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山由纪夫:还是走红地毯更富有诗意

无论中日关系何等紧张,鸠山由纪夫都是身体力行的中日友善关系的建立者。这位出身于东京“政治豪门”的日本前首相,在ELLEMEN的独家访谈中,不仅讲述了他个人的生活故事,而且非常诚恳地描述了他所希望建设的“亚洲共同体”的未来图景。

去见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前,我思忖着要不要穿西装系领带,因为这不只是一个礼仪问题,而是因为鸠山先生本人,是一个极讲究穿着的时尚绅士。

但8月中旬,东京奇热,创下了近年来少有的高温记录。思量的结果,我是穿了西装没系领带。结果到了鸠山先生的办公室,出来迎接的这位前首相,却穿着深蓝色西装,并系了一条金色的领带。

我感到一份失礼,但是鸠山先生似乎并不在意。

我和鸠山先生的谈话,就从他的这一条领带谈起。

鸠山先生说,这一条金色领带是夫人一早起床后,放到他的床头的。说是“今日见中国的记者,系这一条领带比较合适。”看来中国人对于“金”色的嗜好,也已经渗透到鸠山夫人的心中。

命运中的两个女人

鸠山夫人的名字很简单,只有一个字,叫“幸”,她比鸠山大4岁。年轻时,鸠山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有一次去学校附近的一家日本餐馆吃饭时,遇到了一位端盘子的老板娘。鸠山说,我迷恋的不只是她的美丽面容,而是她轻盈俊俏的身姿和极为热情开朗的性格。从此,一有空,鸠山就往那一家餐馆里跑,久而久之,两人坠入了爱河。

鸠山爱上幸,遭到了鸠山家族的坚决反对,因为鸠山家族有“东京地主”之称,而当时的鸠山夫人仅仅是一家日本小饭馆的端盘子夫人,而且还是有夫之妇。但是,鸠山是非她不爱。有情人终成眷属,于1975年结婚,育有一子。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挑选妻子,我是在所有女性中挑选妻子。”鸠山事后调侃自己说。

其实,鸠山夫人毕业于神户海星女子学院,而后在著名的宝塚歌舞团担任过歌舞剧演员,二十多岁时才退出舞台远赴美国。

我问鸠山先生一个问题:“在您的人生中,给予您最大影响力的人是谁?”鸠山回答说:“是两个女人,我的母亲,和我的妻子。”

鸠山先生的母亲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制造企业之一的普利司通公司创始人石桥正二郎的大女儿安子。安子嫁入鸠山家后,一心扶持自己的丈夫鸠山威一郎从政。但是,威一郎后来担任了日本外务大臣,却未能当上首相。对于丈夫的从政能力,安子夫人是心知肚明,于是她此后努力培养两个儿子——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

在鸠山的外公去世后,作为大女儿的安子夫人继承了父亲大量的遗产和普利斯通公司的多数股权,因此有“日本富婆”之称。从2002年开始,安子夫人每年给儿子“塞钱”。2009年,安子夫人终于如愿以偿,将大儿子鸠山由纪夫送上了日本首相的宝座,实现了她多年的愿望。但是鸠山当上首相没几个月,很快被媒体抖露出接受母亲近9亿日元(约5500万元人民币)资金的问题,而鸠山没有缴纳“财产赠与税”,被控违反了日本政治资金规正法。他的母亲一度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传讯调查。虽然鸠山立即缴纳了约5亿日元的税款,但是因此让她母亲“晚节不保”,精神备受打击,不得不经常住院。

鸠山先生说:“母亲对于我的爱是无私的,我真的很对不起她,在不知不觉中,她送了我这么多钱,结果在她的晚年还给她添了这么大的麻烦。”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今年2月11日,安子夫人去世,终年91岁。而这一天,刚好是鸠山先生66岁的生日。

鸠山夫人称自己是“很善于推销人”,而她推销的最成功的人,便是她的丈夫。法新社曾以“生活方式设计师”评价鸠山夫人。鸠山夫人不仅是丈夫的形象设计师,为他打理发型、搭配穿着。同时她也频频现身电视访谈节目,探讨精神生活和政治话题。她还撰写菜谱,其中包括介绍美国夏威夷岛民长寿食谱的《精神食品》。

鸠山在谈到自己夫人时说:“我回到家感到很放松,她就像一个能量补给站。她永远都会给我带来快乐。”

有一个插曲,值得写一笔。1996年秋,鸠山被日本的一家周刊杂志报称养有情人。这一消息轰动了日本,也让以“爱妻家”自称的鸠山下不了台。就在这尴尬时分,鸠山夫人站出来,面对电视镜头说了以下一段话:“如果真有其事的话,我会因此而流泪,因为鸠山太可怜了,他的内心一定很寂寞才会这么去做。我会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和责任。”

鸠山及其夫人幸

政治家的代名词就是混蛋”

鸠山先生给予人的印象,是一介书生。说话细声细语,没有像一般的日本政治家们那样会吆喝。读书读到博士毕业,应该是日本历届首相中唯一一位拥有正二八经博士学位的首相(美国斯坦福大学工学博士)。本来一生想当个名教授,但是到了39岁,作为日本大家族的长子,鸠山还是听从父母的劝告,从教坛走向了日本国会大厦。

问起他为何最终选择了从政之路的原因,鸠山先生回忆说:“我有一个弱点,就是不太喜欢在众人面前说话。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关系,很少有机会与同学朋友打打闹闹,因此性格很腼腆。我的爷爷认为,鸠山家能够继承政治血脉的,是我的弟弟邦夫,而不是我。而我的父亲也告诉我,政治家的代名词就是‘混蛋’,他也不希望我从政。但是我在美国留学期间,刚好遇上美国建国200周年的庆典,看到那么多美国人在为自己的国家欢庆呐喊,那一种近乎狂热的爱国心深深地感动了我,想想日本社会谁都不敢提‘爱国主义’,年轻人对于日本的爱情越来越薄弱,心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从政愿望。”

许多人喜欢把鸠山家族与美国的肯尼迪家族相提并论。鸠山先生的曾祖父鸠山和夫曾任日本众议院议长。祖父鸠山一郎,曾任首相,是目前安倍首相领导的执政党——自民党的创始人。父亲鸠山威一郎曾任外相。弟弟鸠山邦夫,曾任总务大臣。

凭借祖父鸠山一郎前首相延续下来的人脉和政治资源,1986年,鸠山由纪夫作为自民党的候选人首次当选国会议员,时年39岁,凭借鸠山家族的声望,他迅速成为冉冉上升的政治新星。

1993年,因为不满自民党的“黑金”政治,鸠山宣布退党,并与志士们结成了“新党先驱”。同年,“新党先驱”联手小泽一郎率领的新生党、细川护熙创立的日本新党及社会党、公明党等8个政党,促成1955年以来首个非自民党政权——细川护熙内阁的诞生。

1996年,鸠山兄弟拿出12亿日元的私人资产,与菅直人等人组建“旧”民主党,担任党的主席。

1998年,鸠山领导的民主党与小泽一郎领导的自由党等合并,组建了新的民主党,并多次担任党主席。

2009年9月,鸠山和小泽一郎领导的民主党在众议院大选中一举击败长期统治日本的自民党政权,组建了民主党政权。9月16日,日本国会召开特别指名选举,鸠山获得480席选票中的327票,当选日本第93代、第60位首相。

回忆那天的情景,鸠山说:“早上出门时,身边只有一个保镖。晚上回家时,变成了一个警护车队。到了家门口,发现已经有了临时岗亭。”

当日本首相的酸甜苦辣

鸠山领导的民主党曾向国民许下两大诺言:孩子读书不要钱,高速公路不要钱。事后细细算了一笔账,单是“孩子读书不要钱”,一年的财政支出就要2.3万亿日元。而“高速公路开车不要钱”,一年则需要6000亿日元,两者相加就是3万亿日元。

鸠山原来计划这笔钱,要从中央各机关的“埋藏金”中挖出。因为根据民主党的事先调查,各中央机关以基金、备用金名义留存的资金总额达到6万亿日元。这一笔“埋藏金”没有列入国家财政结算中,属于机关的小金库。

但是,当鸠山坐上首相宝座后,他立即指示各位大臣彻查各机关的“埋藏金”,此时才发现,这些期待已久的“埋藏金”都已经被他们的前任、自民党的麻生内阁花得精光,只剩下空盒一个。

鸠山烦恼的事不只是这一个。本周一,鸠山的案头放上了一份预算。这份由中央各机关报上来的年度国家预算案,总金额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达到95万亿日元。而日本财务省估计,2010年度日本的财政收入最多只有45万亿日元,缺口高达50万亿日元。而这50万亿日元的缺口,必须靠发行国债——也就是向国民举债过日子。

对于鸠山来说,因为向国民承诺了许多的政权公约,才有了国民投民主党的票,让民主党过了一把当权执政的瘾。如果不实现这些承诺,那么,下台会成为倒计时。但是,要实现这些承诺,确实需要很多的钱,但是,鸠山手里实在拿不出钱。

在首相官邸呆了一个月,鸠山才知道,当家真难。

鸠山烦心的大事还有一件,那就是与美国的关系。

本来,鸠山领导的民主党于执政之前,在政权公约中明确提出了对美外交方针,那就是要与美国建立“对等关系”。鸠山和他的伙伴们一致认为,美国人始终拿日本当作自己的一个州,想要钱的时候,随便就拿着日本的钱包走。因此,想挺一挺腰板,学会对美国人说“不”。

但是,奥巴马却给了鸠山一个下马威。在鸠山上任不久出席联大会议抵达美国时,奥巴马与中国领导人谈了一个多小时,给了鸠山只有20分钟。奥巴马见到鸠山,明明知道鸠山早年留学美国,还获得过美国的博士学位,英语绝对没有问题。但是,奥巴马还是对着翻译说:“你告诉他,我祝贺他当选首相”。

奥巴马不高兴,是因为鸠山政权要断绝给在印度洋游弋的美军供应燃油;是因为一定要驻冲绳美军搬走普天间基地;更在于鸠山新政府想与美国平起平坐。

对于鸠山首相来说,如何实现对于冲绳县民“转移美军基地”的承诺,同时又不要让奥巴马有太多的疑心,认为日本真的要“叛变”?这一大烦恼,也是执政以来,鸠山首相夜不能寐的原因。

当首相九个多月,鸠山尝尽甜酸苦辣。他在领着夫人走了一趟东京电影节的红地毯后,对记者说了一句实话:“还是走红地毯更富有诗意”。

2010年6月2日,因美军在冲绳的普天间基地转移问题遭到内外的压力,鸠山由纪夫宣布辞去首相职务。

此后,民主党政权从菅直人首相切换到野田佳彦首相,日本改变鸠山的亲中路线,采取了与中国对抗策略。2012年12月,在众议院大选中,民主党遭遇惨败,好不容易获得的政权,又无奈地交给了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

在一个小雪纷飞的下午,在北海道自己选区的个人办公室前,已经宣布从政坛引退的鸠山先生,面对着一百多名支持者,眼含泪水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演说,谢谢大家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依然给予我支持和关爱。”针对安倍晋三打出了“强势日本”的主张,鸠山强调说:比起“强势日本”,更希望建设“温情日本”,用“友爱”之心去创造一个“共同的亚洲”。

今年1月,鸠山先生访中,并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访问,在刻有30万遇难同胞字样的石碑前,他低首默哀,并宣布将自己的名字从“鸠山由纪夫”改为“鸠山友纪夫”。

倾听鸠山的心声

从政坛引退半年后,在中日关系处于胶着状态之中,鸠山先生在今年5月接受了香港凤凰电视台的采访,谈到钓鱼岛(日本名:尖阁列岛)的主权问题时,他认为:“日中双方都认为尖阁列岛是自己的领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从中方来看,说日本窃取了尖阁列岛也有道理。中方认为,开罗宣言包括归还尖阁列岛的内容,尖阁列岛自然存在主权纷争”。

针对鸠山的发言,安倍内阁的大管家、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作出了如此严厉的批判:“作为一名担任过首相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感到愤怒。”当然,日本的一些周刊杂志,也立即送了“卖国贼”的封号给鸠山。鸠山的家门口一时出现了右翼的抗议车队。而民主党中央,更是计划要开除鸠山的党籍。

8月中旬,ELLEMEN一行走进鸠山先生位于赤坂的办公室,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ELLEMEN:你担任首相后,提出了一个亚洲战略,认为日本应该融入亚洲。这一战略是基于什么考虑?

鸠山:日本战后六十多年来,一直依靠于美国,并在美国的支持关照下发展起来。当然日本应该感谢美国,并始终抱有感激之心。但是,二战结束已经这么多年,日本作为一个亚洲国家,如果不融入亚洲社会,那么,就没有未来。因此,我认为日本应该在保持与美国同盟关系的同时,积极发展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尤其是应该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建设“日美中三国对等关系”。

ELLEMEN:你提出“亚洲共同体”的构想,是不是基于这一战略考量?

鸠山:应该说是出于这一个战略的考虑。日本在过去发动侵略战争实施殖民统治,给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各国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是没有很好地清算这一段历史,以至于日本与亚洲各国一直都没有能够建立起一种信赖的关系。我觉得,日本需要对亚洲作出贡献,同时也必须认真考虑自己的未来,所以,我觉得应该建设一个“亚洲共同体”,像欧盟一样,在政治上相互协作,在经济上相互支持,让日本融入亚洲社会,与亚洲各国一起建设21世纪的亚洲世纪,使亚洲融为一体。

ELLEMEN:为什么“亚洲共同体”壮志未酬,中途夭折?

鸠山:我提出“亚洲共同体”构想,得到了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热情支持,我至今依然感激。但是,这一个构想,也遭到了国内官僚阶层的抵抗。由于日本的经济产业和外交的官僚阶层一直是重视美国,依赖于美国,因此他们担心这个“亚洲共同体”构想会损害日美同盟关系,使美国产生“日本要远离美国”的错觉。因此这一构想遭遇了很大的“美国压力”。其次,也因为我的首相任期时间太短,没能积极推进下去。我在宣布辞职后,在向菅直人新首相移交工作时,我特地给他写了一张条子,希望他继续推进“亚洲共同体”的建设,但是,这事后来就不被提起,是一个很遗憾的结果。

ELLEMEN:最近你成立了“东亚共同体研究所”,并亲自担任理事长继续推进这一构想,你是否认为“亚洲共同体”是促进“亚洲大同”的一个最佳合作模式?

鸠山:现今的世界,要靠自己单干寻求发展,已经是很难实现,更多的是需要合作。日本发展到今天,已经遇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国内市场越来越萎缩,少子老龄化问题也越来越严重,因此就必须寻求与亚洲市场的全面合作。当然,我所追求的“亚洲共同体”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经济合作体,更应该是一个政治合作体。虽然目前实现起来有很大的困难,但是我坚信,这是亚洲未来发展的前景,所以我要把它作为自己一生追求的事业追求到底。

ELLEMEN:你的钓鱼岛主权问题的发言,引起了国际社会极大的关注,也蒙受了很大的压力,甚至被骂为“卖国贼”。你至今还坚持自己的这一观点吗?

鸠山:不久前我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对于尖阁列岛(钓鱼岛)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但是遭到了国内舆论的激烈批判。我认为,当年日本政府称对这一岛屿进行了调查,确认是无人岛,并因此举行内阁会议,决定将这一岛屿划归日本领土。但是,内阁决议没有在官报上发表,媒体也没有进行报道,日本国民自然不知道,外国政府也自然不知道。所以,从这一个意义上说,中国认为是日本盗走的,也是有理由的。如果根据开罗宣言的精神,日本是应该归还侵占的领土。虽然尖阁列岛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开罗宣言中,但是根据这一个精神,中国要求归还尖阁列岛也是可以理解的。

ELLEMEN:你对当前的中日关系有何评价?你觉得中日关系该如何改善?

鸠山:中国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正在成为世界大国,也一定会成为世界强国。安倍首相目前推行的“以民主自由之弧”,所谓联络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来包围中国的做法,是十分幼稚,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每一个国家的价值观不可能一样,而且与中国的利益关系也不一样,中国不可能听从日本的指挥棒转,因此到最后,成为孤军寡人的,很可能是日本自己。目前,日中之间最大的问题是尖阁列岛问题,就如我上面讲过的那样,对于这一个岛屿的主权,中日两国各有自己的主张,所以要承认它有争议,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承认的话,那么要解决这个问题,改善日中关系是很困难的。我们应该学习邓小平和田中角荣等政治家的智慧,搁置主权,让后人去寻求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善方法。一个人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只要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那么许多问题就很容易解决。

ELLEMEN:你最近访问了中国,并与李源潮国家副主席举行了会谈,你将成为日本社会日中友好促进派的代表?

鸠山:我很感激中国政府给予我的厚遇,我与李源潮副主席开诚布公地交换了许多意见,当然一些意见我不便透露。我希望日本社会不要只依存于美国,也应该积极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因此我愿意成为日中友好的促进者。我的太太出生在上海,对于中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她最近正努力地学唱彭丽媛的中文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她希望有机会能够与彭丽媛一起演唱。两国友好,重在于人,所以希望日中两国人民多交流,多做朋友,相互理解相互支持,这样才能真正的友好下去。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