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园霸凌走出的人,走向另一个地狱

在经受校园暴力之后,几乎没有人可以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不少人抱着这样的想法:忍忍就好。受害者在精神上往往会感到痛苦不堪,尤其在人际关系固定化、比较单纯的校园里,这种痛苦反而会被放大很多倍。

image
网络

随着时间的过去,恐怖和不安的感觉也许会消失,但留下的那些心理伤痕即便在长大了之后都无法愈合,最后造成抑郁症、失眠以及创伤后应急障碍,当事人在成年后的人际交往中失去自信心。

image
网络

有人说,被同龄人欺负和被围住殴打的肉体痛苦,比不上之后心里的痛。

日本媒体《周刊女性PRIME》曾报道一位名叫安藤纱弥的20岁女生的经历,她平时最忌讳的事就是回顾自己的学生时代。在小学时,她从四年级开始受到了同班同学的霸凌和欺负。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踏进小学校门一步。

image
网络

从小学毕业后,上了初中的纱弥面对的是渐渐袭来的莫名恐慌和心理负担,一开始定期去精神科看诊,并根据医生的指示服药,最终被诊断为创伤性应激障碍,她说每天脑子里会闪回被同学殴打时的记忆,以及老师事后冷漠的眼光和面容。

小学四年级那年1月一天放学后,在学校楼梯口,一同班女生在楼梯口故意和纱弥相撞,藏在旁边的几个男生一同将纱弥推挤到走廊角落,在一群人的围攻之下,纱弥的头部被同学打肿,衣服也被撕破。

纱弥当时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师,但老师将这件事当做学生之间的矛盾事件,并未重视。老师因为不想给学校和自己添麻烦,并没有对纱弥的遭遇表示任何同情,更没有采取任何制止措施。

在当时才10岁的纱弥眼中,教室就像一个黑洞,每次进教室感觉有无数双眼睛紧盯着她。

纱弥渐渐地开始请病假,“她是装病吧”,她经常听到同学在背后这样说她

此后,被同学欺负的情况有增无减,被骂、被打、书包里的书和文具被故意扔到垃圾堆。纱弥说自己被当做整个班级里的病菌和害虫一般对待。

image
网络

在日本,和学校进行“校园暴力相谈”基本上不会引起重视。

从小被教育要崇尚集体一致、团结一心的日本学生中,一旦某个学生被当做众矢之的,其他学生几乎会不问原因地开始疏远他,而被欺负的学生在各种围攻中,也会渐渐将这些不公的对待当做家常便饭一般,开始感到麻木地接受眼前的事情。

“记得总有一个同学遇到自己就会骂过来,并将我的裙子撩起来,然后开始打我,我当时不敢反抗,全身一动不动跟麻木了一样”,纱弥后来这样回忆道。

有一次,一伙同学在课间将她锁到教室一侧的露天阳台上。因为上课铃已经响了,她喊叫着让同学打开门,但玻璃窗里的同学都远远地望着她。更让人伤心的是,进来上课的任课教师只是瞟了一眼窗外的她,若无其事地对其他同学说了句“谁来给她开下门”,纱弥说当时自己绝望到想转身从阳台跳下楼。被母亲发现她生活中的异样已经是一年以后,母亲以为女儿只是青春期的情绪波动,带她去看医生,在之后的六年级一年里,她都没有再去过学校。

纱弥说自己讨厌认输,在上初中时,选择了和小学同一学区的初中,结果小学时被欺凌记忆和她形影不离,最终发展成精神障碍。每周只有1-3天上学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里晚上睡不着,医生开了安眠药给她,后来,纱弥勉强上了函授制高中,好在最后顺利毕业。
平时她自己不敢上街,尤其是不能看到学生穿着校服走过,在中学时,她就有过这样的反感情绪,去学校时不想穿校服,上学都低着头,很长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的学校。

高中毕业后,她好不容易交到朋友,日常生活过的还算开心,但找工作时始终没有自信,在学校被欺负时,她被人多次讲过长得丑,整天抬不起头,她也无法真正信任他人,无论多努力始终走不出过去的阴影。

image
网络

“在学校得不到任何肯定,还被学校隔离在外,身体明明看着很健康,但内心却很痛。”

她曾说有一段时间,生活里感受到最真切的是回家路上匆匆驶过路口的电车车轨的声响。哐哐哐哐,每次有电车路过,她都会望着驶过的电车,听着金属碰撞的声音,恍惚不已,觉得冲过去后脑海里的所有痛苦都会消失。

“你知道吗,被欺负你自己也有问题!

在校园霸凌事件中,能当即寻找老师和家长来介入解决的例子是少之又少。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的一项调查发现,校园霸凌和暴力行为由学生报告后,被老师认定为校园霸凌事件予以合理对待的情况只占整体数量的不到3成。

上文中的纱弥在小学时还经常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被欺负的自己也有问题?好强的她总是不愿将那些被殴打的情况告诉老师和家长,认为这些都是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人很羞耻”。在一次被打时,正好被老师发现,她被叫到办公室,以为老师会站在自己一边,但听到老师这样跟她讲:

“你平时的态度也不是完美无缺”

“被经常欺负,是不是你自己也有问题?”

“就这么点小事情,自己不能忍一下吗?”

忍受忍耐痛楚和压力是日本文化中的关键词,从父母的教育到学校老师的批评,承受痛苦被看做是一种美德。日本历史上曾有传说,说曾有一只杜鹃鸟不叫,战国三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对此的态度各不相同。

织田信长说:“杜鹃鸟你不叫,我就杀了你。”丰臣秀吉则说:“杜鹃鸟你不叫,我就逗你叫。”德川家康却说:“杜鹃鸟你不叫,我就等你叫。”最后德川家康统一了日本。

这被日本人当做“态度决定命运”的经典例子,始终认为遇事忍过去就好了。

image
网络

摄影师迈克尔·伍尔夫镜头里的日本人在地铁里忍耐拥挤

但忍耐却让纱弥感觉孤立无援,和父母、老师、同学的疏离感越来越强。

在一个和纱弥相似的例子里,被欺负的男生曾被班级同学集体孤立了1个月。他曾向班主任吐露自己的情况。但班主任轻飘飘地说了句:“可能是别人给你打招呼你没听到吧。

image
网络

基本上大多班主任并不会第一时间意识到这可能是一起校园霸凌事件。

虽然学校会向老师普及类似事件的辨别和发现方法,大多老师会讲: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可以来找我。但当学生真正去找老师求救时,却经常被老师无视或当做学生之间的小矛盾看待。

在这样的反复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很多被霸凌的学生对家长和老师无法信任。

“现在伸出援手,只为了二十多年后他们不会自杀”

对于校园暴力和霸凌事件,法国心理学家尼古拉·卡特里埃认为之所以类似事件多发生在十几岁时,是因为在人成长中这个年龄段对集体的归属意识非常强,一旦被发现做出了哪怕一点和集体不符的行为,就会被当做异类看待。也有心理学家认为,这种排除异己的行为,针对的就是集体中那些不“遵从”集体形成的“默契和规则”的人。

image
网络

日本公司新人入社式上新员工的统一穿着

但这些被当做“异类”看待的学生,并不是真正的“异类”或者“怪学生”,他们往往是极为普通的孩子。

在暴力的压迫之下,再普通的孩子也会承受不住来自内心和外界的双重压力,最终采取极端手段结束自己的生命。

给人们留下印象的是发生在几年前的日本大津市中学生自杀事件。

2011年,一名初中二年级男生被几名同级生长期暴力欺凌,经常被绑住手脚,嘴上贴上胶布,塞进柜子,家中财物也被同学偷窃,还被逼从窗户跳下进行“自杀练习”,经受了长期折磨后,这名男生于当年10月11日从自家公寓楼顶跳下自杀身亡。

事件发生后震惊了全日本,在媒体的一系列调查报道后发现,在男生自杀前6天,校方就接到了该生被同学欺凌的报告,但校方当时却认为这只是一般的学生打架而已,男生跳楼自杀后,学校也并未将此事认定为校园霸凌事件,始终认为原因“应该出在男生自己的家庭问题”上。

image
网络

为了调查大津校园暴力事件,学校用调查问卷的方式收集了学生回答,详细描述了被害者被欺凌的情况。

事后,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老师受到了一定处分,但实施校园霸凌的3名学生和其父母却始终没有向受害者家长进行道歉,因为当事人未成年,两人只是被保护观察处分,另外一人更是逃脱了法律制裁。

日本学者斋藤环认为,校园霸凌的受害者们在经历痛苦之后,真正精神危机才会到来。如果不采取措施,后果是灾难性的,学校和家长一定要站在受害者一边。

image
网络

他认为,对于很多校园暴力的受害者来讲,心理上的恢复需要三件事:

“一是来自加害者的道歉,二是处罚施暴者,不处罚仅仅是口头教育没有任何作用。三是处理结果一定要让被害者满意。

但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校园暴力事件依然大量存在。全世界13-15岁的青少年中,2人中就有1人在学校或者校外受到同龄人的殴打和欺凌。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份报告称,全世界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人数总共约有1.5亿人。根据南方都市报记者的整理发现,在国内过去几年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往往是多人,不少人提出“别人打你,你为什么不打回去”的疑问,但处于被欺凌现场的受害者往往都无力反击。每年国内审结的校园暴力案件中,有九成案件受害人存在不同程度的伤情,超一成案件受害人死亡。

image
网络

施暴者中的大多数都因未成年,经常会被处以行政拘留或者罚款,一些情节轻微的,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而受害者多数则面临的是长期的心理障碍和痛苦。2017年,广西北海被同龄人殴打的少女在事后就陷入了严重的精神障碍,当事人曾在纸上这样写道:

“头晕受不了,自尊没有了等于人生没有了,就此结束,活着没意义了,受不了、受不了……”

参考来源:

https://socialaction.mainichi.jp/cards/1/58

https://yomidr.yomiuri.co.jp/article/20190925-OYTET50009/

https://news.un.org/zh/story/2018/09/1017121

https://www.guancha.cn/WangWen/2017_09_29_429239.shtml?web

https://www.msn.com/ja-jp/news/national/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