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富城:一支停不了的箭

48岁的郭富城,还保有18岁的锋利,他的容貌,体能,斗志,都时刻处于蓄势待发中,整个人合力成一支加速度越来越快的箭,向着未曾涉猎过的领域,直直飞去。

摄影:张悦 撰文:小熊 造型:路遥 采访、黄府小米 时装总监:董江威 化妆:HETTYKWONG 发型:iANWONG@iiSALON 时装助理:GUMMY 摄影助理:金家吉、飞龙 场地鸣谢:香港新界屯门马术训练学校

“我喜欢拍电影,它是一件奇妙的事。我可以跟电影里的角色同步生活,好像活过另一次。而且这个生命也在我的记忆里,又增加了我的阅历。拍完一个电影的满足感,不仅是诠释了一个角色,还是完成了一个人物,作品出来之后再去分析和享受。所以,做演员对我来说是另一种生活态度。”

虽然中国电影产值正处在年平均增长40%的高速通道,但拉开郭富城2013年的片单,你依然得惊叹他饱和到爆炸的工作量,二月份有《越来越好之春晚》,四月是《同谋》,五月份《圣诞玫瑰》,暑期档《大闹天宫》又将杀到,几乎一月一部,且类型各异,既是神经质的私家侦探,又化作正派凌厉的检控官,还能变身半人半怪的牛魔王,将近50岁的郭富城,似乎正处在自己的黄金年代,无论容颜,体能,还是斗心,像一支违反物理规律,加速度越来越快的箭,在不同角色中游刃有余地穿梭,来去自如。

去年在号称《无间道》后最牛港片的《寒战》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老成,“长相太年轻”的郭富城刻意把鬓发染白,但真正将高级警官气场做出来的,来自他深沉内敛的演法,在一场与“影帝中的影帝”梁家辉正面交锋的对手戏中,双方一文一武,一放一收,梁家辉咄咄逼人地攻,郭富城滴水不漏地防,气势不输分毫,曾经的搭档王晶看片后不禁为这两人的表演击掌:“很多人说梁家辉演得出神入化,家辉是向来都好。但这一次郭富城更令我惊喜。我一向不喜欢他的演法,但这一次深沉内敛,演技弥补了身高不足,男人味四溢,是影帝级的演出!”

18岁出道,并非一开始就平步青云,1984年考入无线电视台舞蹈训练班,当了三年绿叶,站在明星身后,默默伴舞。1987年转入无线艺训班,刚开始拍戏被封“阶砖三”。“阶砖三”粤语指代方块三,在扑克牌中排位最小,玩牌时谁先抽到谁先打,当时与黄日华拍戏,每有武打镜头,导演必定指着郭富城“先上”,地位卑微,可见一斑。熬了半年,才在《蜀山奇侠》中混到了个配角.这部戏的主角,是郑伊健。

谁也不曾料到,一组电单车广告拯救了郭富城的演艺生涯,广告里的他,外型俊朗,高功率电眼,微笑迷人,再配上一顶乌黑蓬勃的“香菇头”,一个迷倒千万少女的追风偶像,宣告诞生。在台湾推出第一张专辑《对你爱不完》,招牌舞蹈手势及留海发型,定格成时代经典。

红透台湾,上世纪90年代初郭富城再战香港,其时正值华语流行乐坛盛世,凭借一身过硬的舞艺,跻身上流。1992年,香港发行量最大的《东方日报》第一次引用佛教中的“四大天王”,册封张刘黎郭四人为香港“四大天王”,郭富城迎来事业第一个巅峰,从1990到2000十年间,三度问鼎无线“最受欢迎男歌手”奖,实现小时候看电视暗自许下的心愿,与谭咏麟,梅艳芳,张国荣这班叱咤乐坛的前辈,站在同一个位置。

“在以前十多年里,也就是我三十多岁的时候,人比较年轻,一直有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的保护,说实话就是个在温室长大的孩子,没有办法,因为我想要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在音乐方面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实现之后我就考虑,怎么样把唱片公司给你的偶像包袱去掉。”偶像这碗饭不能吃一辈子。郭富城心水很清。1999年,香港娱乐工业因亚洲金融风暴迅速滑落,粤语歌坛一蹶不振,天王同样不能幸免,唱片销量从高峰时的几十万张,缩水到几千张,郭富城陷入了出道以来最大的第一次事业危机,“这段时间媒体觉得你人气下滑,还有更刻薄的说法,说演艺事业很快死掉,和我说再见⋯⋯总之,那时候所有报纸杂志都会有很难听的话。”

从“四大天王”到“谷底王”,娱乐圈的残酷和势力让郭富城谋图转型的决心更坚定,他开始转攻大银幕,加快卸下偶像的包袱。众所周知,爱美与爱干净是郭富城天王时代的两大偏好。香港资深服装指导吴宝玲曾在博客爆料,跟他合作过的四大天王对“靓”的要求标准不一。张学友最

不在乎自己造型,拍戏时就算出汗出面油,都不喜欢化妆师为他补妆。而刘德华穿上戏服后会对着镜子不断转身,发掘自己最迷人的一面。拍《天若有情》时,杜琪峰就对刘德华摘下头盔后拨头发的“多余”动作非常不满。这种小动作,要克服它,最难。圈内著名毒舌黄秋生便曾出言讥讽,“刘德华怎么演都是刘德华”。

在吴宝玲的描述中,郭富城贪靓的程度与刘德华不相上下,连在戏中穿的旧衣服,他都要用上顶级名牌Armani,然后再拿去制造残旧效果。郭富城自己也承认,“以前人家要动我的‘香菇头’,我一定翻脸。”幸运的是,“伯乐”张叔平推了他一把,“当你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累积起来之后,加上一些很有分量的人给你一些东西,如果你能融会贯通的话,那就像是一个高手打通了六脉,再去修武功,就能成为真正的武林高手。

“现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更成熟、更全面了。人生经历丰富之后,思路会清晰,出来的事情会更实净(扎实)。自我要求其实是一种巨大的能量。”

“每个人都需要走出自己的世界,看看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每种境况的不同都值得我仔细观察。”

《三岔口》是郭富城从歌手过渡到演员的转折点,“第一次去做造型,张叔平就把我的头发剪成最土的那种,把我一直蓄的鬓角剃掉,说一定要区别于我以前的形象,而且一点发胶都不能用,还故意把我很顺的眉毛用发胶等一些黏糊糊的东西粘得乱七八糟,让我看上去很没气质。”在影片中,郭富城蓄上胡子,一脸沧桑,硬朗中带点忧郁,正式挥别过去,外在造型帮助他自然过渡到角色上,憋了一股劲,将积攒了十几年演戏的能量一次性爆发。

台湾再一次成为他的福地,第42届金马奖,郭富城入围最佳男主角,颁奖前,舆论普遍看好梁家辉,梁家辉多次入围,更曾在1990年凭《爱在他乡的季节》摘得金马影帝,黄袍加身,反观郭富城,纵有突破,却是首次入围,按历史规律,得奖,还得磨几年。最终结果却给了预言者一个耳光:“偶像派”郭富城“爆冷”称帝!当年评审团主席陈耀圻这样形容他的表演:对角色的诠释很有层次感,尤其对角色内心深痛的表演,更超脱了一般男演员‘唯美派’式的清澈流泪,而是眼睛充满血丝,很真实的呈现内心的伤痛。据当事者披露,投票表决时,郭富城以十票大胜梁家辉的一票,在第一轮就轻松拿下影帝。

金马称帝,让舆论看到一个新的郭富城,也将他推进新浪潮干将谭家明视野,将蛰伏17年后出山首部电影《父子》男主的角色托付于他。投资方一开始并不同意,他们认为,郭富城的演技在香港影坛一直排不到第一线。但谭家明坚持,“郭富城是个成长型的演员”,结果证明他是对的,郭富城成为继成龙后,第二位连任金马影帝的华人男星。

第二次站在金马领奖台,郭富城依然激动,接过奖杯后滔滔不绝说了五分钟,几度叫错人名,逗得颁奖嘉宾莫文蔚与张震不时相视偷笑,但在一片欢喜激动的语无伦次中,大家还是记住了他说的,“希望能够拍好每一部电影”。

“拿了金马奖,好像就甩掉了一个包袱。这不仅是对我表演的一个肯定,更重要的是大家觉得郭富城也可以演这样的角色,而不是一定要做偶像了。”世间最难之事,莫过于扭转别人对你既定印象。开了窍的郭富城,一点一点洗干净文在自己身上的偶像刺青。拍《C+侦探》时,平时爱卫生的郭富城没用替身,跳到了又黑又臭的河水中,回到香港发现皮肤上有很多小红点,去看了医生,医生说是河里虫子咬的,打了针,吃了三天药,红色的斑点才褪掉。拍《最爱》时,章子怡第一天进剧组,遍寻不着对手郭富城,后来终于在一群农民打扮的人中间发现了这位天王,他穿着戏服,坐在那里,就是赵得意。拍《全城戒备》时,郭富城跳入靠近排污口的公海,在臭气熏天的海水中演昏厥戏。

郭富城越来越自信,不再满足充当商业流水线被定型的畅销产品,对“不好”说不,追求更好,“比如以前有人要求我从A走到B,走五步,我就傻傻地走五步就到了,永远走五步,很单纯的。但是如果现在来想,有很多种走法,我可能会走很远,可能要绕个圈,这边要停一下,过程要比较复杂一点。”去年与他合作《浮城大亨》的严浩在专栏中提到:“有一场戏,我认为他(郭富城)演得很精彩,镜头拍好之后,他走过来看回放,看毕,他说希望再拍一条,因为‘身体的语言显现不出年纪,也显现不出心中压力。’提醒演员入戏向来是导演的责任,演员为自己提要求,这不多,但他很自信,重拍后有即刻的提升。”

在一次发布会中,主持人介绍郭富城是“表演艺术家”。有记者问郭富城:“你觉得你是一位表演艺术家吗?”郭富城回答:“我的确是个艺术家。”这话引起了在场记者的哄笑。这笑声并不是在抹杀他硕果累累的演艺成就,只是在大多数人眼里,艺人与艺术家,是水与油的关系,纵使没有高低,也不相溶。但郭富城并不打算推翻这个自我赞美:“天王是观众对我的宠爱,我不能做一辈子偶像,我想更丰满、更有实力。对我来说,艺术是一种很有价值的东西。何为一个艺术家?我从18岁出来,在演艺圈长大。你不热爱艺术,没有追求,不创新,那你出不来。”

下一个十年的目标,郭富城希望拿电影方面重量级的奖项,“如果做不到,没问题,再给自己一个十年,这是一种鞭策,不能停下来”。曾经的四大天王,张学友处于半退休状态,一心当个顾家好男人。黎明低调隐身幕后,投资公司做老板。刘德华也因喜得爱女而刻意减少工作量,只有郭富城,大概是最不被岁月“污染”的一个,48岁的他,和18岁的心态相差无几,至今未婚,斗志旺盛,精力爆棚。为了锻炼体能,保持好身材,郭富城每天都会健身至少两小时,如果是准备演唱会期间,每天练个小时以上。拍《寒战》的搭档梁家辉回忆,有一天拍夜戏,凌晨两点回到酒店,睡到四点,隔壁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把他惊醒:“我的房间就在郭富城隔壁,我以为他失恋了砸东西呢,过去一看,他居然凌晨四点在跑步。”

当记者抛出“有没有预设自己有朝一日的退休计划”,他几乎脱口而出,声高八度,“没有,在整个演艺事业来说,现在不能说是巅峰,过去也曾经有过所谓的巅峰,每个时期都有(所谓的巅峰),当下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另一边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过,还有很多想试下去,没有要休息的感觉,将来想做的事,是当导演。”这样的郭富城,怎么可能停下来!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