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的井柏然,希望可以更从容地奔跑

“从容”是井柏然为现阶段的自己做出的概括,“我觉得这也是属于这个年纪应该成长的一种样子。”他主动提起“这个年纪”,也就是30岁。过去的半年,年龄成为井柏然在多个场合绕不过去的问题。那个18岁在选秀节目中横空出世的少年,那个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井宝”的男孩,在时间面前,终究逃不掉所谓的“三十而立”。

image
ELLEMEN

“从容”是井柏然为现阶段的自己做出的概括,“我觉得这也是属于这个年纪应该成长的一种样子。”他主动提起“这个年纪”,也就是30岁。过去的半年,年龄成为井柏然在多个场合绕不过去的问题。

那个18岁在选秀节目中横空出世的少年,那个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井宝”的男孩,在时间面前,终究逃不掉所谓的“三十而立”。

井柏然很久没有感受过强烈的情绪波动,他像是达到了一种“从容的状态”,幸福或失落都不会在心里过多停留。人生大部分的喜怒哀乐被他浓缩在电影之中,慌张或焦虑依然存在,但他练成了一种迅速化解的能力。

2019年,30岁的井柏然有两部作品上映。《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和《攀登者》分别占据了春天和秋天的话题榜,留着胡子查案的警察杨家栋和内心有团火的登山队摄影师李国梁,帮他彻底撕掉了青春偶像的标签。

除此之外,他有意放缓脚步,积极发展其他的爱好,设计T恤、设计家居、写字、画插画,为生活留出足够的喘息空间。

井柏然承认自己“不再年轻,也不再是新人了”,他必须来到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出道十二年,已经过了急速向前冲的时候,他开始发现从容的重要性,“未来还长,不要太去着急”。

image
ELLEMEN

深色西装外套、白色高领长衬衫、 深色西装长裤和黑色高帮皮鞋 均为Cerruti 1881/积家Master Ultra Thin超薄大师系列万年历腕表 Jaeger-LeCoultre

焦虑

每一个接触过井柏然的人,都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友好的礼貌,不急不躁,淡然又平稳。他会用一种近乎于均速又悠缓的语调来回答问题,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哪怕这些故事中包含着焦虑。

今年,井柏然遇到的最大的一次焦虑,出现在电影《攀登者》的拍摄现场,由于体力原因感到力不从心。

同组的演员们都太强了,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学生,突然被安放在了尖子班,周围全是学霸。他并非没有表演经验,超过十年的戏龄,主演过票房口碑都不错的电影作品,但剧组紧张的节奏,还是让人吃不消。

“遇到了很多新的问题,当我以为是剧组问题的时候,好像其他演员都没有问题。他们在第一时间就消化掉了,可能只用十分钟、二十分钟。”

焦躁是刚进入这个环境的时候挥之不去的感受。井柏然开始进行自我反思:“如果真的我认为的问题成为问题的话,那么为什么别的演员可以完成?”

他让自己冷静,跳出内心纠结去观察一切,并迅速找到了解决的方法。他主动与导演沟通想法,并向同组前辈们取经。张译对于角色和剧本的强大把控力,胡歌对于台词的理解能力都令井柏然佩服。“他们可以给你很多以前没有过的视角,去帮你从其他角度刻画角色”。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戏骨身上的举重若轻——“作为演员应该具备的从容的心态”。
“还好,我属于遇强则强的人。”井柏然仍然保持着一种平稳的语速。

他先让自己从身体上变强。为了更好地呈现山顶滚落的动作,井柏然重复着爬上和滚落的过程,不断地攀爬中,自然学会了登山绳索打结新技能。

image
ELLEMEN

棕色编织感廓型毛衣和深灰色西服长裤均为Bottega Veneta

继而是精神上变强。他饰演的李国梁,一边背负的是国家登山队的重要使命,一边经历着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他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梳理出人物逻辑,并将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敢于牺牲的英雄的转变表现出来。

与娄烨合作,让井柏然第一次拥有塑造角色的独立想法,他不断地向导演输出对于电影的理解,阐述自己的观点。但是,在自己饰演的警察杨家栋和嫌疑人(宋佳饰)的关系上,他始终无法和导演达成一致。井柏然为此焦虑得睡不着觉,甚至想过买张机票,一走了之。最终,演员张颂文站在了他这边,帮助他一起说服了导演。

2019年4月电影上映,这段往事在不同的采访中被多次反复提起。那是一个27岁演员的经历,终于对表演开窍,却尚未学会如何解决矛盾。

“这个故事真的在不同的采访中讲过太多次,实在没什么可讲的了。”对面的井柏然突然笑了起来,秋日温和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早已没有了三年前冲动的影子。

时间是最好的修炼,至少从井柏然的身上,那些因为工作产生的起伏不定的涟漪,终究会风平浪静。

image
ELLEMEN

黑色双拉链针织上衣 Burberry/积家Master Ultra Thin 超薄大师系列日历腕表Jaeger-LeCoultre

仪式感

30岁生日当天,井柏然是在工作中度过的。他已经不记得具体发生过什么事情,仿佛是普普通通的一天。“这方面我真的没有那种仪式感”,就像他同样记不起18岁或20岁的生日。那种很多朋友聚在一起热闹地吃蛋糕、吹蜡烛的景象,似乎从来与井柏然的气质不太搭调。

他的大部分生日都赶上在剧组拍戏,工作人员一定会为他庆祝,他感到开心和感激,但仅此而已。“有时候,许愿的时候我只是在拍照片,忘记许了什么愿。”他对这些生活中的细节,保持了一种钝感,似乎在成年后的世界里,很难再有什么外界因素,能刺激到他的神经。

节日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这次的封面拍摄在10月底,他是在看到邻居家已经在楼道里布置了南瓜的小物件,才意识到原来万圣节快到了。“我觉得很不能理解,但也会觉得,好像这样生活很精彩,是一种生活的热情和小情趣,这个时候会觉得自己有点不年轻了。”

井柏然不是真的迟钝,只不过,从他进入演艺圈开始,人生的计数方法就已经变了,工作才是标记时间的刻度。他的仪式感会在拍戏时出现,即:“不管在哪拍我都喜欢住在组里。”曾有一部戏,拍摄地点在北京,剧组的酒店距离井柏然的家只有十分钟路程,但他仍然坚持住在组里,以至于变成了那个唯一不回家的演员。

剧组被井柏然看作是“工作环境”,等同于都市白领每天上班的写字楼,只有坐在里面,才能更加专注于本职工作。“我是一个特别容易被环境左右的人,拍戏的时候住在家里面,就觉得没在拍戏,就会分神。”

image
ELLEMEN

深色西装外套、白色高领长衬衫、 深色西装长裤和黑色高帮皮鞋 均为Cerruti 1881/积家Master Ultra Thin超薄大师系列万年历腕表 Jaeger-LeCoultre

他有意识地在工作中屏蔽掉干扰,创造出一种单纯的、安静的环境,来承载钝感之外的敏感——那种演员必备的敏感。

从《加油!好男儿》出道时,他的定位是歌手,出过几张专辑,粉丝们是人气和销量的保证。没有人对他的唱功做出更专业的评价,选秀歌手、青春偶像、外形帅气,这些足够了。

朋友听过他的CD,感觉唱得不错,但他清楚地知道再好也不会成为周杰伦。当流量高峰退去,一切安静下来,井柏然心里明白“到头了”。想在演艺圈继续走下去,必须转型。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演偶像剧,那还是娱乐事业最火的时候,长得好看的年轻人倍受青睐,也是能保持人气最简单的方法。

诱惑太多,选择也变得艰难。最迷茫的时候,井柏然问自己:“你想成为什么?就像生活当中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回到自己的工作,你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答案很确定:脚踏实地的、有作品的演员。

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来说,想明白上述逻辑并不容易。参演《全城热恋》,让井柏然第一次接触到了影视行业里优秀的人,虽然只是一部爱情片,但是张学友、刘若英、吴彦祖等人树立起一个标杆。井柏然是幸运的,“我是很庆幸起初当演员的时候,碰到的都是很好的演员,他们身上的质感是完全影响我的,让我有不同的认识,等于也是有自己的一个目标吧。每个人都一样,在成长的过程当中,遇到什么样的人,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image
ELLEMEN

白色织花圆领毛衣 Cerruti 1881

不是科班出身,没经过表演的专业训练,井柏然的转型并不容易。早期接拍的电影,都是些不太重要的角色,这与同时期的演员在偶像剧中演主角,有着极大的落差。

他也一度不敢回看自己尴尬的表演,与此同时,是来自不同声音的演技质疑。

从小跟奶奶一起生活的井柏然,面对很多艰难都从未崩溃,但拍戏的时候会。“当你遇到一个角色,你没有办法驾驭,不知道怎么去呈现的时候,你着急,然后你看到别人对你那种犹豫、怀疑的眼神的时候,你当然会觉得很焦虑,很怕。所以有的时候也会怀疑自己。”

他最大的能力是面对困难后的自我调整,拍摄时的仪式感,也是最大程度从态度上弥补演技欠缺的方法。“这一路都像拿把枪对准自己,把自己逼上一条绝路,当你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你只能坚持,所以那一段时间,我就特别信奉一句话:坚持什么就是什么。”

image
ELLEMEN

白色斗篷、黑色骷髅印花毛衣、黑白条纹衬衫、黑色骷髅印花针织短裤、黑白拼接乐福鞋和水獭针织包 均为Loewe

暂停

崩溃之外,井柏然更愿意谈谈快乐。“都有什么快乐的事呢?”

“挺多的呀,我觉得今天我就很快乐。”

他不想再聊演戏了,主动说:“我们就聊聊最近的生活状态吧,其实我休息了快大半年了,一直没有进组拍戏。”语气还是没什么起伏。

看到记者惊讶的表情,他解释说:“我觉得今年对于我们整个行业来讲,都是比较特别的一年,我们也都是在沉淀,在学习,都是在去寻找未来可能的一个方向。”

这是他给自己的调整期,“我从来都不希望事情为了做而做,即使演戏,不管是什么环境,都希望可以去找到自己喜欢的角色,不想像一台机器一样。”

“忙着休息”的井柏然,不代表一直闲着。他有了完整的学习英语的时间,不会被繁杂的工作所中断。他还准备进行一段时间系统的绘画训练,并联系好了朋友介绍的陶艺老师,能让这些文艺爱好有一个更专业的引导。

井柏然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些艺术天赋,也总遇到能让他展现的机会。

拍摄《攀登者》时,演员们建了一个登山小分队的群。有一天,吴京在群里提议,剧组应该有一个主视觉的东西,比如一款T恤,可以在路演的时候穿。

“京哥是一个很注重感情的人,他认为每部戏都应该有一些不同的周边留下来做个纪念。他自己也会设计很多海报,给到不同的演员,就是希望每一部戏都没白拍。我刚好之前画了一幅攀登精神的画,就发到了群里。不知道能不能用到,如果觉得好就拿去用!”于是我们看到,《攀登者》主创们穿着这款印着井柏然手绘画的T恤,跑完了整个路演。

image
ELLEMEN

黑色格纹风衣和黑色圆领衬衫 均为 Cerruti 1881/积家北宸系列计时腕表 Jaeger-LeCoultre

井柏然也为公益设计了另外一款T恤进行义卖,还为代言的啤酒品牌设计了一款限量杯子,连带新产品一起发售。他把这些,都看作“生活上的小热情”,“不希望到头来有一天我只会拍戏,其他什么都不会。”

网络上有人给他安了一个新的身份——手艺人。“很有趣的称呼,但我觉得还没有完全成为手艺人,因为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其实无非也还是之前的喜好,写字啊,画些小简笔画啊,包括一些家居类的设计。”这些,都像是为他在生活中找到的出口。“我热爱我的工作,但不觉得工作是我的全部,我很清楚,总有一天会回归自己的生活,可能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生活本身对于我来讲是很重要的。”

image
ELLEMEN

白色织花圆领毛衣 Cerruti 1881

站在“三十而立”的人生路口,究竟如何算是真正“立”起来,谁也没有特定的标准。在井柏然看来,当一个紧绷的人学会变得从容,也是“立”的表现之一。“为什么有时候很多人觉得我懒,好像貌似现在走到了一定的阶段,很多事情都无所谓了。”

井柏然形容自己像是一块“小海绵”,“反正没有水分了呢,我们就松一下去吸收了,再去挤压。”演员的工作一直在往前冲,很容易迷失自己,这个时候,按下暂停键,或许是最好的方式。他希望,“无论什么年纪,内心都有一个奔跑的男孩”,不停地奔跑,暂停,休息,起身,再奔跑。

2019年即将过去,演员井柏然不算忙碌,但是也没什么遗憾,这恰恰是有机会整理自己的一年。“明年开始能换一个心态,继续向前奔跑。虽然,我已经是一个30岁的大男孩儿。”

image
ELLEMEN

棕色编织感廓型毛衣和深灰色西服长裤 均为Bottega Veneta


摄影:许闯(TRUNKSTUDIO)/造型:SHERRY/采访、撰文:阿走

时装编辑:陈胤萱/编辑:FUFU/妆发 张哲纶(Ontime) / 助理 小塔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