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佳:侠骨柔肠的女人

宋佳是一个真实而性感的人。所谓真实,是保证呈现给你的百分之百真实——没有呈现出来的,即是不愿意,追问也没用;所谓性感,是看似理性、刚强、急促乃至带有少许的控制欲,但私底下却是感性、柔软、多思,有着侠骨柔肠般的女人味。

ELLEMEN

摄影:江俊民 采访、撰文:阿改 造型:SHERRY 化妆、发型:张哲纶 编辑:VIKTOR 助理:张程 场地提供: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

低胸荷叶袖礼服裙 Gucci

在作家萧红和自己之间,宋佳一直觉得存在着某种奇妙的缘分:都从哈尔滨出走,在外漂泊多年最后又在心灵上回归故土;萧红31岁离开人世,宋佳31岁把萧红复活──她演了霍建起导演的《萧红》,“能扮演她,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个梦。”宋佳看着镜子里的我说。

在化完眼妆之前,她没让我走进这家五星级酒店的盥洗室里跟她聊聊电影和人生,“我必须得看到你,否则我没法聊,”宋佳强调:“我必须看着你的眼睛。”

萧红生于辛亥年,原名张廼莹。1935年,她以萧红为笔名,出版《生死场》,五年后写出《呼兰河传》,从此奠定她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她才情横溢,然而总受制于时代,颠沛流离,一生悲苦。

要在两个小时里呈现一个文艺的、倔强的、寂寞的、不一样的萧红,宋佳的总结是:“不疯魔不成活”。她记得有一场戏,拍的是寓居香港的病中的萧红,那时候萧军早已是往日的记忆,而端木蕻良也不知所踪,唯有一个暗恋她的小男孩守在她身边。有一天她想抽根烟,男孩跟她说,“那我出去给你找火吧。”他出去了,端木蕻良回来了,萧红就一直叼着那根没点上火的烟跟他说话。

在某一个瞬间,她突然意识到,男孩不是去找火,是离开她了。“她觉得,自己身边的每一个男人都会离开她,”宋佳解释道,“所以情绪一下就失控了。”她推开端木,独自在房间里哭泣,但哭到最后,宋佳已经不知道那种揪心的痛哭是萧红的还是自己的,她躲在被子里,不能自已,而现场八十多个工作人员鸦雀无声,“我听到木地板的脚步声,打开被子,是霍导演,他眼睛也红红的,也没有说什么,就用手拍了拍我。”

皮编礼服裙 Salvatore Ferragamo

“关于萧红,我们就是要拍一个女人的爱的故事。”宋佳觉得,萧红不仅仅在文学上被低估,在情感上也是被低估的,“她一直没有遇到一个跟她对等的男人。”

演萧红,宋佳称之为“虐心”──当然,她演过的角色里面,有哪个不虐心的?《好奇害死猫》里的梁晓霞、《闯关东》里的鲜儿、《跟我的前妻谈恋爱》里的俞晓红、《风车》里的小姨、《圣天门口》里的阿彩、《悬崖》里的顾秋妍、《那样芬芳》里的荣芬芳⋯⋯也许《小儿难养》是个例外,她在里面演一个初为人母的80后女强人,孩子让她变得柔软,让她觉得,“女人真的不必要那么强势,不必要什么都要好。”

宋佳说:“我希望我对得起萧红。”但她很清楚,自己只应该存在于那戏里的一百多分钟里,“一个演员,当你演的是一个历史上的真实人物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唤起人们对这个人的追忆,而不是‘我’。”

宋佳早年学过八年柳琴,赴考上海戏剧学院的时候,前两次面试都不理想,“人家诗朗诵,我念一段报纸,人家展示形体,我跳一段广播体操,人家唱美声,我来一段流行歌,人家觉得你是来砸场子的吧?”后来表演某段音乐小品,音乐响起,宋佳流泪,连面试官都被感动──最后考上上戏,宋佳说,那是音乐救了她。

这种对音乐的敏感至今还在影响她,让她变得感性、柔和,在摄影师的镜头下,她皮肤白皙,身材修长,是妙曼,是性感,但眼神中却掩饰不住一股干净和坚定。

生活并非不重要,她也会告诉你,她是一个宅女,喜欢听歌看电影,喜欢和闺蜜们出去玩,喜欢收集票据,身子看似“唬人”实则不擅长运动,她甚至会在微博上偶尔写写“诗”:“大雪封山路,路人皆延迟,欲向西子行,待到雪化时。”“坐地日行三千里,半日暖秋半日冬。”──可是,她终究是要和你谈演戏的:“我演戏演到今天,一路都是在分析,在悟,悟到今天。你要用理性控制你的感性,要达到准确,必须要凭理性去控制。”

2012年,宋佳凭借《悬崖》在第18届上海电视节上获最佳电视剧女演员奖,继而获第九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观众喜爱的电视剧女演员奖”和“最佳艺术表演女演员奖”,拿下视后大满贯。但她在微博上告诫自己,“保持清醒,继续前行”。

采访的时候,化妆师跟助理说拿个东西,宋佳马上盯着化妆师“嘘”一声,示意不要打扰;说到高兴的事,她会“哈哈哈”地大声笑──可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害羞的人。

透视收腰背心、针织印花裤 均为 M Missoni

对话宋佳

Q演了那么多“虐心”的角色,对你是不是一种修炼?

A回头看可以这么说。演员这个职业之所以特别就在这里,它给你一个机会,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去体验别人的一生,这种情绪透支是很大的。但没办法,演员吃的就是这碗饭。大家都说演员是光鲜的,或者说冬天要拍夏天的戏,要跳河之类的,其实这些远远不至于说对你心理的历练。那都是面,所谓辛苦,本质上还是享受,是心灵上的满足。

Q有数过自己演过多少个角色吗?

A没数过,但我是自己的影迷,这一点我可以毫不谦虚地告诉你,每一个戏我都会看,分析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是学无止境的一条路。

Q你拿下白玉兰和金鹰奖两个大奖,在微博上说要保持清醒继续前行,保持清醒是要保持什么样的清醒?

A是无论身处何地,要有自知之明,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所谓荣誉、成绩,越到这个时候你越要清醒。人不是无所不能的,我希望自己有这么清醒的头脑。

Q有人说你是“德艺双馨的人民表演艺术家”吗?

A反正有人开玩笑这么说过,但是我没办法,我确实是这样,在很多观念上我特别老派,“知廉耻,懂敬畏”,这六个字一直在我心里。

Q你说过自己不喜欢说话。

A我不太喜欢过多表达自己。一个演员侃侃而谈,在我看来挺多余的,你通过作品、角色给人一些感受就足够了。演员已经收获太多关注,作为个人而言,我不想受到太多的关注。“我”不重要,观众通我演的角色看到角色本身就够了。演戏对我而言只是工作,我对它也没有什么浪漫的感想──我还是挺隔着一层看待它的。

Q你还说自己是一个害羞的人,但我一点都没觉得。

A那就是没有让你看到吧,哈哈哈哈。那种害羞是内心的害羞,我特别会掩饰你知道吗,我总是面上嘻嘻哈哈,让每个人都舒服,我会去藏起很多自己的东西,但我自己不重要,也不用让你知道,哈哈。

Q那你还在微博上写诗?

A妈呀,你笑话我!现在“文艺女青年”已经是骂人的话了,以前文艺是先文后艺,现在都变得外在的东西了。我在微博上写过,这个时代在越来越求新求快求变,但是我觉得有一些传统的东西其实不应该丢的。

Q演过《小儿难养》之后,你有想过自己当妈的那一天吗?

A没太想过,哈哈。一种情况是,你认为自己做了很充分的准备,但事实是它来临之前你还是觉得自己束手无策,更何况你还没做什么准备──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准备,凡事不要想那么多,我们不也一样长到今天么?我始终认为,孩子生下来,自己就会长,他有他的生命轨迹,这是不受我们控制的,现在的人就是想得太多,给自己太多的规定、规矩、条条框框,一件事情还没做呢,就给自己框住了,我觉得没意思。

Q所以结婚生子这件事你觉得不需要太准备周全?

A不管是家庭、孩子、爱情,顺其自然最好。我是一个从来没什么计划,没什么目标的人,一直都是等待着生命给我什么。

Q但你做得很好啊。

A我不知道怎么去定义这个好或者不好,顺其自然,你只要去顺应自然给你的这个东西。

Q这听起来很禅学,还是说你更倾向于中国传统的智慧?

A我觉得是中国传统的智慧。很自然地去接受,去选择。我觉得现在的女人真的不必要那么强势,不必要什么都要好,有些事情不是因为要好才去做的,就像我们演戏,不要满堂彩,有时候就是一种尝试,一种突破,或者,就是犯错,那又怎么样呢。过程还是最重要的。

印花衬衫、印花短裤 均为 Marni

Q出道以来,心态上有什么变化?

A我还好,因为我一直比较乐观,比较简单,我不愿意搞得太复杂。我天生有个能力叫化繁为简,会在看似很复杂的事情里一下子抓到重点。我喜欢简单,怕累。为什么说我是一个宅女,就是拍完戏,我就想回家待着,以前还能跟朋友玩玩,现在一想头都大。我希望有一段让自己安静的时间,这是有必要的,因为演员是一个挺累心的行当。

Q你有过三十而立的感觉吗?

A没有,但我会有意识地把脚步放慢,有意识地不做有些工作,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慌乱,更从容、平静,这可能是30岁后的变化。

Q我知道你喜欢大自然,如果把你扔到大森林里,你能想象自己会是怎样一种境况吗?

A其实,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因为我缺乏安全感。最好给我个人吧,哈哈哈,有个聊天的,有个照应。我还是缺乏这个勇气。(笑)

Q如果把你放到少年派那个情况里去,你觉得自己能活多久?

A我觉得我活不下去,哈哈哈哈!我可能是最早放弃的那个。人在极端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反应,谁都不知道。没法想象。这是城市生活的缺陷。

Q你有养宠物吗?

A有,养狗,狗除了不会说话,什么都会。猫是你无法理解的一种动物。但狗不会,狗像小孩,会跟你亲近,那种亲近是对等的。但猫不是,猫你很难讨好它。

Q选一种动物代表你的性格,你会选什么?

A狗吧?哈哈哈!(助理说:狮子吧?)我可没觉得我那么强悍。

Q你性格里有多少符合天蝎座的描述?

A70%。我身边的朋友几乎90%都是天蝎座。天蝎的人比较情绪化,比较神秘,这个我有,但天蝎的记仇,这一点我自己目前没发现有,我是属于那种你坑我一把,过后我也就忘了,可有的天蝎真的会采取行动。

Q那你会有掌控欲吗?

A会。希望能掌控,一切都清楚,愿意做这样的人。其实挺累的,但很难改变,这可能是骨子里的东西。我不愿意稀里糊涂的,不愿意没想清楚就做,因为我不想浪费别人的时间。

Q如果你上相亲类的节目,什么样的男嘉宾一上来你就会灭灯?

A我压根儿就不会上。

Q假设你上的话。

A没这种假设,哈哈。

Q你对自己哪点最满意?

A我不装,我最痛恨做作虚伪。然后,我努力。

Q平时会焦虑吗?

A会,忙碌的时候会有,因为要做就要做好,我只在工作上较真儿,在这一点上我是有强迫症的。生活中什么都随意,工作上不行。我觉得不要浪费生命,浪费天赋,浪费天赋是不道德的,有天赋是你的幸运,为什么不努力做好呢?芸芸众生不是很多人能像我们这么幸运,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你做的事情你不热爱的话,那就改行吧,伤己伤人,没意思。

Q你在什么时候会思考形而上学的问题?

A随时随地。老天爷给了我一点悟性,我愿意用这点悟性去思考,可能也未必想得明白,但还是愿意去动脑子,因为我是一个精神追求高于一切的人。物质我从来没有太追求,尤其是看过一个《地球公民》的纪录片,那个纪录片影响了我很多,我开始去思考和面对自己的种种欲望,然后开始减少一些不必要的。

Q目前对自己的期望是什么?

A我还是想当一个好演员,一个纯粹的演员,这一点在中国其实很难,需要付出很大的坚持和努力,因为它所受到的影响和诱惑特别多,谁都有那么一闪念,觉得要怎么样。而且做一个女演员,要获得别人发自内心的尊重,是要下一番苦功夫的。

针织格纹背心裙 M Missoni

Q如果世界末日来临的话⋯⋯

A我从来就不相信这个。这些问题对我来说太幼稚了。我从小就是一个在思想上比同龄人成熟的人,以至于很多人怀疑我是不是真的80后。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的觉得都太过深刻,太过厚重,比如顾秋妍,比如萧红,我没演过很轻松时尚漂亮的,当然这也缘于我的个性,我就喜欢厚重深刻的,喜欢生死的。我觉得那种才有挑战,我从来不让自己特别轻松容易地做一件事情。

Q那你更喜欢跟年龄比你大的人交往?

A我喜欢有趣的人。现在很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为生活所迫,年轻人没个年轻人的样子,都是死气沉沉,墨守陈规,脑子外面就一个壳,迷失了自己,这样不好。

Q有趣的人是什么样的?

A就是自由的人,没那么多限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天马行空异想天开,可以不靠谱,但有意思的人。

Q王小波以前就写过,中国社会最缺三样东西:智慧、有趣、性。

A对,这可能是一个时代造就的,不是某个人的原因,但尽量不要抱怨太多,这是我自己的人生态度,我是个不喜欢抱怨的人。我在微博上也写过,抱怨和谩骂不是战斗,有本事你去改变。你能改变一分是一分。我不喜欢负面的东西,尤其不喜欢自己带给别人负面的东西,比如自己的烦心事,我总是希望给别人带来欢乐和希望,但一想又没必要,我又不是刘慧芳。

Q可以说你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吗?

A我是,我总是跟自己讲,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怎么样,不必为过去和未来纠结,你把现在做好就好了。有一部戏改变了我很多,《好奇害死猫》,在那之前,我对待工作跟现在截然相反,我可以坦率地跟你说,就是混,每天玩,吃喝,演戏就是,来,演,不在乎。那部戏改变了我,是因为那部戏第一次让我知道表演的快感在哪里,我在某一个瞬间,我摸到这个人的魂儿了,我体会到那个人的体会了,我们这么一重合,我一下就感觉被扎着了。那种感觉一下就让我上瘾了。所以我才想一定要做一个职业演员。

Q你即将出演电视剧版的《金陵十三钗》,你觉得自己会和倪妮版的玉墨有多大差别?

A我没想过,我觉得这是杂念,就是你还没做,就想别的版本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些都是演员不单纯的想法。我有一个习惯,在进入每一个角色之前,我都是忐忑的,既忐忑又兴奋,特别期待,又紧张。但这是一个好事,因为我重视,我把它称为对角色的敬畏之心。任何一个角色都是辜负不得的,都不能对不起。

Q玉墨是风尘中人,是风情万种的,你对风情这个话题怎么看?

A我觉得风情万种跟穿衣打扮没有太大关系。玉墨是有才情有傲骨的,我们更关注她的内心和命运。在那场浩劫中,她妓女的身份远远不足于她是一个中国女人的身份。

Q很多人说你性感?你对性感怎么看?

A我演过那么多戏,第一个戏《好奇害死猫》就被冠上性感,铺天盖地的人说我性感,我觉得太奇怪了,这个女孩哪里是性感啊,乱七八糟的,为了讨好一个男人,没有审美,也没有文化,我说这你们太抬举我了。之后我演的角色,又没有一个人说我性感了,我又纳了闷了,我说《闯关东》那个鲜儿,多风情啊,被生活打成那样,上山当土匪了,在一群男人里面,她那一举手一投足,我觉得那叫性感。性感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是慵懒的,当事人意识不到的。

Q你有什么座右铭吗?

A保持清醒,继续前行。

Q你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

A我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当你认为它是疯狂的时候,它就不疯狂了。

Q你觉得真的有天堂或地狱吗?

A有,因为我相信因果。

Q你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吗?

A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快乐,拍戏就是享乐的事情,尽管这种享乐里面有痛苦,有拧巴,有纠结,但是更多的还是享受。让我演戏就是享乐。

Q如果让你写一封信给未来的自己,你会写些什么?

A唉呦这些我都没想过!嗯⋯⋯我会说:嗨,吃了么?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