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疆和青海,“逃难式”旅行

最近几周,热门旅游目的地相继出现疫情。
ELLEMEN

最近几周,热门旅游目的地相继出现疫情。正在旅途中的游客们,也经历了一场与疫情的赛跑,不断改变路线、不断改签机票.....成功把旅游变成了“逃难”。

西宁
ELLEMEN
原定行程泡汤
ELLEMEN

正在西宁参加FIRST电影节的我收到了领队的消息,由于伊犁疫情变得越来越严重,行程不得不取消或者改道。当时还在琼库什台带队的他给了三个选择:一是直接取消所有行程,二是改道阿勒泰,三是改道南疆。
在和朋友商量了可行性以后,不想浪费年假和机票,我们选择了把行程改成南疆。

乌鲁木齐
ELLEMEN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出发
ELLEMEN

到达乌鲁木齐后,情况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地社区开始排查有过喀什旅居史的居民。喀什是南疆行最重要的一站和中转站,如果那里爆发疫情,那么一定无法成行。

经过了一天紧张的观察,新疆并没有公布喀什当地有确诊病例;当地居民也在社交平台上实时分享了笔记,表示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两相权衡下,大家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出发,尽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库尔勒
ELLEMEN
失控
ELLEMEN

当天早上,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库尔勒附近一处景点,罗布人村寨。旅途开始以来,为了避免突发状况,我们一直选择很早出发。
从库尔勒市到尉犁县(罗布人村寨所在的县)的路上,经历了一次非常严格的检查,车上每个人的健康码、24小时核酸和行程码都被仔细看了两遍。
检查卡口的墙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几十个有中高风险区的城市:一旦你有其中一个地方的旅居史,无论是否去过当地的中高风险区,都不被允许进入尉犁县。
等到我们从罗布人村寨游玩结束后,发现门口围了不少人。凑近一听才知道,原来当地政府下达了一项新的指令:由于乌鲁木齐出现了新的确诊病例,所以行程卡上带有乌鲁木齐的游客,一律不允许进入。
门外的游客和景区工作人员争吵良久。他们大多原本预定的是伊犁路线的行程,由于疫情被迫改道南疆,但由于行程卡上的乌鲁木齐轨迹,第一个景点就将他们拒之门外。两个背着巨大登山包的大叔,蹲在阴凉处皱眉叹气;其他人则还在坚持和门口的工作人员争执。

尉犁县
ELLEMEN
南疆团解散
ELLEMEN

从罗布人村寨出来后不久,就听到了“喀什封城”的消息。我立即打电话给预约的喀什旅拍店,老板在电话里喘着气说:“游客确实已经进不来了,我们正在忙着抢菜,闲下来以后会被订金退还给你。”
我们只好在一家抓饭店坐下,开始讨论之后的去向。领队研究后给了两个选项:改道青海甘肃大环线(幸运的是,我们所在的尉犁县和库尔勒是整趟行程中距离青海最近的地方);或者直接从南至北走独库公路。
最终,一行六人,两个人选择了改道独库公路,其他四个人选择了离开新疆、前往青海。
哈密瓜吃完,这个才组了三天的南疆团,也散了。

若羌
ELLEMEN
那天已经是接近满月,我们躺在路边,谁也睡不着
ELLEMEN

第二天下午,从乌鲁木齐一路开来库尔勒的新领队在下午七点时接上了我们。当天的计划原本是开到新疆与青海交界的若羌县,住一晚,第二天再前往青海。
在路途中的服务区,有好几辆车停在停车场里,游客正在搭帐篷,看起来是打算在这里过夜。当时的我们有些疑惑,这个服务区距离若羌县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为什么不直接到县城里的酒店住呢?
开到若羌检查站时,我们很快得到了答案:所有进入县城的人,都要被就地隔离。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县城里所有的酒店,都已经被改造成了隔离酒店。

若羌
ELLEMEN

和领队简单商量后,我们决定直接离开若羌县城,一路开到目的地青海茫崖再休息。茫崖距离若羌还有近六个小时的车程,当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哪怕完全不休息、不舍昼夜地开车,也要在第二天早上才能到达。
在进入山路前,大家提议在车里休息一会儿:领队早上八点半从乌鲁木齐出发,已经连续开了1700多公里。
为了不打扰领队休息,其他人从车里出来,到高速公路上“打地铺”,周围有不少车也停在路边休息。那天已是接近满月,四个人躺在路边,谁也睡不着。身边有呼啸而过的车辆,有人会好心地停下来提醒我们:“天亮这里就可能要封控了,你们快走。”

茫崖
ELLEMEN
刚买好的从甘肃回家的机票,被迫改签
ELLEMEN

上车后,困倦反而更快速地袭来。我们四个在车里睡得东倒西歪,只能感受到车一直在盘山公路上穿行。
等到被太阳光刺醒的时候,眼前就是这片绚烂的朝霞。领队从后备箱里拿出相机拍照,一边拍一边告诉我们,现在已经进入青海界内了。
没过一会儿,新闻推送里提到,甘肃开始拒绝有新疆旅居史的人进入。我们刚买好的从甘肃回家的机票,只能再次被迫改签到西宁。

海西冷湖镇
ELLEMEN
顺利了不到24小时,景区又关了
ELLEMEN

离开新疆以后,我们去了茫崖翡翠湖、俄博梁火星营地。就在以为一切都会重新按照计划顺利进行的时候,第二天要去的大柴旦翡翠湖景区因为发现了疑似确诊病例,即刻关闭。
接着是大柴旦县城开始静默管理、德令哈市(我们原定12号的住宿地点)开始静默管理。一路开到当天晚上的住宿地点水上雅丹景区后,决定第二天再讨论是否修改行程。

水上雅丹景区
ELLEMEN
玩哪个景点已经不重要了,只想顺利回家
ELLEMEN

第二天早上,在水上雅丹游玩结束后,要驱车离开时,领队发现景区的大门已经被管控,需要完成核酸检测后才能离开。
看着漫长的队伍和毒辣的阳光,我们开始等待核酸。而负责为大家检测的医生,在排队开始一个半小时后才到达。
顺利从景区出来后,大家立刻把机票改到了第二天晚上,取消了之后去祁连山的行程。去什么景点已经是最不重要的事情,能够平安回家才是关键。

青海湖景区
ELLEMEN
核酸结果
ELLEMEN

由于青海也出现了零星疫情,机场要求游客持有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报告才能进入。为了确保能够顺利离开,我们去了两个不同的地方进行核酸检测。然而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小时的时候,仍然没有一家机构上传核酸结果。
从青海湖开去机场的路上,每个人都紧张焦虑地拿着手机,不停刷新核酸结果、查询机场政策、查看改签机票的时间。
幸运的是,在到达机场的前一分钟,前一天的核酸结果,终于被上传了。

西宁曹家堡机场
ELLEMEN
大家松了一口气又难掩疲惫
ELLEMEN

和一周前相比,8月13日的曹家堡机场拥挤热闹了许多,周围几乎都是带着小孩出行的家庭。候机时,听到身后一位年轻妈妈遗憾地说,自己的旅途才刚开始两三天,就要被迫返程。
大家看起来都松了一口气,但是脸上的神情还是写满了疲倦。
在飞机上翻着相机里的照片,唯有山川河流,仍然平静、壮丽,日复一日,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编辑:Echo

设计:老中医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