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食男——佟大为

佟大为在《中国合伙人》中扮演的王阳被称为“浪漫主义者”。他不是最终扬眉吐气的屌丝,也不是最终拜在现实脚下的理想破灭者。真的因为 一个女人做的红烧肉很好吃就娶她回家,心甘情愿地过平凡的生活。他不是被迫认命,也不是青春梦碎甘于平庸,而是喜欢。佟大为对王阳越 来越有认同感,“只要是人,早晚都要回归,再叛逆,年轻的时候再与众不同,到了一定阶段,有一天当你成熟了,你就会返璞归真,回到大家都 有的那种状态。”

image
Liu Song
image
Liu Song

佟大为:我是食草动物,不太愿意做梦

佟大为很宁静——那种食草动物的、心平气和的宁静。听完一个问题,他含蓄的五官在脸上不太动,眼睛在某处逗留一下,之后,才开始回答,说话的速度也平缓,好像说话的同时在进行着某种形而上的、思想性的反刍。但,他并不是心有城府,他只是要想清楚就像一头牛吃草之前要仔细看看眼下,他是在分清稻草与瓦砾。

爸爸,你是演员吗?

佟大为的女儿今年6岁。不太象一个明星的女儿,她的生活很平静,早起,早睡,除了电视台里播放的动画片和少儿节目,她不看电视剧也不看电影。

2013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佟大为去女儿的学校接她放学。女儿走到他面前,忽然问他:“爸爸,你是演员吗?”佟大为犹豫了。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那一瞬间,他大概忽然进入了一个明星面对娱乐记者的状态——她这到底是要问什么?两三秒后,佟大为决定跟女儿说实话。“是,爸爸是演员。”佟大为回答。女儿转身跑去跟她的同学说:“你说的对,我爸爸是演员。”然后,父女二人双双把家还,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从此也再也没被提起过。

现在想起来,佟大为说,女儿是对“演员”二字没有任何概念。和消防员、教师或者农民没什么区别,在一个6岁女孩的头脑中,演员只是一个职业。她只是要证实一下同学的话,仅此而已。

如果女儿问“爸爸是明星吗?”不知道佟大为会如何回答。成人的世界远比在孩子的世界复杂含混。也许是刻意要避开这些,佟大为的女儿没有看过他演的任何一部电视剧或电影。他甚至未雨绸缪地表示过“因为有女儿,要少出演反派角色”。

2013年最红的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播出第一季后,所有有孩子的明星都不断被问及有没有参与的打算。佟大为明确说,不会带女儿参加这个节目。“我就觉得,一个小孩瞬间因为一个工作得到这种关注,然后再不被关注,落差太大了。这种落差就是大人也很难处理,比如我自己,曾经因为《玉观音》关注度那么高,后来就没有那么好的片子,自己就会有一些失落。包括现在有一些其他的选秀,瞬间大家对某一个人特别关注,然后一回头,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他们要承受的东西,成人都没有那么容易去承受,何况是个孩子⋯⋯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佟大为缓缓地说完这一番话,喝一口水。化妆师的刷子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他的眼睛不眨,脸部上过妆的皮肤保持静止。这时候他很像一名即将上场的演员,而“父亲”这个身份渐渐隐去。对于每个抛向他的问题,他都象忽然被女儿问到“你是演员吗?”一样,犹豫片刻,然后慢慢地、深思熟虑地回答。正因如此,很像实话。

而当他换上三件套西装,走到镁光灯下时,他就像一名明星了。“这张⋯⋯脚的位置不大好,有点起范儿。”当他走向电脑,众人自觉地让出路来。佟大为很认真地审视着自己刚拍的照片,偶尔出言点评,间或有乡音在普通话中流露出来——然后他再回到灯光下去,根据众人的指指点点,职业而熟练地摆出各种姿态和表情。

image
Liu Song

做好演员这份工

在从金马奖颁奖典礼返京的航班上,佟大为碰到了王家卫。

“其实王导演在生活里是不戴墨镜的,而且不戴墨镜还真的不容易被认出来。”佟大为这样说。看王家卫的作品,佟大为一直觉得他是个深不可测遥不可及的一个人。“但是跟他聊天觉得还是挺近,气场挺合的。”他说他们聊了电影,但具体内容——“就不说了吧。”佟大为矜持地笑,带点神秘。

《一代宗师》中本来有个小角色要佟大为帮忙,后来因档期不合未能成行。但王家卫一直是佟大为想合作的导演,“只要他邀请我,我就会过去”,哪怕王家卫不告诉他要拍什么。“我觉得没有问题,因为绝大部分跟他合作的演员都不知道他要拍什么,看结果就好了。”甚至象《春光乍泻》这样的题材,“如果看过剧本,又是王家卫导演,我会慎重考虑,”佟大为说,“我觉得这种片子是对一个人的认可。比如说当时拍《苹果》,如果大家没有那种互相信任,就没法演那个戏——看剧本你就会觉得,这是要干什么啊?”

比起两年前对《金陵十三钗》的期待,看待电影,佟大为是平静得多了。金马奖和亚太影展上,他都拿到了最佳男配的提名。“我就是有一些喜悦,就是终于有了这些电影奖项的提名,虽然最终没有拿到,但是这样的提名,是除了票房和观众之外,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另外一个认可,挺高兴的。”

《金陵十三钗》无疑增强了佟大为在电影上的自信。这部电影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尝试拍了一些各种各样的好的坏的电影,“反正就那段时间就一直在拍电影,为了拍电影而拍电影,现在就比那个时候更理智了,学会了选择,真的如果没有好的电影,我可能会去拍一个好剧本的电视剧。也就是说,我可能比那时候更理智更客观一些吧。”

现在,佟大为用“项目”这个词来指代他正在拍摄的电影。“从影展回来第二天进组干活”,他平实地描述自己的工作,象一个普通的劳动者。

“进组干活”的同时,佟大为还在进行《太平轮》的拍摄。这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大片:大导演,大制作,大阵容。与佟大为在戏中谈恋爱的是章子怡。“今天再跟吴导合作,能看到一些第一次和吴导合作的人的状态,就像当年的我,不放松,很难在摄影机面前正常展现自己,”他说,“我这次就很正常。而且真的是因为《金陵十三钗》,因为确实当时预期要去金球奖啊,包括对票房的预期也更高一些。但是后来发现,其实那些根本不是我应该想的东西,演员最应该关心的是角色,把角色演好,少一些杂念地去创作,特别好。”

至于和章子怡谈恋爱的感觉——“在电影里很不错,很美妙。真正谈恋爱的感觉,应该去问跟她谈恋爱的人吧?”佟大为大笑。

image
Liu Song

我属羊的,停不下来

佟大为在《中国合伙人》中扮演的王阳被称为“浪漫主义者”。在影片中,他是三个好朋友中必不可少的和稀泥者,“他跟其中的每个人都是好朋友,但是他呢,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可能选择沉默,然后伺机发挥自己的作用去调整三个人的关系。”他不是逆袭的、最终扬眉吐气的屌丝,也不是最终拜在现实脚下的理想破灭者,他的成功来得不那么艰苦,而别人拼命争取的东西,他早已得到了,玩腻了。在三个角色中,王阳是与世界相处得最好最平和,最不拧巴的那个。

演王阳,佟大为说他越来越有认同感。这个角色也为他拿到了金马和亚太影展的双重最佳男配提名。

戏里的王阳说:“我原来以为自己过与众不同的生活很酷,但是现在,我觉得大家所追求的生活才是应该过的生活。”他真的因为一个女人做的红烧肉很好吃就娶她回家,心甘情愿地过平凡的生活。他不是被迫认命,也不是青春梦碎甘于平庸,而是真的喜欢。演完王阳,佟大为说:“只要是人,早晚都要回归的,再叛逆,年轻的时候再与众不同,到了一定阶段,有一天当你成熟了,你就会返璞归真,回到大家都有的那种状态。”

佟大为说他自己是不太愿意做梦的那种人。“人这辈子能干的事情特别有限,有些人会去做特别不切实际的这种梦,我不会。包括现在,我也就是把眼前的工作做好。人长大以后,其实不是有那么多人给自己定以后的目标和方向。很多时候,最后大家看到的那些成功,还是因为那些成功的人把眼前的事一步一步做得很扎实,他在做的过程中可能没有那么多的预期、估计和设想。”

在生活中,佟大为认为自己算是一个严肃的人,“没有那么多戏里的幽默”。经陈可辛的鼓励,他把公众微信帐号做成了一个DJ帐号,过了把DJ瘾。他还真的曾经想过做主持人,“但是后来发现,很多主持人都去演戏了。本来我是觉得做主持人相对来说时间和生活都会规律一些,但后来发现那么多主持人都要演戏,就想想那个主持人也可能没有那么好干,否则他们不会那么愿意就放弃那么一个我所羡慕的稳定状态,非来演戏——算了,还是让更机智勇敢的人去干吧。”

image
Liu Song

现在佟大为想的只是怎样安排时间与家人去度个假——去年他决定今年年底不接戏了,带女儿出去玩玩,结果到今年冬天,又碰到了好剧本好角色。老婆带着女儿去了国外,他留在北京“干活”,这让他有点无奈,也有点欲罢不能。桌上放着的杂志封面印着刘德华,佟大为指指他,说,你们去问问刘大哥,他停得下来吗?

如果要形容自己,佟大为说,他象是一头牛,或者一头羊。他没有过很叛逆的青年时代,现在的生活也正常得不像个明星。他认为成年人最应该学会的是控制情绪。对付焦虑,他也像一头食草动物一样——睡一觉。“真的睡得着,”他说,“我一觉醒来,会觉得让人焦虑的事情没那么糟糕。世界依旧很美好。”

日之夕矣,羊牛下来——下山来去窝里睡一觉。这是诗经里的牧歌。但佟大为今年34岁,他上山的路还很长。“我干的事吧,就像一头牛或者羊这样性格的动物。它一直朝着一个轨迹做一件事情,我就是这样的。生活每天都会给我们一些新的课题,我们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改变,会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可能稍微一不留神就会改变我们一些东西,或者我们会去努力改变自己。但我能干的那些事人们大概能够想得到。我会延续自己现在这样的心态,与人为善,也不着急不忙慌,一直往前走。”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