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秃头年轻人的血泪呐喊

是不是无论多英俊的男性,一旦秃头,就潇洒不起来了?即使如贝克汉姆,也只能默默承受这份秃如其来。

秃头
ELLEMEN

更可怕的是,这似乎成了男性间的普遍烦恼。据悉,我国秃顶人数共有2亿左右,其中男性约有1.3亿人次。由于雄性激素dht,男同胞们一开始就输在了发量的起跑线上:

——

秃头
ELLEMEN

我从五年前开始脱发的。

一开始没当回事,毕竟那会儿刚工作,我们国企项目紧的时候又经常需要熬夜加班什么的,后来是我妈给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开始嘀咕,说你这头发掉的有点多。但我也完全没有在意,可能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女生才需要这么关注头发,男生掉一点头发也正常吧。

然后某天起床发现枕头上掉了很多头发,之后就会注意看自己掉了多少头发,发现每天洗头的时候也掉很多头发,梳头的时候梳子上也有很多头发,感觉自己是不是中了,心情就是越来越绝望。

五年里头发越来越少,现在用我女朋友的话说是只剩“一点细细的河流”。

脱发对我而言就是噩梦。 不仅是因为自己心理上的难受,更多难受来自其他人的反应。

首先是我的朋友们。我的头发已经成了每次见面时的必聊话题,每次见面时朋友们都会观察一下,然后说“今天好像比上次更秃了一点哦”。

他们也不是说有什么很大的恶意,可能就是随口一说,但带给我的伤害真心蛮大的。可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装作毫不在意,跟他们一起嘻嘻哈哈。

朋友们可能觉得我真的不在意,把我的脱发当成了一个梗。他们甚至把我的照片做成了表情包,在一张我的照片上配文“XX(我的名字)脑袋一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看到那个表情包当时我都真的满难受的。

更重要的是,脱发真的太太太影响我的择偶了。

我自问我的条件不差,但因为脱发已经有两个女朋友跟我分手了。因为我的脱发是逐渐恶化的,所以跟第一个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明显,只是那时候我刚好知道我爸也是脱发,本着对女生负责的态度就告诉她了,结果就掰了。

第二个女朋友的家里人死活不接受,最后也没成。 现在这个女朋友说过让我很哭笑不得的话。她说,除了觉得我人蛮好,秃头也是跟我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因为觉得我这样的外貌不太能出轨,让她有安全感。

但这次我长记性了,没有再一开始就跟女朋友说我的秃头是家族遗传性,就只说了最近比较忙所以头发掉的比较多,我害怕说了之后又有什么问题。

在我们这样的二线城市,我已经属于大龄剩男了,我好多同学同事小孩都能打酱油了。爸妈为我的个人问题也是操碎了心。所以这一次我们说好了,在确定好婚事之前我爸尽量不出面。我妈还以防万一给我爸买了一顶假发,想着如果实在要见面到时候先糊弄过去。

没有去植发的一个原因是我爸之前植过失败了,所以估计我的成功几率也不大,然后我因为工作原因确实也不太好剃光头。现在也只能顺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吧,有点自暴自弃,但还是希望头发能扛住最后的阵地,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


——

秃头
ELLEMEN


三十岁以前我认为自己帅气的无与伦比,除了穷一点,找不到任何缺点——并且这个缺点也会在30岁之后弥补,到时候我就是一个优秀而完美的人。

但没想到才过30岁我就秃了。大概2016年的时候,我的前额发际线开始不争气的往脑后退缩,到医院一查,人家说,你这是标准的遗传性脱发。

打击并不是特别大,毕竟从小耳濡目染了。我们家的脱发是遗传性的,并且成逐步加强趋势:我爷爷还没太秃,到了我爸这完全秃亮了。

所以当时大概是一种“该来的终于来了”的心理。

虽然我可能为人比较玩世不恭,但说实话对形象影响真的蛮大的,所以还是有各种尝试自救,可以说是问遍各大医院,寻遍各种良方,口服药我是坚决不吃的,家里做大夫得多,知道对身体影响大,市面上能用的外用药基本都用过。

没有用啊。还是没有控制住遗憾的局势,头发一点一点的走上了末路。

尽管我安慰自己,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缺点,但秃头确实严重影响了我的自信。走在街上遇到喜欢的小姐姐,以前是因为穷不敢说话,现在又是因为秃了不敢搭讪。太惨了真的,造物弄人。

我不认为秃头是一种病,这算是一种审美缺陷吧。就其实并没有影响到健康,而只是跟现在的大众审美不符,哪天社会要以无毛为最美,那我们不知道有多优秀。

所以挣扎了一下,我就剃了光头了,原本做治疗也是需要剃掉再看疗效的,后来发现没什么用我就一直保持光头了。

人们会给你不一样的目光。特别是治疗的那会儿,明明长出来了一点头顶还是凹下去,大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秃子,所以我出门老是戴帽子这样,还买过几顶假发哈哈。

后来我就习惯了,慢慢坦然,因为我发现比起光头,社会对没钱、丑陋的有色眼镜更强烈。我虽然秃了但我颜值还是在线,又有几个臭钱,所以也没太影响生活。 再者说光头造型上也有可塑性,遇到姑娘可以装艺术家,遇到小流氓可以装黑社会。

除了很好的朋友,一般也没有人会主动调侃你的头发,我前妻也是在我开始剃光头那年认识的,恋爱结婚生娃离婚一套完成的非常顺溜。就是现在看到我儿子会有点担忧,恐怕这孩子将来也是要秃的。

脱发给我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让我上进了。因为我30岁之前都没怎么正经工作,那时候比较文青,在四处背包旅游这样。开始秃了之后突然有种危机感,觉得好像已经步入中年,所以当时赶紧回家去工作,开始认真赚钱积累财富了。

也不是没想过植发,但是了解了一下感觉太麻烦了,要经常去医院报道,洗头消炎什么的,我这个人比较懒,就不弄了。

所以现在我跟秃顶妥协了,我完全接受脱发了,而且光头的体验还不差,比如说可以不用搞发型不用洗头去泳池不用戴泳帽,早上可以很迅速的冲个澡,我还会给头也擦一擦大宝。唯一不太好的可能是冬天会冷夏天会晒,当然这个带个帽子就好了。

对那些还在纠结脱发的兄弟们我只想说,光头一时爽,一直光头一直爽。

——

秃头
ELLEMEN

“秃顶”和“英俊”一般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但它们就同时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恨我的父亲(和舅舅)!他们没有给我可以继承的巨额财产,却给了我秃顶的基因。

每次见到家族里的男性成员,一种黑压压的绝望就升上心头。绝!望!你们懂吗?因为我明白,就算我长得再美(感谢我的母亲),总有一天也是要秃顶的。想到这点,论谁又能不悲从中来。

进入青春期以来就开始掉头发了,什么生发皂防脱油都试过,家里以前还有一本剪报专门用来收集报纸上看到的美容和防脱小秘诀。现在每次出去旅游,我都要带上自己专用的洗发水、护发素、喷雾和吹风机,特别精致。但洗发护发做得再好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只是为了在秃顶的时候告诉自己:你尽力了。

大概 6 年前,我的掉发终于从量变到质变,逐渐在脑袋中间靠左区域形成了一种空洞。体察到这个空洞的第一天,我的心态崩了,这个洞仿佛直接开在了我的心口,直到通过教主知道了植发科技,我的世界才又豁然明亮!我已经把预算留了出来,按照这个洞面积增长的速度,下一个本命年到来前我应该会植发成功,重新做人。

头发象征男人尊严,这大概是全社会通识了。算是种焦虑输出吧,我有时就会问女朋友, “你看我左边是不是有点儿秃?”每次她都会漫不经心地瞥一眼,然后用同一种自然中带着些讶异的神情告诉我“没有啊”,仿佛这是一个根本不值得仔细考虑的荒诞问题。每次问她,我都能见证演员的诞生。

——

秃头
ELLEMEN

我发现自己脱发的时候,情况已经挺严重了。

因为此前我一直留的是长发,发型原因看不太出来,其实头顶部分的头发已经很稀薄了。

我自己是偶尔觉得刘海越来越稀少,发际线越来越高,但是整整发型还是看得过去,然后朋友跟同事开始逐渐提醒说你的头发好像越来越少了。我自己也对比了一下一年期的照片,发现确实,这个发量减少的很明显。

然后我就去我朋友介绍的一家植发机构看了,医生当时就说你这属于比较严重的情况了。通常医院把脱发程度分为1~7级,7级最严重,基本就是掉光了,我当时第一次去诊断出来就是4级了。

脱发让我陷入了有点焦虑的状态,毕竟才20多岁,还是很在意他人目光的。 出门的时候基本会戴好帽子,那段时间我买了各种造型的帽子,为了不露馅还每天搭配穿衣,不认识的朋友一度觉得我是个业余穿搭博主。

我的心里当然不松弛。有人看过来的时候我会下意识的看一下自己的帽子有没有戴好,到哪里都会看帽子有没有乱。只要听到别人说关于发量的话题就会很敏感,朋友再说到我的头发变少了,我也会很在意、更焦虑。

我也买过各种东西,什么往头上喷的水,霸王洗发液、生姜洗发水什么的,但感觉都没什么用,头发照样脱。

做植发也纠结了一年,因为总觉得像是一个盖棺定论:这个人20多就秃头了——也太惨了吧。

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还是比较果断的,当时实在不想让自己继续为此担忧了,结果去了植发机构一看,一大半都是跟我差不多大的同龄人,包括之后去复查护理什么的,看到的很多都是年轻人。

我还记得我是去年12月31号做的植发手术,就是也想给自己一个新年新开始的意思。植完发当天的心情是:终于解脱了!以后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了! 因为植发是把你后脑勺的毛囊移植过来,所以就是你本来的头发,感官体验上没有什么不一样。医生也跟我说了要留原来的发型也可以,但得等一年,可能需要毛囊生长固定一段时间吧。

脱发给我带来的全部都是坏影响,对我而言植发这个决定真的太对了。而且讲真现在植发也不是个事了吧,好多90后80后都植发呀。

我甚至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女朋友,即使将来遗传了小孩,我们的技术不也是一直在进步么,可能20年后,植发就跟买一顶新帽子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而我觉得一些正在脱发的朋友早点去看,因为移植毛囊的前提也是要有毛囊的,万一掉光了,真的就束手无策啦。


——

秃头
ELLEMEN

我们家族也有脱发史。但很苦逼的是,我爸我叔我弟都没脱发,这坑逼的遗传就落我头上了。

这事儿真的就是基因,除了遗传基因,其他导致脱发的习惯我全都没有,不熬夜不吃辣不抽烟喝酒不喜欢吃快餐,还很爱锻炼,简直是朋友圈生活最健康的人类之一。

所以真的委屈啊,觉得凭什么是我。

掉发是从2007年就开始掉,只不过之前发量多不显,2010年开始,发量少就比较明显了。脱发真的太难看了,以至于我十年都没法习惯。

十年来为了治疗脱发我花了好多钱,受过各种罪,尝试了各种办法,说出来就是一部血泪史,可以说能踩的雷我都踩过了。

最开始发现发量少我的办法是烫头,这样看上去发量就会多一些,非常神逻辑——烫发其实是很伤头发的,我这是典型的错误示范。

后来发现烫发不管用也曾一度自暴自弃,剃了圆寸,结果发现光头找不着对象啊,又开始留发又养发,这中间为了头发也几乎所有偏方也都用过了,什么啤酒洗头、生姜摸头皮、何首乌煮水喝,结果都是骗人的!

那段时间我有180斤,又秃又胖,二十来岁看起来跟四十一样。太伤自尊了。

2013年我确诊了这是雄性脱发,然后开了我脱发十年来唯一有用的药,就是吃非那雄胺片保法止+涂抹米诺地尔酊。

这个效果是真的不错,但是常年吃药其实不便宜,那会儿米诺地尔酊还在专利保护期,价格比较贵,13年那会就要五千多块一年;另一个副作用是保法止是抑制雄性激素分泌的药,吃完之后你的性欲基本是零,完全没有XXOO的欲望。无论是对于正值青年的我,还是我对象来说都太残忍了。

总之就是做男人难,做秃头的男人更难吧。

我持续吃了有四年半,直到有一次去骑摩托车环岛,自我感觉良好停了药,不知道是停药还是戴头盔的原因,得了毛囊炎,头发大把大把掉,场面惨烈。

再吃药就没用了,医生说因为没用药我的毛囊快速闭合了,只剩下植发这一个选择。

我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植发的时候剃了光头,结果每一个见到我的朋友都一见面就笑出来,因为我本身职业原因还挺需要保持形象的,正好当时有渠道接触到了靠谱的医生,所以下定决心最后就还是植发了。

值得一说的是我们家族本来都是M字头,就是两边额角没头发,我在植发的时候还让医生帮我的额角也补了起来,以后也不会有谢广坤那样的趋势,还改变了一些五官轮廓,算是一点小小补偿。

植发六七个月我的头发就长得很好了,九个月的时候看起来就跟正常人一样了。再加上我一直在健身,现在三十二岁看上去就跟二十七八小伙子一样,可以说是弥补了一些当年的遗憾吧。

我用我的亲身经历证明:其他方法都是没有用的,不仅没用还费钱,除了植发手术十年里光是脱发药品这块就花销了不下10万。 建议如果被确诊为雄性脱发或是脂溢性脱发中后期的朋友,不要做太多挣扎了,要么放弃等待光头,要么直接选择植发吧。







采访/撰文:ttt

编辑:水逆退散!

采访对象皆为匿名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