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蔑视的90后,成为抗疫精英

在这次春节抗击疫情当中,许多“90后”虽然不在医疗前线,却也临危受命,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他们是警察、公务员、志愿者,尽职做着份内之事;他们是儿子、女儿、男友、妻子,也是一群普通且正当年的“90后”,守护着自己世界的一方安宁。

image
受访者提供

01

“去麻将馆劝人不是段子,

是我的工作”

小任,生于1993年,是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的一名基层民警。2020年春节是他作为警察上岗的第一个春节,也是他认为经历过的最不平凡的春节。小任负责初一、初二在单位值班,但在初二晚上的值班室得到通知:“休假取消了,明天正常上班。”

小任在考警察前,是凌源钢铁的一名工人。“那时候的工作内容主要是看看监控、看看电脑,基本约等于按几个钮。”为了自己的警察梦,已经工作了几年的小任选择报名了省考。“千人过独木桥”的省考是他视为人生中第一次主动寻求改变,经过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复习到夜里十二点的备考,小任最终被录取了。2019年12月,小任正式到派出所报到,第一天的情景他至今印象深刻:一同到来的新民警都是“90后”,3人在经历简短的欢迎仪式后,迅速投入了工作。父母对于儿子成为警察的事非常高兴和支持,不过从他上岗的那天开始就每天叮嘱他要小心,不要出危险。“但其实基层民警不是他们想象中那样的,不是穷凶极恶的工作,主要是处理家长里短琐碎的事情。”小任笑着说。

image
受访者提供

1月,小任第一天上岗值班拍摄的月亮:“当时感觉比在家里看的圆”

春节前,凌源市公安系统就已开始全面排查从武汉返回凌源的人员。小任所在派出所这3名新警察所负责的辖区一共15个村落一万余人,接到的武汉返凌人员排查名单是67人。得到继续上班的通知后,他们开始了更严密的排查。电话联系不到名单上的人,就要亲自去村子里去找。小任作为新上岗的警察,原本要由老民警带着下社区,现在时间紧任务重,“90后”必须挑起担子了。初三一早,小任就带着辅警,开始了挨家挨户排查的工作,在他看来,这也是尽快熟悉辖区群众的好方法。疫情期间,村民们都很配合,很快,这67人被逐一登记和完成排查。

1月30日,凌源市政府发布《紧急!凌源市两例确诊病例行程轨迹公告,急寻接触者》消息,全市范围内寻找确诊病例接触者,小任和同事们又扩大了排查范围。他们的一线排查工作接触的大都是武汉回来的人,问他害怕吗,小任说:“说实话也不是不害怕,只是没这么想,因为单位给我们配备了防护口罩和手套装备,我跟排查对象保持一定的距离,我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心里想的还是着急尽快找到这些人,他们千万别有任何症状,要是有症状,被他们接触过的人就太危险了。”

image
受访者提供

小任与同事在村口检查卡点疫情排查情况

“你们在网上看到去麻将馆劝人离开的事,不是段子,是我们的工作。”小任这个春节的任务,还有劝退聚集的群众。下到村里,小任发现很多村民还没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商店、麻将馆依旧有不少中老年人聚集,他就想办法让大家接受,“一遍一遍对村民进行疫情宣传、强调聚集的危害,旁边有村民也在帮忙劝,大家就都走了”。因为劝退聚集的原因,小任还经历了从警以来的第一次“大行动”:打掉了一个在农村组织聚众赌博的团伙。这段哭笑不得的经历是小任第一次正式用手铐抓捕嫌疑人,也让他以意想不到的“造型”被传播:在一张可以公开的工作照上,十几名赌徒齐刷刷戴着口罩背着手蹲在地上,小任和两名同事也戴着口罩整齐地站在他们身后,新闻标题是:《打掉赌博聚点,防疫工作平添助力》。

image
受访者提供

当地媒体公布小任所在单位 春节抓捕聚众赌博的配图

这个春节,小任处理不少报警的情况都与口罩有关。凌源是东北著名的蔬菜之乡,以往的春节时期,凌源承担着这东北乃至北方大规模的新鲜蔬菜供应,蔬菜价格和成交量一直是旺季。然而这次新冠疫情发生后,尤其在1月下旬到2月初,不少外地市场和餐饮业关闭,还有交通运输的时间和成本大大增加,导致凌源的蔬菜生产和市场交易受到了明显的影响。小任所处理的情况中,好几起都是因为菜农没有佩戴口罩,市场方无法处理的情况下报的警。“蔬菜收的少了,价格低了,菜农着急进,但是不戴口罩确实不行。我到的时候别人已经给了菜农口罩了,但是还是得对他进行思想教育。”小任在现场调解中,既要做好菜农的防疫教育,也要协调市场和群众的关系,安抚大家的情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蔬菜能够尽快送上货车。平时内敛话不多的他,在这个春节没少磨破嘴皮子,一提起工作,他变得爱说了很多:“嗨,我们的日常工作就是这样的”。

image
受访者提供

小任与同事抓捕聚众赌博现场

在不执勤的时候,小任会打打篮球和刷微博。“喜欢看NBA,那天看到科比去世的新闻特别伤心,一直挺喜欢詹姆斯和科比的,科比4月14号退役的比赛我从头看到尾,当时看得我热泪盈眶的。被他的曼巴精神感动,永不放弃,你看他岁数算是比较大了,仍然最后带领球队逆转获胜,是个完美的收尾。坠机的消息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主要还是震惊,挺为他惋惜的。”除了NBA,小任最喜欢的就是演员小罗伯特唐尼。“贼喜欢他演的钢铁侠。特别是有一句台词我挺深刻。就是他媳妇从第一代核反应堆身体里拿出来的那个,说:‘托尼·史塔克有颗温暖的心’。当时他自己不知道,表面放荡不羁的,但他媳妇知道,其实他有颗善良温暖的心。”问他“那你觉得自己是这种人吗”的时候,小任想了几秒,然后认真地回答:“我觉得有点儿。就是嘴上挺那啥,心里还挺那啥的。”

image
受访者提供

2月18日,小任在派出所给同事煮午饭,加上鸡蛋和豆瓣酱,这是他们常见的工作餐

原计划利用初三、初四休假时间陪父母和女朋友逛街、看电影的小任,从大年初一到截稿当天,没有休过一天假,平时开车上下班的他索性整个春节住在了单位。“现在电影也不上映了,假也没有了。住单位既不影响家人,也能方便处理紧急情况。”聊到放假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小任说,就想好好睡个觉,然后和家人、女朋友待在一起。

“最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句话是:你们不想呆的家,是我们回不去的家。”他在微信视频里腼腆地说。

02

“劝退百人聚会”

“我们是一百人以上的大家族,春节不聚会,是我们家几十年里面不可能出现的事,但我的坚决,劝住了所有人。”1月25日,雨琛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文字状态。

1996年出生的雨琛是甘肃兰州人,成长在一个四世同堂的北方大家族,太爷爷已经101岁,亲戚们平时格外注重往来。“属于我在你家吃顿饭,你也得在我家吃顿饭,然后我们还要集体在外面聚一波这种类型,逢年过节就更不用说了。”住在雨琛家里的爷爷是那一辈的老大,按照往年的情况,从初一开始到初三,尤其是初二那一天,每年都有几十个人亲戚来雨琛家串门走动。

image
受访者提供

雨琛每年过年放假都会和太爷爷拍合影,这是今年发在朋友圈的照片

在大家族成长的雨琛,一向备受长辈的宠爱,从小顺风顺水地成长着。大学想要报考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家人也一路支持她的决定,给了她各方面的支持和呵护。“我和父母都属于是像朋友一样,所以很多时候他们跟我之间没有特别明确的亲子上下关系的感觉,我们经常会打视频聊天。和爷爷奶奶他们还有一个大群,也基本上每天都会在群里讲话。”2019年7月,雨琛大学毕业进入电视台,正式成为一名民生新闻的出镜记者。走出“象牙塔”后,她一下子感受到作为新闻人的不易。“原来在学校时,更多是演播室播报,现场报道只是个学期选修课。真正的工作中,因为是调查记者,所以很多时候真的能帮助到老百姓,不管是上当受骗维权还是家里屋子漏水,遇到的是实打实的民生事件,需要独立去做大量前采和统筹,不会像学校一样有老师同学帮你、为你提供便利,面对事主和各方人员,要靠自己一个人去想办法,所以工作中不可控情况非常多。”

image
受访者提供

雨琛工作时帮助事主找到实验室进行食物检测

而另一方面,雨琛有时也能感受到职场中前辈对于“90后”的偏见。“尤其是比较优秀的前辈,他们会认为‘90后’全部都是不靠谱的,没有一个人是例外。比如说当有一个97年的实习生,有一天因为他对业务不熟练,还没有完成好一个片子的剪辑的时候,就会有前辈在闲聊的时候跟别人讲说‘90后’都是这个德行,原话就是这样不太好听”。谈起这些,雨琛既无奈,也理解。平时经常和爸妈视频聊天时,她也很少提起工作中受到的委屈:“因为会发现父母只能在远方为你干着急,而很多事情实际上你自己扛,就扛过去了。”

忙碌了大半年,雨琛终于可以在春节和家人好好团聚。1月23日,她回到兰州,新闻里开始播出“武汉封城”和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的消息。其实她在去年12月就曾听武汉的朋友讲过存在疫情,但新闻人的敏感性让她在这天想到:亲戚们不要串门了。“家里爸妈在商量明天开始要准备各种各样什么东西,我刷手机看到新闻,果然一下子开始有一些严重的信息,就觉得必须要用行动阻止了。”

雨琛首先想到要从爷爷奶奶入手,给他们科普疫情严重性,让长辈劝退长辈。“但是由于老人家比较依赖于自己的经验,而且我们家属于非常碍于人情面子的,所以他们觉得疫情就算再严重,你也不可能张嘴去把别人拒之门外,不让人家来串门。”

image
受访者提供

劝阻无效,雨琛刷起了微博。“上联:60后让90后别熬夜;下联:90后让60后戴口罩。横批:谁也不听。”这是当时网上著名的段子,雨琛笑不出来,她发现这是一个无奈的事实,而且微博上同龄人大都有这样的苦恼,但是许多人最后还是乖乖戴着口罩跟着长辈们去串门了。而雨琛身上的那股新闻工作者的倔劲儿又来了:“这次疫情期间是有想过要申请去武汉援助的,但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没去成。我就想,起码在家里一定要坚持做些什么,让这种情况坚决不能发生,因为一旦发生后果,不是任何一个家庭成员能够承担得起的。”

于是她决定采用更“激烈”的方式。“我又开始跟家里人反反复复地去说,主要是去跟爷爷奶奶坚决地说,让他们告诉亲戚彼此间千万不要串门。长辈对疫情不以为然,我就每隔十分钟说一次,甚至又哭又喊。只要能够阻止串门怎么样都行!”

image
受访者提供

为了让爷爷奶奶不闹心劝退的事,雨琛专门做了一桌子菜给家人,让长辈舒心

雨琛是深受家族宠爱长大的“95后”女孩,平时的小姑娘忽然一直用激烈的用词和强硬的态度,让爷爷奶奶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逐一给晚辈们告知了让大家取消当面拜年的决定。“整个过程其实我的心很累,因为要不断的挑起自己的情绪,不断的要去设想怎么样能够让他们更容易接受。我还自己主动在我们亲戚群里面发了比较委婉的倡议让大家不要串门,用词就是不聚会但是亲情仍在这样子的说法,当时我们家人都非常的惊讶,因为我是一个晚辈,没有任何人在群里发这样的建议。”

image
受访者提供

1月24日,雨琛在家族群继续发出不串门的倡议

大年初五,全家一起吃早饭看新闻,电视里关于疫情的报道铺天盖地,雨琛的爸爸忽然说:“我那天睡觉前静静想到这件事,就在那感叹,觉得娃真的确实挺厉害的,那天能那么坚决做这一切,那种责任感,去做正确的事情,我突然觉得一点也不会再担心她照顾不好自己了。”

03

“公务员不止是铁饭碗”

正月初三那天,北京的公务员朱娜也临时回到了岗位上。她一早接到单位电话通知,需要借调人员到社区做志愿者,分担基层的社区工作压力。放下电话,朱娜高兴地从床上滚了起来:“终于能干点事儿了!”春节刚放假在家,朱娜在微博上早早就关注到了疫情。“这次有疫情开始宅在家,我就一直在各种群里辟谣,尤其是家庭群,一见亲戚发那种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我也不管那么多面子事儿了,直接甩辟谣链接。这几天在家,除了辟谣就是宅着不动,现在终于能去社区做点贡献了!”

朱娜的大学四年是在外地就读的,2013年一毕业,她就听从爸妈的建议,回到北京抱个“铁饭碗”。“有的人很小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有些人可能到现在都不太明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就属于后一种。公务员的生活很稳定,对于那种不想经历大风大浪的人来说,是一个一眼就能看到退休的工作,而且福利待遇和某些一般企业相比也差不了太多。”

image
受访者提供

朱娜清晨执勤时所摄车窗上的霜花

“不了解公务员这种单位性质的,往往把我们的工作想的很简单。最常见的一种说法就是上班喝茶看报纸。其实大部分的基层公务员不是这样的,至少我周边的人,那些四五十岁的领导,还是会兢兢业业地工作。”朱娜从事工作六年来,愈发起干劲儿。“毕业那会儿一开始觉得挺无聊的,做的事好像都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后来慢慢的忙起来了,任务重了。现在也挺适应这样的生活,觉得能建设自己的家乡也挺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就算是微小的影响,能让自己的家乡变得越来越好。”

事实上,选择公务员对于朱娜而言,多了不少时间能够充实自己生活里的兴趣爱好。休息的时候,她会开启另一个小世界,朱娜从大学开始就和朋友在豆瓣上创建了一个兴趣小站,用爱发电。后来又发展到微博上,现如今微博有近一百万粉丝,工作之后也依然间断更新着。工作后开始学古琴和剑道,“这些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爸妈,怕他们不理解,而且兴趣爱好就是自己玩自己的,也没有必要张扬,我老公都很支持。近两年来工作忙起来,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了,最累的时候回到家只想睡觉,连王者荣耀半年多都没有上线。”

image
受访者提供

不忙碌的周末,朱娜会在剑道馆进行练习

朱娜之所以选择入党,朱娜深受父亲的影响。在这次抗疫过程中,朱娜的父亲依旧在第一时间站了出来。“他比我还早大年三十就去村里包村了,也算是志愿者。”在被通知可以下社区做志愿者的时候,朱娜第一反映也是要发挥党员的先进作用,赶紧走出门做点实事。“这次志愿活动我也没跟我爸妈说,看我发了朋友圈我妈才知道我去执勤了。我老公也没那么多事,都挺支持的。组织让干啥就干啥,做好防护和保暖,没有什么可过分担心的。”

这次社区志愿者的任务,“说白了就是看大门儿”,朱娜和同事需要站在社区门口,朱娜和同事需要站在社区门口,对来访的人员进行逐一测量体温、盘查登记,劝走非小区人员。从早到晚,他们要确保所有出入口24小时都有人值守。因为任务紧急,她所在的出入口甚至没有任何岗亭门房可以让志愿者保暖,两个人只好不停轮流换岗取暖。路过的居民怕他们冷,有人专程送热饭、热水和暖宝宝过来,让她非常感动。朱娜还是社区里为数不多肯值夜班的女志愿者,“能执勤上岗的就这么多人,总不能让社区大爷大妈们值夜班吧?我们年轻人得顶上去。”执勤几天之后,单位觉得女同志值夜班不安全,就不再让朱娜等人去了。

image
受访者提供

春节执勤期间,同事为朱娜送来生日蛋糕

2月10日,北京公职人员正式复工,戴着口罩办公的朱娜第一时间又报名了共青团招募的志愿者,这次她还带动了其他人:“我是我们单位的团委书记,后来团区委征集志愿者,我就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转发了团区委的号召。单位里很多年轻的干部都积极响应了,有的还捐款。”令朱娜觉得触动的是,亲戚朋友看见了也有跟她加入志愿服务的。他们会在抗疫时期下班后的晚上或者周六日倒休的时间,继续到社区执勤上岗。

image
受访者提供

复工后,朋友通过朱娜进行志愿者报名

曾经,在许多长辈眼里,“90后”是在蜜罐中长大的,这一代人多为独生子女,没有经历过战乱、贫困,吃不了苦,挑不起大梁。而在2020这个抗击新冠疫情的春节,我们看到太多“90后”的身影挡在前面:他们率先站在抗疫第一线,剪下青丝只为救援;他们不吝惜自己的精力和金钱,紧调物资捐给医院;他们身穿制服守好每一班岗,他们扛着快递和外卖四处奔走,他们站在地铁和街头分发口罩,他们不畏眼光守护家人,他们在朋友圈尽力科普和辟谣……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的“90后”,是勇敢担当、守住社会良知与希望的新青年。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2020年夏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 监制 森蝶/ 编辑 瑶瑶 佩佩/ 撰文 张金晖 谭黎

(应被访者要求,小任和朱娜为化名。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