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澳洲小哥和Gucci创意总监一起做了本杂志,还策划了三场展览

为了庆祝这期杂志的诞生,《A magazine curated by》的团队在今年首次来到中国。与Gucci合作,在香港、北京和台北举办三场名为“A Magaiz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的展览。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为了庆祝这期杂志的诞生,《A magazine curated by》的团队在今年首次来到中国。与Gucci合作,在香港、北京和台北举办三场名为“A Magaiz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的展览。

在位于北京美术馆后街的77文创园剧场中,整场展览汇集了许多杂志中出现的手稿和展品。在名为“搜奇百宝箱”的空间里,每件展品都有着特殊意义。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比如来自米兰市郊的Richard Cinori雕塑工坊的石膏雕塑。以及昂贵的佛图尼古董印花织物。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曾作为Gucci时装秀主题的柔情地图也被展出,这张并不存在的虚拟化17世纪欧洲地图其实源自Michele的内心世界。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为Gucci创作水彩画的插画师Helen Downie这次又绘制了三幅全新作品,从作家Oscar Wilde,到童年时期的Alessandro Michele,以及温莎公爵夫妇,Downie为他们选择最能凸显各自气质的Gucci服饰。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品牌挚友,Jared Leto甚至贡献出自己的智齿,制作了一个装置作品。造型师Grace Coddington也绘制一份插画作品,她家那只可爱的喵咪一同出镜。

在展览现场,我们与《A magazine curated by》主编,兼此次展览的执行策展人Dan Thawley聊了聊这本杂志和三场展览背后的故事。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执行策展人兼《A magazine curated by》主编Dan Thawley穿着Gucci早春系列红色刺绣西服套装,白色衬衫,黑色领结,搭配黑色Queercore皮鞋

Q=《ELLEMEN睿士》 A=Dan Thawley

Q:为什么此次会将三场展览带来中国?

A:在去年11月,我们完成了这期与Alessandro Michele合作策划的杂志,并在意大利罗马举办了一个发行派对。

Alessandro对这本杂志非常满意,因此他便产生了将这本杂志带到亚洲宣传的想法。

于是我们选择了在香港、北京和台北三地举办三场展览。让读者和观众以更亲密的方式解读这本杂志的内容和美学理念。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的团队一直在筹划这几场展览,把大量的杂志中的内容和素材重新整理规划。最终形成三场不同的展览。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Q:许多人都很好奇,《A magazine curated by》的编辑团队是如何运作的?作为主编,你会怎样帮助客座编辑制作和完成每一期杂志?

A:这是个好问题,因为跟其他的杂志主编不同的是,我不会自己去选择杂志的内容与方向。我的工作是帮助时装设计师们实现他们的想法,并最终制作出一本纸质版的杂志。

因为时装设计师并不熟悉杂志制作的流程。他们会列举出一堆他们想要合作的艺术家、摄影师、模特、作者和插画师,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汇聚起来,让他们为每一期杂志创作出新的内容。我们每天都会与Alessandro的团队开会,跟进选题的进度,并最终将这些内容编辑成一本主题风格统一的杂志。对于杂志的编辑和设计师来说,这都是一次非常亲密的体验。

Q:能与我们分享一下你与Alessandro Michele合作的故事吗?

A:在完成了上一期与Thom Browne的合作之后,我们就开始与Alessandro的团队接洽了。在米兰和罗马,我们开了很多次会。实际上,我们从Alessandro Michele推出他为Gucci设计的第一个系列之后就想要跟他合作了。

我们始终在寻找那些眼光超越时装之外的设计师。而Alessandro的审美非常具有浪漫情怀。在他的设计中有很多文艺复兴和维多利亚时期艺术风格的影子,但他又能将这些复古的美学转化成数字时代的语言。这对Gucci来说是一招险棋,但他做得非常成功。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特邀艺术家Coco Capitan 穿着黑色双排扣西服外套,黑色长裤搭配Princetown系列黑色便鞋

Q:在杂志的制作过程中,碰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A:最大的困难就是在编辑的过程中删减内容,因为我们手头堆积了大量的素材。而这些素材都是那些充满才华的人花上大量的时间和激情创作而成的。每一次删减都是一次艰难的决定,但如果全部保留的话,我们的杂志大约要有1000多页了。

但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会如此看重这三场展览,因为我们可以将许多未出现在杂志里的内容和素材重新放到这些展览当中。比如像艺术家Petria Collins拍摄的照片,展览中展出的量几乎杂志中的两倍。而Coco Capitan的作品也是单独为展览而创作的。另外,在台北的展览中,导演Gia Coppola为杂志拍摄的短片也会在现场放映。

Q:将一本杂志的内容转化成三场不同的展览是一种什么样的经验?

A:我认为这是一种取舍与平衡。因为我们要将一本杂志中的内容分隔成三场不同主题的展览。许多图片,物件和素材虽然都出现在了这本杂志里,但它们的实物却并未在同一空间展出过。

因此,通过策展,我们需要把这些内容打乱,重新组合排列,让它们之间产生一种共鸣。而这三场展览的目的,正是让读者和观众对这本杂志的主题和内容产生更为直观的理解。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Q:在编者言中,你将Michele形容为一位“不合时宜”的人,但他又同时“充满激情地生活在这个数字时代”,这两者似乎有些矛盾?

A:没错,这也正是他成功的地方。在这场展览里,你可以看到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都是他从instagram上找到的,比如插画“Unskilled Worker”。如果没有数字平台的话,他不可能发现那么多能与他产生共鸣的合作者。

在Gucci的许多广告与特别合作项目中,你都可以看到许多年轻、前卫的艺术家的作品,有朋克DJ、涂鸦艺术家、演员和年轻的电影导演。这些属于年轻人的语言与历史深厚的时装美学混合在一起所产生的矛盾感,才是如今的Gucci如此迷人的原因。

Q: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本期杂志的主题“Blind for love(执迷于爱)”?

A:“Blind for love”的法文原文为“L’aveugle par amour”,这句话出自诗人Fanny de Beauharais的手稿。这是Alessandro非常喜欢的一句话。在Gucci的许多产品(腕表、卫衣等等)中,你都可以看到这句标语。这期杂志的主题也由此而来。

这本杂志中出现了许多艺术家和历史人物,从作家Oscar Wilde和Virginia Woolf、诗人William Blake,到摇滚歌手Jared Leto和模特Hari Nef。他们不仅是充满激情的创作者,还是疯狂的爱人。他们身上的那种叛逆的波西米亚精神和创作激情,正是Alessandro想要表现的。

Q:如果要选一位中国设计师作为《A magazine curated by》未来的客座编辑,他/她会是?

A:我很喜欢Yang Li的作品,我认为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时装设计师,在他还在安特卫普为Raf Simons工作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有天赋了。除此之外,我也非常喜欢Uma Wang的作品。其实,我们现在的合作名单已经排得很长了,不过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那么问题来了,你希望谁来担任下一期《A magazine curated by》的客座主编?

关于《A magazine curated by》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A magazine curated by》是创刊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时尚杂志,每一期都会精心挑选一位时尚设计师来探索他的创作世界。每期的客座主编均为当下最具话题性的时装设计师。透过他们创新和个性化的内容,诠释他们的美学理念和文化价值。

创刊号N°A由 设计师Walter Van Beirendonck于2001年安特卫普时尚节(Landed Geland fashion festival in Antwerp)之际创办, Dirk Van Saene担纲策划,Paul Boudens担任艺术总监。

之后N°B、 N°C、 N°D和N°E等陆续诞生出版,直至2004年由Maison Martin Margiela担任客座主编,确定刊物名为《A magazine curated by》。目前该杂志总部虽位于巴黎,却被认为是比利时第一时尚杂志,一贯以深刻透彻的角度,探索现今最具感染力的时尚设计师的理念。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