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族:我们也是中国人
2017-05-22
TAG: 俄罗斯族 中国人
分享到:
作为俄罗斯人的后裔,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俄罗斯族,就这样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边境线以南。

640

 

 作为俄罗斯人的后裔,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俄罗斯族,就这样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边境线以南。他们没有世居民族的先天优势,可又有着欧罗巴人种的鲜明外貌,总是能被人一眼认出。想要融进新的家园,捷径就是改造自己的外貌,他们与汉人通婚,让后代能看起来不那么“特别”。带着“战斗的民族”的基因,一代代地变成真正的东北人。

 

从黑河市到逊克县的路上,要绕过几个林场,一路上鄂伦春族自治村、满族自治村鳞次栉比。俄罗斯族却没有自己的自治区,逊克县的边疆村就是他们第一代、第二代在中国扎根的地方。现在到了第四代、第五代,高鼻子和蓝眼睛被扁平的脸和深色的眼睛取代,或许,这是属于中国俄罗斯族的基因“进化”。

 

1

棕色麂皮风衣 Ermenegildo Zegna

针织毛衣 Hermès

 

董德升(彼得洛夫)

43岁,农民、业余演员

 

董德升是俄罗斯后裔第四代,太奶奶起就从俄罗斯来到中国生活,爷爷叫彼得洛夫伊里奇。董德升不会俄文,问了人,知道自己也应该叫彼得洛夫。虽然年轻的时候他也是金发碧眼的英俊少年,人到中年,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是发了福。

 

彼得洛夫的微博有七千多个粉丝,他并不是个会刻意经营自己的人,他只是在记录农村生活。老家的菜窖、冰冻的黑龙江都是他记录的素材,加上几句漫不经心的解说,让人觉得亲切,也因为一张外国脸却说着一口纯正的东北话而觉得新奇。这是每个人见到他的第一印象,被这种违和感逗乐,但一旦接触下来,你就会渐渐忘了他的样子,而被他的真诚深深折服。


 

2

 

 

苗中林(瓦西)

85岁,退伍老兵

 

苗中林今年85岁,俄罗斯的基因在他身上已经不那么明显。见到他时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外套披在肩上,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苗老出生在二战前夕,像那一代的所有人被历史的大潮推动着,少年时就当了兵,加入了抗美援朝的步兵队。

 

苗中林的母亲是俄罗斯人,父亲是山东人,小时候母亲叫他瓦西。从小,他跟母亲之间是用俄语交流,他跟母亲的感情很深,母亲去世后他便不再说俄语了。他时常想念母亲,在他印象里,母亲总是梳着两条辫子,对家人总是照顾得很周到。

 

苗老有着那一代人特有的谨慎和内敛,经历过战争和文革的洗礼,生活再多的苦难也只剩下接受,他从很早就知道,反抗只能让自己更难受。现在他每天看看抗战剧,儿媳妇照顾着他的三餐,他什么也不用操心。

 

3

牛仔夹克

Bottega Veneta

赵振诚(瓦宁)

53岁,农民、餐馆老板

 

一只黄狗在栅栏旁狂吠,虎视眈眈地看着几个陌生人。它的主人瓦宁(赵振诚)正在蒸馏白酒,我们的到访显然打断了他的工作。不一会从木屋后的一团白雾中钻出来,黑色的卷发已经被雾气打湿了。他进了屋,摘下帽子,把压扁的头发用梳子梳了梳,头发又变得蓬松了。

 

瓦宁有着一半的俄罗斯血统,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在白雪的反射下更加明亮。他有点害羞,话不多,对于不时会有到这寻找俄罗斯族的外地人来说,他已经对人们的猎奇心感到有点疲惫。他并不想利用自己的模样交朋友,他有着自己的生存方式。

 

几年前政府把他们的村子打造成民族风情村招揽游客,这样他们原本的生活多少会被打扰,另一方面旅游确实会让他们增加一些额外的收入。瓦宁也在村口的荷花池边开了一家俄罗斯口味的小餐馆,他从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俄罗斯菜也有了用武之地,夏天荷花盛开的时候餐馆生意最为火爆。漫长的冬天他就自己酿酒,当雪化开的时候就有人来喝了。


4

浅蓝色提花大衣 Miu Miu

长袖针织连身裙 Bottega Veneta

 

代宏坤

30岁,文化宫教员

 

代宏坤已经是俄罗斯族的第四代,太姥姥和太奶奶是俄罗斯人。她有着东北女孩的大大咧咧性格,也有着80后女孩的独立和干练。她用业余时间开了一家韩国用品店,干净的店面和琳琅满目的商品在逊克县城里显得格外醒目。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当地年轻的女孩已经成了她的常客,定时来买化妆品。

 

代宏坤也跟她的店一样充满了时尚感,她跟大城市里的女孩儿一样爱玩。她不好意思地说:“昨晚喝大了,脸都肿了,拍照可能不好看。”我问她喝了几瓶,她说喝的是白酒。

 

平日里,她在县文化宫工作,负责当地的文化活动,像每年要在俄罗斯风情村举办“巴斯克节”,她要一边组织当地人排练节目,也要亲自担当文艺骨干。即使只有八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能歌善舞必然遗传自这一部分。

 

对代宏坤来说,混血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属性,家族的历史变革跟每个闯关东的家族史一样,都带有一丝悲壮的传奇色彩,变成讲给女儿听的睡前故事。

 

5

毛衣背心 Gucci

 

董新月(阿尼雅)

9岁,学生

 

董德升的小女儿既天真又活泼,一点都不怕生,见到漂亮的姐姐,就直接冲上去抱住。任何一个父亲有一个这样的女儿,一定都会捧在手心里疼爱。每次董德升出远门回来,新月都会冲上去抱住爸爸使劲地亲,而爸爸也总是最记挂女儿。

 

她像个男孩似的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小嘴也停不下来,总是吵着哥哥陪他玩。哥哥也特别疼她,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总是要先逗上她一会儿,她就像是哥哥的大玩具。新月也古灵精怪,总能翻出有女孩送给哥哥的情书,然后开心地大声读出来。

 

下午三点,新月被爸爸接回家,一天下来,头发总是乱蓬蓬的。妈妈就会抓住还在蹦跳的她,把她的马尾重新梳好。她深棕色的眼睛忽闪着,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异国色彩。

 

6

空军夹克 Moncler

印花丝巾 Hermès

 

李国全(安德烈夫)

40岁,工厂门卫

 

李国全比哥哥董德升早几年接触做群众演员,然后介绍董德升给哈尔滨的于哥,他们就被算作外籍演员的备选,有需要俄罗斯形象的角色就会联系他们。有时候他们就一起去拍戏,在剧组里待上几天。他看上去比哥哥更加沉稳老练,至少性格上比较内敛,不像哥哥心情全写在脸上。

 

李国全也曾在哈尔滨闯荡过,不管他到哪,也总有人瞅着他的长相说三道四。年轻的时候血气方刚,真的急了,冲突也不是没有过。很多时候他也习惯了,但一想起被人斜着眼睛看的滋味还是受不了。现在自在多了,在工厂打工,黑白倒班,一天上白班,再一天上夜班,过好自己的日子最重要。

 

7

饰边针织开衫 Gucci

 

李颖(妮莎)

14岁,学生

 

李国全的女儿李颖像个假小子,浑身透着一股侠气。她从小练田径,专攻中长跑,在省里也拿过名次。她有着青春期少女的叛逆,有时候她怪爸爸让她练田径,有时候她也觉得很辛苦,但一说起跑步,她就眼睛发光,说3000米,跑下来一点感觉都没有。

 

过几天她还要去山东参加集训,早早地体验团体生活。她有了体育特长,高中将会在齐齐哈尔的体校度过。虽然一身男孩子气,可面对镜头,却突然变得温柔羞涩,一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

 

8

彩色毛衣背心 Prada

 

董新阳

18岁,学生

 

董新阳是董德升的儿子。他高高的个子,戴一副眼镜,不太爱说话,但据说是全班最搞笑的。除了有能当相声演员的天赋,学习成绩也总是在年级前列。他爸妈有时候觉得奇怪,他们从来没督促过他的学习,也没见他怎么努力,怎么一考试就考得那么好。董德升和老婆就开着玩笑说一定遗传了自己,满面笑容里全都是满足。

 

9

浅褐色皮西装外套Berluti

 

邱常利(寥瓦)

53岁,业余演员

 

作为边疆村最有名的俄罗斯族,邱常利感到很自豪。他的俄罗斯名字叫寥瓦,他的母亲在战乱时带着他和哥哥来到中国,又嫁给了一个姓邱的中国人。

 

他之所以有名,是因为他很早就开始演戏,因为形象好,在群众演员里常常站在最前面。只不过,现在他头发白了,牙也掉了,还耳背得厉害,拍戏的机会就少了。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人的热情,他从卧室里取出一只旧手提箱,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珍藏多年的资料。几大摞相册里面都是他拍戏的纪念,还有跟名人的合影。他指着照片里西装笔挺的自己和坐在他旁边的时髦女郎说:“那时候的女朋友有一个团那么多。”

 

他对演戏十分热衷,并且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自己是非常专业的演员。导演只要告诉他角色他就能自己发挥,有时候甚至还给导演建议。除了那些历史剧里的群演角色,他在一部纪录片《我是中国人》里演过其中一个人物,片子里寥瓦喝醉了,用二人转的调子语无伦次的拼凑出他的心里话。抗战时期,寥瓦的哥哥加入了宪兵队,从此他们家就打上了“特务”的烙印,寥瓦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因为各种原因,寥瓦成了无国籍人士,他没有护照,只有一张侨胞证上写着他的名字和出生日期。他说在俄罗斯他还有些亲戚,他也曾穿越边境线找过他们,他用不怎么流利的俄语找到了他的舅舅,没过几天就被警察遣返回了中国。当他再次试着跨越边境线回俄罗斯时,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住在边疆村的老房子里,房子刚刚被政府统一翻修过,搭起尖尖的木房顶,刷上了彩色的油漆,看上去很有俄罗斯风情。


摄影:庄严 策划、造型:董江威

采访、撰文:王潇音

鸣谢:逊克县县委宣传办

 


 

接听死亡的人
接听死亡的人
面对人工智能,柯洁或许代表了人类最理想的姿态
面对人工智能,柯洁或许代表了人类最理想的姿态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