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王俊凯的粉丝,也是方舱医院的护士

2月5日,王俊凯在这条微博下回复:“谢谢你肩负使命,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愿工作顺利,平安健康,我们等你回家。”一时之间,“王俊凯回复支援武汉粉丝”冲上当天微博热搜前列。

image
夏夏

“这是一个匆忙中写下的请假条,皮下之前也提过随时做好了支援武汉的准备,因为今天凌晨的紧急调令,我现在已经奔赴前线到达武汉了,比较突然时间紧迫,暂时还没有找到可以暂管账号的其他皮下,所以最近凯我的账号会暂时停更一段时间,待我休息的空挡会及时补档俊凯的微博或其他一切。

也还是希望大家做好防护,不要生病!

武汉的孩子们不要怕!姐姐来了!

大家,等我回来!

不论多久不论多少困难都最最最喜欢王俊凯。”

image
夏夏

像是要去打一场艰苦的战役,2020年2月4日晚上7点半,“KARRYME_王俊凯个站”成员夏夏留下这个简短的请假条后,便奔赴武汉。

2月5日,王俊凯在这条微博下回复:“谢谢你肩负使命,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愿工作顺利,平安健康,我们等你回家。”一时之间,“王俊凯回复支援武汉粉丝”冲上当天微博热搜前列。

image
夏夏

我们有幸联系到这位站姐也是在武汉一线的医务人员,以下为夏夏的口述内容。

01

正确且光荣

因为家中长辈是医生,小时候总在他工作的地方玩耍,90后的夏夏从小便对医院环境很熟悉。由于语文成绩突出,家里人本想让她做老师,但夏夏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在高考填志愿时,她毫不犹豫地报考了护士专业,如今已从事护理工作多年。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夏夏就做好了前往武汉的准备,1月24日(大年三十),在医院值班的她毅然写下请战书,随后在单位群里积极报名。夏夏认为“大部分的医务工作者应该都会没有犹豫地选择支援前线,这是一件正确且光荣的事。也没什么顾虑吧 ,就是觉得他们需要帮助,我有能力,也想帮忙,并且有机会去,那就一定要去。”

医院出征名额有限,最后选择了五个人待命,但具体能不能走,什么时候走,都要等通知,只说随时可能出发。作为五人小组中的一员,夏夏觉得很骄傲。2003年,当“非典”席卷全国时,夏夏刚上小学不久。那时的她什么都不懂,也不了解这个病是什么,只知道很危险会传染人,不能出门。学校放了一个长长的假,夏夏和同学们第一次在电视上听课学习,感觉特别新鲜有意思。十几年后,她即将站在最前线,去保护像曾经的她那样天真幼小的孩子们。

尽管出发的时间并不确定,夏夏依旧在家计划了一下要带走的东西。2月3日傍晚,她还转发了一条王俊凯的微博,其中写道:“有好好听话待在家里没有出门。”几个小时后,她就被电话叫醒,通知说一早就要集合出发。半夜两三点,夏夏刚睡着一会儿又被叫醒。“接电话的时候我人都是蒙的,甚至以为是骚扰电话,就被我挂断了,挂了以后才看到是医院的电话,我又赶紧打回去。”

image
夏夏

2月4日早上,夏夏赶往医院集合,然后出发机场乘专机前往武汉。傍晚6点多,飞机抵达武汉。“到了以后一下就感觉到了这个病的影响有多大。偌大的机场一个人都没有,工作人员也只有零星几个。”

经过一天的培训后,夏夏于2月6日进入江汉方舱医院开始工作。这座由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改造而成的机动医疗场所,是武汉市第一个投入使用的“方舱医院”,自2月5日开始启用,主要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18-65岁的轻症患者。夏夏去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空床,傍晚的时候火神山的大夫又送过来很多确诊的轻症患者,瞬间就把空床填满了。尽管有很多医疗团队陆续赶来支援,医护的缺口依旧很大。夏夏去的第一天,一个人要负责近40张病床,每一床都要沟通交流,一人讲一分钟从头到尾就要快一个小时。随后几天工作慢慢走上正轨,一个人只需要管20张病床。

image
夏夏

工作时间按6小时分配,2-8-14-20四个班次轮换。但因为要提前出门到达医院穿防护用品,还包括整个队伍要一起出发和一起坐车回酒店,等人到齐的过程中也会耗费不少时间。如果是白天第一班,早上6点多就必须出门,回到酒店也是下午近4点。

image
夏夏

夏夏的班次并不固定,每天白班或夜班都会安排。为了保证充足的体力去上班,她大部分休息时间用来睡觉。因为还担任她们市的宣传员,夏夏还要留出一些时间写些东西给后方发回去,供那边了解武汉的情况。最后再挤出一点时间跟家里人和单位的同事联系,报平安。

02

方舱挑战

这次的医疗团队中,除了带队的队长是有经验的长辈以外,90后成了队里的主力军:夏夏的同事们基本都是90后 ,其中最小的一个只有24岁。

在方舱医院里,由于收治的都是轻症患者,医护人员的工作以照料为主。他们既要指导患者怎么吃药、怎么合理运动等,也要帮助因呼吸困难无法下地走动的患者解决上厕所或打水之类的事。

image
夏夏

恐慌与焦虑让很多患者对这个临时搭建的“野战医院”充满了不安全感,总觉得不是正经的医院没办法好好治病。因为病人数量多,有的轻有的重,轻的害怕重的传染给他,治愈的害怕再次被传染,病人们出现了各种各样心理问题。还有的人觉得住进来了就能马上治病,吃了药就会马上好,住院了就可以马上做核酸检测,不发烧就可以出院回家。实际上,现在核酸检测试剂的生产和检测速度虽然快了许多,但每天患病的人数也一直在增长,试剂检测也需要一定时间。对此,医务人员更多能做的是耐心安抚和讲解。

方舱医院的另一个作用是让确诊的患者有一个集中隔离的地方,不至于在外面感染其他人,没有确诊痊愈的患者不能出去 。“有的患者不理解一定闹着要出大门,还冲着门口的警察吐口水,我以为只有电视里才有这种事,没想到现实里真的遇到了。短短几天,也算见识了人生百态了吧。想到了《围城》里那句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image
夏夏

除了细心照顾患者,厚重的防护用品穿戴成为又一大难题。防护服穿上后一口气都透不出,虽然工作是6小时制,但加上穿戴时间和下班时消杀病菌的等待时间,前后差不多要穿7小时。“我很佩服在重症病房里工作的那些兄弟姐妹们,这一套防护的东西穿着真的特别不舒服,尤其头部被口罩和护目镜勒得特别疼,口罩还不透气,我发一圈饭和一圈药后就觉得缺氧头晕。而且我们要求戴两层手套,非常不好工作,写字也很别扭。在重症病房的要承担那么多的治疗,还要扎针输液吸痰,我真的想象不到他们是怎么完成工作并且坚持下来的,感觉很挑战人类极限了。比起来我们这些都不算什么了,他们才是真的厉害的人。”夏夏由衷钦佩道。

03

等你回家

繁忙的工作中,依然有很多小事打动着夏夏。由于怕医护人员路上冷,送夏夏一行上班的公交车司机早上5点多就开始做准备,早早地开动引擎让车里温度升高等她们来;有患者看她们忙,便主动帮忙打扫卫生;还有的患者主动来找她们聊天,询问她们是哪里来的,夸她们家乡是个好地方,还特地谢谢她们来武汉帮忙;没有行人的路上,环卫工人依然在做着路面清洁和消毒,交警和外卖小哥一直穿梭其间……

image
夏夏

不爱流泪的夏夏在这次救援过程中,哭了好几次。在开战前动员会时,整个省的队员要一起合唱,给自己和对方加油打气,“虽然有点中二,但是我觉得这种时候是需要有这种氛围的,就是那种很多人在和你一起努力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打动人。”

偶像王俊凯的回复也让夏夏在来武汉的第二天又哭了一次。“很意外,毕竟我的初衷就是请个假,甚至没有@他,没想到他会评论,真的很感动,被喜欢的人回应了很开心,哭得稀里哗啦的。”

2012年,夏夏在《向上吧!少年》中第一次见到了王俊凯,当时并没有太大印象,2014年初通过观看时代峰峻投放在B站上的自制节目后开始正式喜欢王俊凯。“也是个奇妙的缘分,兜兜转转又转回来了。”

image
夏夏
image
夏夏

“作为王俊凯的粉丝有很多快乐,他人有趣,有很多梗,对粉丝也很好。可能偶像对每个人的意义都不太一样,他对我来说就是黑暗里唯一的光亮那样的存在吧。”夏夏说,她以前性格很奇怪,戾气重,活得很消极,只想混日子,甚至有一段时间的生活很黑暗。认识了王俊凯以后,慢慢地接触了追星的姐妹,还和她们变成了好朋友,同时也被王俊凯的性格和为人处事影响了很多,戾气也就没那么重了。“像这次很多粉丝妹妹说我温柔,我真的很意外。这让我意识到,我应该是真的改变了很多,谢谢王俊凯让我慢慢变成了更好的人。”

2015年,夏夏加入“KARRYME_王俊凯个站”(简称“凯我站”),与其他粉丝一起管理这个站子。开站子并没有收入,管理员们会经常开玩笑说自己是“用爱发电”。有一些站子会印pb(注:Photobook的缩写,指站姐为爱豆出的画册)、礼包、台历、应援服或娃娃,最后收入都会用在偶像本人身上。不过“凯我站”由于长期人手不足,所以并没有出过花样繁多的应援物,站子的支出也都是成员自己掏钱,“我全年的收入有80%-90%都投在这里面了。”

image
夏夏

夏夏的工作主要是前线拍图和运营微博,除了上班外,她的大部分时间都给了王俊凯和站子。加入站子的时间越长,夏夏越觉得这是一份责任:“好像给王俊凯拍图就是我的工作了,是我应该去承担的事,因为有很多粉丝的期待在里面。”在看到自己拍的图被转发夸奖时,夏夏也会很开心。

image
夏夏

“当时交了请战书以后想着可能没那么快就要走,想着等过完春节假期以后把号托付给站子其他人,结果这次走得太匆忙了,也没来得及和大家说 ,又怕到时候很忙没时间更新站子的内容,疫情这么严重粉丝会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想着那就赶紧说一声 。”

除夕期间,“凯我站”想到了捐赠物资,当联系上相关企业后,皆得到“已支援武汉”的回复,最后站子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出了2921元(注:王俊凯的生日是1999年9月21日)。一些武汉的“小螃蟹”(注:王俊凯粉丝昵称)立即发来私信,讲了武汉的一些情况,表达出了无助和担忧。

image
夏夏

“年轻一点的孩子难免会害怕。”2016年7月,被誉为“亚洲第一名门女校”的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成立了“未来life学院”,想要用高学费低要求招收名门后代,此举引起不少梨大学子的抗议,她们举着“姐姐来了”的手幅,在夜色中的校园游行示威,迫使梨大最终取消设立该学院。这个事件深深影响了夏夏:“当时韩国那个事件,也是姐姐们放下手头的事都回来应援妹妹们,奔赴湖北一线的大部分也都是女孩子, 所以就联想到了’姐姐来了’这句话,也是想鼓舞大家给大家一些信心吧。”

夏夏上一线的行为鼓舞了很多粉丝。不断有粉丝送来鼓励,还有学医的粉丝表达了同样的决心。“希望大家加油努力,永远记住私信给我讲过的话,永远正直永远善良,不要被磨平棱角,尽力为弱小发声,不要成为无聊的大人。”夏夏说在公众的固有印象中,“饭圈女孩”是一群近乎盲目的追星族,她们可以一边学习工作,一边不惜花费近乎所有的精力和资金为自己的偶像打榜、应援。

image
夏夏

这也是作为“站姐”的夏夏最怕被误解的事,不过,对大众这些一边倒的印象,夏夏有不同的理解:“有一部分追星女孩年龄比较小,心智相对来说不太成熟,可能说话做事还有想法都比较单一,也没想过后果。但谁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走过来的呢?谁都有过天真中二的年纪,她们长大以后也都会是很优秀的人。这次疫情之下不光是我,包括王俊凯的全体粉丝,还有娱乐圈其他明星的粉丝们,展现出了强大的凝聚力、协调力、办事的效率和透明度。路人都想说一句:真的厉害!所以说追星并不都是’ 浪费时间’‘ 幼稚’‘ 无聊’ ‘ 不务正业’。很多时候它也是非常锻炼人的一个事,主要还是看你怎么把控这个事情。”

王俊凯的偶像力量一直激励着夏夏:“他说‘等你回家’,那我就一定是要好好回去。他给我提供了很多动力吧,让我工作更认真,更努力地保护自己做好防护。因为’救援’这个事说出来就两个字,做起来可真的没那么简单容易。”在方舱医院的工作忙碌且辛苦。但在早上给患者发早餐时看到印有王俊凯包装的酸酸乳,夏夏还是一下子来了精神:“谢谢他在精神上给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加油不放弃的。”

image
夏夏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2020夏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 监制 森蝶/ 编辑 瑶瑶 佩佩/ 撰文 张金晖 谭黎

(图片均来自受访人夏夏)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