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黑二代”:天生有阳光

我们采访了三组上海的中黑混血儿,聊聊他们成长中的尴尬与欢喜。

image

和“哪怕只有一滴黑人的血,你就是黑人”的一滴血原则笼罩的欧美不同,中国没有黑白分明历史。但你却在这里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中黑混血儿。他们还有了新名词:“黑二代”——跟星二代、红二代等一切标签一样,一目了然,带来新鲜感的同时也紧跟着令人烦恼的束缚。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从小到大,他们独特的外表会导致反复面对一套完整的问卷:你是哪里人?你爸爸是哪里人?你妈妈是哪里人?你的中文为什么这么溜?……我们采访了三组上海的中黑混血儿,聊聊他们成长中的尴尬与欢喜。

image

藏青色西装和西裤均为 Brunello Cucinelli

印花衬衫和黑色皮革运动鞋均为 Louis Vuitton

Vintage足球 Nike X Off-white

艾迪弗朗西斯

1990年出生,中国与坦桑尼亚混血

就在几年前,艾迪还想过改名字,但并不是网上盛传的“马艾迪”,而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周迪”,跟妈妈姓。理由很实际,顶着外国名字,准确说是名字中间的“那一点”,办银行业务很麻烦。然而结果却被妈妈一句话打了回来:“该什么姓就什么姓,干嘛要改?”

艾迪14岁进入中国少年队,成为国字号里首位混血足球运动员,但直到现在,作为申花的后卫,还是会遇到用英语跟他要签名的球迷,而他则会熟稔地解释: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和坦桑尼亚的混血,在上海土生土长,我的英语不好,我不会法语……成百上千次,但他很有耐心,“解释一个就少一个。”

image

涂鸦牛仔外套 Louis Vuitton

蓝色高领上衣 Prada

艾迪·弗朗西斯(Eddy Francis)是个标准的外国名字,但他护照上英文名字却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汉语拼音写法:Aidi Fulangxisi。回到申花踢球的记者会,他用一口“如同配音”的上海话打招呼,引得记者起哄让他在队里音乐会上唱《金陵塔》(沪语曲艺作品)。他有点懵:我不会啊,比较熟的还是周杰伦和王力宏的歌。

艾迪小时候最爱的科目是中国历史,喜欢三国里护主救子的赵云,爱翻出《唐太宗李世民》这样叱咤风云的华语老剧。他看过星爷所有的电影,《大话西游》刷了十几遍,让他一秒现形的是他的梦中情人——《倚天屠龙记》里演赵敏的黎姿。连理由都是虎扑直男路线:“以前港星都好美,更有气质。”

他从小学开始在徐根宝的足球学校训练。对于混血,他的认识是:“身体天赋更好,也可以更快融入环境,因为大家好奇嘛,就有个话题可以聊。”他常坐837路公交,也因为模样显眼,售票阿姨很快就认得他,会打招呼聊天,“后来刷交通卡,他们都会帮我算便宜。”说完,他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

“现在不玩命,将来命玩你。”艾迪的微博签名写道。拍摄那天,他来到现场的第一个问题是:“几点结束?因为我想回基地训练。”这是他在国外踢球学到的,提前队里安排的一两个月先进入体能集训。“国外的体能强度真的非常大,不提前自己训练,是不可能完成的。”回国后,他很快就实现了职业生涯的小目标——踢进一个球。有评论说艾迪是2018赛季最大惊喜,他总结与国外的身体训练有关,“国内的食物还是油腻了,他们降体脂是毫不留情的,蔬菜沙拉没有酱,看我体重还没有降下来,连饭间的苹果都取消了。”进球之后,艾迪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这个补射有点捡漏,希望下一次是我直接进球。”他说。

image

白色条纹风衣、logo透视背心和白色条纹长裤均为 Dior

麂皮切尔西靴 Berluti

“以前坐地铁一年也遇到不着一回,现在常见多了。”艾迪说在上海遇到黑人的频率越来越多了,“但不止黑人,应该是外国人在上海越来越多了。”据统计,黑人在上海的增长率达到了40%,全国的黑人总数达到100万。“做人还是要靠自己,不然的话,不管你是黑人白人,你都是一个失败者。这是我师父(徐根宝)教我最重要的一点,以前我的职业生涯波折比较多,也想过开个咖啡店做小本生意算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回想起来,小时候应该更努力,自以为天赋很高,像传球控球带球这些枯燥的练习,都应该打好基础而不是长大之后再练。”

人生唯一一次因为混血郁闷,是十四五岁时有了喜欢的女生,担心她不喜欢自己的肤色。也是那时候,他壮胆问了父母的爱情故事。“我爸妈是在同济大学认识的,就是校园爱情,你懂的。”而说到童年,艾迪记得是虎妈的严苛和温暖,跟朋友无胜负心的畅快踢球,还有模糊的坦桑尼亚记忆。“据说我小时候会说坦桑尼亚土语,后来一直在国内生活,现在完全不会了,我都不记得自己会说,还是长大之后我妈告诉我的。”

“黑人同胞意识比较强。他们不是口上说说,是真的帮你。当然不好的人也有,但大多数心眼不多,非洲人心眼更死。要说歧视,我感觉中国人在葡萄牙更受歧视,葡萄牙语里有个词“中国佬”,是有侮辱性质的。”艾迪说,“但不要怕,遇到别人说这个词,你就坦荡荡直视回去。其实越挑衅歧视的人,越怂。”

KIM(罗金章妹)/ LIN(金琳)

1995年出生,中国与刚果混血

化妆完开始做发型,罗金章妹和金琳就娴熟自然地从包里拿出了假发片,这项装备在黑人女明星中非常常见。跟艾迪不同,这对漂亮的姐妹花的自我介绍是直截了当的“我们是来自刚果的女孩”。她们平时也使用更好记、更少会引起奇异眼光的外语名字:Kim和Lin。

image

Kim (罗金章妹) :

黑色斜纹软呢外套 Chanel

米色礼服 Miu Miu

Lin (金琳) :

印花外套 Prada

黑色耳饰 Alenxander Mcqueen

她们的父亲是上海人,妈妈是刚果人,但因为在刚果度过成长期,她们觉得自己是属于非洲这块土壤的女孩。“那里的食物、空气都好棒,要住上一阵子才能体会。”比如她们最喜欢的活动,是在一个烈日当头的周日,跟家人朋友一起来个室外聚会,边吃边聊。

在刚果,混血儿并不少见,但她们还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特别之处。看着美国卡通片长大,她们会四国语言,家人间沟通一般用法语。六年前,Kim和Lin陆续搬到上海定居,才开始系统地学习中文。不过这门语言门槛着实很高,她们目前只能说一些简单的短句,比如金琳的自我介绍是:“我是梅梅(妹妹)。”“声调真的太难记了”,姐姐也表示了一丝无奈。

image

红色大衣和链条耳环均为 Gucci

她们小时候常回上海探亲,对这个城市颇为熟悉,至少不会格格不入。六年前回到上海的原因也十分干脆利落:“这里有更多机会,工作简单,而且我们都喜欢小孩子。”Kim和Lin在这里做英文老师,这也是黑人在华最常见的工作。她们对上海男人有本能的好感,“我还没跟中国男生约会过,但是我爸是上海人,他是世上最棒的男人。”姐姐Kim无不骄傲地表示。而说到跟父亲的上海回忆,Kim找出了一张她们小时候在外滩的合影:她们的爸爸一手抱着粉色棒球衫的罗金章妹,而妹妹则一身蓝红配依偎在旁边。

image

黑色吊带裙、链条耳环、银色戒指、金色手链和水晶装饰手镯均为 Gucci

她们都很喜欢浓烈到化不开的红色,拍摄那天,姐姐Kim一眼看中了一条红裙子,她的朋友圈头图也是一双细长腿穿着过膝红靴,让人过目难忘。即使不看肤色,你在人群里也会第一眼看见她们。窄身连衣群和高跟鞋,衬她们前凸后翘的身材,气质也非常西化。她们的朋友把她们介绍为“上海蕾哈娜”。当我们情不自禁地送上称赞时,姐姐自然得体地表示感谢,“我喜欢展现曲线,我想女人都应该可以穿自己想穿的任何衣服。”

保罗 · 乔治

1993年出生,中国与美国混血

“当然,母语不能忘!”保罗·乔治一声激昂。他是中国和美国黑人混血,在上海出生,12岁去美国读书,16年再回到上海外公外婆身边,开始模特事业。跟艾迪一样,大多时候说普通话,情急之下会蹦出上海话。

小时候,外公给他想了一个汉语名字:许汉思,“汉”代表着汉人血统,“思”则是“有思想”。他一直是学校里最容易被记住的一个,同学老师甚至校长都会问他哪里人,猜过很多地方,从泰国、菲律宾,到东欧、墨西哥、巴西,再到非洲,还常被当做新疆人。他的肤色其实不那么黑,只是轮廓深邃。“朋友说我在美国就是白种人,我说真的,没有任何黑人会把我当黑人。”他笑了笑,“现在我都说我是上海人,只不过长得比较洋气,还有人问我是不是去割了双眼皮。”

image

棕色麂皮外套 Tod's

薄荷绿高领衫 Givenchy

“小孩子哪懂什么混血。小孩交朋友,合得来就能做小伙伴。”保罗乔治回忆起中国度过的时光是合群而愉快的。五年级时,有个同学给他起绰号“菠萝饺子”,两个人打了起来,结果双双被罚站。没想到打完架,两人关系反而更好了,现在还有联系。

12岁那年,保罗就被带回了洛杉矶,他到现在还记得转学时自我介绍是中国人时,全班人纳闷的表情,如同凝结的空气。“他们说你不是中国人,中国人眼睛那么小。我说中国人没有眼睛大的吗?”他提高了声调,“当时我原话是:我身体里流着一半炎黄子孙的血。”

保罗觉得自己就是根正苗红的中国人,无关皮囊,而是价值观认同。他提到自己与“纯中国人”的表妹不同。”她出生在美国,回上海读了国际学校,她的思想就比我美式。她现在住洛杉矶,不怎么回上海。我是反过来的,我更习惯上海。洛杉矶当然有他独特之处,但是感情这个东西不是哪里呆得久了,就属于哪里。”他跟一般上海人一样,周末的常见休闲方式是以上海为圆心的两日游。“江南风格让人陶醉……有时候我买张火车票,跑去呆一个晚上,就为了看看西湖,自己坐着发发呆。”

image

粉色一粒扣西装、粉色西裤、银色项链和logo款印花帆布鞋均为 Dior

“感情上我一半一半,美国女生也喜欢,中国女生喜欢多一点,因为有种亲切感。但是我一点都不能接受女生作,哦,半点都不能接受。我希望双方都独立,也不是我说什么就听什么——我很鄙视大男子主义,拜托大清早亡了哎!”虽然刚从美国回来一年多,但各种华语网络梗用得很溜。“有的人会说:来,说几句上海话听听。这种对话干嘛还要继续?我一般都礼貌性回复一下,就走了。别逼我用上海话骂人。”

保罗也有自己的中国梦,小目标是做好模特,五年后回到大学,读完计算机课程。时隔十多年重回老家,他觉得国内环境依旧友好而松弛。“我没在中国被欺负过,但在美国却因为从亚洲来而被骂:滚回中国!在中国,我们很少会跟老外说滚,除非破了底线,因为我们有文化热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远道而来,我好好招待你。”他得出一个结论, “中国人更看重阶层,而不是肤色。”

摄影:Dean

采访、撰文:Dadamu

造型、编辑:Elva

化妆:Miki

发型:Eddy

助理:欣然、凌丽、顾梦晴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