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悦:家中不供女神

“佟大为妻子”的身份隐蔽了真实的关悦。这位东北姑娘有着极高的情商和爽朗的性格。聊天之前,以为她是低头浅笑,话中有话,只可远观。聊着聊着,发现不对,她就像北京的蓝天,一旦见着,便觉豁然开朗,心神舒畅。原本备受瞩目的“小女人”形象,不过是关悦用一部分智慧所塑造。她不愿小鸟依人,放弃心爱的事业,也不愿当众人口中的“女神”,神佛乃庙中所供,在凡人家中操持的,还得是可爱的大女人。

Hair, Face, White, Skin, Lip, Beauty, Fashion model, Shoulder, Hairstyle, Model,
Beauty, Suit, Model, Formal wear, Fashion, Photo shoot, Photography, Outerwear, Tuxedo, Black hair,
Clothing, White, Fashion model, Outerwear, Blazer, Suit, Formal wear, Jacket, Fashion, Neck,
Hair, Face, White, Skin, Lip, Beauty, Fashion model, Shoulder, Hairstyle, Model,
Fashion model, Clothing, Shoulder, Leg, Human leg, Beauty, Fashion, Thigh, Joint, Skin,

关悦小档案

• 毕业院校: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 配偶:佟大为

• 代表作:《囧人的幸福生活》、《神探狄仁杰 3》

Q:听说你正在拍一部古装片。

A是一部古装神话剧。我演一个蓬莱仙子。比较仙儿,穿得漂漂亮亮,说飞就飞,跟现在的生活状态比较像。

Q:你平时都做哪些很仙儿的事?

A喝茶、写毛笔字。茶是真的茶道。古时候的人,连对水的选择都很重视。水选回来还要养,要晒月亮,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我会用炭火烧水给老人和孩子泡茶喝,大为也喝。这种水属于阳火,有点扶正气的意味。

Q:看来你在茶道上已经很讲究了。

A《红楼梦》有一场戏,宝黛他们去妙玉那喝茶,妙玉给了每个人不同的茶具——我在家也会这样,根据季节、天气、心情以及不同的茶,准备不同的器具。比如喝铁观音,就适合用小一点的碗,绿茶用大一点的;碗也分深浅,器具不同泡出来的茶香都不一样。我自己用最简单的一只白瓷碗。在剧组我也会带着茶具,想一个人安静一会的时候,就自己泡茶。喝茶会上瘾的,有时候大为拍戏回来比较早,就会跟我说:媳妇儿,想喝你泡的茶。

Q:你近几年演的戏里,《囧人的幸福生活》很有大女人的范儿,跟佟大为演的《我的儿子是奇葩》的角色就太隐忍了。生活中的你更像哪个角色?

A《囧人的幸福生活》里那个的确跟我挺像。我性格直来直去,是典型的东北女孩。《我的儿子是奇葩》那个性格,现在也比较少了。我拍的时候会问大为:“她为什么要这样?完全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他说:“对啊,这就是戏啊。”

Q:也许大为心里想:其实我们男人想要的,就是这种逆来顺受的女人。

A我觉得也未必。哎,你这个问题好,回头我问问他。

Q:佟大为在《中国合伙人》有激情戏,他说因为跟你有承诺,拍的时候纠结了很久。后来你是怎么处理这事的?

A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来说,拍戏遇到这种情况,很正常,不算什么。怎么说呢,从来没有不让他拍激情戏,尺度自己把握就好。

Q:要是你碰到很好的剧本,需要大尺度的激情戏,你会演吗?

A(毫不犹豫)回家商量下吧。现在我挑角色,要么选一个有共鸣的,要么选性格差异很大的。我不是很喜欢非常女人味的东西,像这次的拍摄风格,是我平时不常搭配的中性风格,我很喜欢接触新鲜的东西。

Q:你现在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放到拍戏上,女儿能理解吗?

A我会先把家庭照顾好,再安排工作。戏和孩子的假期错开会比较好。女儿今年6岁,到18岁,一共有24个假期。她经常问:妈妈你能不工作吗?我说妈妈可以不工作,但妈妈就少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女孩子独立很重要,妈妈希望你以后也有自己喜欢做的事,但妈妈也不要求你为了独立放弃好多东西。生活由许多板块组成,一个也不能缺失。

Q:现在出现很多形容女性的新名词,比如女神。你这么美,又经常飞来飞去,是不是经常被叫女神

A我看过一句话特别好:天使在天上,女神在庙里。住在庙里被人供着,这样有意思么?现在的女神,其实就是形容你非常仙儿、非常美。我们都生活在人间,还是可爱一点,简单一点比较好。

Q:现在拍戏,跟结婚前拍戏时的心态有什么不一样吗?

A这些年的变化,我可能一下子说不出来太多。我现在习惯做的事都是慢节奏的,泡茶、弹古琴、写毛笔字……如果心不够静,这些事情你是做不到的。内心的平静很重要,会让你内观自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该做什么。

Q:你衣柜里最多的颜色、材质是什么?

A黑、白、牛仔、棉的。不会太复杂的、舒服的。最近有一个理念,时尚也可以很舒服。我就觉得特别好。像配饰,我不太喜欢耳环项链一起戴,会特别拥挤。以前的人什么都戴。现在的人会觉得,稍微做点减法会更好。就像我写字、画画,要有一个留白。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