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 邓伦:“慢灵魂”

作为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青年男演员,邓伦说对待每个角色他都尽了全力,他的心愿就是好好演出不同的角色。

image
ELLEMEN

邓伦常常不由自主地哼歌,哼周杰伦的老歌。他总是想起家乡石家庄,也只有回到石家庄和老朋友待在一起,他最能感受到属于邓伦的“根基”。

十八岁至今,邓伦坚信:少年志在四方。他去往上海戏剧学院,对表演的喜爱逐年累加,至今不断。无论在哪个城市,邓伦都在维持一种缓慢的生活节奏,维护邓伦这个人本身。

作为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青年男演员,邓伦说对待每个角色他都尽了全力,他的心愿就是好好演出不同的角色。

他内心有着这个时代珍贵的老灵魂:眷恋家乡,喜欢老歌,不追随网络潮流,只想敬业做好本职工作。

ELLEMEN新青年秋季刊封面人物正式发布

image
ELLEMEN


蓝色皮质连帽斗篷、米白色可拆卸连帽毛衣和蓝色运动发带 均为Bally

我们和邓伦聊了聊关于“小胖手”的问题

飘向南方

考入上海戏剧学院的过程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

18岁的石家庄少年邓伦怀着“求生欲”——他日后形容为想要努力向前,奔向未来的心情——做出了艺考的选择。

长大成人,邓伦说要为自己做一个最优选择,但细究起来,邓伦“从小生活的环境真的没有任何一点与艺术有关”,还是因为周围有同学在为艺考学习表演,他也就跟着一起去试试。

image
ELLEMEN

条纹印花睡衣式衬衣 Louis Vuitton


“当时报了很多学校,我也没想到能考上。在考上戏之前先考了别的学校,反正都是一路畅通。其实这个过程是一个积累,在这个积累中慢慢积攒经验和建立自信。然后再去考上戏的时候,有一种惊喜感。整个过程都很顺利,比我想象得要顺利得多。”邓伦说。

image
ELLEMEN

红色毛衣、棕色饰边休闲裤、墨绿色系带登山靴、红色格纹雷锋帽和红色刺绣围巾 均为Bally


去年网络上曾传闻,邓伦高中时被女生表白,他回以对方:“我志不在石家庄”,这句回复甚至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首。

志不在石家庄,这事儿是真的,但这话,邓伦没说过。“我从来没说过这话,也不知道谁说的。但我觉得不管谁说,我都觉得是挺好的一句话。不一定是单指石家庄这个城市,或者说我的故乡,我觉得就是志不在此地,人要往前不断努力,尤其是年轻人,更要不断地让自己努力进步。”

邓伦家离学校大约六七分钟的步行路程。读书时,邓伦的活动范围差不多是一个步行十分钟的范围,而上海只是邓伦心中一个关于“超级城市”的符号。“小的时候我觉得中国很大很大,甚至我们家到一个饭店都很远,更不要说上海了。”邓伦说。

image
ELLEMEN

紫色格纹毛衣、拼接格纹衬衣、蓝色格纹休裤、和拼色运动鞋均为Bally


2011年初秋,邓伦去往上海。他不好甜口,偏偏上海菜嗜甜。上海的秋天十分短暂,邓伦很快就遇上潮湿阴冷的冬,再是梅雨季,在宿舍洗好的衣服三四天都干不了,过后是湿热的夏,每天光是站着,就大汗淋漓。

“刚开始觉得哪哪儿都不适应,生活的细节就不太喜欢。”大概两年的时间,邓伦适应并且慢慢爱上这个城市。“我觉得是莫名的一种感情,慢慢的很多事情都发生在上海。我在这个城市上大学,交朋友,在这个城市拍了我的第一支广告、第一部戏,都很有纪念意义。”邓伦盘了盘,“说实话,我从入行到现在,我在北京待的时间,还不如在上海的时间长,我的好几部戏几乎都是在上海拍,要么就是上海附近:横店。”

他笑了笑说,“刚开始天天在上海找什么东北菜吃,大三大四就很爱吃上海菜,后来就开始找本帮菜吃。”

最近看完的电影是《绿皮书》,邓伦喜欢这部电影的格调,“给人感觉不是很累,观众进入电影比较轻松。导演用幽默的方式呈现男主角,呈现他对待事情的方式,但其实说的是一个历史问题。”

喜欢看电影,甚至喜欢表演,这都是进入上戏之后发生的变化。在某次采访中,邓伦坦言,“说实话,其实刚进入学校的时候我还没有那么明白什么是表演,更别说喜欢演戏,真正下定决心要走这条路,已经是快大学毕业的时候了。

在邓伦即将成为演员的时候,他看电影的习惯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曾经就看点好玩的,不好玩就不看。“进入上戏,有种师傅领进门的感觉,让我在生活中,在细节中体会到这个行业。”

他关注演员的情绪状态、表演状态,细节动作,比如开车的习惯。这是一个相互感染的过程,“你慢慢感受到了表演的多样化,感受到它的趣味的,吸引你进入到表演中。在你的表演中,你又从你的经历,你演绎的过程,发现新的东西,一点点积累起来,表演越来越有乐趣。”是那种实验和探索的乐趣,感知到自己的点滴进步,某些时候豁然开朗,就像小时候解出一道数学难题那样。

大一时,邓伦被琼瑶选中出演《花非花雾非雾》,在上海拍摄。其后出演的《十五年等待候鸟》、《白鹿原》、《因为遇见你》、《欢乐颂2》、《楚乔传》无一不是口碑之作或收视冠军,而去年《香蜜沉沉烬如霜》播出后,邓伦爆红。今年夏天接连播出《我的真朋友》和《加油,你是最棒的》,邓伦的表演一如既往的扎实稳定,真实细腻。

回想这27年,你庆幸自己做过什么决定?

“考上海戏剧学院就很庆幸。虽然现在工作很累,但演戏这件事确实是我喜欢并且愿意为之努力的,所以辛苦也是应该的。”

你不在北京

本科毕业后,邓伦离开南方,去往北京。上海的剧组少,他曾经一年无戏可拍,必须选择北上,一个个跑剧组,敲门递资料,“那时候你只能面对现实,北京那时候机会比上海多。”

一个微妙的细节是,在邓伦演出日后备受关注几部情感剧——比如《欢乐颂》和《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前,他先在正剧《白鹿原》中出演了鹿兆海。

他在毕业那年进入《白鹿原》剧组,两年后该剧播出。他在许多采访中,反复表达自己太喜欢鹿兆海这个角色。他读完剧本和原著,数次试镜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个角色,进入剧组开剧本会,一日又一日琢磨,可临开拍,他依然不知道怎么演,他问:世界上会有鹿兆海这么可怜的人么?

鹿兆海的人生不由己,他的“可怜”是近代中国历史的皱缩,个人冲破,却被裹挟到不知何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爱情、亲情、理想,甚至彼此冲撞,不容后退,“他的可怜,全部都淋漓尽致。我跟导演说,我要是鹿兆海,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办。”邓伦说。《白鹿原》的深刻与复杂,都市感情剧和古偶剧难以容纳,而后者所需要的表演层次,也相应减少。

image
ELLEMEN

黑白拼接羊绒衫和灰色格纹羊毛西裤 均为CK Calvin Klein/ST.1适动系列休闲鞋 Ecco


“这是偶然,不是必然。”邓伦说如果先拍了《香蜜》也挺好,等遇到了《白鹿原》,他依然会为自己争取。

他在《白鹿原》剧组跟着张嘉译偷师,比如花时间在每一场戏之间建立人物心理逻辑。“比如说第一场戏是你推门进来,第二场戏是你从屋里出去了。你按照剧本演,这是一个进门出门,那你进门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这都是隐藏了很多的逻辑的,这是我跟张老师学的,以前真的不知道。”

跟不同演员合作能学到不同的地方,邓伦说能汲取的东西太多了。“比如我们年轻演员,演得最好的就是我们自己,二三十岁,但张老师(张嘉译)、秦老师(秦海璐)他们,他们能从年轻演到老,年龄跨度广,你看到的就是从不同年龄段中释放出的不同能量。”不仅仅是《白鹿原》,“在《香蜜》拍的时候我能感受到每个人都非常拼,想做好每一件事儿。”而与马思纯搭档《加油,你是最棒的》,邓伦觉得马思纯表演的很灵动,“‘灵动’拿语言不好表达,你看她的表演就能感觉到。”

image
ELLEMEN

黄蓝条纹镂空毛衣和黑色羊毛晚礼服短裤 均为Loewe/蓝色条纹衬衣 Gucci/TraceExplore踪迹探索/系带皮靴Clarks/Logo印花长袜 Bally


邓伦相信演员可以做到“千人千面”,如果囿于某一种最适合自己的样子,“那是因为没太尝试别的。”他在意的是表演过程,“你要说现在看我第一部戏,我肯定觉得不行。但是那个时候的邓伦是尽力了的。我属于表演的过程,而结果是给大家的。”

他否认于他而言,选择角色存在试错,“我拍过太多的戏,你可能会说那些戏失败了,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是失败了。但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经历,我对待每个角色是一样的,对自己的每一个阶段我都挺满意的。”他不断尝试新的角色,要做个好演员,能演到七十岁的那种,“表演的时候会总结优缺点,然后过去就过去了,你必须要迎接新的角色和新的挑战。”

image
ELLEMEN

事业加速与扎根北京几乎同步。哦不,我们不能用“扎根北京”来形容邓伦在北京的生活,更多的时间,邓伦不在北京,辗转于各地的剧组间。“我们家离北京太近了,但北京对我就是一个工作的城市。”他适应在北京生活,但很难说在北京是有生活的。

慢,邓伦一再强调自己想要生活很慢,这几年来,生活如溪水流过的,他没有刻意关注潮流的迭代,网络词汇的变化,“彩虹P什么的,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不在意这个。”他笑了下,说“这些年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个人空间慢慢变少了,但这个也是应该的,谁让我选择了这个行业呢。”

还是演戏好,剧组给他安全感,所有人都在为一个好东西努力,互相感染。邓伦对表演的喜欢仍在增长,匀速递增。他怀着好奇,进入一个新的角色,“人喜欢一件事,就会对它有依赖感。”更令人快乐的是,他能遇到让他感同身受的人物和故事,比如《加油,你是最棒的》里的十八线演员郝泽宇,“几乎有70%以上都和我的经历非常相似。”

image
ELLEMEN

邓伦对表演永远有困惑。“表演没有标准,没有说做到一二三条你就演好了,它不是这样的。”只要碰到新的角色,就会有新的困惑,伴随而来的是新的解惑与进步。

演戏多有意思啊,一个又一个全新的挑战,演不完的有趣人生。

回到石家庄

邓伦总是在哼歌,不由自主,轻吞慢吐。他也记不得自己哼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新歌。

音乐播放列表里的《娘子》、《斗牛》、《伊斯坦堡》,随心情播放。2000年,周杰伦发布第一张专辑《Jay》,邓伦小学一年级,从此循环周杰伦的音乐至今,“不会感到厌倦。”

采访当日,邓伦手机中最近的照片,是前两日回石家庄与发小们吃饭的合影。他二度因为给发小当伴郎上了微博热搜,外界惊讶于一个当下最红的男明星,居然会回家乡给素人朋友当伴郎。在婚礼照片和短视频里,邓伦看上去轻松无羁,真诚为自己朋友快乐。

离家八年,发小们对自己态度没有变化,只是常常心疼邓伦很累。“我没和他们说过,是他们感觉的。”发小们极少夸赞邓伦的事业,“他们从来不这样说,他们就会觉得还是你开心健康比较好。”

身体确实不如前了。“我不能一直在高负荷的工作中,身体会承受不了。”他说去年秋天的密集工作让他哪哪儿都不好。“我刚开始拍戏的时候,我记得我拍封神的时候,我还能五十多个小时不睡觉,现在真的不行。拍香蜜的时候,我最后还熬了五个大夜。现在你让我熬一晚上,我可能真的不行,心里也想坚持,但身体撑不住了。”

image
ELLEMEN

拼色Logo印花针织衫 Louis Vuitton/橙色圆领针织衫 CK Calvin Klein


他有时候会觉得心有余力不足,他也想熬夜,可能熬完这三天这戏就能提前杀青,“但可能身体会发出各种信号,状态也不好,表演出来我会觉得是不够的,是有很多遗憾的。”

“我最近一直没有休息,只是没在拍戏而已。”邓伦说。

“安全感”在五十分钟的交谈中出现了七次。“石家庄很小的城市,还没海淀区大,但对于我讲,它是一个安全感。”邓伦说这与他后来去往北京、上海有关,产生了直观的地理认识有关,也是一种纯粹主观的心理感受。“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定觉得心里很空。回石家庄很有安全感,所以你觉得它很小。”

邓伦说表演要抓住一个人物的根基,比如鹿兆海的根基是勇往直前,哪怕撞了南墙,也莽勇向前;比如旭凤担负着家国责任,经历苦难成长;比如夸张些说,邵芃橙的底色是希望世界和平,充满爱对待世界。而对于邓伦,他的根基是石家庄,他时不时会回想以前。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太快乐了吧,无忧无虑,邓伦这样和自己说。也不是会想到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有时候会想找一种安全感,还是回石家庄才能给的。”

只有回到石家庄,待到两三天以上,他才能感受到真实的自己。“和发小们轧马路,也没有人能看见我。最重要的是有他们在身边,你就会有那种很自我的感觉。”

image
ELLEMEN

姜黄色高领针织衫和蓝色条纹衬衣 均为Gucci/黑色阔腿西装裤Louis Vuitton/黑色系带皮鞋 Bally


邓伦小时候逃过课,现在想来,那种叛逆的刺激感非常开心,“我觉得我童年没留遗憾,这些长大以后都是特别美好的回忆。”

现在没有机会叛逆了,他好像也没有叛逆的心思了。他经常想起姥爷,越长大,他越感受到姥爷的魅力。“我姥爷是那个年代很少见的书生,学心理学,后来又搞哲学。我在这个行业里,我保持的心态就和我姥爷很像,不求非要怎样,我只把自己能做的做好,至于其他,不在意了。”

邓伦顿了顿,突然说,“其实有的时候,演的角色太多了,我就害怕把自己丢了。”

他不希望自己在杀青后连续沉浸于角色中,“这样会精神分裂。角色是角色,我就是我。”每部戏杀青后,周围环境的变化会帮助邓伦离开角色。更大的问题是“除了拍戏还有其他工作,占用时间,网络速度太快,变化快,信息多,”

与一个角色相处四五个月,虽然邓伦说这难以具体描述,但他确认自己一定会被角色潜移默化改变,“比如旭风对待爱情的态度,我不知道有没有影响,但起码让我知道对待爱情有一种这样的态度。”

二十岁的邓伦演不好哭戏,“天真无邪的年纪没什么可烦心的”。他就算把不好的事情都想一遍,还是哭不出来——仅仅哭出声音,掉下眼泪,那不算哭出来,现在呢?现在邓伦会哭了。

年纪渐长,是生活多了积淀,也是拍戏锻炼出更强的感受力。“原来我感受力弱一点,现在我更能感受到这个角色的经历。”这种感受力迁移到生活中,邓伦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他说现在比以前更能感受到,父母现在很幸福,这是以前不明白的事儿。

“前两天回家轧马路,我就想这条路和上学时候走的路是一样的,只是我们长大了。”邓伦说。

image
ELLEMEN

全文刊登在《 ELLEMEN 新青年 》秋季刊

出品人 吖桑奇

监制 森蝶

摄影 韦来

造型 森蝶&佩佩

艺人统筹 晃晃

妆发 李建成

撰文 李南飞

摄像 Studio Chill

置景美术 Feifei Li

品牌鸣谢

BALLY | CK Calvin Klein | Clarks

ECCO | Gucci | Loewe | Louis Vuitton |

(微信公众号:newellemen)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