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 郑云龙:疯骑士的精神世界

采访郑云龙是在一个冬日的上午。他话少,偶尔会打几个大大的哈欠,眼皮没有完全撑开,像只有点懒的大猫。“生活中非常无趣。”他形容自己。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舞台

采访郑云龙是在一个冬日的上午。他话少,偶尔会打几个大大的哈欠,眼皮没有完全撑开,像只有点懒的大猫。“生活中非常无趣。”他形容自己。他爱睡觉,不喜出游,极少在社交平台透露日常生活的兴趣情调,除了不时微博上发一些角度怪异的自拍,或是与三星堆文物模型合影。

走进摄影棚后,郑云龙在灯光和镜头的围困中反而跳脱起来。当日最高气温约为零度,棚内无暖气,而他需要穿上一件丝面的清凉中袖衬衣。脱下长长的黑色羽绒服,他应激地抱住手臂哆嗦了一下,然后张开双臂,像个好莱坞歌舞片演员一样滑到镜头前,大声咏叹:“夏天,阳光,小太阳!”

这种表演的兴奋到舞台上会展现得更淋漓尽致。郑云龙小时短暂的舞蹈练习不过是为了治驼背,当初报考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也只是单纯认为可以多学点东西,结果竟爱上了这一职业,“如果你看荧幕,只能看到一个我。但是在舞台,我能看到整个世界。”他扼要回答。

image
ELLEMEN

红色衬衣、红色西裤和黑色马丁靴均为 Ami/Possession时来运转金色项链Piaget

在郑云龙看来,每演一个角色,就过一次人生,演员有为所欲为的特权。他选择角色的标准从来不是戏份的多寡。他曾在采访中透露,《摇滚年代》的配角Stacee是他演过最夸张、也最过瘾的角色。好友刘令飞极力邀约前,他虽然看过这部剧,但对摇滚的了解很少。后来,他喜欢上了这位摇滚乐队主唱:性格张扬,天马行空,自甘堕落,但对摇滚痴爱不改。“你不觉得Stacee活得很悲观吗?可能在某些时候我这个人也是很悲观的。”他说。

郑云龙的大学班主任肖杰接受采访时说过,郑云龙有悟性,会从角色身份出发分析、设计,用细节建立人物,再与自己结合。郑云龙承认,他从小喜欢观察生活,“我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情感、想法的人,除了我喝多的时候;所以我把很多想法和内心的东西放在了台上、每一个角色里。”

从程序来看,音乐剧演员的工作非常规律:读剧本,查资料,研究任务大纲;排练第一场,第二场,然后两场联排;再排第三场,然后三场联排……但此事做来不易,大四时郑云龙主演人生第一部音乐剧《纳斯尔丁·阿凡提》,首演到一半突然失声,临时换了B角上台。第二天他躲在化妆间不敢出来,肖杰说,“出什么事我扛着,但你今天不敢上台,你就别干这行了。”他就真的跨了过去。他如今习惯“无时无刻不去想角色”。

image
ELLEMEN

在摄影棚,郑云龙站在置景用的煤堆里,时而撑着把黑伞挑眉瞪眼,同时在眼神中传达深情和滑稽,放下伞又用双手护住面颊,露出一张单纯无邪的笑脸;他把一根手指搁在人中处假装胡子,像卓别林一样机灵鬼祟,一会儿又蹲在墙角沉思,姿态凝肃。

我想起《变身怪医》中,他饰演分别指代人性善与恶的医生Jekyll和怪物Hyde,在一剧中交替反转二十余次。“你的动作、声音、神态,这些东西是外部塑造;更重要的是心理。所有的转变过程都要演出来,这是非常难的。”他喜欢挑战疯狂、极致的角色,他们像一个个容器,让他的一片片自我有了安放之地。

image
ELLEMEN

去摘遥不可及的星

去年,郑云龙接演音乐剧《我,堂吉诃德》,音乐剧公司七幕人生最初想找他演《灰姑娘》里的王子——这也是他给观众留下的鲜明印象,在综艺《声入人心》里,他一出场,就有评委惊呼:“像王子一样!”但他反而喜欢“疯骑士的精神世界”,向公司和导演极力争取。

image
ELLEMEN

联名款翻领短衫‍‍‍‍‍GXG×Keith Haring/黄铜CD ICON项链Dior

这是一个关于失败的骑士堂吉诃德和失意的作家塞万提斯的故事。剧中,塞万提斯入狱受审,被指控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三流诗人,还是个老实人”。而塞万提斯仍然唱道:“去摘,遥不可及的星……”这是郑云龙至今最喜欢的音乐剧歌词。

“这个故事要传达的精神,我觉得是目前世界需要的一些东西。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疯癫的人,在有些时候很固执、不听劝,我认为我自己做的东西是对的,我认为我可以改变很多现状,但是别人不会这么看,别人都觉得你是神经病,特别是在好多年前。”

郑云龙是世界各版本《我,堂吉诃德》里最年轻的男主角。接戏时很多人问他:不怕被骂吗?郑云龙的回答是,“我很喜欢演那种,明明全世界的人都说你演不了的戏。”

image
ELLEMEN

白色印花衬衣Berluti/黑色直筒西裤Bottega Veneta/Possession时来运转戒指和项链均为Piaget

一个故事被媒体写过很多次:2013年从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毕业后,郑云龙在文职只待了三个月便偷偷辞职,进入松雷音乐剧团,四年间参演了《爱上邓丽君》《啊!鼓岭》等数部音乐剧,演技得到磨练,同时生活压力挥之不去。他对我轻描淡写在北京生存的艰难,“知道了这世界是什么样的。”

市场也没有给郑云龙信心。他一年演一百多场原创音乐剧,但是没有观众,“你只能告诉自己,有一天会好的。但是是哪一天?”他笑着回忆。漫长的蛰伏期,他没有质疑过当音乐剧演员的选择,但时常陷入忧虑:10年以后该怎么办?老了怎么办?

2016年,他看到《变身怪医》中文版招募演员的消息。8年前艺考复试,他唱的就是《变身怪医》里的歌《This is the moment》,幸运入选。这次,他又幸运地在四百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然后再次辞职,从北京搬到上海。他第一次体会到剧迷拿着票根来要签名的感觉,也得到了母亲的认可。

image
ELLEMEN

藏蓝色西装上衣Jil Sander/棕色格子裤Acne Studios/藏蓝色尖头皮鞋Berluti/Alpine Eagle系列腕表和Happy Diamonds系列项链均为Chopard

带着这份满足,他走了下去,又在去年选择接受之前拒斥的综艺,进入《声入人心》节目组时他说:“我来这个节目,希望大家因为《声入人心》,因为我,更多地了解音乐剧,喜欢音乐剧。”他当然成功了,凭借精湛的舞台表现力迎来了自己在大众层面的走红和音乐剧市场的红火。今年,他出演的音乐剧《谋杀歌谣》和《信》都在开票后迅速售罄。

“这一分钟,我等了十年,谢谢你们。”他在微博说。

image
ELLEMEN

不想遗憾

今年有三四个月的时间,郑云龙在是否要参与明年的《变身怪医》复排一事上反复犹豫摇摆。他对这部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教科书级音乐剧经典极为珍视。上一次演《变身怪医》时他才27岁,是世界上出演该剧第三年轻的演员,排练的两个月现在回忆起来还是“一场煎熬”。

image
ELLEMEN

他自认为理想的表演时间是35岁左右,“可能有更多的东西可以放到他身上,现在还是太早。”——如果不能超越之前的表演,则复排无意义。

郑云龙今年刚刚29岁。在摄影棚的化妆间,他举着刮胡刀对镜轻声开了句玩笑:“胡子长得太快了,我昨天刚刮的。是处在青春期吗?”一旁工作人员接话:“是,你不是前天还冒痘吗?”他笑了起来:“对,我终于成年了,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

不过,在采访中他屡屡谈到年龄带来的遗憾。《我,堂吉诃德》去年演了二十来场,他不够满意,“真的是年纪和积淀没有到那个程度很难表达出来,即使你自己懂了。这是我很大的一个遗憾。”他期待在不断的表演中改变、突破。今年复排《摇滚年代》,他重新认识了Stacee,“上一次演我认为Stacee所有的所有的行动和想法都是没有目的的,但他不是这样,他只是把太多东西都埋在心里。”

这一年来,郑云龙的工作节奏加快数倍。最近一个月,他的状态都是“东奔西跑,飞来飞去”。但他今年竟然出演了两部话剧,“为了学习,”他说。他多年来一直喜欢看话剧。

image
ELLEMEN

白色印花衬衣和粉色印花T恤均为Dior

改编自《大鼻子情圣》的话剧《漫长的告白》是他的话剧表演处女作,其中有长达十分钟的个人独白,“噩梦,想想就头疼了,那怎么能把这些说明白、让大家能不无聊?想了很久。”他也不善谈论自己磨练技艺的过程,“只能靠练了,没有别的窍门。”回答很简单。

今年九月首演的《德龄与慈禧》中,他饰演夹在新旧文化夹缝中的光绪帝。剧作者何冀平曾提要求:不希望看到别的作品里出现过的光绪。郑云龙查了很多资料。“我想把他塑造成一个明君、好皇帝,想要改变世界。”

郑云龙进组时离正式演出只有小半个月,第一天下午就看了其他演员的全剧联排。“就跟学生一样,真的是去学东西。对人物的表达、对节奏的掌握都是差太远。”他苛刻评价。在上海,他和92岁的老戏骨卢燕搭档演了一场,“卢燕老师私下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太太,在台上就变成慈禧,她瞪我一眼,我就有本能的反应,那都是真实的。”最后一场慈禧要祭奠荣禄的戏,卢燕慢慢哭了起来——所有侧台演员都被感染落泪,舞台上的郑云龙更是妆全部哭花。

image
ELLEMEN

“没有音乐、舞美的配合,就把你一个人放台上的时候,只能你自己内心强大起来,把这段戏支撑撑下去。而且我们满台的演员都太厉害了,跟他们在一块演戏的时候不200%把你自己所有的拿出来,就不行。”他斩钉截铁地说。

最终,郑云龙说服自己参与复排《变身怪医》:“我觉得如果我这次没有参加复排,当明年演出的时候,我在台下看别人演出可能会很遗憾。”

image
ELLEMEN

白色印花衬衣 Valentino

“不想这么遗憾。”郑云龙又说了一句。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2020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监制 森蝶/ 摄影 YONG&YANG/ 造型 森蝶&佩佩 / 编辑 瑶瑶 / 撰文 潘迪

品牌鸣谢Acne Studios | Ami | Berluti | Bottega Veneta | Chopard | Dior | GXG×Keith Haring | Jil Sander | Piaget | Valentino |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