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韩国社畜面临的处境,可能远比996更惨

韩国职场,一个悲喜交加的生存游戏。

image
创造力是某种形式的反抗,但工薪阶层依然面临着屏障
“艺术和文学让我有了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定义自己的能力,让我有了批判思考的能力,让我能够跳出自己狭小、扁平的世界观,打破曾经将我局限于一隅…
image
油腻男评级手册:「我得了一种绝症,叫王子病」

最近网络上盛传的洗脑明言“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以及“听我的。”你大概都已经领略过,并不自觉发出“咦——”的赞叹声。

image
「网红」出圈:一场「非主流」音乐人的流量突围战
变化和革命总是起于边缘地带,拨开那些过度包裹这个时代的形容词,一些主流视野之外的音乐人和《ELLEMEN睿士》聊了聊他们的故事,也给出了…
image
朝鲜互联网时代:共享单车和国产剧

在金正恩同志的坚强领导下,朝鲜小心翼翼的经济改革已经走过了好几个年头,但到底收获如何,这你大概就有所不知了。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image
他和7个女人同居,31次坐牢,涉嫌杀害邻居;他是码农,也想当总统

紧靠着加勒比海,在拉美小国伯利兹的清晨,第一缕早上的阳光打过来时,一支42人的精悍小队(包括特警)聚集到丛林的河岸边,此时,一切静谧,仿若任何一个若无其事的早晨。

image
日本中年:「婚外情,无所谓」

在任何文化里,“成熟”都是一个充满了荷尔蒙的字眼。在日本,这个词更是中年人的代名词。带上“熟”这个字,很多事情都变得新鲜和高级。

image
网红展摆拍有多野?

认真研习艺术,或是努力去理解展览内涵太费脑细胞,最快捷、性价比最高的手段还是拍个照,证明“我来过,我看过,我升华过”。

image
35岁=工资下坡路?

一般情况下,谈到中年危机,多数人脑海中浮现出的会是40岁这道坎,但在广大互联网人那里,这个时间如今已经提前到了35岁。

image
赌场、囚禁、婚托:东南亚的华人养蛊局

最近,如果你有心留意的话,你会发现“东南亚”三个字,比以往更加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的社会新闻板块里,这次,关键词不再是泼水节,不再是旅游高峰,而是“骗局”。

image
靠直播购置5000万豪宅......儿童网红「消逝的童年」

在孩子面前,女主播可能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image
嫁进伪豪门的女明星们

就像无法使用支付宝只能用现金支付的交易,总有收到假币的风险一样,女明星嫁入的豪门,很有可能是伪豪门。嫁入伪豪门,有人很“享受”,有人忙着自救。

image
张学友是怎么成为「逃犯克星」的?

“我都快忘记我警察的身份,真的以为自己是个歌星了”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image
为什么年轻人都不敢谈恋爱了?

在恋爱这件事上,当代人大多“朝三暮四”:上一秒还哭着喊着想要谈甜甜的恋爱,下一秒当恋爱机会真的来临时,逃跑的速度大概能破世界纪录。

image
男人花十万打赏女网红,到底图什么?

一个直播平台的人气游戏主播从不露脸,但无论是甜滋滋的声音还是偶尔发的局部照片都让人浮想联翩,却在一次直播时,意外露出真实面容,比起照片显得丰满很多,也朴素很多。

image
放股神鸽子、和王思聪互怼......孙宇晨的「十二条军规」

能和“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中国人在他之前已经有两个了,而敢放巴菲特鸽子的男人,二十年来,还未有过。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image
厌女男:得不到的,就毁掉她

“我都24岁了,还是个处男!”“对这些女的,我浑身上下充满了怒气,这个世界对我就像对待狗屎一般。”

image
为什么玩说唱的那么爱炫富?

Hip-hop文化对于街头风格的塑造一直以来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就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它已经从边缘的亚文化发展成为流行文化中的主导力量。

image
《变形计》14年: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

两个月前,中国最长寿的真人秀节目《变形计》第十八季开播了。 无论你有没有看过节目,大概都听说过“短暂互换人生”的节目形式。至少,只要你认真网上冲浪,也总知道王境泽和他的醒世名言,“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