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最好的兄弟」结婚,是种什么体验?

和最好的朋友谈恋爱甚至结婚,乍听起来像是偶像剧里的设定

网络
网络

你们的情感博主准时上线!和最好的朋友谈恋爱甚至结婚,乍听起来像是偶像剧里的设定,可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藏在背后的隐患:如果感情不好了,是不是朋友也没得做了?

我们找到了三位朋友,跟他们聊聊这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网络
网络

我和我老公的爱情,就是朋友们口中的“偶像剧爱情”。

就是那种男生和女生从小因为机缘巧合认识,然后分别成长,最后又走到一起的故事。俗套,但是真的发生之后,连我们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我俩小时候住在一个院子里,是同一个单位的家属区,我们的爸妈都是很好的朋友,当时真没觉得怎么样,因为整个大院的孩子的家长都是朋友,我们一共八九个人在一起玩。

小孩子最不知道避嫌了,几个小姑娘天天跟着那几个小子疯,我老公就是最能疯的那个,我就是小姑娘里胆子最小的那个,所以经常被他欺负。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夏天,他们在院子里拿打火机烤毛毛虫,我老公一脸坏笑地拿着烤好的“毛毛虫”包在叶子里,请我吃,吓得我哇哇大哭,我当时还想,长大了谁要跟你在一起真倒霉。

开始萌生感情是从我们知道“避嫌”开始,差不多是刚上高中的时候,那会儿很多孩子已经搬走了,大院里一共剩下了四个人,两男两女,我们分别在本市的两所高中,我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一所,老公和另一个男生在一所,那时我们是朋友也是战友,我们两个女生文科和英语极好,老公和另一个男生的理科不错,所以经常在以前一起烤毛毛虫的地方接头——女孩子们帮男孩子写作文,男孩子们借女孩子抄数学作业。

最先有早恋苗头的不是我们,是另外两个人。发现端倪,是因为我们在分配工作量的时候,那个女生总是抢着做另一个男生的,高中女生嘛,八卦,大家还都是第一次明白“喜欢的情绪”,我一问,对方一脸红,就知道个大概了。

我当时知道这件事的第一反应,就是作为女生的闺蜜去和我老公刺探情报,那段时间我们天天聊天,分析那对男男女女各自的心路历程,想着法子撮合他们,我老公怂恿着男生表白,一表白我姐们答应的那叫一个快啊,事情就那么成了。

所以高中的尾巴我们四个一起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对情侣和两个大灯泡,当时我姐们还开玩笑地对我说,“要不你们两个在一起算了。”还没等我反驳,我老公倒是先翻起了白眼,说他才不喜欢胆小的女生呢,我上去就给他一顿暴捶。

那时候的概念里,觉得这个人会欺负我“一辈子”吧,但确实没有第二个异性朋友像他这么了解我了。

出现转机是在大三的时候,其实很多关系上了大学都会被稀释,我们四个人的关系也不例外。

那对情侣朋友的爱情都能没撑到高考,在青春期最后的夏天到来前就结束了,男生离开了大院,女生高考考砸了,两个人说不上老死不相往来,但都变成了那种不能提及的名字。

我和老公留在了本地的大学,还保持着联系,好哥们儿的那种。大学之后,他一下子成熟了很多,绅士了起来,不会捉弄我,周末会开着他爸的车绕远路来接我,一起回家吃饭什么的是日常。但我对男生的变化真的很迟钝,我甚至没感觉到,眼前这个熟悉已久的老朋友和我之间的相处已经慢慢发生了变化。

事情的转机,是有一个周末,我们两家一起吃饭,聊到了我们两个的感情问题,我们都没对象嘛,老公他妈妈直接就看着我说,“我看小何就挺好的,我的理想儿媳人选。“

说完了还提点了我老公一句,”你努力点啊,别把人放跑了。“我当时以为阿姨在开玩笑,结果我老公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红到耳朵尖的那种,好死不死我还钢铁直女地跟了一句,“你脸红啥!?”他一句话没说,一顿扒饭。

那顿饭之后,我们的关系逐渐变得暧昧起来,说实话我以前从没想过和最好的朋友谈恋爱,直到那个学期结束,他找了以前大院的四个朋友回来,在院子里摆满了蜡烛,向我表白:“小时候拿着烤毛毛虫吓唬你,长大了我的英文作文本上只有你的笔迹,这些都证明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那天他列举了很多我们一起成长的记忆,你会发现原来朋友变成恋人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在于,你们共同的成长,都是这段感情最美好的回忆,就好像我们已经谈了12年的恋爱一样。

之前我很担心,自己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像我们的朋友一样,感情不成,友谊也破裂了,但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点已经相对成熟,又深知对方脾气和处事原则,这样的默契,让我想铤而走险地试一试。

我们大学毕业就结婚了,因为确实了解彼此的家庭,都知根知底,所以感情发展得很迅速,他第一次带我和他父母正式吃饭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毕竟都吃了这么多年了,倒是他妈妈开心得不行,不断重复,“你看,我就说吧。”

所以如果你也遇到喜欢了很久的朋友,一定要告诉TA,让友情变成加分项。

因为每一次认真的喜欢,都值得我们勇敢一次。

网络
网络

我就是传说中的多年备胎熬出头,用了五年朋友的假身份,才和喜欢的人走到一起。

我和她从大一就认识了,当时她是学校里的“白月光”,很多男生喜欢,很多女生羡慕。

我当时和她在一个社团,她不是那种觉得很多人喜欢,就可以为所欲为、恃宠而骄的性格,就是个普通的女生,和异性也是比较刻意地保持距离,担心对方误会。

其实一开始我就喜欢她,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后来是觉得自己没什么竞争力,然后在和她的接触中,发现做朋友也挺好的。能接近她也是因为,在一群追她的男生里,突然有一个不追她想和她做朋友的人,她一开始将信将疑,觉得挺奇怪的,后来发现我真的没什么企图,一来二去就当朋友相处了。

反而有不少男生试图通过我追她,一些让她困扰的我都帮她挡住了,她在这方面还挺感激我的。

但我大学第一次打架是因为她。那段时间我室友一直说我是她养的备胎,为她做这做那的,就说了几句,其实也没什么恶意,可我听完就血直冲到头上,直接在寝室和他打起来了,事后我们互相道了歉,但因为这件事,我大学四年的寝室关系算是废了,从来没和睦过。

替她出头的事一点不少,我经常在诋毁她的男生女生面前替她鸣不平(当然是以朋友的身份),这导致一部分人相信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另一部分人背地里都叫我舔狗和备胎,我相信她也是知道的,但她并没有排斥和我继续接触,这点我还是挺感动的,也印证了我一开始的判断,她和那些女孩子真的不一样。

我们做了五年朋友,这期间她正常恋爱,男朋友换了四五个,我成了她最能分享心事的朋友。

因为足够了解她,最后才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在一起的契机是她失恋了,真的很难受,那时我们都已经大学毕业了,但是还在一个城市工作,我下班了打车去找她吃饭,她在饭桌上直接哭了起来,说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个懂她的男生出现,我当时在桌子上下意识地说了句,“有啊,我啊。”她立刻就不哭了,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后悔了,我很担心我们的友谊会因为我这个顺嘴终结,所以那天我们没再多说什么,反而是隔天,她主动给我发了消息。

问我,“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又脑袋一热,“是,想好了。”

当时很多大学的朋友知道我们在一起后,都打趣说我,“多年的备胎熬到转正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不是这五年累积的对她的了解,我是不会最后成功的。

我不怕别人说我,只要不伤害她就好了,五年让我成为了最了解她的人,接下来,我想让她开心起来,弥补这五年,最了解她的人没能和她走在一起的遗憾吧。

网络
网络

我和我老公算不上思文和程璐的翻版,因为我们没法在感情破裂之后,还维持着朋友的体面。

我们是两年前领的证,因为彼此都是低调的人,就极力说服家里没办酒席,只是一起去欧洲玩了半个月,算是旅行结婚吧。

认识很多年了,中学时候上课外辅导班认识的,他是我的后桌,因为读的同一所学校,很快就熟络起来。当时从没想过和他之间能发生点什么,就是那种很皮的中学生嘛,又是普通班的,我自己是强化班的,也有心仪的男生,所以最开始只当是个普通同学处着。

当时课间他会来我们班门口找我,他一个好哥们儿也跟着,基本就是借我的辅导班作业,我们班主任当时有点捕风捉影,可能怕我这种好学生被带歪了,私下里问过我怎么跟普通班学生走那么近,我直接就脱口而出了,“老师您放心,我跟他是绝对没有什么的。”后来我也“警告”他了,少在学校里找我。

所以在多年前的中学校园里,我安静地暗恋着优秀的学长,他和外校的女同学谈谈恋爱,只是偶尔发发短信分享一下心事。

高中毕业以后,我们保留着彼此的联系方式,但因为不在一个城市读书,每年的联系屈指可数。

转折发生在大学毕业那年,一次我跟我妈出门逛街,恰好在商场里碰到他,他自己一个人,我妈一听是老同学,就想邀请他一起吃饭,他表达完感谢后说还有事就先离开了,倒是我妈,追着我问了半天,说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怎么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朋友。

我们是从那时开始重又熟络的吧,大学后两年,他因为要帮家里打点生意比一般同龄男生要成熟,对职场和社会上的一些人情世故比较了解,我因为初入职场,慢慢地会跟他倾诉挺多,就像多年前跟他分享暗恋的男生一样。

我是比较直脾气的女生,对他的感觉经历了从“同学”到“哥们儿”的转变,唯独没想过能和他开启一段恋情。哥们儿做到第三年的时候,他出乎意料地和我表白了,问我还记不记得我们学生时代开过的一个玩笑,“如果十年后还没脱单的话,就试着在一起看看。”

原来那不是玩笑,他以前就对我有意思,只是我太神经大条了没有sense到,他就只好挑明说了。

可是从哥们儿到恋人,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儿,热恋期大概只有半年多吧,我就开始控制不住地stalk他的过去了,因为他的ex们我多少有所耳闻,但又不足够了解,可我又是一个有轻微精神洁癖的人,我琢磨着既然我们这么熟悉,那我应该会和过去那些不太一样吧。

他用行动证明了我的不一样,他说我是让他愿意结婚的女孩子,这在短时间内让我安心,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变得不像以前那样无话不谈了,这让我再一次感到不安。

一段亲密关系里的人,要说完全没有秘密,是不太可能的,道理我懂,可是真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双标了。

我们过去能分享彼此的隐秘心事,结为夫妻之后,却成了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对我来说,这未免有点讽刺了。

采访、撰文:MK & PP

编辑:MK

封面设计:湾湾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