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专栏 | 颜强:金牌至上不对,但何苦反对金牌?

奥运金牌和奖牌,在移动互联网语境里,便容易产生极端化效果。中国体育在举国体制支撑下,有过“奥运增光计划”,那是唯金牌论最让人诟病的罪状之一。里约2016,赛前社交媒体上,对奥运前瞻的兴趣寥寥。金牌多寡,似乎新鲜感缺失,大家有些腻味。

image
ELLEMEN

反对金牌的人不对,更可怕的是在这种疑问浪潮中,将强烈情绪和不满带入奥运话题的个人。他们最终反对的,早就和金牌、奥运无关。他们反对,仅仅因为他或者她,需要发声,需要反对。

体育的世界里,非黑即白绝对论,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最早你不是“姚蜜”就是“姚黑”,不是“科蜜”,那就是“科黑”。后来又变成“梅吹”或者“梅黑”。

奥运金牌和奖牌,在移动互联网语境里,便容易产生极端化效果。中国体育在举国体制支撑下,有过“奥运增光计划”,那是唯金牌论最让人诟病的罪状之一。里约2016,赛前社交媒体上,对奥运前瞻的兴趣寥寥。金牌多寡,似乎新鲜感缺失,大家有些腻味。

这可能是一个体育大国的心态,应该是一种健康心态。不过一提到奥运金牌奖牌,你千万别放肆赞美——赞美个体运动明星没问题,赞美中国强大、中国体育伟大,遭喷的可能性太高。因为反对的向来是体制,挑战的,往往就是威权。

网络暴力的愤怒源自于何,我不太清楚,但对金牌至上观点的人人喊打,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并且任何一种观点,任何一种态度,都很难得到充分聆听和理解的机会,驳斥者掌握的都是诡辩术,直接抓一个枝节,来推翻你完全的讲述。或者就完全用污言秽语来埋葬这个世界。

这是非常滑稽荒谬的舆论暴力环境。金牌至上当然不对,但对金牌不屑难道就对?到了奥运会,还在批判乃至侮辱金牌,就能体现出你高人一等的道德优越?在竞技体育最高殿堂的奥运会上,金牌如果不重要,那大家何必来主办、来参加奥运会?不求胜负、不论英雄,听上去很超凡脱俗,却完全不是竞技体育存在的意义。都是这样要求,剥夺了体育竞技对抗的竞争关系、冲淡奥运拼争的激情和热望,那自己去公园里玩玩就好了。

金牌不能至上,但金牌极其重要。

image
ELLEMEN

奥运会本就是全球最顶尖竞技选手的较量,不争强好胜,何必来奥运会?只是金牌冲击过程中,体育精神的彰显和传播,是奥运会更高精神层次的追求。否定金牌至上,鄙夷举国体制,是矫枉,因为过往的中国体育历史上,金牌被过度放大,一面奥运金牌,能换来终身锦衣玉食、安稳无忧,这本来就是违背体育意义的功利安排。为了金牌和荣耀,从而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体育,是变态的被过度政治化的体育。

所以重建更符合社会公众共同福祉的体育秩序,优化健康体育环境,是中国体育改革的方向。但革故鼎新,并不意味着金牌就是污浊,宣扬奥运争雄,就是助纣为虐。矫枉而过正,过犹不及。

否定金牌至上,随后的结论是否定举国体制。

美国的《时代周刊》,此前有过长篇报道,分析中国、美国、英国、俄罗斯和德国,在体育竞技中,各自“举国体制”的异同:美国是国家奥委会权力巨大、财力巨大的举国体制;德国是基于国家教育体系中体育培训的举国体制;英国过去20年,从奥运一金,跃升到奖牌榜前三,得益于国会预算和博彩收入分配中,对竞技体育的大力扶持。澳大利亚同样也有自己的举国体制。中国的举国体制,受当年前苏联等影响,政府主导。而在各种怀疑否定举国体制和金牌的背后,互联网舆论环境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情绪和潜流。

驳斥者会坚持,中国举国体制,都是政府出钱,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应该鞭笞。但为什么纳税人的钱,转化成为财税之后,为什么就不能支持中国奥运金牌项目?这种逻辑也不通顺。只能理解为,驳斥者们,对任何政府参与的行为都要质疑。反对是他们唯一的原则,却根本不在乎是否有建设性。

互联网生态环境下,尤其容易催生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情绪,这是美国互联网生态分析报告中指出的最大隐忧:极端主义和情绪恶性激化(Extremism and Radicalisation)。这份报告主要针对的是PC端互联网生态,而过去三年,移动端完全压倒了PC端。移动互联网的特点,是信息传播更加迅疾、社交关系更容易产生,也更容易破裂。线上和线下的距离,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更近。

德国社会行为分析者,过去一年的发现,认为“线上暴力”由虚拟社区向“线下暴力”转化的可能性正在急速升高。过往你如果扮演着键盘侠,放肆无忌,如今你出家门就挨一闷棍的风险,正在增加。

image
ELLEMEN

颜强

主持人、资深媒体人、肆客足球创始人

来源:ellemen.com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