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多伦多旅游,请把钱花在皇后西街

八月的最后一天,从上海浦东飞往多伦多皮尔逊机场的 AC88 航班上,超过 80% 的乘客都是返校的年轻学生,岁数从 13 到 25 不等。尽管没有数据支持,但这一定是我搭乘过平均年龄最小的航班。

Sky, Beach, Sea, Cloud, City, Daytime, Tourism, Ocean, Vacation, Horizon,
图片来自网络
Sky, Beach, Sea, Cloud, City, Daytime, Tourism, Ocean, Vacation, Horizon,
图片来自网络

八月的最后一天,从上海浦东飞往多伦多皮尔逊机场的 AC88 航班上,超过 80% 的乘客都是返校的年轻学生,岁数从 13 到 25 不等。尽管没有数据支持,但这一定是我搭乘过平均年龄最小的航班。

多伦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但城市人口仅有 280 万。这其中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还不足一半,意大利人、葡萄牙人、中国人、韩国人、印度人、希腊人、爱尔兰人都在这里建起了极具民族特色的社区,再加上来自非洲、中东、拉丁美洲的移民,超过 130 种语言在这座城市被使用。

丰富的多样性让多伦多成为了加拿大版本的“地球村”,英国著名的作家、演员 Sir Peter Ustinov 称它为“瑞士人管理的纽约(New York Run by the Swiss)”。那是 1987 年的事,脏乱差的纽约被黑了一脸,而多伦多,确实是一个更干净、更得体、更礼貌的纽约,即使在近 30 年后的今天也依旧如此。

City, Skyline, Cityscape, Metropolitan area, Skyscraper, Daytime, Human settlement, Urban area, Landmark, Metropolis,
图片来自网络

多伦多有什么好玩的呢?作为第一次落地在此的游客,花点时间到多伦多电视塔(GN Tower)体验城市高空的“边缘漫步(Edgewalk)” 十分必要,毕竟谁不喜欢登高望远呢?或者赶早前往超过 200 年历史的圣劳伦斯市场(St. Lawrence Market),点一份豌豆粉熏肉三明治和黄油馅饼作为早餐,就像当地人那样。当然还有二十世纪瑰宝建筑卡萨罗马古堡(CASA ROMA)也是值得签到的选择。

但对于更为挑剔的环球旅行者而言,仿佛从东京代官山搬来的约克维尔(YorkVille)以及与北京798艺术区具有相似改造史的红砖酒厂区(Distillery Historic District)是容易觉得亲近的地方,它们和市中心的金融区(Financial District)一样,是全球化的典型代表。

但全球化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好事,当多伦多城中心拔地而起的公寓楼和上海或香港的天价楼盘在设计上毫无差异时,当最繁忙的十字路口布满人们最熟悉的 H&M 招牌和 Adidas 大幅广告时,你可能要问:真正的多伦多在哪里?

答案可能藏在皇后西街(Queen Street West)。

Building, Town, Property, Architecture, Mixed-use, Urban area, House, City, Facade, Neighbourhood,
图片来自网络

皇后西街的平静一刻

2014年9月,《Vogue》杂志将皇后西街上的“WEST QUEEN WEST Art + Design District”称为“全球第二酷的街区(the 2nd coolest neighborhood in the world)”,这个选择可能会令深爱纽约、柏林或者东京的朋友立刻摆出黑人问号脸,但如果你和我一样在昏昏欲睡的下午从东边打车一路沿着皇后西街往西开,沿街忽闪而过的那些看起来千奇百怪的画廊、买手店、餐厅以及酒吧足以令人一秒清醒,打起探索这片街区的精神。

出租车停在 The Drake Hotel,这是一家仅有19间房的“精品艺术酒店”,也被一些人奉为这个街区的传奇。在那里,Betty Ann Jordan 正在等我们,她是当地的一位艺术专栏作者,脸上已经布满皱纹却依然充满工作的热情,偶尔也接待想要了解这片街区的游客。

The Drake Hotel 不仅是一家酒店、餐厅、咖啡以及买手店,这家重新开业于 2004 年情人节的小酒店,之所以能在整个街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因为每一个角落都藏有当代艺术品并且每月更换,还因为它已然成为了当地文化艺术的交流中心:几乎每一天晚上,酒店地下一层的演出空间都有乐队的表演,这让本该安静的 19 间房小酒店彻夜人潮涌动;一楼的餐厅在入夜后摇身一变成为附近人气最旺的酒吧,在 yelp 上的评论里,一位客人写到:你最好晚上 10 点前就到达这里,虽然成为第一批到酒吧的客人看起来很傻,但如果不这么做,等待你的将是午夜排不到头的长队。

Land vehicle, Vehicle, Car, Night, Street, Pedestrian, City, City car, Sports sedan, Sedan,
图片来自网络

夜里繁忙的酒店入口

餐厅的二楼有一个大约 60 平米的露台,被称为 Sky Yard,除非是住店客人,否则就得在一楼热闹的酒吧里再排一次长队,才能上楼喝到这里的鸡尾酒。Betty Ann 在像我们介绍这家露台时脸上写满了自豪,墙上来自英国艺术家 Insa 的 AR 壁画作品成为了这段时间人们谈论最多的焦点。

从 The Drake Hotel 走出来,才发现这只是皇后西街的一个开始,一路往东走,我们遇到了许多不开门的画廊——他们中的一些看起来落魄不堪,感觉已经关门大吉,但其实只是任性——其中一家画廊的门前标注的营业时间为“周六 12am - 6pm;周日 1pm - 5pm”,一周只开两次门,就像是逗你玩;另一家更是在关着的玻璃门前摆着“We Are Closed”的红色霓虹招牌,就好像关门是一件多么值得庆祝的事一样。

Heat, Gas,
图片来自网络

"We Are Closed"

当然也有零星开门的画廊,其中有一家开在地下室,只有小小的入口,走进去之后,发现两位年轻人正在“布展”——用双面胶把画直接贴在墙上——这是一位不到18岁的女孩的“个展”,画廊的经纪人告诉我展览将在当天晚上开始,持续两个礼拜。

我被这种过家家式的布展方式搞得一头雾水,欣赏打破陈规的举动,也好奇这是否是皇后西街的常态。想开口多问几句,但艺术家本人显然不打算理我,她专注地拿着一张已经撕开双面胶的习作,正对着墙挑选合适的地方。

皇后西街还挤满了时髦的买手店,来自川久保玲或者 Paul Smith 的合作款可能就在你的眼前,一些来自北欧、美国的小众品牌也能在这里找到;本土设计的家具店、二手书和唱片店、CrossFit 健身房、机车摩托咖啡店甚至售卖大麻的商店布满 West Queen West 以及 Ossington Avenue,与那些挤满千篇一律国际品牌的商场相比,这条全是两三层小楼的长街所呈现出来的商业活力令人感叹一个下午的时间根本不够玩——每一家店都有自己的哲学和想法,每一家店都不想和别人一样,这种多样性,成就了这里的文化厚度。

接着 SirPeter Ustinov 的话,如果要拿这里与纽约相比的话,它更像是曼哈顿岛上 SOHO 与东村的交界之处。多元、前卫、代表年轻一代,四处都能闻到自由与独立的气息。

Sky, Tree, Grass, Wilderness, Park, Public space, Cloud, Lawn, Iron, Spring,
图片来自网络

Trinity Bellwoods Park

皇后西街的心脏位置有一个名为“Trinity Bellwoods Park”的公园,在傍晚阳光最好的时候,这里的草坪上挤满了人:谈情说爱的年轻人,拖家带口的家庭聚会,遛狗的单身汉,边骑自行车边打电话的投行精英,组队的跑者,打网球的人以及我,一个想在草坪上睡一会的游客。

晚上,我们回到离 The Drake Hotel 酒店不远的 The Good Son 餐厅吃饭。Betty Ann 称这里为“a very interesting restaurant”,由加拿大名厨 Vittorio Colacitti 打理,店里的装饰集合了不同年代的审美,古老的挂钟,上好的红酒,满屋子的艺术品以及工业风十足的吧台。

Restaurant, Room, Table, Building, Night, Bar, Supper, House, Café,
图片来自网络

The Good Son

很快,我就发现了 Betty Ann 口中“interesting”的部分——在这里工作的人——他们中有仿佛《破产姐妹》中走出来的姑娘,身材丰满的牙买加籍收银员,也有负责招待客人的红胡子北欧脸、愣头青东欧男孩以及俄罗斯大叔,每一位都很健谈,谈吐中尽显国际视野,乐于分享关于餐厅以及街区的故事。9 点过后,饱餐一顿的客人们开始喝酒喝调情,热闹的声响不逊于百米之外的 The Drake Hotel。

而他们并不是唯一的热闹,走在皇后西街的夜里 10 点,每隔百米就能发现这样一家热闹的地方,可能是朋克们聚会的场所,可能是文艺青年们关起门来小声说话的酒馆,可能是年轻人欢愉的摇头夜店,可能是摇滚直男直女的邂逅之地,也可能是一间挤满怪人的同性恋酒吧。甚至在街头,也有开着小货车停驻在公园前的表演,玩滑板的黑人少年们闻声聚过来,随着歌声起舞。

Vehicle, Car, Mode of transport, Automotive exterior, Van, Minivan,
图片来自网络

皇后西街的街头表演

高层公寓同样在入侵皇后西街,但与市中心不同的景象是,住在这些公寓楼里的人们,喜欢用奇幻的灯光与旗帜来装饰自己的客厅与阳台,就像调皮的大学生那样。以至于从街头望去,仿佛每家每户都在开着私密的派对,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能找到隐蔽的入口。

到多伦多玩,就把钱花在皇后西街吧!去和这里的人交谈,很快就能交到朋友。两天之后,你就能和我一样,混进那些不能写出来的私密派对。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