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武+安琥:纯爷们的馆子,整点硬货尝尝

明星开餐厅,似乎总离不开麻辣火锅的路子。也许是压力太大人嗜辣?姜武和安琥这样的汉子一放出开餐厅的消息,我们就想,肯定又是火锅!结果人家说,我们要做家庭氛围的馆子,得了,铁汉柔情风格走起。

姜武:黑色西服套装Leonardo黑色皮鞋 Zegna

安琥:深蓝条纹西服套装 白色衬衣均为RUI'Z黑色皮鞋 Zenga

和安琥的经纪人一次次电话沟通“你那餐厅到底什么时候真的装修好?”有一次双方太极打得正欢,安琥接过了电话,说:“别等了,去工地里拍吧!我们哥俩第一次踏入餐饮圈,特多话想和你们讲,我们就穿得西装革履地在工地里拍,当一个留念,进军餐饮圈的留念!”于是,在一个帝都的三伏天,当我们摄影师已经变成了方便面里的脱水蔬菜,安琥和姜武真的穿上了毛呢西装,一屁股坐在工人的临时床上拍照,吃着我们的道具西瓜——“嘿,挺甜!”拍这组片子,他们俩各自喝了四大杯美式冰咖啡,就像喝水那样,黑色西服套装 Leonardo 一杯杯一口气喝光。

黑色西服套装 Leonardo 黑色皮鞋 Zegna

浅蓝色西服套装白色衬衣 均为RUI'Z蓝色波点领带Massimo Dutti

姜武很有个性,他壮,肩膀宽,西装要穿54码,品牌的样衣基本不可能,经纪人至少八次强调一定要弄到足够合身的衣服。拍摄当天,姜武看了一眼衣服,背着手出来,默默地坐在安琥边上,说:“衣服还是不太合意。”安琥连忙哄他:“谁让你胖,再减减肥,我最近听说国外很火的排毒果汁很有效果,要不我给你买。对了,我在法国给你带了两件衬衫,你一会试试。”一穿果然合身。姜武这才又高兴了,和孩子似的。这么有默契,难怪哥俩可以一起做生意。

开餐厅的念想起于去年,姜武因为电影《天注定》去了戛纳,还带上好友安琥。得空的时候,两个吃货就在戛纳小镇闲逛。一条美食街恐怕是从街头吃到了街尾。“那种感觉特别好,店面小小的,家庭式经营,你一进去每个人都跟你打招呼,服务员都笑眯眯的,他们是真的快乐。”一道海鲜大拼盘,生蚝、龙虾,蘸着芥末、酱汁,新鲜滑溜入口……两人大快朵颐后一拍脑袋,北京就差这样的馆子,我们开一个!

对未来餐厅的样子,他俩在啃着龙虾的时候就有了画面:门脸不要太大,空间小、温馨,像家;欧洲的生鲜拼盘必须引进,同时两人都好东南亚那口咖喱味,咖喱蟹、咖喱龙虾必须引进。菜系号称是泛东南亚,其实就是,哥俩爱吃啥就是啥。回国后,立马盘下工体一间大约五百平方米店面,找了一个做海鲜的股东,但是管事的还是安琥:“我对合伙的这位专业餐饮人说,我们先不琢磨挣钱的事儿,你别拿你那套成本控制出来,让我先整整,不行了你再收拾摊子,我是真想做家好吃的餐厅。”

我们问姜武,你就这么让安琥撒开了整?姜武说:“哥俩做生意,就是七嘴八舌很多意见,那一年也弄不完这摊事儿。他拿主意就好。”“那你负责什么?”在一旁自己拿着化妆师的刷子补妆的安琥插嘴说:“武哥下了戏过来看看,试试菜,看到我一头烟的样子就给我剥两颗花生,说哥知道你辛苦,慰劳慰劳你——真的是两颗花生!”

姜武哈哈大笑:“他是处女座,对细节那种控制我是知道的,我闺女也是处女座。有一次他打电话给我,说餐厅装修出了点问题,他拍戏回来看到卡座做得像猪圈,土!想拆掉。”我一看他传过来的照片,可不就是乡下的猪圈,说,砸!想砸就砸!我砸第一锤子!”

店长在一边苦笑:进度啊!进度!

“墙上的瓷砖也是,要是没镶好,敲掉重新做。光是北京的几个建材市场,我都已经全部跑到烂熟,高碑店去了不知多少次!”处女座的安琥也的确是让人放心的生意伙伴,不仅对装修是细节控,对菜也特讲究。餐厅的其中一位厨师来自孟加拉国,是安琥找来专门做泰印美食的。之前安琥在香港的阿龙餐厅吃过咖喱蟹,印象深刻,找来厨师后,就跟他说自己在香港用餐的感受,让厨师根据他的印象做一道咖喱蟹。“果然是一模一样的,特别辣,特别下饭。”安琥说。武琥九号餐厅有多位厨师,每个人负责不同的菜品,为的就是地道、美味。”姜武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说:“他办事,我放心。”电子产品控的安琥还给餐厅注入了不少高科技的元素。餐厅和小米合作,吧台、收银台都将由大尺寸的超薄电视组成,寿司台前方也安装了50寸的液晶电视,让一个人吃饭、小酌的朋友也不无聊。

菜品是横的。五虎盘是一大特色,灵感就是哥俩儿在戛纳吃的生鲜拼盘。另一个招牌菜是安琥的原创,安琥从小就爱美食,八岁时就会自己做饭,“我记得自己当时做了焖饭,还炒了一盘土豆丝。”后来他又做了几年美食节目,也算是厨男一枚。这次安琥创意的招牌菜就结合了家乡口味和法式做法:一口大石锅,将温度烧至400度,抹上一层黄油再洒上洋葱碎,处理好的螃蟹、龙虾倒进去,焖上五分钟,生猛!姜武也是圈内的“名厨”,自己做的凤爪是很多人的心头好。他是这么“夸耀”他做的凤爪的:“我有时在家没事就做一锅放厨房里,我爸半夜起来闻到了,就到厨房里吃着。”我问他:“餐厅会不会提供武哥特供的菜品,比如凤爪?”他笑着说:“如果朋友来了,想吃一口,我有空,就做。普通的客人也可以,只要想吃,我有时间,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再来餐厅,我就提前做一锅。把秘方给厨师做?那不行,只有我能做出这味道!我最烦就是去餐厅想吃点什么,说菜单上没有不给做,我们这你想吃什么,就给你做。”开在工体这块帝都夜店生态圈,餐厅自然主打晚餐,还有宵夜——给那些蹦跶了一晚上的红男绿女解馋,酒也不能少。过了晚餐时间,餐厅开始提供各类酒品和下酒小食。其中一款饮品取名武琥特饮,“我们会有一个九层的龙形脊柱塔,每层都放置不同的烈酒Shotter,越到顶层越烈,这是给客人来挑战的,我们?当然挑战过了,毫无压力。”安琥说道。

如果说安琥是事事亲为,姜武考虑更多的是客人的感受:“你问我几点打烊?最后一桌客人走了就打烊!千万不能以餐厅打烊为理由赶客人走,最烦就是那种说哥你看我们关餐了,不能点菜了,你赶紧要什么快点,哥我们要结账了,扫兴!”想了一下,姜武一拍大腿,说:“还有卫生间,卫生间要干净、漂亮,像卧室一样,要让别人上完洗手间还想在里面待会儿。”聊完吃食,永恒的话题妹子就出现了。安琥说,自己平时如果带女生出去吃饭,就会选择不那么安静的餐厅,尤其要有音乐和酒,防止冷场。“姑娘喝一口烈酒被辣到的样子最性感。”姜武不喜欢吃饭咂巴嘴的姑娘,也烦女孩假装滴酒不沾,还是他爱说的那两个字——扫兴!姜武扔出金句:“我喜欢那姑娘,她做什么都可以,放屁都没事!不喜欢,那就什么都不对劲。”

最后,我们问:“餐厅为什么叫武琥九号,武和琥我们可以理解,但没见到门牌号啊!”安琥说:“就因为武哥喜欢9,没啥原因,咦,不对,武哥你看,我们隔壁是8号,说不准我们真是9号!”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