一张半裸照及其他
山内由纪人:三島由紀夫の肉体
维基百科:三岛由纪夫 https://ja.wikipedia.org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