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一直扼制对食物的欲望

彭于晏没有想过自己会当一名演员,参选《爱情白皮书》时,他还在上学;他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雕塑般的身材,因为他从未停止过对食物的渴望。这十年,“吃”和“成熟”是他身体上的一场攻防战,从清新偶像变成“黄飞鸿”,腹肌依然,内心知足,以前看到别人有什么也想要,现在做一些事情演一些角色就觉得踏实。再过十年,他依然会对自己说,“早跟你说要成熟点!少吃点!现在这么胖。”

编辑:王路阳、费文晶 摄影:李奇 采访、撰文:靳锦 造型:路遥 时装总监:小威 妆发:袁华 场地提供:中纺影棚

彭于晏至少在三部电影里展示了令人羡慕的身材:《翻滚吧,阿信》中的体操选手林育信;《激战》中的拳击手林思齐;还有《分手合约》中的李行——最后一个不是角色的职业需要,“导演编的”,彭于晏笑道,他说那个围着浴巾接电话的情境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应该全裸”。

《翻滚吧,阿信》是个转折点,之前,拍惯爱情片的彭于晏对许多人来说,是“那小子真帅”;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动作戏找上门,比如《太极》和《激战》。拍《激战》时,他的体脂率只有3%,达到专业健美运动员的标准,在电影中与张家辉奉献了一场极为真实的搏斗戏,拳拳到肉,“现在只要搜索‘彭于晏’,跳出来的都是肌肉”,他调侃。

今年,又有一部电影将加入这个片单,也是彭于晏迄今为止拍摄最辛苦的电影,因为这是《黄飞鸿》。安乐电影公司总裁江志强打电话给他,说有一个新戏,但彭于晏不知道竟然是再度翻拍黄飞鸿的故事。“我和他们聊过很多次,前前后后半年,刚开始觉得这个不行”,彭于晏年少时移民加拿大,看很多华语片,黄飞鸿是华人代表形象,是他心中的“超级英雄”。

距离上一部黄飞鸿电影,已经有十七年了,李连杰版本被认为是难以超越的经典。但导演周显扬觉得翻拍的时机到了,“我们有很好的制作团队,也有很好的黄飞鸿人选”。

“我拍过的最辛苦的戏”,这句话彭于晏说过三次。拍完《翻滚吧,阿信》,他觉得可以拍一些轻松点的电影,没想到两年后拍了《激战》,每场戏要挨几百拳,害怕导演在片场叫自己的名字。这一部《黄飞鸿之英雄有梦》拍了五个月,拍摄前还有一两个月的训练,每天早上八九点开打。彭于晏不会功夫,虽然之前练过MMA综合格斗、泰拳和巴西柔术,但还是觉得功夫太难。“这个东西练的不仅是姿势、架势,而是精气神,每一招每都很挫败。”一场动作戏要拍一个月,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换下一场戏,是晚上六点到隔天早上六点,“我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看到太阳,这一个月我要熬夜不停地打”。受伤是难免的,有几次要打墙,墙壁打不穿,手腕都肿起来。还是得拍完,就喷镇定剂,喷完再打。“刮伤、淤血、吊威亚都是家常”,彭于晏说。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彭于晏倒觉得这个问题奇怪,“因为拍这种戏,如果我们都没有练的话,大家就不想看了吧。除了内心要改变,外形也要做一些突破。”他说自己崇拜的演员是罗伯特·德尼罗和克里斯蒂安·贝尔,他们都愿意为角色改变。“当你外形改变了,在表演上会有一点差别。学了黄飞鸿的功夫,真的会有感觉。也可以不学,到现场就打招式,但那个精气神真的会有区别。不能这么简单就交代一个角色。”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去演《激战》或者《黄飞鸿》就不像那个年代的人。”他责怪自己不拍戏的时候就喜欢多吃。其实凭肉眼观察,实在看不出他有何变化。

对于外界将焦点都放在他的身体上,彭于晏显得很坦然,“外形方面,毕竟这也是一个吸引眼球的商业片,导演要求就给他。而且这本来就是一个功夫片,自己能在这个年纪拍到这样一部片子,是太大的使命,一定要把它做好。”

彭于晏小的时候爱吃,桌上看到的东西都要吃光。小学时158cm,却有70公斤,完全想象不出后来会有雕塑般的身材。他在片场极度自律,感染很多工作人员都想和他一起健身、控制饮食,“但没有一个人会真正走完这个过程”。

导演周显扬也好奇,问他想不想拍个增肥的戏。“太愿意了”,彭于晏大笑,“基本上不拍戏的时候我都在演增肥的角色。”

一定有观众说我太高或者太年轻,但你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黄飞鸿。如果你自己都没有梦想,怎么去相信电影里的梦想?

彭于晏没有想过自己会当一个演员。他13岁就随家人移民加拿大,读大二放暑假时,外婆意外逝世,他回台奔丧。那个时候参选出演偶像剧《爱情白皮书》,就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在台湾正式出道。

因为长得帅,他总是接到爱情片的角色,合作者是徐熙媛、陈意涵这样的偶像明星。不过拍多了,彭于晏开始抗拒,觉得这样的角色很闷,就跑来内地拍古装剧,《仙剑奇侠传》、《少年杨家将》都是那个时候演的。“本来觉得骑马打仗、带古人头套很有趣,可一拍觉得太辛苦了,还是拍爱情片吧。”他没有想到更苦的还在后面。

2009年,彭于晏与前经纪公司发生纠纷,原本大好的行情急速下降。他常常要上法院,没工作时就待在家里,面对车贷、房贷,焦虑到失眠,甚至想干脆回去读书。

与彭于晏合作过《六号出口》的导演林育贤也正好处于低潮期。《六号出口》票房惨败,林育贤仍和彭于晏经常通电话,发现“原来他也这么惨”。他们都很需要一部“翻身之作”。

《翻滚吧,阿信》就是林育贤根据自己的哥哥林育信的故事改编的,一开始没想找彭于晏,因为他太高了,没有哪个练体操的运动员有182cm的身高。但监制李烈在《艋舺》之后,相信彭于晏的实力,并说服了导演。

“这个角色我一定要演,因为我处在和他一样的状态,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我想勇敢去追寻。”看完剧本后,彭于晏保证自己会拼了命去演。

他花三个月的时间学体操,每天12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如果我不变成一个体操选手,观众一定不会去看,一定不会相信这个角色。”由于个子高,很难找到替身,除非极为专业的动作,彭于晏都要亲历亲为。最后一个跑道镜头,一镜到底,既要做运动员的动作,还要做演员的表情。2011年,彭于晏凭《翻滚吧,阿信》获得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它让很多导演看到我是个演员,愿意为角色付出。”从偶像到演员,彭于晏完成了并不轻易的转变。

这样“拼命三郎”的精神,是导演林育贤请他出演《激战》的重要原因。“可不可以让我在里面打到昏天暗地,打到打不死,然后又爬起来这种,”彭于晏第一次和林育贤吃饭的时候,就迫不及待提出要“受折磨”。“男生都比较喜欢拍动作片。十年前我不可能拍这样的片子,年纪没到。”

彭于晏说这话的时候还没看剧本,结果,拍一个礼拜就觉得这辈子的拳都快打完了。拍片现场放着洛基的音乐,导演不停地喊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导演则说再用力一点。

演对手戏的张家辉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他为角色健身将近一年,在拍片时甚至打断了一根手指。工作环境如此激进,彭于晏绝对不能够放松,每天和专业的综合格斗拳手对打,挨上几百拳,鼻子、耳朵都肿到无法入睡。

《激战》在2013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风光无限,张家辉顺利拿到影帝。彭于晏提名了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最终落选。这不是他第一次落选,上次《翻滚吧,阿信》提名最佳男主角,也败北而归。“有人曾安慰我说:‘刘德华提名七次才拿到影帝。’所以我一部一角,扎实地走演员这条路”,彭于晏说。

“还会演爱情偶像剧吗?”

“偶像剧?我现在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找我演偶像剧。真的不知道。”彭于晏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他看起来居然有些不自信。“有人找我肯定会演。只是偶像派都要年轻,学生那种”,彭于晏很真诚,“我现在只能演体育老师吧。”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粤语老片算起,“黄飞鸿”这个题材已经拍了一百多部电影。之后近二十年没有出现过类似题材的电影。除了演员难寻,题材被挖掘殆尽也是原因。不过导演周显扬有自己的看法,“我打算重新定义这个角色,变成我们的城市英雄。美国人有蝙蝠侠,我们当然也可以。”

“剧本是你没有想过的剧情,”彭于晏说。《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的故事设定在黄飞鸿的青年时代,清末广州珠江码头边黑虎帮贩卖人口,黄飞鸿与朋友出手相救,开始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是青春版吗?“我没有办法演太老的,只能演我这个年纪的。”

其实李连杰接演黄飞鸿这个角色时,是29岁,彭于晏接演时,31岁。《英雄有梦》的青春气息浓厚,在于搭配的演员,有王珞丹、Angelababy、井柏然等一众“青春派”,更在于这次黄飞鸿的角色设定。李连杰版的黄飞鸿,爱国主义气息浓厚,大战外国人的戏码被奉为经典。《英雄有梦》则“应该没有那些传统的东西,还没有到打外国人,”彭于晏强调他这个版本的黄飞鸿核心在于“梦想”,“他想要去改变这个社会的不安,创造出属于年轻人的更好的时代。他跟自己的小伙伴们一步一步去实现。”

观众一定会进行比较,彭于晏对此准备充分。他觉得超越经典不太可能,但创新会令人耳目一新。刘家良、刘家辉、关德兴那个年代的黄飞鸿,打的都是南拳,比较硬、刚猛,招术以拳为主。李连杰的黄飞鸿,北派的腿比较多。彭于晏拜的是南拳的师傅,“要了解黄飞鸿最拿手的拳是什么,虎鹤双行拳、工字伏虎拳、铁线拳”,他简直如数家珍。

“文戏也很多,每一个角色都很完整。线很多,同时进行。”和王珞丹、Angelababy是“三角恋”吗?“四角”,彭于晏坏坏地笑。他指的是电影中的好兄弟井柏然,也在这张人物关系图中。

“拍完《黄飞鸿》我真的不想拍动作片了,现在蛮需要一些简单轻松的东西,蛮想拍喜剧的。轻松就拍杂志,跟你们聊天。”这份工作辛苦做了五个月,“有一些甘苦谈,想和你们分享。”彭于晏很健谈,待人和和气气。拍照时的气氛非常轻松,吹落一束束的玫瑰,他自己再捡起来,工作人员帮忙,他从来不忘感谢。“我聊得还可以吧?”他有时会这么问。

不过也有霸气的一面。“一定有观众说我太高或者太年轻,但你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黄飞鸿。你看蝙蝠侠、超人,也能挑出很多问题。如果你自己都没有梦想,怎么去相信电影里的梦想?”

我赚了自己该赚的钱,一步步变得成熟,但并非是笃定到心无旁骛,也有挣扎,某种程度上想要放松,又想自己变得更强,挑战不熟悉的领域。

提到“中生代”演员这个词的时候,彭于晏皱了一下眉头。“‘新生代’你不高兴,‘中生代’你也不高兴,到底想怎么样?”有工作人员玩笑了一句。彭于晏呵呵笑道,“对不起,对不起。”

出道十年,彭于晏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学生。去年参加金马奖,恰逢金马奖五十周年,看到很多大导演,“都想和他们合作。”“周星驰、冯小刚、姜文、李安”,彭于晏一口气列举了华语影坛一系列大佬的名字,“不是我要什么,而是我多做一点。”

从彭于晏的言谈中,会发觉他的谦逊与善学,和他的家庭有关。“我单亲,外婆把我带大,我母亲和我姐姐对我来说蛮重要的,奋斗坚持是为了什么,家庭一定是原因之一。”他常常提到与前辈的合作,业已成名的影人,资历深厚的导演,在某种程度上是“父亲”的角色。

“梁家辉从《太极》、《寒战》到《黄鸿》都演我父亲,不只是在表演上,在生活上都像一个父亲。看我穿得够不够多,怎么又练成这样,太辛苦了。但又告诉我要努力,不能偷懒,你还年轻。”

“洪金宝大哥在戏里演我的义父。虽然他有一点年纪,但非常厉害。每天跟他打完对招每天我的手都肿起来,他一点事儿都没有,真不敢相信。”

宣传《激战》的时候,彭于晏也提到与高捷的父子戏份,“我很高兴高捷大哥演我的父亲。这个时候我就会问他情感的部分,跟他讨论。我觉得这也是自己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因为我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这样的部分,讨论后你会知道为了父亲你到底能做些什么。”

“体验”——体验不同的人生,正是演员这份工作对彭于晏最大的吸引力之一。“演员虽然是一份工作但也是一个体验生命的职业,”“要体验这样一个路程。还可以演十年,如果我还可以演十年的话。”他也好学,喜欢和工作人员做朋友,“摄影师、灯光师、编剧,他们对电影的了解远远超过我的想象。”

跨过三十岁对彭于晏意味着什么,似乎是个伪命题。人生顿悟是过程,不以约定俗成的界限为准。不过他记得自己有成家的想法,是拍《寒战》、《太极》的那一年——2012年,仍然是受影坛前辈的影响。与他对戏的梁家辉是公认的业界楷模,家庭事业样样美满。“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像他一样”,彭于晏这样说。

从艺十年,他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在于知足。以前看到别人有什么也想要,现在做一些事情演一些角色就觉得踏实。“赚了自己该赚的钱,一步一步变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不过彭于晏的成熟,并非是笃定到心无旁骛,他还有挣扎,“现在的我某种程度上想要放松,但又想要自己变得更强,挑战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他相信自己仍然有潜力可以被激发出来,比如演喜剧,同时又责怪自己对自己太好,“也有不拼命的时候”。

如果不当演员,彭于晏说他可能去卖面包,因为喜欢吃甜食。这位拥有着专业运动员身材的演员,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食物的渴望。但他尽力抑制这种渴望,一直把“吃得少”与“成熟”联系在一起,在自己的身体上展开一个成熟男人的攻防战。想对十年前的自己说些什么?“你要成熟点!少吃点!”那对十年后的自己说些什么呢?“早跟你说要成熟点!少吃点!现在这么胖。”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