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拳打脚踢团团烈火 世间妖娆回家吃饭

深圳的春天,其实还有点冷。站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空中花园的外头,每个人都把衣服裹得紧紧的,只有甄子丹的衣服是敞开的,他披着一件最新款的Burberry大衣,内衬单薄的白衬衫,在镜头前熟练地做着各种POSE。与电影中的他所饰演的英雄人物比起来,眼前的甄子丹更严肃、更真实。

童年-弃文从武

顶着冷风拍摄,甄子丹表情略显僵硬。气氛好起来是在他开始动起来以后,原地一个360度大转身,再把大衣叭叭甩起披上身,有点像小马哥,但他的动作格外有力迅捷,身姿更是格外流利潇洒,随着动作而来的是他的笑脸——作为华人影视圈里最顶尖的动作巨星之一和最牛的几位动作导演,身体动起来的时候,是他最自信最快乐的时候。

想想也难怪,从刚会走路起,母亲麦宝婵就开始教他练武,母亲曾在波士顿创办了一家极大的武馆,是美国出名的华人武术家和太极高手,母亲是武林高手,父亲却是文人,星岛日报的编辑,爱拉大提琴。所以甄子丹小时候既练武,又练琴,就在最近的喜剧《八星抱喜》里,甄子丹还秀了一回琴技,他的手指白暂修长,适于练琴,但练武要让手紧,而练琴则要让手松,在肖邦与李小龙之间,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李小龙。

十几岁的时候,甄子丹是叛逆少年,母亲将他送回国,在北京的两年很是孤独,连挤公共汽车都挤不上,那时的北京“天灰蒙蒙的,在我心目中,只有一个北京饭店。”如果说香港电影人的北上,甄子丹应算第一个。现在回想,他仍然觉得“我很幸运,回到中国学习,参与及见证了中国电影及文化的发展。”

青年-起伏二十载

到2002年演张艺谋的《英雄》为止,甄子丹过了起伏坎坷不定的二十年。

1980年代初期,他途经香港时遇上了武术大师袁和平,一下子就当上了电影男主角,电影《笑太极》让他成名,随后是将流行霹雳舞与武术糅为一体的时装动作片《情逢敌手》,甄子丹很能打,但他却不大会说话,性格耿直。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他接了许多的动作片,都无甚大的反响,到了后来,他甚至成了电影里的大反派,比如在《新龙门客栈》里以一敌三,大战林青霞、张曼玉与梁家辉,在《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里用湿布衫力敌李连杰,1990年代初香港电影减产,他开始转战电视圈,当过电影男主角却去TVB艺员训练班学习,那一段辛劳的岁月,是身体的极度疲累,拍完通宵电影马上又要去拍电视剧“累到拍着拍着就可以睡着”。

成年-形象重建

生活教育了每一个人,包括曾经年少轻狂的甄子丹。

新的千年是新的开始,首先是他更脚踏实地了,从2002年回国参演张艺谋的《英雄》,到2003年为《千机变》设计动作而获得第40届台湾金马奖、第23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动作指导奖,甄子丹在武侠事业上越走越稳,最重要的是,感情也稳定下来。2003年8月,他遇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女、华裔小姐三料冠军,加拿大钻石之王的掌上明珠汪诗诗。两个人的感情可谓闪爱闪婚,四天后正式交往,二周后甄子丹就求婚,三个月后两个人就结婚了,三年之内有了两个女儿,而再过了七年后,甄子丹已成为与成龙、李连杰齐名功夫巨星,他演的《画皮》、《叶问》票房统统过亿,是香港仅有的两三个二千万俱乐部成员之一。

甄子丹重建了自己的形象,成了好男人的最佳代表,戏里戏外,他都把老婆孩子放在第一位,外出拍戏会把老婆子女的相片摆满一屋,一天要打三个电话早中晚报到,《叶问2》里有一句对白:究竟在擂台输赢重要,还是回家跟老婆吃饭重要⋯⋯甄子丹选择显然是后者,他是圈中爱老婆爱家庭的最佳代言人,没有绯闻,只有戏。

当年他可能想象不到,他要像李连杰那般红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光看外表,大家大概猜想不到甄子丹和李连杰是同龄,甄子丹与太太出席各种时尚秀场,完全是时髦都市男女的派头,问及保养之道,他坦然道:“怎么保养,可能我比较幸运,相貌是父母给的,第二就是心态很重要,我心态比较年轻一些,开朗一些,没有那么多杂念就容易保持青春,第三就是生活健康很重要,如果生活没有规律,花天酒地,相信会看起来老一些。”

我问:以前你好象挺不顺的?

他一言带过:人生本身就是这样。

再问:你觉得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是怎么才会练成?特别是年轻时遇过那么多起起伏伏?

他皱了皱眉头,淡淡地笑道“一个男人成熟都是一个过程,1995年我自己去拍戏,没有钱去借高利贷,那时的感受肯定很不好受,但幸好当时有那么好的经历,如果没有那个时候,可能我现在也不会是这样子,年轻时的生活不能说是痛苦,特别现在回头想,一点痛苦的回忆都回想不起来。”

深沉的人也有童心

Q:很多人都是看了《画皮》之后才改变对你的印象,从前总以为你就是个武打演员,没有演技的?

A:我的戏在国内,特别是这几年每一部电影都会吸收一些新的观众,比如说《画皮》,比如说《叶问》,我认为大部分人看了《叶问》,有一些人可能看了《八星抱喜》,发现原来甄子丹还可以搞笑,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演员,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希望能够称呼自己搞艺术的),最大的回报、最大的恩惠是能够让观众看到你的可能性。

Q:你曾经提到你演戏开窍是五六年前的事,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开窍?你是不是一个晚熟的人,是什么样的事让你成熟了?

A:这样问好象是突然间你怎么一下变了,这是不可能的,根本是这几年不断地磨炼自己,譬如说结婚后人成熟了,很多事就豁得出去了,不是说突然间的演技来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晚熟,但是我心里有一团火,无论是拍戏还是练功夫。一个人长大了,很多东西无法放下,除了演员你要做父母,你要做一个公司的CEO,你要做长辈,再加上社会对一个成年人的要求和仪表,其实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片童心,再深沉的人也有童心,那是人本身的天性,包括了好奇、乐天的性格,爸妈说你18岁了成年了你要成熟了,其实18岁只是一个标志,所以基本上我不完全承认我是突然转变了,只不过我释放出来了,很多其他的演员都不允许自己释放出来。

Q:以前你的性格比较冲动,现在你好像特别注意说话,而且看上去也特别自信?

A:以前说话常常被记者断章取义,所以现在变得很小心,我不埋怨记者,因为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可能小时候我在国外长大,有一些价值观和性格上我习惯直接表达自己,有时会让人产生误解,其实练功夫这么多年都一直带给我自信,只是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有了社会阅历,自然更加懂得去表达自己。

Q:观众觉得你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

A:有几部电影成功了,整个市场对你认同了,给你的那份自信、那个空间,你有那个平台可以释放出去,突然间大家看到这几年我很多不同的作品,有这个空间让我展示,也不是说突然间起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不可能的。其实我本来就是这样,好象《八星抱喜》里有跳舞弹琴,本来我就有音乐的底子,包括我在家弹钢琴,我爸是拉小提琴的,现在市场上认同了甄子丹,给了甄子丹很多不同的机会,突然间觉得,怎么甄子丹会弹钢琴,我看到很多报道,甄子丹怎么会弹钢琴?啊,为什么不可以呢?

Q:你会功夫,擅长弹琴,甚至跳舞,又尝试拍喜剧,似乎十分多元化?

A:如果大家对我有这样的看法,我觉得已经是接近成功了,我可以演叶问这样坚强的(角色),又可以演陈真这么霸气,也可以演关云长,虽然未必每个角色都得到大家的认同,但是作为一个演员我会尝试,到最近的《八星抱喜》,原来甄子丹可以搞笑?每个人都有幽默感的,既然梁朝伟、周星驰可以搞笑,为什么甄子丹不可以尝试一下搞笑?甄子丹不能搞笑,只是大家的一直以来的想法,我希望看过我的演出以后,观众会改观。如果有人觉得我演《八星报喜》是很奇怪的事情,不能接受,我不会因此而不去做,我觉得我要证明我可以做不同的东西,人家给这样的机会给我,可以试一下。

追求真实的生活

Q:这些年跟你自己二十岁时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以前你可能会跟很多人硬碰硬?

A:以前是证明自己,现在也是证明自己,但是出发点不一样,以前证明给别人看,现在证明给自己看,这是最大的区别。坦白说我希望每一部电影都有所突破,无论演什么角色,《八星报喜》的角色每天都做白日梦,我希望在我短短的人生,电影圈里、自己的事业中有所贡献,有点意义。以前不同,以前20岁的时候可能纯粹是好胜,现在我也好胜,但只是自己和自己之战,要赢的对手也只是自己。

Q:以前是为挣钱?

A:也不是挣钱。那时候要证明很能打,功夫很好,以前我拍《精武门》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我要告诉别人我很有力气,功夫很好,做武术指导时,我要证明武术指导的功力很好,每一部戏我基本上都绷得很紧,当时没有今天的心态这么平衡,因为以前每一次都是当自己最后一次打仗一样绷得这么紧张,现在发现,可能人需要经历,我得到了一些成就和认可,但是当你得到认可后,你又觉得这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人就是这样很奇怪。现在我热爱我的工作,我工作完了就回家,家庭对我来说还是最重要。所以这部戏在香港拍的,很多时候我跟电影公司说,晚上我要回家吃饭。

Q:我个人觉得一个男人变成成熟的男人,你是很典型的典范,年轻的时候可能是很冲动的男孩子,现在变成,在别人眼里是十全十美的好男人,好丈夫。

A:没人十全十美,好丈夫,可以说我还不错,这个社会确实有太多不好的丈夫,也不是我刻意地做,只不过我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Q:你对你太太的感情特别深,很少有男明星被采访时频繁提到太太,你总是把自己的太太带出来。

A:所以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我追求最真实的生活,生活中很多东西要踏实,电影界是花花世界,人们追求名利、艳遇,我觉得人在这个社会,尤其是在当今的年代,科技这么发达的社会,你确实需要不断的竞争才有进步,竞争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但我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要对自己真诚,对别人也真诚,我不喜欢虚伪。比如说我拍电影,会跟电影的老板说我拍这套电影目的是为了什么,每做一件事情都会有明确的想法,当然过得了别人,也要过得了自己。既然我跟我太太结婚,她一定是我最爱的人。男人如果已有老婆在家,心里还要想着外面其他女人,那当初为什么要结婚?我是找到了最爱才结婚,结婚时已经认定这个太太。人为什么要工作?我很清楚工作除了满足工作上的追求,工作也是为了家庭,为了我太太,这个我很清晰,我没有其他的歪念,很多人太贪心了,欲望不满,要这样,要那样,但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贪心,拥有现在的家庭,我非常满足。作为男人,我有我的一套原则。

Q:什么原则,心里平衡?

A:幸福的定义,首先要有爱,爱家庭、爱儿女,如果不爱家,这个男人无论多成功,就算是世界的首富,如果没有爱,在我看来,就是空虚、失败的人生。有人会羡慕左拥右抱、享爱齐人之福的男人,但在我看来,这种生活是很痛苦的,因为有很多秘密要隐瞒住,这样做人,我觉没意义,这是我的理念。大概是我的人生比较简单,所以我喜欢简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爱情。觉得现在最幸福。

Q:之前我跟陈坤聊天时,他说刚刚成名就有一个奖,就是拍《像雾像雨又像风》突然一下子成名,有一段时间很迷茫,后来心态就调整了,你是什么原因,是宗教引导还是别的?

A:我想是家庭的影响比较大,我周边的东西让我每天的领悟越来越深,比如说带孩子,我每天看到他的成长就会自我反思,原来我小时候是这样子,真的不骗你。我昨天晚上跟我老婆聊,昨天孩子调皮她要教训她,我说那么小的时候我比她更调皮,我就想父母养育一个孩子要付出这么多的耐心,爱,又爱又恨,就觉得父母很伟大,要照顾一个孩子不简单。我拍戏忙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孩子都是我太太照顾每次我回家我心态更平和,我拍完戏压力很大,我放松的方法就是跟孩子们玩,然后拍照。

Q:我看到微博有一张照片,有一双大鞋子,一双小鞋子。

A:说到微博,有些网友老写一些我太太、我家里的事情,我当然没有回应,我觉得微博是个人表达自我的东西,任何人来到甄子丹的家园都会受到我爱的感染,我欢迎大家。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用微博传播一些大道理,因为我不懂。这个世界太深奥了,每个人的遭遇不一样,每个人人生的进度不一样,这个社会太多问题,不是甄子丹出来解决问题,我们有国家,国家有国家的事,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里,每个人有自己的范围,大家喜欢来甄子丹微博,你可以感受到我的爱,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你要听到一些长篇大论的话,你去别人那里。我的微博永远是简单,开心,充满爱,这是我对于人生的一种看法。

Q:在你心目中,觉得你哪一个时间最幸福?

A:现在最幸福。我是幸运的人,现在无论事业、爱情、家庭方面,我都觉得自己很幸福。别人说现在是我事业上的收成期,这个我认同。但事业总有高低起伏,过了若干年,可能观众不喜欢看我的电影了,也可能我年纪大了,觉得是事候退下来了,我会顺其自然,不会强求。至于家庭和爱情,我有信心,我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